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刘佳音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3)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4)
·谬论(5)有人说:
·谬论(6)有人说:“是神就应该显大的神迹奇事”
·谬论(7)有人说:“神是慈爱怜悯的神”
·谬论(8)有人说:“你们这些传全能神福音的人都是骗人的”
·谬论(9)有人说:"耶稣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拯救工作"
·谬论(10)有人说:“信神本是自愿的”
·谬论(11)有人说:"主来应该是驾着白云来,众人都要看见"
·谬论(12)有人说:“耶稣说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谬论(13)有人说:“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说神不作重复的工作”
·谬论(14)有人说:"你们传神又道成肉身了"
·谬论(15)有人说:"神末世道成肉身不可能是中国人的形像"
·谬论(16)有人说:“神是独一的,又是三位一体的”
·谬论(17)有人说:“在圣经里主耶稣说过”
·谬论(18)有人说:“圣经中所说的‘审判’”
·谬论(19)有人说:“你们说神作了除罪的工作”
·谬论(20)有人说:“你们传全能神是来作合一的工作的”
·谬论(21)有人说:“你们传神来了”
·谬论(22)有人说:“你们传道说神末世作工是来拣好的”
·谬论(23)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4)有人说:“圣经绝无人意掺杂”
·谬论(25)有人说:“我们不相信《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6)有人说:“你们信的全能神说‘我’怎么作工”
·谬论(27)有人说:“医病赶鬼”
·谬论(28)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中说:
·谬论(29)有人说:“现在传邪教的太多”
·谬论(30)有人说:“当初夏娃跟蛇一说话”
·谬论(31)有人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这班人背叛了主耶稣”
·谬论(32)有人说:“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有理”
·谬论(33)有人说:“信全能神的这班人都是不务正业”
·谬论(34)有人说:“天使世人莫测经纶”
·谬论(35)有人说:“我们信主后,那灵进到我们里面”
·谬论(36)有人说:“我们都是六天干农活”
·谬论(37)有人说:“信徒听神父的,神父听主教的”
·谬论(38)有人说:“审判的工作是由圣母来作”
·谬论(39)有人说:“主耶稣再来肯定会来在以色列”
·谬论(40)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谬论(41)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
·谬论(42)有人说:“经上记着说‘新妇装饰整齐迎接新郎’”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對 神 現 時 作 工 的 認 識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一、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关于神名的真理
·关于道成肉身的真理
·关于恩典时代的得救与蒙拯救的真理
·什么是得洁净与圣洁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耶稣的救赎工作到底是不是结束时代的工作
·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的关系
·只有一位真神,“三位一体的神”是错误的说法
·末后的基督就是审判的主,也是展开书卷的那一位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我愿做一个顺服神要求的人
·写文章是我的本分
·《小真的故事》
·我愿脱下伪装做诚实人
·我维护与人的肉体关系太自私卑鄙
·经历刑罚审判我才懂得了“和谐配搭”
·人有撒但本性就会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
·“老好人”就是“黑心人”
·神的显明使我认识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大红龙毒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作工打揍 坑人害己
·只有神的刑罚审判才能变化我
·“明哲保身”的撒但毒素使我作恶太多
·我如此“将功赎罪”太卑鄙
·我再也不凭己意作工了
·经历中看到我消极防守的实行法太荒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沈阳市人,原是真耶稣教会的一名带领。1995年的一场大水,使我家经济近于崩溃,为了寻求精神支柱,我走进了基督教堂。1996年下半年我进入到真耶稣教会,当我走进这个用方言祷告的教会后,确信只有真耶稣教会是唯一有圣灵印记、有进天国凭据的教会,是末世的方舟,将来万教合一之时,都得合一在真耶稣教会之中。1997年我回到老家传福音、建教会,信徒很快发展到四五十人。

   2000年,发生一件震动真耶稣教会的事,一位经常来沈阳传道的南京的一位长老接受了全能神。从那时起,教会中就开始讲“东方闪电”是“异端”、“邪教”,特别能“迷惑”人,今后每个人都要小心防备,免得被掳。弟兄姊妹都很震惊,都怕被“东方闪电”掳去,谁也不敢与传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接触,不敢与真耶稣教会以外信神的人交通信神的事。

   2000年冬天,我听说老家原来与我一起带教会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我的父母也都接受了。我立刻赶回老家,先把我的父母硬拉回来,又到那个姊妹家单刀直入地说:“你已在真耶稣教会蒙了恩,也坚信真耶稣教会是末世的方舟,怎么又犯糊涂了呢?”那个姊妹语气平和地说:“弟兄啊!你在家时,咱们一到聚会时就愁没道可讲,弟兄姊妹灵里软弱都不愿意聚会,教会人数也越来越少,咱们一直也找不出来是什么原因。现在我知道了,教会的荒凉是因神在恩典时代工作的基础上又作了新工作,神的灵开始维护神的新工作,而不再维护旧工作。就像耶稣开始尽职分时,圣殿成了倒卖牛羊鸽子的贼窝,都是因神的灵不在那里作工的缘故。我们以前看圣经,总局限在一些字句道理上,根本不明白神的心意是什么,现在一看神话,许多过去不明白的问题,都明白了……”我抢过姊妹的话题说:“明白什么了?话人人可以说,书谁都可以写,但不能说都是真理!”我认为这个姊妹中毒太深,已无法挽救,就将她已接受了“东方闪电”,离开了“真道”,已不属真耶稣教会的人的事儿通知给了附近的各个教会,要求各教会都弃绝她,不可再接待她。

   2002年6月又得知,原来介绍我到真耶稣教会的李弟兄也接受了全能神。我怀着诡诈的心去了他家,以要寻求考察神末后工作为由从弟兄手中骗出了神话书。我的真正目的是:一方面为了抓住李弟兄已背叛真耶稣教会的真凭实据;另一方面我想从书中发现把柄,从而能有理有据地回击传末世福音的人,“挽救”被“迷惑”过去的弟兄姊妹。由于我想研究又怕被“迷惑”,我便只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下目录,也没看内容就定罪说:“假的,完全是假的!”在我“借书”后没几天,就有两个传全能神的姊妹找上了门,她们进屋后就说:“听说张弟兄想考察神末后的新工作,我们今天来想和你交通交通。”在她们面前,我采取了一种支吾搪塞的手法将她们送走了。接着,我把这件事如实地向带领作了汇报,带领告诉我立即回绝她们,免得上当受“迷惑”。当那两个姊妹再次来我家时,我向她们摊牌说:“今天我可以明告诉你们,我考察是假,想了解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被‘迷惑’的原因是真,我从未动摇过对真耶稣教会的赤诚信仰。我警告你们不许再给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灌‘迷魂药’,我们不欢迎你们。”就这样,我将她们逐出家门之外,把神话书也退还了她们。

   我撕掉“借书”的伪装后,传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并没因我对他们态度而停止对我的挽救。10月份,我家搬到一个新地方,我满以为这下可以“摆脱”他们了,没想到,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们在我迁居后的几个月的生活中,仍然不惜跑很多路、吃很多苦来与我交通,我对他们的信心和爱心感到钦佩,但我又为他们走的不是“正路”而感到惋惜和可怜。我有时也想用爱来“感化”他们,在他们面前也不想发血气。一次,两个姊妹与我交通圣经,开始我还忍着,很“谦卑”而“耐心”地听着,可听了一会儿,血气就上来了,狂妄地说:“你们引用圣经,我们真耶稣教会可以做你们的老师,在没你们的时候,我们就这样解经了。”她们劝我带着寻求的心看看神话,不能轻易下结论,神的说话、神的作工不是哪个人可以一眼能望穿的。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尝一尝,不尝就不知梨子是酸是甜。我胡搅蛮缠地不往理上说,让我看话我不看、说让我家姊妹看看,我说她也不能看。没说几句话,我的血气又上来了,怎么也伪装不下去了,我夺过放在炕上的神话书就要烧,那两个姊妹急忙过来拦阻,我见烧不成,就双手用力将书撕为两半,扔在了门外。两个姊妹惊恐万分地说:“怎么撕了呢?”当她们从外边拾起被我撕毁的神话时,两个人都已是满脸泪水。我对我的举动没有一丝懊悔,嘴里还不住地骂着:“你们是给脸不要脸,一天正经事不干,走东家串西家,这回是轻的,以后再来我就揍你们!”

   2003年4月中旬,神的管教临到了我。一天,我正在做晚餐圣工,我家养的30头猪都来病了,不吃食。就在那个晚餐夜,我家死了第一头猪,紧接着一连气死了10头。一个传全能神的小姊妹对我说:“你在为主做圣工的时候,应该有神的看顾保守,为什么能发生这样的事,你应该琢磨琢磨才对。”我说:“你别往信仰上扯,别说死10头猪,就是都死了,我也不会信你们的神。

   2003年8月中旬,因拆迁我们不养猪了,准备搬到别处去。信全能神的两个姊妹因着没能使我们夫妇归向全能神而哭成了泪人,她们祷告时向神表示不管我们搬到哪儿,她们也一定要把全能神见证给我们,把我们夫妇带到全能神面前。面对哭红了眼睛的两个姊妹,妻子的心早就软了,跟着掉眼泪。其实,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毕竟我们之间打了这么长时间交道,我很敬佩她们那种坚韧不拔、不怕苦和累、不畏羞辱和谩骂的信心和爱心。今天,她们知道我们又要搬家了,问我们将搬到什么地方,我不肯和她们说真话,我以为不告诉她们我搬到何处,她们就不会再找到我们了。万没想到的是我搬家的第三天,我从外边回来,又看到了那两个姊妹坐在了我家的炕沿上。我说:“我算真服你们了,真难为你们可怎么找到的呢?”一个姊妹笑着说:“咱们走到哪儿还不都在全能神的掌握之中吗?”

   两个姊妹走后的那天夜里,我怎么也睡不着了,这一年多的事儿像过电影一样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浮现:一个个纯朴善良的弟兄姊妹为了能让我寻求考察神末后的新工作,风里来、雨里去,他们那奔波劳碌、不知疲倦的身影;因没能把我们夫妇带到神前而哭成泪人的两个姊妹的真情……这一幕幕感人的画面,这一幅幅生动的场景,在我的记忆中永远也挥之不去。在我与他们之间,谁是真信神的人,谁是真爱神的人,还用谁明说吗?我问自己:哪点配让这么多弟兄姊妹为我这样费心劳神呢?若不是出于神的爱,谁有这么大的信心、毅力和忍耐呢?圣经说爱是从神来的,属血气的不能承受神的国,这些弟兄姊妹所行的属实合乎耶稣的教导,教会中传他们是“异端”、“邪教”,是“黑社会”,但在这一年多时间里,不管我如何使诡诈,如何粗野、发血气,他们从没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对我的人身、家庭、财产从没有任何侵害。他们的言行举止、论述交通,从未发现有任何歪的、邪的,更看不到有丝毫黑社会的成分。难道他们是对的?神真的回来了?我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第二天,两个姊妹给我带来了一本名为《神隐秘的作工》的神话书,我接过书,在《写在前面的话》中我看到神说:“‘神’与‘人’不能相提并论,他的实质、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难测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亲自作工说话在人中间,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这样,即使那些为神奉献一生的人也不能获得神的称许。神不动工,人作得再好也是枉然,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神的智慧无人能测透。所以我说那些把神与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无能之辈,都是狂妄无知之人。人不该定规神的作工,更何况人并不能定规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简直没有一只蚂蚁那么大,怎么能测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声声说‘神不这么作工神不那样作工’、‘神是这样神是那样’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吗?”从这段话中,我认定了这话是神的说话,任何人说不出这样的话。神的话使我看到自己读了几天圣经,凭借那一点点圣经知识就以为已把神与神的作工看透了,竟然对神的工作指手画脚起来,实在是太狂妄无知了!我第一次发现自己信神多年只是从字句道理上承认有神,对神根本不认识,信神不认识神,信神却抵挡神,我简直是丧失了理智,不配活在神面前。

   第一次过国度教会生活,我们参加聚会的共有七个人,三个弟兄,四个姊妹,七个人正好来自七个不同的派别。聚会中交通的是神话《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全能神说: “不管你现在对这些认识得深还是浅,到最终让你们都得有认识,都得彻底服气,让所有的人都看见神的全部作工,而且都服在神的权下。工作的最终万教都归于一教,受造之物都归在造物主的权下,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敬拜这一位真神,将所有的邪教都归于乌有,从此不得再出现。”“提到三步作工是要让所有的受造之物、让各宗各派的各界人士都归在一位神的权下,不管你是哪个教派的最终都得归服在神的权下,这工作只有神自己能作,这是任何一个教主都作不了的工作。”神话说得太好了!神是造物主,人是受造物,神工作的最终是让所有的受造之物都归在神的权下,都敬拜这一位真神,万教都归于一教,这工作只有神能作,任何一个教主都作不了这工作。回顾过去,我总以为真耶稣教会用方言祷告就是圣灵工作的印记,将来万教归一之时一定都归在真耶稣教会里。结果到了1997年一个大分裂,长老、执事各据山头,本教派已没有了合一。使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所梦寐以求的万教归一的场面,竟在我以往一直仇视的全能神教会中看到了。在我的悖逆抵挡中,我从不许传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称我为弟兄,我也从没把他们当成我的弟兄姊妹。进入全能神的教会后我才知道,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从来没把各宗各派不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看成异己,没对打骂他们、羞辱他们的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怨恨。他们在为我们每个没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祷告,求全能神感动我们的心,感动我们的灵能早一天醒悟,接受全能神的爱。聚会中,一首《神爱在我们中间永存》的歌,将我带到了一个崇高的境界。“我们从四面八方走到一起来,欢聚在神宝座前共享神的爱,神带领我们跨越高山大海,也历尽了坎坷,跨过历世历代。天上地下都在迎接我们到来,万物一切谁不欢欣鼓舞。天上地下都在迎接我们到来,万物一切谁不欢欣鼓舞。神爱输通我浑身各部血液,神爱把我们这一代紧紧相连……”歌声使我热血涌流、心潮澎湃,弟兄姊妹真诚的赞美、朴实的交通,使我亲身体尝到了在全能神亲自带领下的教会生活的美好。祷告中,我第一次仆倒在全能神面前,声泪俱下地懊悔自己:全能神哪!我是个抵挡你的罪恶之人,是一个心灵冰冻已久毫无一丝知觉的麻木之人。是神你以你极大的慈爱和怜悯,没按我的恶行待我,是你不厌其烦地差遣你的使者把你的爱传递给我这愚昧瞎眼的谬妄人,是你的爱熔化了我的心,是你又给了我新的生命,使我这枯骨得以复活。神哪!我一个蚂蚁不如的小小受造之物本无法还报你的爱,但我愿把自己向你全部交托,让我的一切任由你安排掌握,愿为你旨意的通行,把你对人类的爱向更多的人传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