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刘佳音
·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我在罪恶之中听到了神的声音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唯有全能神的话语才能拯救我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内 容 简 介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写 在 前 面 的 话
·附篇一: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附篇二: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附篇三: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第一章 必须认识唯有全能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
·1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2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3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1)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1)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1)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2)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3)
·第五章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第五章( 5)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1 如何分辨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第六章 2 如何分辨圣灵作工与邪灵作工?
·第六章 3 如何分辨真假基督?
·第六章 4 如何分辨真假道与真假教会?
·第六章 5 跟随神与跟随人的区别
·第六章 6 如何分辨真假带领与真假牧人?
·第六章 7 外表的好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
·第七章 1 必须认识人信神抵挡神新作工的根源
·第七章 2 寻求真道当具备的理智
·第七章 3 信神应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
·第七章 4 信神之人该具备的圣徒体统
·第七章 5 信神不应只求平安、得福
·第七章 6 信神必须该受哪些苦以及受苦的意义
·第七章 7 信神应为自己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第八章 各类人的结局与神对人的应许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全 能 者 的 叹 息
·对 神 现 时 作 工 的 认 识
·律 法 时 代 的 工 作
·救 赎 时 代 的 工 作 内 幕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话 语 成 就 一 切
·作 工 异 象 (一)
·作 工 异 象 (二)
·作 工 异 象 (三)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人 信 神 当 存 什 么 观 点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真正的“人”指什么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圣灵的作工与撒但的作工
·关 于 祷 告 的 实 行
·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
·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
·关 乎 神 使 用 人 的 说 法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七条诫命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當瘟疫來襲,我們能做什麼?
·主耶穌再來還會叫耶穌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我叫张文彪,1994年秋在被杀派信了耶稣,不久在教会中被选为带领,负责10处教会共150人的牧养、扶持工作。

   1995年冬的一天,大带领召集我们各个地区的带领开会,在会上大带领说:“现在出现一个派别叫‘东方闪电’,他们说神已二次道成肉身又回来了,他们脱离了圣经,纯属是‘异端’、‘邪教’,是‘假基督’。他们的书里有‘邪灵’,看了就进去……”听了大带领的话我信以为真,对“东方闪电”的人特别恨恶,暗下决心,一定要做主的忠实的仆人,保护好群羊,不能让“东方闪电”掳走一个。回到本地教会后,我大肆宣讲大带领的话:“‘东方闪电’是‘异端’、‘邪教’,到处迷惑人,他们属于黑社会组织,接受就出不来,谁要出来就绑架他的家人,还打断他的腿、剜他的眼睛,大家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上当受骗。”我还制定了防范措施:各教会同工必须把守好教会大门,任何人不许接待陌生人,不许和他们交通信神的事;谁若接触了“东方闪电”就要在众人面前认罪,还要咒诅“东方闪电”。在我的严密“封锁”下弟兄姊妹都人心惶惶,深怕被“东方闪电”“迷惑”。

   1998年秋的一天,我的一位亲属领着几个弟兄来给我传全能神的末后新工作,得知来意后我向他们怒吼道:“你们都是迷惑人的,你们所传的是‘异端’、是‘假基督’,我决不会相信!你们赶紧走,以后不许再来……”我连推带搡,粗暴地将他们赶了出去。

   有一天,我到下边教会聚同工会。午饭后,来了两个弟兄和一个姊妹要与我们交通全能神的新工作。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交通什么?你们自己受邪灵‘迷惑’了,还想来‘迷惑’我们?”其中一个弟兄诚恳地说:“弟兄,你别这么说,亵渎神的罪咱可担当不起呀!”我用手指着那个弟兄骂道:“你可真不要脸,谁是你的弟兄?你们害怕,我才不怕呢!……”我肆无忌惮地说了许多定罪亵渎的话,并吩咐接待家撵他们走。可是接待家因着以前与他们相识不情愿撵他们走,还有一些同工想听听交通,我恼羞成怒,暴跳如雷地指着同工们说:“我看你们谁敢听交通?赶紧下地给我走……”在我的迫使下,所有的同工只得离开了那个接待家。

   一次,妻子到其他派别传道领回来两个姊妹,开始,我认为她们是来寻求的,也没在意。到了晚上,妻子对我说:“听这两个姊妹讲主已二次道成肉身作新工作了,咱们是不是也寻求寻求?”闻听此言我火冒三丈,指着那两个姊妹厉声质问:“你们两个是不是‘闪电派’?”一个姊妹柔和地说:“弟兄,你先别生气,我们只是想把神末世的福音传给你,并没有一点恶意。”我逼问妻子:“你是不是已经接受‘东方闪电’了?”妻子没有说话,见此情景我心立时明白了:这不是默认了吗?顿时那些可怕的传言一齐涌进我的脑海,看着受“迷惑”的妻子,我气得浑身发抖,一把拽过妻子对着她的胸口“嘭”“嘭”就是两拳,我边打边骂:“耶稣就是真神,你竟然认贼作父,今天我就是打也得把你打过来……”两个姊妹见状急忙过来劝阻,并用身体护住我妻子,我一看更来气了:要不是你们我妻子也不能受“迷惑”,都是你们害的!我像疯了一样对着姊妹就是几巴掌,两个姊妹先是一愣,随后她们三人搂在一起痛哭不止。我并没就此罢休,而是连讽刺带挖苦,又定罪又亵渎,一直闹到后半夜两点多钟,硬是把妻子拉了回来。

   2002年12月的一天早晨,我正要往院外牵牛,看见我家大门外站着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她的头上、身上挂满了霜,像个雪人似的,看样子是走了很远的路。我忙把老太太让进屋,但当我从她的言谈中知道了她也是来给我传“东方闪电”时,我不容她再多说一句,就把她撵了出去。望着老姊妹流着泪远去的背影,我虽有些不忍心,但转念又一想:谁叫她信“东方闪电”了呢,活该!

   在我抵挡全能神的八年中,到我家传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多得无法计数,他们不管是刮风下雨,也不管我的态度如何恶劣,一直没有停止过,但他们真诚的付出都被我无情地拒绝了。我自以为这样坚定不移地持守主的名、主的道,忠心耿耿地为主看护羊群,主必会祝福我们教会。可事与愿违,教会的光景不但没有复兴,反倒越来越荒凉:同工之间明争暗斗、互相拆台;信徒都疲疲塌塌,软弱不堪,都不爱聚会,来聚会的也是这边讲道那边睡觉;讲道的人也无道可讲,甚至有的人干脆回世界抓钱去了;教会人数从原来的150人锐减至50来人……我的信心也越来越小,不愿再作扶持工作了,但又不得不勉强硬撑着。眼看着信‘东方闪电’的人风雨无阻、信心十足地奔走着传末世的福音,我怎么也琢磨不透。迷茫中我向主祷告:“主啊!‘东方闪电’的人为什么有那么大的信心、那么大的爱心呢?他们为什么越来越兴旺呢?我们信的本来是真道,教会怎么还越来越荒凉呢?主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求你再次复兴我们的教会……”

   正在我迷茫之际,全能神的拯救又一次临到了我。2003年3月初,应本教会两个吉林省姊妹的邀请,我去通化市扶持那里的弟兄姊妹。在那里,我接触了两位弟兄,交通中我发现他们对圣经的领受有独到之处。弟兄交通说:“神拯救人的工作是一直向前发展的,每一步作工都达到一个果效。旧约律法时代神借摩西颁布律法,人只要遵行律法就蒙神祝福,触犯律法就遭神咒诅,达到了让人知罪的果效。神的工作继续向前发展,耶稣道成肉身,结束了律法时代,开辟了恩典时代,作了钉十字架的工作,成为人的赎罪祭,赦免了全人类的罪。那些跟上耶稣作工的人得到了耶稣赐给的真理,获得了圣灵的作工;而持守律法的法利赛人,拒不接受耶稣的作工,仍旧在荒凉的圣殿中献残缺不全的祭,最终因着抵挡神而被耶稣定了七祸。今天在教会荒凉之时神已重返肉身开辟了国度时代,展开书卷、揭开七印,发表了新时代的真理,作了洁净人的工作,这步工作要将人的罪彻底除去,使人成为圣洁进入神为人预备的美好的归宿之中……”听到这里,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他们又是传“东方闪电”的!我正要发脾气,但一想到教会荒凉的光景和自身软弱的情形,看见眼前这两位弟兄的活出,既稳重又大方,对我的态度十分友善,而且诚恳实在,再想想他们有理有据的交通,我犹豫了。我虽然抵挡“东方闪电”八年之久,可对“东方闪电”究竟讲些什么却知之甚少,对传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为什么有那么大的信心与爱心更搞不懂,不如借今天这个机会弄个水落石出。想到这里,我的心开始安静下来,问弟兄:“神已经道成肉身一次了,为什么还要第二次道成肉身呢?”弟兄说:“我们看看全能神是怎么说的吧!”他打开神话书读道:“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将人从罪中赎出来,是借着耶稣的肉身来将人赎出来,就是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但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仍在人的里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赎罪祭了,而是将那些从罪中赎出来的人彻底拯救出来,让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离罪,得着完全的洁净,达到性情变化而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归到神的宝座前,这样人才完全圣洁了。”“人是肉体凡胎,是属血气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对象,这样,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为与人有一样属性的肉身来作工作,以便达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为人是属肉体的而且人并没有胜罪与摆脱肉体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务必得成为肉身来作工。”“肉身作工有准确的话语引导,有明确的心意,也有明确的要求目标,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测,这是肉身作工的明确性,与灵的作工大不相同;灵的作工只能适应一部分有限的范围,并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对人要求的准确目标与人得到认识的实际价值就远远超过灵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对于败坏的人来说,只有准确的说话,明确的追求目标,看得见、摸得着的作工才是最有价值的作工。只有现实的作工、及时的引导才能适合人的口味,只有实际的作工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性情中拯救出来,而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达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旧性中拯救出来。灵虽然是神的原有实质,但就这样的工作只有借着肉身才能作到,若是仅让灵来单独作工那就不能达到作工果效,这是明摆着的事实。” 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人虽然经过耶稣的救赎,但人里面还有许多败坏性情,还没有完全脱离罪,只有神重返肉身发表准确的话语才能将人从罪中完全拯救出来,这样的工作仅靠灵单独作是达不到应有的果效的。我这败坏的人太需要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拯救了!

   我又接着问弟兄:“既然是神自己的工作,为什么还要脱离圣经呢?”弟兄翻开神话书递给我,我看到神说:“你要看律法时代的工作,看以色列民怎么遵行耶和华的道,你就得看旧约圣经;你要了解恩典时代的工作,就看新约圣经。那对末世作的工作你怎么看呢?就得接受今天神的带领,进入今天的作工里了,因为这是新的工作,在圣经里还没有人提前‘记载’出来。”“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的合或与他的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 神话使我认识到神的作工不守规条,不是以圣经为根据来说话作事,而是根据他在新时代要作的工作来说话作工,在每个时代,神所作的工作不同,当然在各个时代中神所说的话也不会一样。圣经中只是记载了神所作过的律法、恩典两个时代的工作,末后的工作不同于前两步工作,因此神末后的说话也就不可能明文记载在圣经中。我以往认为“是神的作工就不能离开圣经”的想法真是大错特错,是我自己太守旧、太无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