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刘佳音
·神对撒但的吩咐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身份独一无二,不要持守“多神论”
·人类虽经败坏,依然在造物主权柄的主宰之下存活
·尼尼微人对待耶和华神的警告与所多玛城的人截然不同
·尼尼微王的悔改得到耶和华神的称许
·神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
·对神有真实的信服,你会常常得到神的眷顾
·尼尼微人内心真实的悔改赢得神的怜悯,改变了自己的结局
·神的怜悯与宽容并不难得,难得的是人真正的悔改
·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活灵活现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一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二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三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四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五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六关
·不要错过认识造物主主宰的机会
·没有人能改变神主宰人类命运的这一事实
·愿意顺服神权柄的人应有的态度与实行
·接受神作你独一无二的主宰者,是人蒙拯救的开端
——识破撒但的诡计才能站住见证——
·当心!别走法利赛人的道路
·你知道神名的由来吗?
·基督是真理还是基督教是真理
·信圣经能蒙拯救吗?
·“不接待”之人的悲哀
·识破披着羊皮的狼的诡计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神的末世作工真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吗?
·人类为什么要信神呢?
·异端邪教不是人能定规的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我相信有神,但现在我还年轻还有好多事要做,等以后闲了再信能蒙拯救吗?
·神的三步作工是怎样步步进深使人达到蒙拯救的?
·我们认为主再来时人瞬间就能改变成圣洁身体,为什么神还要作审判刑罚的工作
·我们派别有的人信得很好,也受了不少苦,难道不接受末世作工就不能蒙拯救吗
·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既然神是公义的,那为什么恶人亨通活得那么滋润而好人却受欺受压、受苦受难
·到底是谁错了
·“新的”就是“假的”吗?
·拨开迷雾见真光
·我心目中的“善仆”
·全能神真的不让人结婚吗?
·神的作工为何隐秘?
·谁说我们“不要家”
·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说话并非是圣经的加添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你知道吗?天使为什么要“生拉硬拽”
·“反正不听”到底害了谁
·全能神不嫌弃咱老年人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信全能神呢?
·从“坟墓”里走出来成为有灵的活人
·人类的悲哀——守旧
·神是宝爱人的谦卑寻求,还是看重人受苦多少呢?
·持守自己的“忠心”就能获得神称许吗?
·预言是等候应验的,人不可随私意解说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神真的能按人的想象行事吗?
·基督教各宗各派为什么会抵挡基督
·怎样对待圣经才合神心意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狂妄的我
·基督教疯狂抵挡基督说明了什么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使我得着了释放自由
·给姐姐的一封信
·我终于又回到了全能神的怀抱
·在黑暗压迫中我更定真全能神
·信全能神我才找到了真正的亲人
·谎言在事实面前不攻自破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有了分辨
·我是如何认识“神的实质永不改变”的
·真理与事实让我定真了独一真神——全能神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全能神挽救了我(一)
·全能神挽救了我(二)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 真 情 告 白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我从小随母亲信了耶稣。1989年我进入三班仆人派,那时常讲仆人、使女走的路就是主耶稣走过的受苦的道路,仆人就是摩西、保罗。渐渐地,我对仆人的爱胜过父母,甚至超过了主,认为只有借着仆人、使女的带领我们才能进天国,顺服仆人、使女就是顺服主了。90年我退了学,因着愿意追求,仆人对我十分器重,不久他把我带了出去。后来我被提升做守望,负责湖南、广东两个省的工作,治理的同工约有30人,牧养的弟兄姊妹有5000人。因着仆人、使女的熏陶,我越来越热心地服事主,我认为自己这样努力到最终一定能得着更大的福气。

   教会在几年的兴旺之后,不知什么原因逐渐荒凉了,97年10月的一天,仆人给我打电话说:“小赵(三班使女)离道反教了,不但这样,还有许多同工也跟着走了。以后不许接待她,要守住咱们的真道。”我听了大吃一惊:赵姊妹对仆人那么忠心,还天天给仆人作见证,说仆人怎么受苦,她怎么会离开呢?后来有一天,一个我很熟悉的同工打电话偷偷地告诉我,赵姐离开是因为仆人让她杀人,我听了之后陷入了极度的困惑中,我不相信我们众人仰望、万人跟随的仆人会是一个“刽子手”。

   此事还未消停,教会又有了紧急通知,仆人把我和同工召集到一起说:“现在出来了一个叫‘东方闪电’的派别,他们这伙人很厉害,到处拉人,说神来了,有不少人被他们给迷惑走了,你们要小心,千万要守住真道。”听了仆人的“讲道”,又查了很多的章节,糊涂的我认为这些是应验了圣经的话,小赵他们的离去,也是应验了“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于是我又持守以往常讲的“认道不认人”,心想:只要道对,谁无过犯呢?这样,仆人杀人的阴影渐渐地在我心中消失了。我带着同工到处封锁教会,不许弟兄姊妹随便接待,不准他们和外人交通,就是亲爹亲妈都不行,走到哪都强调唯有我们是真道,仆人、使女为我们流泪下监,我们得跟随仆人到底,要顺服主的旨意。虽然我和同工天天把守教会,也没能挡住传全能神作工之人的脚步。

   一天,柱石(管一片教会的负责人)告诉我,某姊妹接受“东方闪电”了。于是我们立即找到她家,我质问她:“你是不是接受‘东方闪电’了?”她说:“是的,因为神是常新不旧的神,他的工作能停止不前吗?”我气势汹汹地说:“我不管什么向前不向前,但主来我们仆人、使女得先知道,仆人、使女都不知道,主怎么能回来呢?你是受迷惑了!”和我同来的柱石也劝说:“姊妹呀!赶紧回头吧,真道就一条,仆人就是我们肉身的主人,没有仆人的带领我们不能进天国。”我们交通了许多,这个姊妹也无动于衷,我们认为这个姊妹中毒太深已经不可救药了。

   没过几天,同工给我来电话,告诉我柱石领了20多个弟兄姊妹进了“东方闪电”,我以为自己耳朵有毛病,听错了,心想:临来之前我还见过她,她在这条路上立场很坚定,说剩一人她也要跟仆人、使女走到底,人怎么变得这么快,是什么力量使她离开仆人呢?我恨柱石没有立场,随风倒,我更加憎恨“东方闪电”,恨他们来我们教会偷羊。于是我们立即采取行动,凡是这个姊妹知道的地方都通知了一遍,告诉弟兄姊妹不许接待她,不许给她开门,若她来了就把她撵走。我们又开始为教会禁食祷告,求主拦阻恶人的脚步,看顾羊群。但这一切都无济于事,还是有许多跟随多年的人让“东方闪电”给掳走了。听仆人说,这些人进“东方闪电”是因他们得到许多钱,他们要什么,“东方闪电”的人就给什么。当时我想:信这么多年为那么点钱就离开了,不白信主了吗?这怎么可能呢?但又一想,仆人说的不会错,便又听信了仆人的话。为了捍卫真道、笼住人心,我无论走到哪里都大肆宣传:“东方闪电”用金钱拉拢迷惑人,他们根本不是信神的。

   1998年6月,我被调到河北、北京这一带作工,我还没有把该走的地方走上一圈,就听说仆人和三班的主要负责人全部被抓。我虽因此而软弱,但我想仆人不在,我得守住阵地保护好羊群,于是我变本加厉地抵挡全能神的作工。这时北京有几个姊妹也进了“东方闪电”,我听说后领着一个同工去和她们交通,但无论我们怎么交通,她们也不回转,还说:“终于找着真神了,再也不受人的牢笼和辖制了。”我一看救他们是没指望了,就把他们开除出了教会,并让所有的人弃绝她们。

   自从大仆人和一些主要同工被抓后,“东方闪电”的人到教会把好羊都拉走了。当时的三班教会简直乱作一团,教会荒凉没有了圣灵作工,同工之间为了争权夺位相互勾心斗角,弟兄姊妹大都软弱无力,有的不聚会了,有的看电视、玩麻将,教会几乎成了社会。面对此情此景我感到惶恐不安,空虚无助充满了我的心,我也想离开教会回世界了,但又怕主来把我撇弃了,心想:走了十分之九,剩下十分之一不走了,岂不白信了吗?多年的事奉岂不是成空了?我不成了雇工了吗?此时我事奉主没有路,前方暗淡无光,又不敢回世界。就在我左右为难最无助的时候,神的大爱再次临到我这悖逆、狂妄、愚昧无知的人。

   那是99年3月份,我刚到下边的教会,就遇见了传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我开始并不知情,便与他们一起交通。他们谈起教会的荒凉,谈到现在已到末世……这些我都认可。但当姊妹说末后还有一步合一的工作,需要主再来亲自作时,我起了疑心,因为只有“东方闪电”的人讲主已来在了地上,于是我对他们有了戒备,说话也小心起来。姊妹问我:“你对主来怎么看的?”我为了探明虚实,看他们到底是不是“东方闪电”,就不怀好意地反问她:“你说主怎样来?”我心想:只要你说主以肉身来了,那必是“东方闪电”。姊妹柔和地对我说:“我看应该是肉身来。”她的回答证实了我的判断,我想:你说主来了,可主来了仆人怎么没说?你这分明是假的!又想起三班里有许多弟兄姊妹被他们掳走了,我更加来气,原本融洽的交通气氛骤然充满了火药味,我再也不想跟她们往下交通了。这时姊妹说:“主回来这不是小事,姊妹,咱们应该寻求寻求,不能轻易下断案。”不管她们怎么劝说,我如同听耳旁风,我想:想来拉拢我跟你信,没门!姊妹又交通说:“法利赛人为什么抵挡耶稣,将耶稣钉十字架?就是因神的作工不符合人的观念,今天的人不也一样吗?”我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反问道:“那你说我就是法利赛人?”我再也忍不下去了,彻底翻了脸将姊妹撵了出去。为了保护好羊群,我准备阵守在这里,直到“东方闪电”的人退去不再来,但传“东方闪电”的人根本没有退去的意思,他们不断地来找我交通。后来有一位姊妹给我谈了她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前是怎么抵挡,又怎么被神话征服接受这步工作的,她说着过去禁不住流出了悔恨的眼泪。看着她诚恳的样子,我想:虽然我们道不相同,但他们的爱心是我身上所没有的,可是仆人都没接受,我自然也不会接受的。我今天也不说你们是真是假,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想让我背道,这不可能。传福音的弟兄姊妹看我听不进去,就劝我看神话考察考察,别错过机会。我心想:反正不会受迷惑,看看也无所谓,看书上到底写些什么,“东方闪电”到底是怎么回事,借此机会抓些把柄,找些证据出来给弟兄姊妹讲讲。这时,姊妹特别嘱咐我,这话是道成肉身的神发表的话语,看的时候得有寻求的心才能获得开启。但我心里自有主张不听她那套,心想:我看书可不是要跟你们信,我压根也没相信主已经回来了。可后来我把书看了一半,也没抓住什么把柄,觉得有些地方说得也对,便认为这书无非也就是一个属灵人的经历,就把书扔在一边继续读圣经。没过几天,我听说又有几千人接受“东方闪电”了,其中有一部分人是三班的。我心想,这些糊涂虫,怎么这么没分辨,这么容易就上当!转念又想,明知“东方闪电”是假的,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跟随呢?一两个人上当还说得过去,难道这么多人都上当了?也许主真的回来了,可是真如此的话仆人会不知道吗?不,不可能!为了弄清“东方闪电”的内幕,我还得祷告求主帮助,保守我不受他们的迷惑,求主赐给我聪明智慧,能把受迷惑的弟兄姊妹给拉回来。我决定精心策划让“东方闪电”的人相信我,于是我“积极”地学歌看话。一天,我里面有个特别清晰的开启——“圣灵要离弃你了”。我感到很害怕:耶稣如果不要我了,我不就完了吗?我又跪在神面前痛哭流泪地祷告:“主啊,我不知我做错了什么,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主啊,现在我软弱,不知当怎样做,面对这些弟兄姊妹的灵魂,我不知该把他们带向何方,求你引领我,向我显明你的旨意,我愿顺服你,按着你的旨意去行。”祷告完,我的心里十分坦然,我翻开放在身边的神话,看到神话说:“神来在地上作工这么多年,始终是借用人来作,但这并不能说是道成肉身,只能说是被神使用的人。但今天的神他能直接站在神性的角度上说话,发表灵的声音,代表灵作工,同样是神的灵在肉身之中作工,为什么在历世历代以来那么多人被神使用不能称为神?而今天也是神的灵直接在肉身中作工,耶稣也是神的灵在肉身作工,但这后两者就称为神,这有什么区别?历代以来被神使用的人都有正常的思维,都有正常的理智,懂得为人处事的原则,有正常人的观念,具备了所有正常人该具备的东西,多数都是才华出众,天生聪明,神的灵在这些人身上作,就是以他们的才华来作,都属于恩赐,是神的灵在这些人身上借题发挥,利用他们的长处为神效力。”“在神性里作工是代表神,但在人性里作工就是神使用,就是说,‘道成肉身的神’与‘被神使用的人’在实质上并不相同,道成肉身的神能作神性的工作,但被神使用的人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在每一个时代的开端,神的灵都亲自说话,开始新的时代,把人带入新的起点,在他说话结束以后,就是神在神性里的工作结束了,以后人都随着被神使用的人的带领进入生命经历。同样,这一步也是神把人带入新的时代,让人都有了新的起点,这时,神在肉身之中的工作就结束了。”“有一部分人不喜欢真理,更不喜欢审判,而是喜欢势力、喜欢钱财,这样的人称为势力派。他们专门找那些在世上有势力的派别,专门寻找从神学院出来的牧师、教师,即使是接受了真理的道也是半信半疑,不能全身心投入,口里说着为神花费的字句,眼睛却专注着大牧师、大教师,对基督则是不屑一顾。他们的心里充满了名利、荣誉,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就能将这么多人征服,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能将人成全,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些尘土粪堆中的小人物就是神的选民。他们认为若是这些人是神拯救的对象,那天地就颠倒了,那人就都笑掉大牙了。他们认为若是神拣选这些人来成全,那么那些大人物就都成了神自己了。他们的观点中掺杂着不信的成份,岂止是不信,他们简直是不可理喻的禽兽。因为他们只看重地位、名望,看重势力,他们看重的是庞大的集团、派别,对于基督所带领的人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们根本就是那些与基督、与真理、与生命背道而驰的背叛者。”“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显赫的假牧人;你并不喜爱基督的可爱、基督的智慧,而是喜欢那些与世界同流合污的淫荡之人;你只是嗤笑基督无枕头之地的痛苦,而佩服那些猎取祭物的在花天酒地中生活的死尸;你并不愿意与基督同受苦难,而是愿意投入那些任意妄为的敌基督的怀中,尽管他们供应你的只是肉体,只是字句,只是管制。就现在你的心仍然向着他们,向着他们的名誉,向着他们在所有撒但心目中的地位,向着他们的势力,向着他们的权柄,对基督的作工你仍是采取难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态度。这样我才说你并没有承认基督的‘信’。你能跟随到今天完全是被迫无奈,在你的心中一个个高大的形象永远屹立着,你忘不掉他们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们那带有权势的言语、带有权势的双手,他们在你们心中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永远是英雄。而今天的基督就不然了,他永远是你心中的渺小者,永远是你心中并不值得敬畏的人,因为他太普通了,因为他的权势太小了,因为他太不高大了。”当我读到这些话语的时候,感到这些话好似利剑刺透我的心房,我一边流泪一边问自己:为什么把神的说话当成人的说话呢?一直在睡梦中的我这时突然醒悟过来,才明白这是因为我心中有一个“偶像”存在,仆人成了我心中的圣者,甚至我见他时都跪着见,把他当神敬拜,我真是糊涂、愚昧、无知到了极点,信神却不认识神。仆人怎么能与神相提并论呢?他不也是一个受造之物吗?此时,仆人的所作所行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开了许多服装店、发廊、修配厂,搞传销,还买了好几部轿车,更令我难以启齿的是,仆人让姊妹给他洗澡,让姊妹睡在他的身旁,还与个别的姊妹亲嘴问安。对这些事他还给我们查些圣经章节来掩盖事实真相。这些事是我亲眼目睹的,但别人说仆人不好的时候,我还竭力维护他,死心踏地地跟随他。如今,我才明白我上了“恶仆”的当,被他外表的伪装蒙蔽得不见天日,不知什么是真理、什么是正义,竟帮着撒但摇旗呐喊,成了撒但的帮凶、傀儡。此时,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心中思绪万千,有激动,更有悔恨。激动的是,我日夜盼望的主耶稣他真的回来了,而且是又一次道成肉身来在了污秽之地拯救我们;悔恨的是,我竟如此瞎眼,做了许多悖逆抵挡神的事,因着我蓄意散播的谎言致使那些不知真相的弟兄姊妹不能来到神面前,仍活在撒但的网罗之中,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信神多年,我竟成了一个刽子手,我真不配神的拯救,我该被神碎尸万段,受到神的惩罚与咒诅,然而,神没有按我的所作所行来待我,神的怜悯、慈爱再次临到我这麻木的人身上。面对神的可亲可爱,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仆倒在全能神的面前:“全能神啊!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全能神啊,我感谢你,你把我从沉睡中唤醒、黑暗中救出,使我的良心得以复苏,重见天日与光重逢。神啊,我感谢你,我要尽上自己的全力将你重归的消息叩门送给那些盼你来却又空守你归期的弟兄姊妹,让你的心稍得一点安慰。全能神啊,感谢你对我的拯救,你对我的爱实在是太大太实在,我不能辜负你在我身上付的心血代价,我愿把自己奉献给你,无论前方的路是崎岖还是坎坷,我愿跟随你走到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