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还真理一个公道]
刘佳音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我再也不受大红龙蒙蔽了
·高铁——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在大红龙国家里警匪是一家
·在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中我得的太多了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呼求的力量
·没有神的世界是多么可怕
·我找到了最有意义的人生
·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一个村支书的“隐私”
·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进化论”
·一个机关职员的心灵蜕变
·识破谎言 寻求真光
·当我山穷水尽时 柳岸花明神赐给
·背叛弃绝恶魔 堂堂正正做人
·几经逼迫患难,我终于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真理一个公道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原是地方教会的长老,由于持守自己的狂谬观点,再加上受谣言的迷惑,我对全能神产生了极大的仇恨,曾多次搜集材料攻击神的作工,但神并没有记念我的滔天罪行,而是以他极大的忍耐与慈爱宽容了我,引导我走上了人生正路。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真是愧悔无地、痛心疾首,痛恨自己丧尽天良、大逆不道。今天纵使我献上性命也难以回报全能真神的拯救之恩。为了使更多受谣言迷惑的弟兄姊妹能尽快归向全能神,在此我愿将自己抵挡神的恶行真实地“暴露”出来,还真理一个公道。

   1997年12月,我在山西太原突然接到家中一封来信,信中说:“14日晚我们正在聚会,教会的王老姊妹带了几个陌生的姊妹进来了,起初,我们不知她们是‘闪电派’的,当她们讲话时,狐狸的尾巴就露了出来,说什么耶稣已驾着白云回来了,名叫全能神,还是个女的呢,还说什么圣经过时了,让人看他们那一本《话在肉身显现》的书……”看完信,一股怒火顿时在我心中燃起:早就听说这个“邪教”最会迷惑人,谁不信他们的神,就割掉谁的耳朵、挖谁的眼睛、打断谁的腿,想不到今天这异端邪教竟传到我们教会了。“狼入羊群,牧人有责。”我得赶紧回家,封锁、整顿教会,肃清流毒。这正是主耶稣考验我的关键时刻,也是我竭力为主尽忠献爱的时刻!想到这儿,我“虔诚”地低下头,向耶稣基督祷告说:“慈爱的救主啊,我们天天盼望你能驾白云降临,今天怎么来了一位未驾白云而归的女基督呢?不是驾云而降的就是假的,是冒牌的,主啊,求你咒诅‘东方闪电’那伙人,保守你贞洁的教会……”

   12月17日早晨,我迫不及待地登上回家的列车。一到家,我第一件事就是查清“东方闪电”对教会搅扰的详细情况,并打听那晚被赶出教会的那三个女人的下落,我下定决心非要把“东方闪电”一查到底,摧毁他们的“根据地”。此时教会的李姊妹绘声绘色地向我详细讲述了那三人被赶出教会后的情况,她说:“那三人被我们赶出教会后,去了肖姊妹家,我们知道了很气愤,七八个人一同向肖家撵去。当时大约晚上12点,她们都已睡了,她家的房门用棍子顶着。焦弟兄很‘爱’主,甭看他七十多岁,‘咚’的一下就把房门踢开了,我们一齐涌了进去。我打开灯,那仨人穿着内衣,我们不管不顾冲上去就把她们拉下了炕。但她们挺顽固,没向我们求饶。焦弟兄用手指头捣着她们的鼻子大骂道:‘你们死皮不要脸,是撒但魔鬼,传的是异端邪说,你们是披着羊皮的恶狼。’她们一个个脸皮挺厚,死活不说一句话,但我看到她们眼睛有些红,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呸,撒但也会哭,谁同情她,谁怜惜她,这叫自作自受,谁叫她们年轻轻的传‘东方闪电’……”听到这儿时,我感慨万分:真佩服焦老弟兄对耶稣的一片“赤诚”和“忠心”,在关键时刻能为主站住见证,像这样爱主的人实在难得,我们教会应多几个这样的人。此时,我心里不觉为我们教会有这样的人而骄傲、得意。

   “后来呢?”我着急地问。

   “焦弟兄骂完后,气还没有消,冲着她们大吼道:‘给我滚出去!撒但魔鬼滚出去!’我们也一同大声附和着。就这样她们流着泪无奈地离开了……”

   对于传“东方闪电”的这三个人得到这样的“下场”,我心里很高兴、很满意,又求主咒诅她们,让她们永远滚出我们教会,不要再来捣乱。

   1998年元旦过后,我加快了封锁教会的脚步。每到一处教会讲道,我就专门强调耶稣的生、死、复活、升天、再来五大步骤,并特别突出主二次再来时是驾着一朵白云从天而降,信徒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宣称“东方闪电”说什么耶稣已重返肉身,发表一本什么审判教会的书,这明明是和圣经唱反调,否认耶稣的再来,背叛耶稣,我们决不能在圣经之外接受这些奇谈怪论……我还吓唬弟兄姊妹说:“不要听‘东方闪电’的那套,也不要和他们交谈,你若不信,你试试,你和他们交谈或听他们的道一个小时后,你会把圣经、诗歌、耶稣全部忘掉,好像太空外星人清洗地球人的大脑一样使你忘记一切,甚至成为植物人!因这是‘邪灵作工’,那时你就不由自主地相信他们的神了。”

   1998年3月,我和一位弟兄来到成都,在那里我仍没有忘记对“闪电派”的攻击。有一天,我看到《天风》杂志中攻击“东方闪电”的一篇文章,我虽不喜爱基督协会、三自爱国会的刊物,但这一篇却很合我的心意。此篇说“东方闪电”的那本小书卷中错别字满篇,在一篇中错别字竟达四百多字,这使我很惊讶,更坚固了我抵挡“东方闪电”的信心。从此我也确信“东方闪电”的那些人定是些没有文化素质的低等人,“东方闪电”派也只能欺哄那些粗俗无知的人。

   几天后,我结识了一位在成都任教的美国人——哈奇老弟兄,他在此地临时任教会长老。在交谈中,我们谈到了有关耶稣重归的问题。当时我对“耶稣重归一定是驾云降临”的结论胸有成竹,便大谈特谈了一番,但哈奇老弟兄只是望着我,轻蔑地摇摇头笑了。我很惊异,难道他不相信圣经吗?难道他也是“东方闪电”的人?老弟兄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很是平静、郑重地说:“在美国,我们的牧师跟我们讲,耶稣重归时是骑大白马同众天军从天而降。”我不服气,反问道:“有圣经依据吗?”“有!”老弟兄不紧不慢地说,“启示录19章11-16节写得清清楚楚,我们美国人都相信并等待耶稣二次重归骑大白马降临……”这时我才回忆起启示录那处经文,一时不知从何回答老弟兄。我不禁感慨道,就自己这么一点圣经知识、自觉“高明”的见解,还想走南闯北,我的脸不觉红到耳根。这次谈话在我心中留下很深的记忆,也给了我一个教训。从此,“耶稣再来定是驾云而归”这一定论在我心中开始动摇了。

   回家后,我特别注重收集关于耶稣二次重归的画册,并详细考察圣经,想从中得到耶稣再来到底是什么方式的正确答案。不久,我在一本“连环画”上看到一幅关于耶稣二次降临的彩图,图上耶稣头戴金冠冕,端坐在宝座上,在光芒四射的火焰中降临,下方用小字写着:“到那时,主耶稣同他有能力的天使从天上在火焰中显现。帖撒罗尼迦后书一章……”这时我更迷茫了,耶稣二次再来到底是驾云降临?还是骑白马而归?还是在火焰中显现?只有一位耶稣,怎么会有这么多种不同的降临方式呢?同拿一本圣经,每种方式都有圣经依据,究竟哪一种是正确的呢?我到底应持守哪一种观点呢?研究来研究去,我越来越迷茫,陷入了矛盾之中,也似乎是进入了迷魂阵。我试图查考圣经来摆脱这种痛苦,可这种痛苦正是由圣经的几种不同说法引起的,圣经又怎能安慰我呢?虽然不见白云心不死,“耶稣二次必是驾云重归”这一信念二十多年来在我心中牢不可摧,如今却是岌岌可危了。但我并没有因此放弃对“东方闪电”的抵挡、反击,虽然我不知道“东方闪电”那本小书卷说的是什么,可我却认定他们纯属“邪教”,是耶稣的“仇敌”、“叛徒”。

   在1998年至2000年这两年间,我除了在教会抵挡、亵渎“东方闪电”外,还四处搜集诽谤“东方闪电”的材料,我认为拥有这些材料就能帮助我深入了解这一“邪教”。我收集的这些材料中,有从圣经角度反驳的,有退出“东方闪电”的人自己编写的。但等我阅读、考察完这些材料之后,我失望了,因我发现:某人退出“东方闪电”所写的材料,纯粹是把假基督“被立王”的犯罪事实及教义未加改动就扣在了“东方闪电”的头上,纯属“赝品”。那些诽谤的诸多材料也互相矛盾、说法不一、漏洞百出。比如:成都王某某带来的两份材料,一说某某在山东,一说在河南;更有两份材料,一说这道由美国传入中国,为欺骗中国人另有所图,根本无有其人,一说是由十几位作者合作拼凑成一部书《话在肉身显现》,这十几位作者分布在世界各国,为的是哗众取宠,愚弄中国人。面对这些说法不一、互相矛盾的材料,我该相信哪个呢?我心中责备那些印发这些材料的人,对待“邪教”怎能那么不严肃、不认真呢?我真盼望有一天能看到一份披露“东方闪电”本来面目的真实材料。

   2000年8月份,我到西安“圣灵工”派别宣讲我们“地方教会”的“纯正真理”,那里的余长老连同其他八位同工一起听我讲道。我主要讲的是如何建立“地方教会”这方面的道,一共讲了两天,这些弟兄姊妹都听得非常认真,还作了详细的笔记,我很是满意。就在当天,来了一位姓张的姊妹,是他们一位同工的亲戚,经常在外边讲道牧养教会,当时她也愿意参加我们的聚会。我们都很高兴,特别是我,更是高兴有余,因我要讲的道已讲完了,就顺水推舟让这位新来的张姊妹也讲一点道,弟兄姊妹也很赞成我的提议,非要让她也谈谈自己的一点新亮光。于是,这位姊妹就讲了起来。我万万没有料到她对圣经的解释是那样的具体、明了、准确,有难得的独到之处。比如,对什么叫“基督”的解释,她一句话就总结了。记得来自韩国的金老师(毕业于美国神学院,就读七年神学,获得神学硕士学位),他在西安给我们讲课时,先后引用了新旧约十几节经文,讲了半天都没有把什么叫“基督”讲清楚,但这位姊妹用一句话就说明了。她说:“神所道成的肉身就称为基督。”再如谈到神、撒但、人的能力时,我以前虽有认识,但用语言表达出来却很繁琐,她也一句话就总结了。她说:“神是全能的,撒但是万能的,人是无能的。”她的讲道在我之上,我很佩服,同时也很嫉妒,真不知她的老师是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