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姜维平文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据国内官媒2016年1月4日报道,新年伊始,习近平抵渝进行考察。这是2012年,他担任总书记以来第一次到重庆进行巡视。2010年,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曾经到重庆江北、大学城等地调研。据《中国经营报》介绍,在习近平考察重庆之时,云南、江苏、湖南等地省委书记也在新年后抵达重庆。相关省市负责人抵渝后的考察行程,并未像往常一样,经由当地主要媒体和当地政府网及时予以报道。有分析称,各省“一把手”抵达重庆,除了有学习重庆的经济发展经验外,还与1月8日中国和新加坡的重大联合项目有关,该项目被普遍认为是“一带一路”的西部核心。由此可以推测,习下重庆,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深思熟虑的安排。
   照理说,总书记下重庆,被媒体曾几何时吹得天花乱坠的政坛“不倒翁”黄奇帆,作为幸存留任的市长应当心花怒放,但比对新华社报道里的图片和央视公布的视频,我仔细地分析和思考,还是感到有一些诡异,特别是把习在薄“打黑”时去重庆的报道与现在的鼓吹文字加以类比,终于看出了破绽,虽然官媒竭力粉饰和遮掩,但黄奇帆一点也不高兴,其中原因何在?
   

   总书记不满意,地方官没笑面
   自从王立军叛逃事件发生后,中国进行了一系列的政治变局,很多大事件不断,表面上,习近平大权独揽,但各种组长的挂名,像征意义大于实际,他比胡锦涛强势,但因“打老虎”而得罪许多派系,身处极度危险之中,一直如履薄冰,他小心翼翼地搞人事安排,由政治体制所限,他主要是力整军队里的贪腐问题,所谓军改,风险最大,可能现在以视察13军为标志,已经有了稳操胜劵的把握,才开始着手解决薄熙来“大本营”的弊端。
   笔者认为,有这样几点必须整治,一是冤假错案的问题,毫无疑问,习对薄熙来搞得“二次文革”是非常不满的,不仅因其父辈深受伤害,自己也两次被劳教,而且“唱红打黑”打垮了中国民企的信心,移民潮和资金转移潮,至今方兴未艾。这对占半壁江山的中国经济是摧毁性打击;而在这一关键点上,从张德江到孙政才,都无所作为,有的甚至还捂盖子,倒清算,重庆媒体至今还不敢把薄的罪恶真相,如实告诉老百姓,造成了当地愚民对薄的怀念,对习的选择性“打老虎”的质疑。
   二是财政空洞的问题,薄熙来自2007年底至2012年初,处于偏于西南一隅,绝地反击,无所不用其极,达到疯狂的程度,他为了上位,抢钱买官,孤注一掷,一方面抢夺民企数千亿元,抓捕良民上万人,一方面挥霍财政拨款和其它款项多达5000亿,搞什么“红歌会”之类的愚民把戏,使国家纳税人的血汗钱,打了血色的“水漂”,而且,还用减税,让利,优惠等许多空头承诺,忽悠了上千家外企,因其忽然倒台而留下了巨大的隐患,一些过去已投资的外商要撤资,一些新来的外企望而却步,而更多的民企老板“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一面虚假海夸党和政府,一面让家人亲友移民,纷纷背景离乡。许多民企老板认为,不彻底清算“黑打”的罪恶,下一个“薄熙来”,很可能还会“勃起来”,因此,民企经济不振。
   对于国企来说,虽然黑打少有涉及,老总们大都普遍高兴,但现在却因为反腐和减薪而积极性不高,他们和各级官员一样,很多人不做为,在等待和观望或看笑话,这样就造成重庆经济一直处于低迷状态。
   正因为如此,在全国各省市纷纷摒弃过去落后而传统的,以“鸡的屁”为指标考核工作时,重庆的财政情况拿不到台面上,不得不沿用旧规,以“鸡的屁”自娱自乐,什么都是“第一”或名列前茅,把“鸡的屁”放得最响,但它以首征房产税的举动,以及遍地开花的有关黄奇帆的假报道,而泄露了真实的信息,由于“唱红打黑”,打出了财政亏损的“无底洞”,山城经济已破产,很多县区连机关公务员的薪水都开不出,可见“捉襟见肘”到何种程度,但官方要把真实的窘境告知海内外,又没有勇气,既怕山城人心不稳,又怕外商躁动,因此,罗列和编造了一连串的假数字:
   “十八大以来,重庆的汽车、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等支柱产业不断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蓬勃发展,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明显提高,2014年全市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10.9%,预计2015年全市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11%。2015年前三季度公布的数据显示,重庆GDP增速全国第一。目前,国家统计局数据尚未公布2015年全年各省市GDP增速排名。但是,重庆继续保持增速第一不会有太大意外。无疑,2012年以来,经历了重重压力的重庆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一个让人瞩目的亮点。由此,看出习近平矛盾的心态,既想肃清薄熙来“5个重庆”假大空的影响,又要利用阿黄稳住阵脚。
   黄奇帆自知罪孽深重
   虽然,从官媒的报道里,人们看到的都是千篇一律的表扬和赞美,但比对薄在位时,习访重庆的文字,可以看出虚假性的两张皮,只有两种可能,一是2011年习为了争取薄的支持而讲了假话,二是薄强势控制下的官媒歪曲了习的言辞,或掩盖了他的批评声音,否则难以解释此后薄仕途的升降起伏;同样的,现在的孙政才和黄奇帆,也是大同小异地采取这种手法,只不过是他们较之于强势疯狂的薄熙来,而有所造势减弱,因此,重庆官媒留下这样一段转述的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强调,在整个发展过程中,都要注重民生、保障民生、改善民生,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广大人民群众,使人民群众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特别是要从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入手,做好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民生建设,全面提高公共服务共建能力和共享水平,满足老百姓多样化的民生需求,织就密实的民生保障网。习近平指出,扶贫开发成败系于精准,要找准“穷根”、明确靶向,量身定做、对症下药,真正扶到点上、扶到根上。脱贫摘帽要坚持成熟一个摘一个,既防止不思进取、等靠要,又防止揠苗助长、图虚名。”
   由此看出,习近平对重庆孙政才和黄奇帆工作的是不满意的,联系上一次,习访重庆时的报道,也有关于民生的一段类似的话,可想而知,多年没有根本性的变化,黄奇帆在穿新鞋走老路,他善于阴阳骗术,八面玲珑,再次“如鱼得水”,但他深知卷入薄案而罪行深重,遭到整肃是早晚的事,下场必将是悲惨的,故他每天想得问题,还是如何保住官位,并非老百姓的民生,从这次央视的电视新闻中看出,在历次召开的经济工作会议上,一贯手舞足蹈,胡吹滥泡的阿黄,这回没有一点笑容,还恭敬地站在那里,小媳妇式地把双手交叉,规矩地放在丹田之处,脸上露出僵硬而尴尬的表情,这种身体语言,尽显内心的恐慌和挣扎,使我想起他面对薄熙来的奴才相,忍不住想笑,看来,他是“狗”不是“虎”,对习不构成威胁,也许不在打击的系列,却害苦了山城的民众,因此,山城民生不彰,一切依旧,否则,习近平不会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在新年伊始下重庆。
   习近平不得不亲自抓经济
   当然,习近平与胡锦涛不同,他不仅抓党务,也事必躬亲地抓经济,一方面,他委派总理李克强去另一个令计划的“大本营”山西督察,一方面亲自下重庆,结合两江新区的项目,有所作为。
   1月4日,习近平考察了重庆的果园港、以及位于两江新区水土的京东方。果园港位于重庆市两江新区核心区域的长江北岸,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内河水、铁、公联运枢纽港。它也是重庆重点规划建设的现代化内河港区,港口岸线2,800米,规划建设5,000吨级泊位多达16个。果园港也是连接“一路一带”的重要节点。显然,习近平和李克强对“一带一路”的经济发展战略有共识,他要指示重庆做好“长江经济带”这篇大文章。这一点比薄熙来提出的“5个重庆”,孙政才提出的“5大功能区”要实在得多,他们两人都是“思想的懒汉”,罗列5个数字很简单,而“长江经济带”还算有点新的创意,容易点燃人们的激情。笔者报道过“环渤海经济区”,“图门江下游经济区”等,故有经验,抓住“长江经济带”这一纲领先行,可拉动重庆民生。
   因此,习在考察中说:“这里大有希望”。据官媒报道,习近平在考察京东方时说,五大发展理念,“创新”摆在第一位,一定要牢牢把创新抓在手里,把创新搞上去。这句话透露了中央加速推进“一路一带”以及中新重庆项目的决心。无疑地,京东方和果园港均位于两江新区。而它将会是2015年11月中国和新加坡签订的“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简称,中新重庆项目)重要承载地。该项目,是习近平访问新加坡时宣布并见证了协议签署。中新重庆项目定位上,是以重庆为运营中心,加速中西部发展,契合“一带一路”、西部大开发和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
   由于李克强太弱势,而类似孙政才,黄奇帆这样的官员不作为,习老大不得不亲自出马披挂上阵,而且,只有“一把手”出面,才能召集其它省的封疆大吏,共话“一带一路”的大局,此次,来渝的云南省委李纪恒和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均系中西部地区的重要省份负责人,而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则是中新第一个合作项目苏州工业园所在省份的负责人。毫无疑问,相关省份“一把手”密集抵渝与习近平到重庆考察有关。这使人们想起2015年6月18日,前往贵州考察的习近平在贵阳召开多省市党委主要负责人会议。包括贵州在内的七省市主要党委负责人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前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与参会的七省市负责人实地调研贵州某县的扶贫情况。其中包括重庆市市委书记孙政才、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广西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等,可见习的一贯行事风格。
   戴罪立功是黄奇帆的一线生机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惊奇于重庆的迷局,即,薄熙来的问题仅限于过去的辽宁而割离了重庆,虽然在谷开来的判决书里,有几句涉及重庆土地出让的话,但一切并未追究,尤其是对薄的党羽黄奇帆,张轩,钱锋等,一点也没整肃,只是一些人被调离,这可能基于几个原因:那时,10年“政法王”周永康的势力还强大,有些涉及公检法司的事无力完成;二是重庆官媒没打破薄的神话,“唱红打黑”受益的官员太多,要想保住重庆的经济,必须稳住他们,使用他们;三是重庆是内陆,偏于西南一隅,只要争取了13军以及成都军区,地方官翻不了大浪,所以,习认为处理重庆的困局时机不成熟。
   大概就是这样的形势,造就了黄奇帆的“不倒翁”的怪事,他戴罪立功的结果并不理想,而且,习的人马已牢牢掌控了大局,处理重庆问题的时间到了,所以,2015年12月28,29日,习主持政治局开会,搞了“民主生活会”,首次一并提及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等案件的教训,称“严肃查处他们是对人民负责,也是对历史负责”。此前的3月,最高法院发布的2014年的度报告,以及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文章均提到周薄等人搞“非组织的政治活动”,而现在,似乎彻底整肃他们的号角已吹响,习下重庆的意义已远超过经济,而重在政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