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姜维平文集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2015的年终岁尾,太太和小孩拥有自已的生意,忙碌一年,多有所得,为了奖励自身而预定了豪华游轮,要去美国乘船,但我却留在多伦多接待一位读者,随后在12月26日,我也赶到纽约,在家人27日回到纽约与我会齐前,尽快了却我的另一份最大的心愿:约见依然被拘押,尚未判刑的记者王健民的两个小孩,由于他的太太有3个孩子,最小的才1岁多,常年住在深圳,健民入狱后,她的负担太重,就不得不把两个较大的孩子,暂时寄养在健民弟弟健汉家,他住在离纽约较近的新泽西,刚好我住在太太的一位长者亲友家,此处与该地不过一两个小时的车程,于是,那栋位于市区僻静处的住宅,就为我实现夙愿提供了的便利的条件。


   
   困境与巧遇
   
   太太亲友的秘书知道我爱玩车,就为我准备了一辆宝马,我打电话告诉健汉,这次时间比较紧张,虽然随身携带了GPS,但去新泽西的路不熟,我决定不去他家,而他必须把兄长的孩子们带过来,让我看一眼,我不仅要送孩子们一些小礼物,而且还要亲手准备一桌美食,招待和抚慰他们,这不是平常意义上的应酬,而是要给完成一项使命,给他们一些父亲般的关爱,这一点,在朋友失去自由,不得不让孩子们失去父爱的情况下,尤为重要。好在,健汉知书达理,性情随和,按照我发过去的地址,很顺利地抵达了我的住处,那是一个纽约的寒冬的夜晚,他们来到之前,我必须精心准备饭菜,而且,不能在外面的任何饭店聚餐,因为那里不是交流知心话的地方,我希望自己对孩子们说的话,有一些只记在我们的心里。
   
   黄昏时分,那位秘书给了我一个地址,我输进GPS就大胆地出发了,他说,你到一家韩国超市开车大约需要10分钟,那里什么东西都有,但我行驶了25分钟也未见商业街的灯火,美国的许多公路灯光暗淡,立交桥和单行道较多,路况非常复杂,警察又严禁行程中使用手机,而停车问路时,又难以找到行人,所以,心情非常慌乱,估计输入字母时,我选错了方向,于是,决定回头重来,但正要倒转车头时,却忽然发现没油了,心想,真的糟透了,人生地不熟的,第一次在纽约自驾,健汉又很快要到来,大门的锁钥却在我手里,孩子们留在车上,该多么焦急。我用GPS搜寻附近的加油站,恰好有一家距此仅2分钟车程,等我高兴地加满汽油,心事稍安,准备重上高速公路时,顺便请教一位老外,问他超市在哪?他用手一指:over there,我大笑起来,原来,马路对过就有一家,但不是“韩国超市”,进去一看,生活用品应有尽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亲手为孩子们烹制饭菜
   
   我以前在家里,“大男子主义”比较严重,不怎么懂得做饭的,但这一回,我必须给王健民的弟弟及孩子们露一手,记得2006年获释后,我曾去深圳访问健民,他不仅给我准备了星级酒店,而且请我到他家里吃饺子,那时健民只有两个小孩,有一个还抱在母亲的怀里,9年后,我想象的孩子们一定长大了,而且,想必喜欢吃肉食或海鲜,所以,为了节省时间,我在那家超市买了许多海鲜,包括大虾,烤鱼,北极贝等,此外还有各种肉类,饮料,果然,孩子们来到时,见到一桌子饭菜,非常高兴,特别是牛肉和大虾,备受青睐,刚开始,他们还有点腼腆和拘谨,不过10份就与我这个“老玩童”混熟了。
   
   这是第一次与健民弟弟见面,以前彼此通过无数次电话,不仅传递有关他的近况消息,而且对其兄未来的结果也做一些预测,所以,相见恨晚,一见如故。他长得一点不像王健民,兄长是典型的书生,但弟弟像江湖武林高手,他有一脸的胡须和黝黑的面皮,讲起话来,紫唇白牙,抑扬顿挫的,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其声调和方言与健民一样,总之,他酷似香港歌星林子祥。但他从事的职业是工程师,搞了一个健身器材的发明专利,英文叫fit-rocker,(www.fit –rocker.com)我把它形象地称为“摇大撸”。令我喜出望外的是,他把这些孩子,包括自己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和健民的两个孩子,也是一男一女,总共四个人都拉过来,是一种天赐的缘份,立即,空旷而寂静的豪宅里,热闹起来,凝聚着喜庆的节日气氛,我问健民的孩子认不认识我,他们都摇起“拨郎鼓”,我马上取出三张2006年在深圳拍的图片,他们传看着,都笑了,我说,这就是唤起回忆的证据,我是你们爸爸的老朋友,铁哥们啊。
   
   不仅仅是感恩和回报
   
   那一刻,大家都笑得非常开心,这一欢聚,是尤其重要的,不仅仅是为了感恩和回报,而是一件要及时进行的心理治疗工程:他们在2014年的5月31日,即“六一”儿童节之前,其父被深圳公安局抓捕,那时,凶残的警察为了折磨他的全家人,不仅在深夜里把健民从睡梦中敲醒,而且,把他老婆孩子全部带到派出所关押和恐吓,其中有一个孩子当场小便失禁,也许,孩子们会忘记2006年,我拜访他们家时的故事,因为他们那时还太小,生活还太幸福,但5月31日的遭遇却永生难忘,因为太受刺激,太痛苦,假如没有朋友关心和抚慰他们,就会在他们幼小心灵里留下难以治愈的创伤,等他们长大了,可能会仇恨社会和他人,这是严重的性格缺损,必须紧急疗治,制造冤假错案的人不在乎这些,但他给未来中国预留了隐患。
   
   我自己的家庭有类似的沉痛教训,我不想多说,我也知道自己的物质条件有限,而且孩子们的心灵创伤不是一顿饭,一席话所能疗治,但作为健民的朋友,我必须不邂地努力,不是为了作秀,不是为了这一代,而是寄希望于下一辈,尽管父辈蒙受了冤屈,但不要给孩子心底留下过多的阴影,我坚信,在我死后的某一天,中国一定会改革和进步的,不会再出现上述的这种践踏人权的恶行。因此,我们一边吃饭,一边给孩子讲这些道理,我告诉他们,你们的爸爸不是坏人是好人,我列举和回忆了很多故事,都是我亲身经历的,看四个孩子的表情,似懂非懂,看他们有滋有味地吃饭,心里既高兴也难过,美国经济不彰,健民弟媳收入不多,要抚养这些孩子实在过于操心。
   
   我对健汉说,你作为弟弟,能在危难之时,这样大度而仁慈,是少有的,是不容易的,据我亲身体验,不论朋友还是亲戚,锦上添花的人居多,雪中送炭的极少,落井下石的最坏,像健汉这样的义举,伴随着500多个日日夜夜的细节,相当琐碎而沉重,其中的酸甜苦辣,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健汉说,他太太每天坐班,没有多余的空闲时间照顾孩子,他自己要做生意,虽然工作有点弹性,但也操心不尽,不仅是吃喝拉杂碎的事,还有孩子的品德教育,都是不容疏忽的,他希望法院早一点判决,健民早一点回家,哪怕判缓刑几年也可以,否则真给家人拖垮了。我想到了太太及亲友,想起上个世纪那些蒙冤入狱的悲惨的日子,心如刀割。
   
   健民太太,憔悴而忧伤
   
   那天,孩子们吃饱喝足,高兴之余,还给远在深圳的健民太太通了电话,用一个平板电脑还视频聊天,一切如在眼前,于是,我见到阔别近10年的小徐,记得2006年第一次与其见面时,我惊叹于健民的艳福,她是一个年轻漂亮的“空姐”,才30出头,而如今她显得憔悴而忧伤,慘淡的笑容和迟顿不定的话语,无法与我最初的印象对接,可以想象这一年半,她是怎么活过来的,她不仅要为健民请律师辩护,找办案人员问进展,找亲友筹措费用,而且自己还涉案,忍受着威胁和屈辱,更重要的是还要照顾一个生下不久的小孩,为了养家糊口,还要找力所能及的工作,总之,这起震惊海内外的冤案,打碎了一个幸福家庭的梦想,也破坏了“一国两制”的法规,接下来,与香港有关的“文字狱”云集而至。
   
   由于心情沉重,百感交集,我喝光了一瓶红酒,脸红耳热,言辞有点激愤,我透过视频,讲了许多话,第二天梦中醒来,忘却了一大半,但依稀记得这样几句,我对小徐说,好多事都是始料不及的,人在忽然降临的困境里,往往会挖掘很大的潜能,你已经表现得很坚强,相信健民案很快会有一个结果,过去会朋友很多,现在可能会很少,愿以平常心对待,过去既看不清自己,也看不透他人,现在两全其美。但我和健汉一样,永远和健民,你及孩子们站在一起,健民在我坐牢时,去大连看望我家人的那一瞬间,浓缩了人性的光辉和世间的真情,这些良好的品性,必须发扬光大,一个国家,民族要发展,是靠这些宝贵的精神之火照亮的,我们的力量是微弱的,声音是细小的,但绝不要放弃。记住我的话,健康地活着就是胜利。
   
   临别时,为了鼓励孩子们,我赠送他们一付书法作品:“世上只有妈妈好”。我对健民的弟弟说,虽然,这一年半来,你对他们胜似父亲,可能在管教方面,比家人更给力,但毕竟孩子们想念爸爸妈妈,是与生俱来的天性,等健民出来,不论在深圳,还是在香港,美国,一家人都不要分开,贫富是无所谓的,富裕,不过是财富在身边多停留一会,而贫困,财富是少逗留了一会,因为生命是有限的啊,故切莫看重,唯有团聚和亲情,须臾不能没有。
   
   我还告诉他,狱中曾读曼德拉传记,受益非浅,坐牢长达28年的曼德拉曾讲过,他们(指统治者)在孩子们最需要父爱的时候,把我们硬是分开,这是最不人道的。如今,在一个辞旧迎新,圣诞刚过的纽约的夜晚,巨大的蓝色的夜幕垂挂下来,使世界许多悲欢离合的故事均被隐藏,我看着四个孩子携带着我买的礼物,小鹿般地走向健汉的汽车,并伴着“再见声”和引擎声而缓慢远去,心像被力爪掏空一样,一瞬间空荡,油然想起曾坐过牢的“公民力量”创办人的杨建利,他在哈佛办了一个学习班,曾集中了一大批中国政治犯的孩子,他们的父母或因言论,或因维权,或因结社,或因宗教信仰不同而被监禁,他们都类似王健民,都应当得到国际社会的关爱,疗治他们受伤的心灵,是一件巨大而艰难的社会工程。每一个有良知与责任心及使命感的中国人都要努力。
   
   2016年1月5日于美国络杉矶。
   美国《议报》2016年1月21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2016年1月22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
(2016/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