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姜维平文集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姜维平
   
   混淆流通股与法人股市值的差异


   
   近期,香港《前哨》杂志刊出有关加籍港商钟安平的报道,引起海内外许多读者的关注。辽宁省大连市人民检察院刑诉(2013)81号起诉书,指控韩玉臣和钟安平二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利用国企领导韩的职务便利,通过购买股票的方式贪污国有资产人民币1846,93万元,对此,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刑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国际刑法学协会名誉副主席,中国法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高铭暄,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学教授陈兴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明楷,中国人民大学刑法研究室主任谢望原,中国人民大学外国刑法研究所所长冯军,《中国法学》主编张新宝等5人,曾在2013年4月27日,受上海市通浩律师事务所委托,国家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邀请,在中大法学院917会议室,就钟案进行了严肃认真的专题研讨,他们仔细阅读了47份证据材料,疏理了关于股票转让贪污1846万元的经过,得出结论:检方适用法律错误,现有证据尚不能证明钟安平勾结韩玉臣侵吞国有财产,首先,他们混淆了法人股与一般流通股的市值差异:
   
   起诉书中所言“韩试图将当日市值每股18,26元的博瑞股票,以每股8元左右的低价转让平安公司,不符合当时的客观事实,2006年12月,平安购买的是法人股,而对证劵业务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法人股的价值与流通股是有区别和差异的,例如,2002年4月9日国投公司将持有的成都博瑞传博国家股转让给新闻宾馆的价格是,1,93/股,签订该股权转让合同当日,股票收盘价高达16,38元,显然,远高于国家股1,93/股的价格。2006年安平担保公司以8元的价格收购法人股,较之1,93/股已高出很多,这应当符合市场交易原则,钟是承担风险的合法的资本投资行为,不能因为事后股票大涨而获利的收益当成犯罪金额,否则,国家司法机关要抓多少人?还要股票市场做什么呢?办案机关认定钟与韩在购买股票过程中相互勾结,共同贪污1846,93万元,既是对股市风险投资性质的误解,也是根据长官意志,在没有查清事实基础上做出的荒谬结论。
   
   安平担保与抚钢及工会的三方协议有效
   
   法律专家们与法院判决的分歧意见,还表现在对待一份由安平担保有限公司,抚钢集团,抚钢工会三方签署的一份《偿还借款协议书》方面,2005年,抚钢工会以集团拖欠职工薪水为由,向抚顺市劳动争议仲裁委申请仲裁,同年8月,抚钢工会把集团告到法院并申请强制执行,抚顺中院裁定,依法查封了抚钢集团持有的127,89万股博瑞传博限售法人股,同年12月,它进行股改后,抚钢在支付对价后,所持有的博瑞传博股份127万股法人股变更为109万股可流通股份,可以在2007年1月8日上市交易,在此情况下,2006年12月18日,抚钢向安平借款870万,并约定抚钢用股票偿还,既不承担利息,也不承担风险,同日,平安,抚钢及工会三方签署了协议,确认抚钢集团把870万转给工会,用于清偿集团的债务,而且,约定被法院查封的109万法人股在2007年1月31日之后,能流通时申请法院执行,此后全部收益直接转给安平担保公司用于还债。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钟安平不仅有经济头脑,而且对中国股市有信心,并勇于承担风,显然,他不是证监会,证劵委或其它国权威部门的领导,也不是“官二代”,韩玉臣只是抚钢的一个高管,也无可靠的信息源,他们均无力操控和利用股市,结合前述三方协议具体内容,专家们认为,安平实际是用870万购买抚钢工会持有的对抚钢集团的债权,即127,89万股博瑞传博限售法人股票,其被允许上市后经法院强制执行所得的收益,尽管抚钢集团日后曾解释说,之所以转给工会是为了巧妙地躲债,但转给工会已成为事实,动机不太重要,抚钢自称作假,更说明视法律为儿戏,故不论股权归抚钢集团还是归抚钢工会,交易行为都曾实际发生,这相当于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从一个濒临倒闭的国企一次性地,果断地购得不良资产后,恰逢其势而幸运地从该不良资产中或得的最大化的利益,与其指责和陷害他人,不如自责和检讨自身的短视,而且更大的可能是,抚钢由于体制弊端和领导人滥权,国资资源掏空流失而经济困难,无法撑到2007年1月8日上市,钟的家人认为,870万就是救急,救活之后翻脸不认人,反咬一口,想挽回经济损失,才是实质,总之,这种交易行为只要是合同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表现,理应受到法律保护。
   
   股票20%分红材料的证据不可靠
   
   我阅读了钟的家属提供的所有的,包括检察院和法院的文字,根据我的经验判断,他们没有隐瞒什么,对于指控方来说,最有力的证据不过是一份有关钟和韩的“股票分红材料”,但高铭暄等法律专家发现了疑点:从该材料原始记载内容看,丝毫看不出有记录“韩玉臣20%分红”的字样,而是事后,即钟被从看守所“外提”之后临时加上去的,而“外提”的嫌犯想必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否则,为何要离开看守所?据律师记载,钟安平曾一再强调受到了刑讯逼供,还在法庭上公开指控办案人员,这方面的详情,笔者曾在题为《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一文中涉及,我表达的意思是,虽然无法证实钟的所述是否属实,但存在疑点也无争议,因为国家法规明确规定,对嫌犯是不能“外提”审讯的。前述专家们也认为该证据效力大打折扣。
   
   还有一个被法律专家忽略的细节是,这份分红表格是钟在“外提”期间迫于压力或欺骗,通过信件指令远在香港的太太出具的,可以想见,他们真的像指控方所说的那样,曾密谋过分配红利的话,怎么会存留,提供而不是遮掩,销毁证据呢?怎么会在商议“红利”时,还留下“借据”?而且,被检方认定的他们密谋的时间,地点与香港海关的有关钟的出境记录矛盾,在笔者看来,假如再有一个独立于钟,韩之外的第三者的证据,就可能证明他们互相勾结,共同获利的罪行,但实际上虚拟的20%并没进韩的口袋,他从钟那里不过有一点借款,并有借据,显然,证据不足,既使有这样一个协议,韩实际上没拿到,也应认为是犯罪中止。
   
   两次评估相差的金额算贪污太武断
   
   法律专家们还仔细理清了钟安平与抚钢合资的脉络,进一步分析了所谓西进房地产增资贪污3675万元的事实经过,西进是抚顺较大的合资项目,是国企延伸的一个中资企业,最初抚钢与大连一个叫华正刚的人合作,韩与其有些各有说辞的纠纷,后来他们分手后由钟安平接下继续做,2007年5月25日,抚钢集团召开董事会决议,由原800注册资金增资1000万,这些款项由港商钟安平投入,把该企业变为中港合资,并由其向抚顺市外贸局,抚顺发改委递交报告,随后5月28日,钟代表香港兴益有限公司与抚钢签订《认资入股协议》,8月14日,辽宁省对外贸易厅给抚顺下属外贸局下批复,确认他们总投资额与注册资金1800万元,其中抚钢800万,占44,4%,香港兴益1000万,占55,6%,同年10月22日,抚顺三泰联会计事务所出具合资公司实收资本1800万元的验资报告,钟安平变成西进大股东。
   
   事隔6年,不论是政治,经济形势,不论是地产还是股市,不论是官场还是商场,中国都有一些不小的变化,在有些方面的巨变,难以预料,不可同日而语,这是人们的生活亲身体验,就辽宁来讲,有些官员身份发生了改变,既使还在官场也思想随经济形势而微妙的转变,比如,过去招商难,把条件和身段降得很低,现在投资外商增多而变得牛气冲天,而且还有一些无法证实的因素,导致钟安平命运的跌宕起伏。2012年12月16日,大连开发区检察院委托辽宁沈阳公信司法鉴定中心重新对西进评估,该中心依据辽宁立信达会计司法鉴定中心对西进的审计报告,确认截止2007年5月30日,西进账面净资产价值755,49万元,净资产评估价值为6615,54万元,根据港资占有55,56%的股权,据此,检察院认定钟和韩共同贪污了6615x55,56%=3676万元,其中认定钟给韩20%的暗股。钟安平的家人说,两个人坐牢下狱,就是依据这个简单的荒唐的算法予以指控和起诉的,不公平的“法律”成了笑话,地方公检法堕落成为“开门招商,关门抢钱”的某些官员的专政工具。
   
   2015年12月13日于多伦多大瀑布。
   香港《前哨》杂志2016年1月号首发,未完待续,原题《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分上,中,下三篇。此为中篇,第三篇将在以后出版的《前哨》杂志推出。
   姜维平博客2016年1月11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6/0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