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石三生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雾霾是实现民主的急先锋
·聂树斌案,最高法勿拿“程序正义”说事儿
· 党纪再严,奈何得邓亚萍吗?
·神探李昌钰也破不了聂树斌案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法院战胜历史 炎黄春秋败诉
·巧家奇冤,岂是无罪释放这么简单?
·奥巴马再次崩溃 龙应台继续摸黑
·住建部要为深圳渣土滑坡辟谣吗?
·三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顾晓军
·商务部不必酸 马大爷说的对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
·鲁迅真是间谍吗?
·周小平的智力是否正常?
·不服就试试:一个你绝对会答错的社会问题
·周小平认为:大飞机前景堪忧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九十六
   
   点开博客中国居中推荐的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奖”获得者孙立平先生的《共识已经不可能,唯一的办法是寻找最大公约数》。虽然不明白“共识已经不可能”论是否正确?但对孙先生由此推演出的结论,却以为是根本没有可能了。
   
   孙立平先生说:“共识不太可能,但有一个东西是可能的,这就是人们利益的最大公约数。一个失业下岗人员和马云不见得会有共同的改革共识,但他们的利益还是会有一些共同的地方。比如,在雾霾的问题上,他们的利益应该是一致的吧。”


   
   石三生以切身经历,加上这几年来在与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争讼以来,于奔波的旅途中接触到的形形色色普通百姓的看法,认为一个下岗人员与马云马大爷可以达成任何共识。但就是不会在雾霾问题上寻求到一致的利益。
   
   很显然,孙先生不是底层人,就自然不知道下岗工人的最担心的利益到底是什么?要求一个下岗工人去担忧雾霾。无疑于提醒一个奄奄一息的叫化子不要去吃垃圾筒里、已变质的食物。
   
   曾经一次旅途闲聊,就听一个锦州的农村妇女,谈起他在青岛地区一耐克鞋厂打工的经历:这几年、已经陆续有好几个工友得了各种奇怪的癌症,大家都怀疑是厂区里充斥的橡胶制品引起。她也很担心自己那一天也会得上这毛病。我就问她:“为什么不回家种地去呢?”她叹口气,上有老要养、下有小的要读书。种地,能种出个温饱就不错了,孩子不要念书吗?
   
   而且,据她说,就连这对生命没有保障的工作,也快没了。工友们一直在传说:“老板嫌大陆的成本太高,要把厂子搬去越南还是柬埔寨了”。
   
   这还是不下岗的、农村还有饭碗可端的农民对利益的追求。如果是住在那鞋厂附近的下岗工人,感觉到耐克鞋厂的老板制造的污染已经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命健康,就去跟老板谈判、寻求什么“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孙立平先生觉得他们有可能达成一致吗?
   
   一个下岗工人与马云达成利益上一致的最大公约数。怎么可能呢?马云嫌雾霾大,自会跑去没有雾霾的美国纽约买一座公园来盖别墅。杭州雾霾大,马云可以跑到北京去住;北京雾霾大,马云可以跑到香港去住。一个微末的下岗工人甚至连个住家都没有,怎么可能与马云在雾霾上有什么“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呢?那锦州的农妇,明知青岛的厂区会致癌。不也照样要去做工的吗?
   
   当然了,如果孙立平先生所谓的“最大公约数”就是让马云们使劲缴税、用于治理雾霾。倒是有可能。但那又与下岗工人没什么关系了吧?
   
   马云可以与大眼睛的赵薇在雾霾问题上达成“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可以与王林王大师达成“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唯独与下岗工人,不可能在雾霾问题上有什么“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是不是这样呢?
   
   记得,顾粉团的森林之子在《“公正第一”是民主的真谛》中提到:习总当年也借鉴顾晓军先生的“寻找公约数。而从本质上讲,则就是--寻找公正”,说过“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
   
   很显然,一个是清华大学的博生生导师,一个是清华大学的法学博士。一个是可以左右改革的领袖,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对改革失望者。都不约而同、一先一后地谈“最大公约数”,应该不会仅仅是心有灵犀吧?
   
   雾霾当然是“众人的事情”。但连国际社会之间,都无法就雾霾问题达成“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年年开会都要扯皮。孙立平先生寄望于一个下岗人员与富甲天下的马云马大爷来达成。不是很梦幻的吗?
   
   当真改革已死。倒不如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在下岗人员与马云马大爷之间先达成共识:把顾晓军先生创立的“公众认为正,才是正”的“公正”作为第一价值观了。
   
   孙立平先生以为如何呢?相信只要习总愿意、只要孙先生愿意,不论是马云马大爷、还是下岗人员,应该都不会说不愿意吧?
   
   【石三生 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13:38】
(2016/0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