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石三生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九十六
   
   点开博客中国居中推荐的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奖”获得者孙立平先生的《共识已经不可能,唯一的办法是寻找最大公约数》。虽然不明白“共识已经不可能”论是否正确?但对孙先生由此推演出的结论,却以为是根本没有可能了。
   
   孙立平先生说:“共识不太可能,但有一个东西是可能的,这就是人们利益的最大公约数。一个失业下岗人员和马云不见得会有共同的改革共识,但他们的利益还是会有一些共同的地方。比如,在雾霾的问题上,他们的利益应该是一致的吧。”


   
   石三生以切身经历,加上这几年来在与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争讼以来,于奔波的旅途中接触到的形形色色普通百姓的看法,认为一个下岗人员与马云马大爷可以达成任何共识。但就是不会在雾霾问题上寻求到一致的利益。
   
   很显然,孙先生不是底层人,就自然不知道下岗工人的最担心的利益到底是什么?要求一个下岗工人去担忧雾霾。无疑于提醒一个奄奄一息的叫化子不要去吃垃圾筒里、已变质的食物。
   
   曾经一次旅途闲聊,就听一个锦州的农村妇女,谈起他在青岛地区一耐克鞋厂打工的经历:这几年、已经陆续有好几个工友得了各种奇怪的癌症,大家都怀疑是厂区里充斥的橡胶制品引起。她也很担心自己那一天也会得上这毛病。我就问她:“为什么不回家种地去呢?”她叹口气,上有老要养、下有小的要读书。种地,能种出个温饱就不错了,孩子不要念书吗?
   
   而且,据她说,就连这对生命没有保障的工作,也快没了。工友们一直在传说:“老板嫌大陆的成本太高,要把厂子搬去越南还是柬埔寨了”。
   
   这还是不下岗的、农村还有饭碗可端的农民对利益的追求。如果是住在那鞋厂附近的下岗工人,感觉到耐克鞋厂的老板制造的污染已经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命健康,就去跟老板谈判、寻求什么“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孙立平先生觉得他们有可能达成一致吗?
   
   一个下岗工人与马云达成利益上一致的最大公约数。怎么可能呢?马云嫌雾霾大,自会跑去没有雾霾的美国纽约买一座公园来盖别墅。杭州雾霾大,马云可以跑到北京去住;北京雾霾大,马云可以跑到香港去住。一个微末的下岗工人甚至连个住家都没有,怎么可能与马云在雾霾上有什么“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呢?那锦州的农妇,明知青岛的厂区会致癌。不也照样要去做工的吗?
   
   当然了,如果孙立平先生所谓的“最大公约数”就是让马云们使劲缴税、用于治理雾霾。倒是有可能。但那又与下岗工人没什么关系了吧?
   
   马云可以与大眼睛的赵薇在雾霾问题上达成“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可以与王林王大师达成“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唯独与下岗工人,不可能在雾霾问题上有什么“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是不是这样呢?
   
   记得,顾粉团的森林之子在《“公正第一”是民主的真谛》中提到:习总当年也借鉴顾晓军先生的“寻找公约数。而从本质上讲,则就是--寻找公正”,说过“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
   
   很显然,一个是清华大学的博生生导师,一个是清华大学的法学博士。一个是可以左右改革的领袖,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对改革失望者。都不约而同、一先一后地谈“最大公约数”,应该不会仅仅是心有灵犀吧?
   
   雾霾当然是“众人的事情”。但连国际社会之间,都无法就雾霾问题达成“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年年开会都要扯皮。孙立平先生寄望于一个下岗人员与富甲天下的马云马大爷来达成。不是很梦幻的吗?
   
   当真改革已死。倒不如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在下岗人员与马云马大爷之间先达成共识:把顾晓军先生创立的“公众认为正,才是正”的“公正”作为第一价值观了。
   
   孙立平先生以为如何呢?相信只要习总愿意、只要孙先生愿意,不论是马云马大爷、还是下岗人员,应该都不会说不愿意吧?
   
   【石三生 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13:38】
(2016/0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