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黑尚
[主页]->[百家争鸣]->[黑尚]->[ 下一個爆發顔色革命的極可能是沙特阿拉伯]
黑尚
·神侃美伊历史恩怨
·他们为谁阵亡?
·话剧:宋健飞黄泉路上迎刘涌
·陈水扁即使用了苦肉计也不需要惭愧
·三农问题目前无解 ——读《中国农村问题调查》的一点感想
·我爱党,也爱日本
·强烈呼吁党和政府隆重庆祝十五年前六四伟大的胜利
·举世惊讶的印度大选
·从俾斯麦和李鸿章说起
·如何说服“新欧洲”支持解除“对华军售禁令”
·论民主派争取保皇派的策略
·致信美国高干
·工资与剥削
·为什么只向日本索赔
·为了祖国统一,向我开炮!
·死刑的执行方式
·推理共产党抗日动机
·民主政权侵犯人权
·望海潮 缅怀赵紫阳
·“公仆”乱伦?
·回闲言先生的《乌克兰大选告诉了中国人什么》
·分裂祖国的民族败类——华盛顿
·好个“只有事实优先”--论多元主义和自由主义
·从领土纠纷看中共的卖国本质
·对污言秽语贴的感受
·弃暗投明的交易
·就凭《宪法》抨击政府
·请闲言自尊自重,不要血口喷人造谣诬蔑
·儒学复兴的注意事项
·最蠢的奴
·自繇选举和自繇言论的基本常识
·不肃清左翼的荒谬,西方必将沉沦 ——写在法国骚乱之后
·纯逻辑思考死刑存废
·拍照风波中我差点把爸爸送进监狱
·我是怎么反驳洋鬼子维护祖国尊严的
·屠夫与伟人 ——评《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
·捐躯异邦者说
·吃狗肉是高貴上流的標誌
·誰弄髒了我們的民風
·國際法亟需完善國家分裂機制——對科索沃獨立的思考
·建议海外华人上街游行,抗议藏独打砸抢的暴行
·立憲承認平民對官權濫用的有限復仇權
·中國領導人也將穿和服合影
·祖國應該感謝周洋,周洋無須感謝祖國
·痛吟一位投江的老母
·日本的女足,日本的頑強 評日本女足奪世界盃冠軍
·從比較兩部中國電影説開
·下策促離心——昆明恐怖事件後的思考
·香港和新加坡——佔領中環的背景透析
·中共外交部用史料證明南海諸島自古屬於
·中國高科技——無翼沿軌慢飛機
·雙邊本幣互换協議與人民幣國際化
· 下一個爆發顔色革命的極可能是沙特阿拉伯
·民主成敗和國民智商
·川普爲何要建美墨隔離墻
·北吳人是漢族中智商最高的民系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下一個爆發顔色革命的極可能是沙特阿拉伯

   遜尼派大國沙特阿拉伯處死了佔本國人口少數的什葉派的領袖尼姆爾引發全球譴責,且不說在什葉大國伊朗和伊拉克爆發民衆抗議示威,即使沙特的西方盟國美、英、法、德也紛紛表示譴責或反對。在尼姆爾被處死前美國一再警告沙特,這麽做只會增加該地區教派衝突。但是沙特王室還是置若罔聞、一意孤行。

   爲何此次美國和宿敵伊朗的立場如此接近?因爲尼爾姆不但和伊朗同屬什葉派,而且還呼籲沙特民主化,實現自由選舉,改善什葉派待遇。這正是美國等西方國家喜歡聽到的聲音。在2011到2012的沙特騷亂期間,尼爾姆呼籲示威者以“語言的轟鳴”而不是暴力去抵抗警察。這種非暴力不合作的態度,也博得了西方國家的贊同。

   美國對獨裁政權有兩點原則:一、無論你獨裁者如何親美,只要民衆上街抗議獨裁、爭取民主了,我必支持街頭的人民;無論你如何反美,只要你是民選上臺的,並且維持民選制度,我都認可你,反正民選制度下你遲早有下臺的那天。二、只要你這獨裁者還能獲得民衆擁護,而且你也親美,我也樂意和你做朋友,不謀求推翻你。這兩個原則,在冷戰之後幾乎沒有例外。

   基於上述第二點原則,沙特的專制王室和2010年前的埃及獨裁者穆巴拉克一直都是美國的合作愉快的好朋友。基於上述第一點原則,埃及國民一旦於2011年初上街要求穆巴拉克下臺,美國就堅定地抛棄老朋友穆巴拉克,支持埃及民主化,甚至支持反美的但通過選票上臺的穆斯林兄弟會。美國還一度與埃及穆斯林兄弟會新政府達成一項減免10億美元債務的協議和48億美元的貸款協議。不過穆斯林兄弟會是比穆巴拉克更保守的原教旨主義集團,根本不想維持民主選舉制度。等他開始在臺上搞一黨獨裁的時候,埃及人民再次上街抗議把他趕下臺的行動自然正中美國下懷。

   現在沙特國王薩勒曼似乎走上了穆巴拉克的道路。處死呼籲民主自由的少數群體的領袖尼姆爾,顯然不是美國等西方國家喜歡看到的。而沙特的專制王室能否繼續獲得民意支持也越來越成問題。

   沙特王室之所以長期獲得民意支持,是因為沙特盛產石油。國際油價幾十年居高不下,沙特賣石油賣得國民富裕度一度勝過一些新興發達經濟體。國民生活富足自然覺得國家被國王治理得挺好。但是沙特從來都不能列入嚴格意義上的發達國家,因爲他是靠資源致富,不算可持續發展,真正的發達國家都科技興邦的工業化強國。現在開採頁岩油的技術已經成熟,美國一舉摘掉了貧油國的帽子,從石油進口國轉變為石油出口國,國際油價暴跌,沙特自然首當其衝。因此2015年沙特的國内生產總值直降百分之二十,人均國内生產總值降到希臘的水平。如此下去,國民遲早上街。

   雪上加霜的是沙特在干涉也門内戰中被也門的什葉派反政府武裝——胡塞武裝打得節節敗退。胡塞武裝反攻,打進了沙特的西南部數省,還獲得當地什葉派的支持。這也是沙特國王薩勒曼惱羞成怒,冒天下之大不韙處死本國什葉派領袖尼姆爾的原因。

   但是成熟理性的政治家是不該感情用事的。2015年薩勒曼以80嵗高齡按照兄終弟即的傳統登基時,很多分析師懷疑他已經患有老年痴呆症。這樣的人現在正管理著一個地區性大國,顯然會昏招迭出,讓國家走向衰亡。沙特的國王專權體制和白癡繼位諡惠帝的晉朝沒太多不同。晉朝亂了,沙特也可能亂。

   沙特王室内部已經有換君的爭端了。不久可能爆發一場腥風血雨的宮廷鬥爭。廢立之事搞得順利,出位明君,或許能讓沙特王朝繼續興旺;搞得不順利,王朝傾覆,民主化進程到底將成如突尼斯還是敗如利比亞,沒人能預測。

   美國目前最希望的應該是沙特王朝保持穩定,民心向君,君心親美,這最符合美國利益,美國也沒有道義負擔,因爲是沙特人民喜歡專制國王。其次能接受的是國民示威並成功走向民主化,美國道義上不得不支持街頭民衆。但是未來的民選政府到底幾屆親美,幾屆反美,美國根本拿不準。沙特這種極端份子輩出的地方,反美派在民主選舉中應該是勝多負少,美國只好打落牙往肚裏咽,必須接受人家民選政府。最不能接受的是沙特陷入敍利亞那樣的内戰或轉爲伊朗那樣的極端神權國家,那樣的話一個親美大國在中東就徹底消失了。

(2016/0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