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金融大鳄唱衰中国,悲观预期弥漫达沃斯]
观察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启蒙还是纪念?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求生与众生(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程晓农:文革是谁的宿命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龙应台:盛满“中国中国中国”的瓶子 (转载)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第二十二条军规》的幽默与沉默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颜丹:高考是唯一改变命运的出路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知识与认知(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The Little Match Girl(阅读理解)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英国脱欧的选择意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没有中国的梦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狼的哀嚎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陈破空: 港人为何不愿做中国人?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不疼的,一切都会过去!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南海,压垮驴子最后的一根稻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让我告诉你,中国人、、、、、、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春申建康:解读波琳 · 汉森的复出 一一兼看澳洲未来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融大鳄唱衰中国,悲观预期弥漫达沃斯

   

   作者:ALEXANDRA STEVENSON

   

   

   

    左起,姜建清、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方星海、加里·科恩在达沃斯论坛的一次会议上。

    Ruben Sprich/Reuters

   

    瑞士达沃斯——在这里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上,首席执行官和投资者们都把全球市场的低迷归咎于中国。

   

    随着中国的官方增长数字降低到25年来的最低水平,对该国经济下行的恐惧占据了这个高级论坛的中心地位,无论是在公开的辩论会上,还是在小型的闭门会上。

   

    金融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在上周三晚上的一个晚餐会上说,“硬着陆几乎不可避免,”他还说中国是当前金融危机的根源。

   

    但是,在这种悲观失望背后,呈现在聚集在这个阿尔卑斯山滑雪胜地的全球精英面前的,是一幅更复杂的画面。这种画面的一部分来自那些在中国居住或工作过的人。

   

    68亿美元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鲲行投资(Asia Alternatives)的创始人梅丽莎·马(Melissa Ma)就是其中之一。“在达沃斯,感觉和现实之间存在一个鸿沟。如果你处于中国的现实情况中,你并不担心,“马女士说。总部位于北京的鲲行投资在亚洲进行投资,其资产组合中大约有一半在中国。

   

    本周在达沃斯也能看到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高管们的身影,包括房地产开发商SOHO中国的首席执行官张欣,搜索引擎巨头百度的总裁张亚勤,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以及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这些中国商界精英们在现身说法,让人们对中国经济有更加细致入微的看法。

   

    随着西方与会者表示担忧和怀疑,这些中国企业家中有些人在捍卫中国的增长潜力。老牌风险投资者、中国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沈南鹏(Neil Shen)在一个小组讨论会上介绍了中国的工业发展过程,称中国企业已经能以自身的力量在诸如智能手机制造等行业竞争。

   

    就金融市场而言,中国和西方的领导人都认为,动荡股市表现出来的恐惧是夸大了的。上周,股市一度进入熊市范畴,也就是股票指数从峰值下跌超过了20%,这主要是因为中国令人失望的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数字的消息。

   

    然而,也有不少人说,这与中国经济放缓所带来的更大问题有关,也就是,政府能否管理中国经济从以工业和出口为主到主要靠消费拉动的过渡。许多人担心,习近平反腐败运动的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将会是对金融市场的继续扰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达沃斯论坛开始时的一个辩论会上提到了这点。拉加德说,中国如今最大的问题,是中国政府如何与世界其他国家沟通的问题。

   

    “我想说,考虑到那些基本上是同时发生、也被人们接受是在发生的巨大转变,还有一个沟通的问题,”拉加德说,她补充道,“这是个市场不喜欢的问题。”

   

    去年夏天,中国政府出人意料的行动引发了全球股市的抛售。政府的有些措施几乎让中国股市陷入停顿。去年7月份的某时,中国股市上有三分之一的股票停止交易。持有大股份的投资者被禁止在股市上出售他们的股票。据官方媒体报道,政府对冲基金遭到了突击检查,同样被调查的还有卖空者的所谓“恶意”活动。政府甚至组织了与政府有关的证券公司和投资基金大规模购入股票,以支撑暴跌的市场。

   

    对市场的这些干预行动中有许多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不少其他国家在其现代化历史的某些时刻做过的完全相同,”高盛总裁加里·D·科恩(Gary D. Cohn)说。

   

    “这里面的沟通问题其实是最重要的。沟通一下中国市场将怎样做,而且无论转型多么痛苦,都坚持做下去,“科恩补充说。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星海在同一个场合,对坐满听众的会场说,“我们正在学习。我们正在做。”

   

    方星海任职的证监会对去年的大多数股市干预措施负有责任,他补充说:“我们应该做得更好。”

   

    但是,这个信息并未让那些持更多怀疑态度的中国问题观察家们释怀。

   

    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肯尼思·罗格夫(Kenneth Rogoff)长期以来一直警告中国存在潜在的金融危机,他的怀疑态度仍未改变。“有个推销一切都好、一切都没问题的巨大宣传攻势。”

   

    本周早些时候,罗格夫在论坛上告诉与会者,中国庞大的政府债务积累有朝一日会给“放大冲击”的金融体系制造一个冲击。

   

    其他人对中国持悲观看法的人对自己的观点也不隐讳。吉姆·S·查诺斯(Jim S. Chanos)曾说过中国是“在通往地狱的跑步机上”这样的话,他说,他保持深切关注。据他的对冲基金凯尼克斯联合基金(Kynikos Associates)估计,中国2015年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是5%,而五年前的这个数字是15%。

   

    “中国的债务问题依然摆在其经济面前,”查诺斯周四表示,他指的是对中国表面上的经济增长实际在多大程度上是靠借贷刺激的担忧。

   

    至于索罗斯,他今年在达沃斯西霍夫酒店的全景餐厅对听众说,中国在适当解决转变增长模式的问题上已拖了太久。当彭博社的一名记者问是否有2008年金融危机重演的风险时,索罗斯表示,市场正处在金融危机发生的类似时刻。

   

    “但是,这次不平衡的根源不同,”索罗斯说,他补充道,2008年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的次贷危机。他说,“当前的根本原因基本上是中国。”

   

    Michael J. de la Merced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原载: 《纽约时报》

(2016/0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