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学英语的误区]
观察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夏明:国外瞎忙,不如回家补网(BBC)
·韩尚笑:习近平访美构建了大国关系吗 (博讯)
·未来互联网上的人权 ——在互联网自由技术展示会上的演讲(摘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 韩尚笑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韩尚笑:习近平吃肉的遗传
·韩尚笑:TPP的进步意义
·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一)/ 韩尚笑
·韩尚笑:运用判断,认识中共(启蒙系列)(博讯)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二)/ 韩尚笑
·杨鹏: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
·任协华:习近平主义的终结
·尹胜:我眼中的杨恒均先生
·纽约时报: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
·中国打预防针:请不要跟习主席谈人权
·韩尚笑:猪与猪肉的故事(启蒙系列)(原载博讯,略有改动)
·韩尚笑: 常在河边不湿鞋? ——评习、王反腐之末路
·韩尚笑:点评“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三)/ 韩尚笑
·韩尚笑:点评“中国光棍危机”
·魏京生:在美国国会接受美国工商业委员会颁发"经济自由奖"时的演讲
·韩尚笑:习近平访英,只黄不金的时代?
·习近平的屈辱……英议会演讲中无人鼓掌
·生活与生命 (六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五)/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只会做醋!
·胡 平:异议运动与民主运动
·为何美派军舰入南海?传奥习会晚宴奥巴马被彻底激怒
·韩尚笑:崇古与中共(启蒙系列)
·韩尚笑:吃虧是福新解
·韩尚笑:南海,是伟光正还是见光死?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陈破空)
·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杨建利:两个坦克人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六)/ 韩尚笑
·韩尚笑:对何频点评中国的点评
·殷海光: 我为什么反共?
·韩尚笑:习马会是死马V瞎马?
·歪脖子树: 评《苏联逃亡记》
·韩尚笑:习马会,披着羊皮的狼和羊
·谢志浩:杨小凯与刘道玉
·喝啤酒好还是喝红酒好?
·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学英语的误区

   韩尚笑:学英语的误区

   

   (一)

   为什么要学英语?怎样学?怎样才算学好?英语真的只是工具吗?

   这样的问题,从学英语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在问自己。似乎明白,又不明白,说不清,也道不明。

   在不清不白的约定俗成中,艰难跋涉。虽非五里一徘徊,却东南飞了近半个世纪。今拂去昨尘,还个清白。

   有句话,在孩童时代,英语还没学,就背诵如流,如流却没从善:马克思说,外国语是人生斗争的一种武器。

   这显然不符合实际,不仅误导,更是谬误:毛泽东不会外国语,可一生压根儿就不缺斗争的武器,尤其是与人斗的阴谋诡计,比凶器还狠,比武器还恶。

   笔者教了一辈子英语。外语不仅没成为武器,也根本不需要凶器。为什么炫耀武器?是懦夫的表现。斗争哲学,并非哲学,是心理有病,却讳疾忌医。是恐怖分子,是魔鬼。

   (二)

   外语,这里特指英语。

   它是一门学问,一门很难有突破,永远没止境的大学问。它不仅在于学,更在于问。它要求我们欣然地接受,更新旧的传统,去拥抱更广阔的世界。

   它是一个视角,一种思维方式,一种相对的自由,任你飞翔,让你留连忘返。它并不是非我独我,而是忘我。忘我地为自己和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和美好。

   它是一种爱,一种大爱。这种爱,超越自我,超越性别,让你心中充满阳光,脚步里跳跃着欢快的音符。它格调高雅,举止非凡,不经意间,引你向前向上,教你与世无争,与人无争。

   它是一种深遂。这种深,不是水深,不是流去慢,也不是让你贵而语话迟。它易懂而深刻,简洁才波而不惊。它的深,在潜,在力,在含而不露。

   它朴素无华,没半点土豪的俗气。它不是一次性的跳跃,而是惯看春风秋月。它与背景融为一体,柔和协调,没有红杏出墙那样的“闹”春意。

   它强调个性的光辉。这种光辉,不是个人英雄主义,而是一个团队中个人能力的最大发挥。这种发挥,不是张扬个人,而是扬张团队。

   这些是深水区,是我们迄今尚未发现的“神似“而非“形似"。而我们大家正面对的,却是早巳扭曲的中国误区,由许许多多的“特区”组成。

   (三)

   人,真的不可思议。为了眼前的小事,常常忘了要做的大事。

   比如,为了柴米油盐,忘了生活的目的。虽然活着就是胜利,可仅仅存活,没有意义,尤其是当活已不再是问题。

   同样,英语学习,把交流的功能,当成老生常谈,英语便没了思考的天地。

   比如,为了学习,必须首先掌握发音,背诵单词,了解语法。而紧张的操练,会忘了观念的转变,少了些许的观察。毕竟,必须并不等于唯一,写法的不同,昭示了概念的差异。

   诚然,不掌握好英语基础,没有一新的世界。问题是,学无止境,提高永远在路上。太忙了反倒停不下了。而凝视远方的瞬间,也用来背单词,没了思索的空间。

   长久以来,中国培养的英语人才,无论如何出众,大多只注重了交流的层面,强调表达的功能,比如,语音语调。一张嘴,有“外腔",会填空,会考试,能翻译,便万事大吉。

   教师教条,学生刻板,到头来,语言的工匠因素不少,观念的转变因素不多,更谈不上有自由的思想。可没了思想,又如何避免沦为工具呢?外语院系,只生产初具规模的匠人,不注重人文的培养,观念的转变,岂不可笑?

   (四)

   在中国学英语,黑白几乎正好颠倒。颠倒的竟也恰成比例。官方的宣传,全是正面的,不喜欢也必须死记硬背。这样一来,厌恶成自然,张嘴就来,不恶也难。

   英语,本是民主的基石,自由的乐园,却被各种技巧,弄的眼花撩乱,不辨东西。一叶障目,便不见泰山,更不用说百叶千叶在眼前不停地晃动。连方向都不明,又何谈明辨是非?

   不仅如此,什么“斗争的武器”,“交流的工具”,“疯狂英语”,“民主小贩”,等等,不一而足。本来简洁的英语,却“从句套从句,一个接一个“,弄得很复杂。不是照本宣科的不伦不类,而是鲜花被杂草丑露欺围。恶的东西,反倒冠冕堂皇,张扬成 “为人民服务”。

   把一门一生也学不到头的英语专业,贬为工具。其现实的效果是,会的为不会的服务。金刚钻修补陶瓷碗,羊群伺候狼群,人服务于猪。道理其实一点儿都不复杂:人掌握的仅是工具,猪才掌控着人。这,就是今天大陆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状况。

   (五)

   如果在生活上,只注意细节小节,便易于忽略大节。如果只注意了“吃”,乐在其中,却不知道为什么吃,吃什么?吃多少?应浅尝辙止的,是不是不宜过多消费?

   其实,“贪吃怕死”是个错误的概念。“贪吃不怕死“才符合实际。人,更多的是吃死的。两眼只盯着食物,很难注意眼前的路,快乐便成了无本之木。少了健康,何来快乐?没了健康,一切不在笑谈中。

   “生活节俭就是生命节俭,生活简单,生命不简单“(引自作者《观察》)。

   当然,英语不是万能,思想也不会水到渠成。要悟,要留意,要留有余地,才有思想活动的空间,才会改变观念,处处有风景。

   倘若只追求语音语调,到头来,充其量是个外国人,一个普通的“外人”,仅此而已。如是,不仅英语成了工具,人也成了问题。所愿?还是违愿?情切还是悲切?如果一生学习英语,观念不改变,只想“外表”成为外国人,植一次皮,岂不来的容易?

   反观国内一些所谓的英语人才,不少逻辑混乱,是非不分,“拿”着英腔,晃动无知,以庸俗取悦尚需启蒙的民众。说是工具的代名词,三分的“形似“。说是工具论的牺牲品,“神似”七分。

   当英语被降低到工具的境地,便不仅仅是观念转变的失败,也是国人原发性认知的缺失。这种缺失,我暂且称之为学英语的误区。

(2016/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