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跳楼的小女孩V卖火柴的小女孩]
观察
·毕竟是进步----读吴思访谈录(原载BBC)
·孝道之我见
·解忧还是解决问题?(原载BBC,有改动) 韩尚笑
·中国崩溃还是美国衰退?/韩尚笑
·与青年谈心 /韩尚笑
·(一)人是怎么死的?(二)成功不是故事 /韩尚笑
·偶拾八则 /韩尚笑
·偶感两则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 /韩尚笑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跳楼的小女孩V卖火柴的小女孩

   

   韩尚笑:跳楼的小女孩V卖火柴的小女孩

   《卖火柴的小女孩》是丹麦著名童话故事作家安徒生的一篇著名的童话故事,发表于1846年。今天的中国,不久前,也有个小女孩,在店里偷拿了一块巧克力,被店主竭力羞辱,不堪忍受,跳楼自杀了!

   她的哀,不,确切地说,是全中国人民的哀,远远大于那个卖火柴小女孩的悲?这不是上百年前催人泪下的故事,而是残酷的中国现实,中共统治下的现在进行时,正在每分每秒地进入将来时。还记得“祖国的花朵”吗?昨天那红彤彤煽情的叙事,今天这血淋淋伤情的中国梦!

   卖火柴的小女孩,流浪于街头,在新年的除夕夜,在路人的行去匆匆中,不知不觉地死于寒冷的贫穷,带着美丽的憧憬,向往的梦。读来让人隐隐作痛,尚未掩卷,泪已沾襟。

   中国的小女孩,是在屈辱的绝望里,离去的。她死于比穷还冷还可怕的白,空中无尽的雾霾,夾杂着人性的惨白。他的悲剧,没有任何的憧憬,全是冰冷,一种干冷,并不刺骨,越骨穿心。

   我真的不知道用英语怎样去表达中国式的贬损?那分明是白里泛红,红里透白,白的发黑,黑里反着不寒而栗的光。一块巧克力竟成为终结一个小女孩追求的梦,一个中国式的儿童梦;而当今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权贵们富得已不能再富。一个历史上白惯了的国家,突然暴富,很任性,往死里裸奔的任性。

   为什么近七十年的中共统治,中国仍如此的不适合生存?一块巧克力代价的生存。为什么小女孩会有如此的命运?而她的“习大大”,今天強国,明天強军,晃动着肥胖的身躯,全世界到处大撒币!

   为什么店主毫无怜悯之心,有什么权力漫天开价罚款,置她的父母、全家死活而不顾?是学共产党,无法无天,还是共产党本来就是这样一批无法无天的土匪刁民?这样一群愚顽之民,能不自毁吗?能有希望吗?难道他们真的就不配民主,只配专制?我感到疲惫,无助无力、、、、、、

   谁能告诉我,到底是专制盛产暴民,还是暴民孕育了专制?究竟是愚民作茧自缚,还是中共以暴易暴?或许有人说,这是少数。可我不忍直视的,是一望无际的毁人毁己,从上到下,从天上到地上,尚未开化、愚昧死寂的一片。

   使我愤怒的,不仅仅是小女孩的悲剧,更是她用生命抗议的中国人性之丑陋——制度引发的人性扭曲、顽劣、凶残。中国制度的丑恶导致社会丑恶,人性丑恶;中国社会已是道德丧尽,民心尚恶!

   呜乎哀哉,常跪不起的中国人。哀哉呜乎,痴人扯淡的中国梦!

   转自《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6/0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