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刘蔚
[主页]->[百家争鸣]->[刘蔚]->[刘蔚:改革与革命之争没有意义—唤醒国人之438]
刘蔚
·唤醒国人之43—共产党才是最大的汉奸
·Awakening Chinese People 12—Thinking of June 4
·唤醒国人之44—亿万人民不需要去遵守共产党几个官员搞出来的法律
·唤醒国人之45—中国百姓的生活是变好了还是变苦了?
·Awakening Chinese People 16—the 1989 Democratic Movement
·刘蔚: 唤醒国人之46—共产党管区围墙的功能
·刘蔚: 唤醒国人之47—共产党说人们去挣钱的真相
·刘蔚: 唤醒国人之48—我们几千年的祖先是看得起病的
·刘蔚: 唤醒国人之49—我们的祖先几千年来都不存在上学难的问题
·刘蔚: 唤醒国人之50—我是个普通百姓,真好
·刘蔚: 唤醒国人之51—共产党管区家庭的功能
·刘蔚: 唤醒国人之52—科学,信仰;强人,好人
·刘蔚: 唤醒国人之53—用我们的整体优势对抗共产党的各个局部优势
·刘蔚: 唤醒国人之54—共产党管区生活的三种人:吸血鬼、奴才、革命者
·刘蔚: 唤醒国人之55—论对共产党不满的人士的质量
·刘蔚: 唤醒国人之56—一朝枪在手,起义路上走
·刘蔚: 唤醒国人之57—哪些是革命,反革命,反动派
·刘蔚: 唤醒国人之58—为什么共产党反革命能在大陆打败国民党革命派?
·刘蔚: 唤醒国人之59—八九民运的不兴旺不是因为当年没有及时妥协
·刘蔚: 唤醒国人之60—传单写好了
·刘蔚: 唤醒国人之61—代中国百姓写的一封给联合国的信
·刘蔚: 唤醒国人之62—人来到这个世界做什么?
·刘蔚: 唤醒国人之63—不要随大流
·刘蔚: 唤醒国人之64—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起怎样的作用?
·刘蔚: 唤醒国人之65—八九民运,十八年了
·刘蔚: 唤醒国人之66—现在中国真正的民办媒体
·刘蔚: 唤醒国人之67—共产党绑在人们身上的四道锁链
·刘蔚: 唤醒国人之68—是谁害死了鼠尾草?
·刘蔚: 唤醒国人之69—2000年以来共产党管区每年的非正常死亡
·刘蔚: 唤醒国人之70—普通人纪念六四的三个办法
·刘蔚: 唤醒国人之71—今天活着的人不比六四死难者幸运
·刘蔚: 唤醒国人之72—对八九民运各方的评价
·刘蔚: 唤醒国人之73—谁是今天中国的精英?
·刘蔚: 唤醒国人之74—不参与高考、买房、炒股等活动才好
·刘蔚: 唤醒国人之75—我们今天最需要参与的活动
·刘蔚: 唤醒国人之76—不要让美好的信息在我这里停下来
·刘蔚: 唤醒国人之77—共产党管区的经济在大幅退步
·刘蔚: 唤醒国人之78—是谁在利用人?
·刘蔚: 唤醒国人之79—说说亲共人员对民主的攻击
·刘蔚: 唤醒国人之80—相信人民的革命首创作用
·刘蔚: 唤醒国人之81—十亿成年人平均就只有四百元人民币一个月
·刘蔚: 唤醒国人之82—中国谁当政都一样吗?
·刘蔚: 唤醒国人之83—共产党的平反毫无意义
·刘蔚: 唤醒国人之84—播放新闻联播时出去走一走
·刘蔚: 唤醒国人之85—雷锋称不称得上好人?
·刘蔚: 唤醒国人之86—起义被镇压的后果
·刘蔚: 唤醒国人之87—各起义军应该不会相互争战
·刘蔚: 唤醒国人之88—谁在逃避,谁在尽责?
·刘蔚: 唤醒国人之89—面对共产党的压榨,不应该中立
·刘蔚: 唤醒国人之90—看中共媒体、民办媒体对重庆水灾的不同报道
·唤醒国人之91—共产党实行的是党书记专政
·唤醒国人之92—中国人生活困苦的两个根源
·唤醒国人之93—共产党的精神堕落建设
·唤醒国人之94—中国人当代的第一所民办大学
·Wei Liu: Awakening Chinese People 14—Who Are the Good Guys, Who Are the Bad Guys?
·Wei Liu: Awakening Chinese People 47—The Truth of the Communist Party’s Saying that Chinese People Go to Make Money
·唤醒国人之95—算算平均每年的物价涨幅
·唤醒国人之96—我就是要起义
·唤醒国人之97—可以用暴力革命结束共产党的统治
·唤醒国人之98—以和平革命结束共产党的统治是可能的
·唤醒国人之99—和平革命对参与者的要求不亚于暴力革命
·唤醒国人之100—怎样进行和平革命?
·唤醒国人之101—市镇起义发动时的景象
·刘蔚: 唤醒国人之102—市镇起义的意义
·唤醒国人之103—起义军不必担心共产党的核生化武器
·唤醒国人之104—参加市镇起义的人员
·唤醒国人之105—市镇起义两个月时的景象
·唤醒国人之106—天下大乱才好
·唤醒国人之107—起义四年后的景象
·唤醒国人之108—市镇起义的可行性
·唤醒国人之109—共产党管区人们的五大误区
·唤醒国人之110—民主平等的新中国创业难
·唤醒国人之111—民主平等的新中国守业不难
·唤醒国人之112—用常识判断消息的可信度
·唤醒国人之113—我们今天维权应有的方向
·唤醒国人之114—“斗地主”是中国人生活困苦的开端
·唤醒国人之115—共产党的阶级论就是特权论
·唤醒国人之116—中国颜色革命的颜色
·唤醒国人之117—颜色革命的活动
·唤醒国人之118—大陆色情业泛滥显示的是民不聊生
·唤醒国人之119—从没有一寸土地到有一千平方米的土地
·唤醒国人之120—有这样的搬家才好
·唤醒国人之121—每人领取一份土地不会使人口增长
·唤醒国人之122—人靠父母养活还是靠老天养活?
·唤醒国人之123—共产党管区是1%的富人和99%的穷人
·唤醒国人之124—医治中国贫富悬殊的良药
·唤醒国人之125—抽签领取土地中的事项
·唤醒国人之126—住房地、商用地应该不会占用现有的耕地
·唤醒国人之127—人人一份地,人人不再穷
·唤醒国人之128—还要在共产党设定的环境里捞一笔吗?
·唤醒国人之129—女人不要再去卖身了
·唤醒国人之130—男人不要就想着女人的肉体
·唤醒国人之131—民众拥有他们应有的财富是唯一的标准
·唤醒国人之132—拒绝共产党的非正义战争
·唤醒国人之133—一些人从相信弱肉强食到禽兽不如
·唤醒国人之134—单方面的税费何时才休?
·唤醒国人之136—还我河山
·唤醒国人之137—在这个国家想不犯法很难
·唤醒国人之138— 拒绝缴税
·唤醒国人之139—中共是在反对台独还是在反对民主?
·唤醒国人之140—中共成了世界军事巨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蔚:改革与革命之争没有意义—唤醒国人之438

刘蔚:改革与革命之争没有意义—唤醒国人之438

   公友/民主人士/觉醒人士/普通百姓 刘蔚 2016年1月28日

   Wei Liu Revolution 438: The Debate between Reform and Revolution is Meaningless

   Human Rights Worker/Democratic People/Awakened People/Common People

   Wei Liu January 28, 2016

    长期以来在民主人士内部存在改革与革命之争,似乎一派中的更多人加入到自己这派中来,中国的民主就能更快实现了,比如更多的改革/改良派人士变成革命人士,或者更多的革命人士变成改革人士。我们讲中国的民主进步,只要参与进来,不管改革还是革命,都是好的。怕就怕面对中共政权掠夺全民土地,掠夺全民住房等生存福利,2000年代起民众从生不起到死不起,一些人一言不发,还想搞腐败。所以改革与革命之争其实是个伪问题或者说没有意义,民主与专制之争才是真问题。

    Abstract: There has been the debate between reform and revolution within the democratic people for long. Once it is for democracy, it is always good regardless it is reform or revolution. The only bad thing is that those who do not say or do anything for democracy. Many Chinese say they like democracy without concrete thing or context, but when there is a context, they often tends to dictatorship or corruption. China has about the highest official-people ratio, which is 1: 26, meaning among 26 people in China, 1 is a Communist official. But instead of not to take the government test to be an official, the ratio of admission and examinee in this test since 2000 is about 1:50, meaning if there is 1 government position, there are 50 people take the test for that position. Why did Eastern Europe become democratic countries and China has not? Because when the women in Eastern Europe feel bad about life, they walk on street to fight for their rights; when the women in China feel bad about life, they accuse their husband for unable to provide them a good life. So what truly matters is the debate or choice between dictatorship and democracy.

    一些人说,“普通老百姓还会喜爱专制/腐败,还会不向往民主吗?”如果一般地谈,不涉及具体的事情,绝大多数都会说赞成民主,反对腐败。但一到具体的事情上,很多人一心想干的就是腐败。平时人们都说中共政府的官太多了,官民比例达到了1:26,而清朝的官民比例是1:1000,美国的官民比例是约1:80。那中国民众应该少去考公务员才对,以显示对中共人员太多的抵制,但我们看到2000年以来,中国研究生报考与录取比例是约3:1,公务员报考与录取比例是约50:1。也就是说招一名研究生,3人来包括;招一名公务员,50人来报考。在一个正常国家,公务员的平均收入应该低于研究生的平均收入。那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去包括公务员/官员?还不是想去搞腐败嘛。

   我刘蔚更多文章见我的海外博讯boxun网站的博客,加上前后的www, com 我名字在首页底部的作者群中。More writings of mine see my blog at www.boxun.com, under my name “刘蔚”, or you can google me by “Wei Liu Memoir”, “Wei Liu Revolution”.我们在这里说的,也是对全中国民众说的,都是我们认为真实的情况。欢迎各位,各媒体传播,登载,救自己,救别人,救中国。

    2010年代每年中国报考研究生的人数是约160万人,而每年报考托福的人数是约25万人。距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在美国读研究生并不比在中国读研究生贵,而且考美国的研究生所需托福只是英语一门,考中国的研究生要考三门专业课,一门政治,一门英语,一共五门。为什么那么多国人更喜欢去考中共学校的研究生而不是美国的研究生呢?原因是他们听到中共的信息就相信,或者已经习惯于中共发布的信息了,什么21世纪人才前途无量啦,还有一带一路这些不着边际的话都要信。为什么要去信?因为他们知道说话的人是中共当官的,而如我们普通百姓无论说什么,哪怕是真理,他们也不信,因为我们不是官员。他们不考美国的学校,因为他们相信中共新闻联播的外国都是灾难,中国风景独好。这些人日常的选择就是在专制腐败一边了。

    还有如伟大历史学家袁腾飞讲的,“东欧女人生活不好了,自己上街争取人权;中国女人生活不好,回家声讨老公。”如果我说,“中国到今天2016年还是没有民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13亿人不觉悟,”好些人不同意,认为中国民众早就觉悟了,比如1989年。1989年时中国民众是觉悟了,可在那之后呢?我们一再讲中国的民主化不需要什么物质,主要需要的是人的思想。各派人员都不会怀疑如果中国有一亿个刘蔚,肯定在1年之内实现民主,而我刘蔚什么物质都没有,钱少,身子弱,没有任何证书,有的只是思想。

    2013年以来习近平要把中国拉回1950年代,剥夺民众民主人权,选择性查处腐败官员,同时禁止民众有任何言行,包括反对腐败。他上台一,两年抓捕的民主人士超过胡温十年的总和。2015年起文革样板戏还堂而皇之地上了春晚。习近平是看准了中国人逆来顺受,国人喜欢自己搞腐败的心理特征,大举返回1950年代。

    改革派,革命派都会认为郭泉提出的在家革命是相当温和的言行了。如果13亿人中有两亿人宣布进行在家革命,也不一定发表,就是给自己周围的五名以上亲友讲,“这个周末我在家革命了,不出去。”那中国的民主化状况都会焕然一新。再看看,面对不同选项,我们选择更加民主的一种,那局面也会不同。如上面的,如果中国包括研究生的比例超过包括公务员的比例,考托福的人数超过考研人数,上街维护自己权利的女人超过声讨老公的女人,那中国会有希望得多。

    各位,13亿人,我们这辈子是站在专制一边,还是民主一边,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只要我们决定这辈子不到腐败的中共那里做官,那就是一个好的起点。其实2000年起,就是想做也不行了。中共的科长,连长不送10万元人民币,根本不要想。所以才有官二代,穷二代之说。

    本文完

   中国全民革命篇

   公友/民主人士/觉醒人士/普通百姓 刘蔚 2016年1月14日更新

   All-People Revolution in China

   Human Rights Worker/Democratic People/Awakened People/Common People

   Wei Liu January 14, 2016 Renewed

   我刘蔚更多文章见我的海外博讯boxun网站的博客,加上前后的www, com 我名字在首页底部的作者群中。More writings of mine see my blog at www.boxun.com, under my name “刘蔚”, or you can google me by “Wei Liu Memoir”, “Wei Liu Revolution”.我们在这里说的,也是对全中国民众说的,都是我们认为真实的情况。欢迎各位,各媒体传播,登载,救自己,救别人,救中国。

   中国能否实现民主人权,直接关系到每个人能否拿回一份土地,住房,食品,环保等生存福利人权,你最好读完这篇长文。2010年起中国已经进入了全民革命阶段,本文就是中国全民革命篇。你可以从Google translate/谷歌翻译听文章的朗读。你可告诉你外国朋友/老师我写的英文。他们可以在google上用“Wei Liu Revolution” or “Wei Liu Memoir”搜寻出我的文字。更多文章见我的海外博讯boxun网站的博客,加上前后的www, com 我名字在首页底部的作者群中。从2007年到2015年12月,我博客的显示点击量已达800万,而按博讯说的各博客的实际点击量是显示点击量的10倍以上,那我博客的实际点击量到2015年12月已达8000万。我们的文字是对中国民众说的,是我们认为真实的情况,欢迎各位,各媒体.转载,传播。一个人给5个以上人讲我们《中国全民革命篇》中的1项国际公约,2项活动主张,2幢中共政权楼地址,步枪/冲锋枪使用4步,4项基本人权,8项优秀活动,民众兵器弹弓枪,等起义事宜,壮大进步力量,救自己,救别人,救中国。

    Since 2010, China has entered the stage of All-People Revolution. Google translate can read text aloud for you. If you have foreign friends/teachers, you may tell them to read the English part of my essay. They can google me out by “Wei Liu Revolution” or “Wei Liu Memoir”. More articles of mine can be seen in my blog at “boxun”, with “www” in the front and “com” in the back, my name Wei Liu/刘蔚 is at the bottom of the homepage. From 2007 to 2015, my blog has 8 million displayed visits, and the website says that the actual visits is 10 times as the displayed visits. Then the actual visits of my blog is 80 million. What we say here we hold is true and is for 1.3 billion Chinese people. Every one is welcomed to publish, to spread our words, one person tells 5 or more persons, about the 1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the 2 uprising opinions, the 4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the 8 excellent activities, the couple of addresses of the Communist regime buildings in the local county, the uprising elements like the slingshot of people’s weapon. Anyway, we expand the democratic strength to save ourselves, our friends and our country.

    中共执政的60来年,从1950年代到今天2010年代,在中国搞的根本上就是掠夺全民土地,掠夺全民住房等生存福利,然后把全民抛进战争,反右,文革,高考,无限物质,无限污染,无限腐败等一个又一个的角斗场里。毛泽东时代就害死了8千万人,包括1959到1962年三年饥荒饿死了4千万人。2000年以来中国每年非正常死亡300万人以上,包括每年因环境污染死亡60万人以上,每年因过度工作死亡60万人,过度工作是每周工作50小时以上,每年还有200万人进行自杀。2010年代中国满18岁的10亿中国人的平均收入不过1年1万元人民币,工作30年,一生收入不过30万元人民币。而普通一套住房达到160万元,一人一生的食品费用达70万元,教育费用至少10万元,医疗费用至少10万元。一人一生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全部四项生存的费用在中共治下2010年代达160+70+10+10=250万元人民币。250万/30万>8。就是说普通百姓干8辈子也挣不到1辈子所需的住房等四项生存。同时,中国的环境崩溃了。民国时,北京周围100公里有80多条河流,地下水位在2米左右;2000年起看不到1条河流了,地下水位在约40米,70%以上的水面严重污染。1980年代以前,中国只有重庆,武汉,南京三大火炉,2000年起,夏天全国都成了火炉。冬天的雾霾里,3米外认不出熟人。全国25%的土壤重金属含量超标,种出来的农产品有毒。2000年以上满18岁的10亿中国人中,98%以上的人不能解决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的一项或多项。从1949年到2010年代中国的状况用八个字来形容就是“民不聊生,环境崩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