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文章之议]
非智专栏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章之议

   非智
   
    对于那些期待我文章的人,我总有着内心抱歉。计划是至少每周都有文章,却常常许久才能写出来。我们都知道,文章不是想写就能写得出来,有时提笔良久,就是憋不出个字来,有时却下笔如流水,洋洋洒洒一口气上千字。故此就有“创作需要灵感”之说,我固然同意这样的说法,所以要我写应景文章,不是不会写,而是很难,而且也很少能写出我自己或读者满意的东西,那也就是我历来不参加征文比赛之故。除了读书考试需要写命题作文外,我最不感兴趣的就是命题作文。
   
    作家或作者所要写的,应该是自己对社会的感触观察所得,哪怕写下的仅仅是一件小事,一个片段,一点感想,都应是从自身的角度来写,而所要表述的也是自己的观点意见,没有一个人言亦言的作家是个成功的作家。


   
    对一个常写作的人而言,最希望的是自己所写的文章,能够让读者读后会有点触动,即便是一种有争论的触动,也说明文章有了它的效用;最怕的是文章出去,枯燥无味,读者瞥了一眼,就不想读下去,这种文章出来,实际也是浪费读者时间,故此不看也好;最为恶心读者,就是那些马屁文章,以歌功颂德,拍马奉承为能事,不管何种场合何种氛围,都是一味的颂歌一曲,这类文章的出现,已不是读者读不读的事了,而是这类文章刊登在那里,直接污了读者的眼。
   
    以前写出来的文章需要印成文字刊登在报纸杂志,后来有了互联网,于是文章只需在自己博客上一放,就多多少少有读者,现在,文章往微信上一放,即刻就传到读者眼皮底下,从被动的印刷刊登,到主动的传播递送 ,作者已是从坐等读者到直接就找到读者,这是写和读之间的位置的转换。以前是读者去翻看自己喜欢的文章,现在是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就塞到你鼻子下,当然,看或不看,最后还取决于读者本人。
   
    我几乎每一日都能收到无数的这类送到鼻子底下的文章,当然是从微信上,由于递送者的不同,所递送过来的文章,也是内容不一,五花八门的。有时间,我也会看看这些文章,尤其对那些标着“深度好文”不免动了兴趣之心,不过,读后大多兴趣尽无,这类标着“好文,深度”的文章,要么是作者黄婆卖瓜,要么是传递者故弄玄虚,总之,这类文章既谈不上好文,更没有深度,因为多是老生常谈的教人做人道理。这类文章,读后好歹还有点收获,至少知道有这么些不同的做人道理,尽管这些做人道理在现在的中国,还不见得能教出会做人的国民。
   
    最令人烦心的是那些不姓赵的自认为是“赵家人”的文章,这些可怜的“赵家”外围人,没有获得“赵家”什么恩典,就因为“赵家”显赫,便硬着说自己是“赵家人”,便硬着写文章为“赵家”歌功颂德,有时也用心良苦地为“赵家”的过错粉刷漆白。这类的文章常冠以堂皇的标题,一看就胆战心惊,令人即刻想到作者高尚的地位和背景,但实际上,这些作者的地位和背景,根据“赵家”的官人的话说:“他们也配姓赵?他们也敢自称赵家人?呸!” 还好,这类文章市场不大,而且传递者历来就那么几个,翻开他们的背影,一目了然,原来不外是“赵家”奴仆的亲戚,多是“赵家”外围的外围人。
   
    也有过有深度的好文章,那是些对生活,对社会,对人生,对制度,对良善提出自己看法的有观点有思想的文章,这些文章有很多是原创,有的是原在传媒上被禁止发放的文章作品,还有些是对历史的事件的回顾,以及对这些事件的分析,总之,不乏有好的作品在微信上传播递送,但这些好的文章作品,在总流量中,还是仅有一小部分。
   
    现代国民的智慧之门被互联网打开后,再想关回去可不那么容易,不管好坏文章怎样在微信上叮咚传送,至少同时传递着各种不同的思想观念。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要还有各种不同观念不同思想存在,只要各种思想观念还被允许存在,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有希望。一旦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被限制于互联网之外,一旦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再也不能有独立思考的时候,那么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只有等待着她的衰弱崩塌之日了。
   
    人们知道,流行的文章,常常代表着这个时期社会的观念和国民追求的意识,所以,好的文章,记载着历史,同时,也是历史的一部分。
   
   2016年1月27日
(2016/0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