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缅怀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7周年]
藏人主张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怀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7周年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作者:袁紅冰 安樂業】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由中國流亡作家、詩人哲學家、法學家袁紅冰與藏漢雙語詩人、獨立藏學研究者安樂業創作。本書通過大量史料,向讀者揭開中共謀殺十世班禪大師的世紀之迷;也向讀者揭示出在中共暴政的文化性種族滅絕政策下,藏人亡族滅種的危機;書中明確提出十世班禪大師是當代西藏佛教復興運動、西藏文化復興運動、西藏複國運動的精神領袖。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既是一本關於中共暴政殺佛的重罪之書,也是關於十世班禪大師的悲情之書。全書讀起來令人驚心動魄,有石破天驚之感。中共弑佛重罪與班禪大師的悲情,自然同西藏高原的命運直接有關。這也正是作者利用這本書的各個篇章,討論班禪大師悲情所透視的西藏高原苦難命運以及最後討論中國文化悲劇命運的原因。
   
    對於一個族群,不知喪邦破國的原因,不知造成自己命運的苦難根源在於何方,是深重的遺憾。因為,盲目于苦難的來源,就必然迷失走出苦難之路,並會在同險惡的命運過程中,陷入盲人騎馬的尷尬境地,而無法用長劍準確地抵住命運的咽喉。
   
    本書有望幫您揭開西藏高原苦難的根源,指明走出苦難的方向。請參閱以下每一個章節的大意。
   
   
   
    第1章 我的宿命——佛的雙眼流出猩紅的血
    二零零零年,袁紅冰教授去探訪一位十五年未曾謀面的北大同學。他們在拉薩寂靜的夜幕下,為重逢而一起舉杯狂飲。烈酒很快就打開了他們之間的話匣子,那位學友開始說:“你還記得那個叫胡春華的嗎?他是中文系的。畢業那年,我們一起來到西藏。一九九二年,他被胡錦濤提拔當共青團西藏的書記。一個星期天,胡春華請在西藏的北京大學校友到他家裏喝酒,慶賀升官。那天大家都喝了很多酒。我醉到不能走路,只好睡在胡春華家的客廳裏… … ”
   
    第二天接近中午,這位學友才從宿醉中醒來。此時胡春華已上班,房間裏沒有其他人,他起身去找衛生間。酒意朦朧間,他拉開客廳角落裏的一扇狹門。門內的景象立刻使他的酒意在驚悚中消失。原來門裏面不是衛生間,而是一個壁櫥。窄窄的隔板架上,一盞低度的暗紅的燈在發亮,壁櫥正中掛著十世班禪大師的像,兩隻鐵針紮在班禪的雙眼的眼球上,面頰上還用紅油漆畫出兩行從眼睛中流出的血淚。
   
    不過,他很快意識到自己無意中窺視到了胡春華的隱秘,而這個隱秘同時也是屬於中共政府。即使無意間窺視到別人的隱密也常常意味著危險,而且隱秘的性質越嚴重,危險便越致命,因此,他憑著偵查學知識,抹去指紋和腳印之後,就離開了胡春華家。但是,他心中留下的痕跡難以磨滅,並折磨他多年,所以,《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一書從這裏起步… …
   
   
   
    第2章 西藏悲情——佛國淪為“黑地方”
    藏人是佛的選民。他們信奉佛關於寂滅的真理,也理解幸福不在物欲之中,而在心靈之間。然而,命運的邏輯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葉發生了歷史性變化。在中共強權統治下,以所謂“十七條協議”為起點,至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為止,這個時期西藏通向地獄的命運之路,可以分為四個階段:第一,五十年代末的滅佛狂潮;第二,大屠殺,大監禁;第三,大饑餓;第四,“文化大革命”對佛教的大迫害。
   
    大屠殺和大逮捕之後,藏區的許多村莊裏只剩下悲傷的婦女,恐懼的兒童和衰朽的老人,青壯年或者已遭殺戳或在勞改營中被囚禁。
   
    同時,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近四千萬中國人饑餓而死,約占總人口的百分之八。藏區因饑餓而死亡者接近總人口的一半,原因在於藏人不吃人肉以及狗,馬,鳥,魚等。
   
    一九六七年,中共對西藏實行軍事管制,西藏進入前所未有的恐怖時期。一九六七年至一九六九年間,西藏發生過幾起藏人起義,但是,被軍隊鎮壓殺戮。
   
    經過這四次摧殘,藏人中最勇敢、最聰慧、最高貴、最自由的生命幾乎全部凋謝。曾經心靈豐饒的雪域,在禮佛的金燈被中共鐵血強權撲滅之後,變成精神乾枯的“黑地方”。
   
   
   
    第3章 班禪佛是聖者與英雄——他用金剛寶杵敲開地獄之門
    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領袖,同時也是當代藏人的精神導師。他們在關切藏人亡國後的現實苦難——用靈魂和生命來關注。
   
    半個世紀前,十四世達賴喇嘛引領八萬藏人,翻越喜馬拉雅,走上流亡之路,開創了西藏自由運動。
   
    當雪域藏地蒙受千古未有的大劫難的時刻,班禪大師選擇與族人一起承受沐浴在血海淚滔中的地獄之苦,不棄不離,同生共死。中共把國家恐怖主義發揮到了極致,班禪大師也把佛的大慈悲情懷發揮到極致。
   
    就在西藏高原的命運艱難之際,十世班禪大師于一九六二年寫出《七萬言書》,並交給中共。這是一本用藏人的血和佛的淚寫成的藏人大悲苦之書。《七萬言書》中記述了中共在滅佛運動、大屠殺、大逮捕、大饑餓過程中犯下的人性泯滅、魔性如熾、獸性瘋狂的反人類罪行,也記述了藏人經受的地獄之苦。班禪大師自己以浩蕩的悲歎,發出悲情萬古的祝禱:“勿使眾生饑餓,勿使佛教滅亡!勿使我雪域之人滅絕!為祝為禱!”
   
    一九六四年在拉薩舉辦的一次萬人宗教祈福大會上,班禪大師乘共產黨給他的所謂最後挽救機會,向世人宣示“西藏曾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達賴喇嘛是西藏的國王;現在,西藏人民有獨立的權利;西藏必將恢復獨立。”
   
    班禪大師發出複國召喚之後,當場被中共逮捕,承受了任何一代班禪未曾嘗過的長達近十五年的地獄之苦和人世間的冷暖滄桑。也給後來中共實施殺佛計畫埋下了伏筆。
   
   
   
    第4章 歷史上的短暫的春天——班禪大師在藏人的心靈中播下佛教復興的種子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末,胡耀邦主政十年,中國進入中共建政史上空前絕後的思想自由時期,這為班禪大師推動藏傳佛教和西藏文化復興運動提供了時代背景。在胡耀邦力主之下,中共恢復了班禪大師的政治地位。十世班禪大師承擔起當代西藏佛教復興運動領袖的天職。十世班禪大師是西藏境內當代佛教復興運動、西藏文化復興運動和西藏複國運動的啟蒙者、推動者和精神領袖。
   
    班禪大師針對中共的滅佛法期的佛教復興運動,可以稱為藏傳佛教的“再弘期”。就藏傳佛教的傳播而言,歷史上曾經歷過一次滅佛時期,因此,滅佛之前,稱為“前弘期”;滅佛之候佛教的再起,稱為“後弘期”。
   
    同時,藏傳佛教東傳是個悠久的歷史過程。經典的藏傳佛教東傳,第一次發生在蒙古帝國時期,第二次發生在滿清帝國時期。這兩次經典的東傳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即藏傳佛教都被奉為國教,因此,整個過程中覆蓋著強權的陰影。
   
    班禪大師推動的當代佛教和文化復興運動,也顯示出藏傳佛教東傳的效應。不過,這次佛教東傳不僅沒有借助強權的鐵翼,而且只憑藉佛教的精神魅力,就吸引了中國信徒,現今信仰藏傳佛教的中國信徒不斷地增長,甚至為了念經而學習藏語者不計其數。
   
    班禪大師還竭力推動了培養人才和經濟自主運動,比如,在藏區設立很多大專院校和剛堅公司等,都具有杠杆性意義。
   
   
   
    第5章 決策殺佛——春天之後將是嚴冬
    一九八七年初,胡耀邦失勢之後,這次宮廷政變的主導者,一群被稱為中共“元老”的老政客,超越中共的組織體系,實際主宰了中共最高權力意志。正是胡耀邦給東亞大陸帶來的十年思想自由的春天,為班禪大師推動藏傳佛教和西藏文化復興運動提供了時代背景。因此,中共摧殘胡耀邦的政治鋒芒,很快就轉向班禪大師。面對這種險惡的局面,班禪大師不僅毫無回避退縮之意,反而奮起佛的“大雄”之勇,繼續全力推動佛教復興和西藏文化復興事業,展示出不惜與暴政決政治死戰的意志。
   
    中共元老寡頭集團也很快就意識到班禪大師的所作所為對其在西藏的集權統治的威脅。他們對班禪大師的忌諱如下:
   
    一、班禪大師在藏人中有崇高的威信,此威信建立於班禪親自關懷藏人的命運之上,比如,親手為達當時藏人總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藏人摸頂祈福。班禪大師在藏人中的威信甚至達到了一呼即應的高度;
   
    二、中共對班禪大師的政治立場一直有深刻的疑慮。比如,班禪大師撰寫《七萬言書》,一九六四年高呼西藏複國,八七年在人大會議上公開建議實施“藏區自治”;
   
    三、 班禪大師一直關心達賴喇嘛和流亡藏人,並多次插手拉薩的示威遊行事件,從輕發落參與者等 … …
   
   
   
    第6章 準備殺佛——鬼影幢幢,陰謀如晦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在鄧小平家的客廳裏召開“決策殺佛會議”。會議的參加者有鄧小平,陳雲,李先念,薄一波,宋平。當時王震由於健康原因,楊尚昆和彭真忙於處理其他事情,均未有出席會議。
   
    “決策殺佛會議”之後不久,中共元老寡頭集團就確定兩名主持執行“特別處理班禪”方案的人員,即溫家寶和胡錦濤。
   
    溫家寶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和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候補)。恰恰這兩個機構是中共中央的執行機構,溫家寶的職位則橫跨中共中央兩大執行機構。
   
    元老寡頭集團成員之一,即宋平向鄧小平推薦時任貴州省委書記的胡錦濤,出任西藏自治區書記。… …
   
   
   
    第7章 佛殤——聖潔的白蓮花凋殘於鐵幕陰影之下
    一九八七年秋,中共元老寡頭集團即已決策殺佛。鄧小平指示對班禪大師進行最後的思想拯救工作,即放棄自己的主張而回到中共的立場上,但是,遭到班禪大師的拒絕,因此,對班禪實施“特別處理”的方案卻已經開始有條不紊地啟動。
   
    一九八八年一年中,在溫家寶和胡錦濤直接安排下,中共官方媒體,都圍繞“班禪大師同我黨同心同德,堅決反對分裂主義”的主題,作出大量報導;中共還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名義公開發佈決議,為一九六四年曾加在班禪大師頭上的“反人民,反社會主義,蓄謀叛亂”三項罪名平反。這是他們採取的完全抹去把將來班禪之死同中共的政治陰謀連接起來的所有可能的疑慮。
   
    一九八八年初秋,溫家寶,胡錦濤,由溫家寶推薦的中共高層主治醫生王敏清,胡錦濤推薦的胡春華在北京召開了一次關於“特別處置”行動的工作會議。這次會議最終確定了王敏清選擇的對十世班禪大師的用毒方案。王敏清推薦周美珍承擔施放毒藥的任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