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妖西(劉敬文) 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藏人主张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妖西(劉敬文) 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與談來賓致詞逐字稿(第四部分:妖西(劉敬文) 先生致詞)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國際社會把中華民國逐出是一九七零年代的事情,我那時候才剛出生,年份我常常忘記,反正大概七零年代的事情,那它們已經做了一個這樣的決定,它不可能讓你復活,就國家在國際社會,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已經是dead body,你也沒辦法over the dead body,它就是 dead body。那dead body必須要透過新的一個國家的建造工程,要重新發出一個新的聲音,由台灣人集體向國際社會發出一個新的聲音──你要建立一個新的國家,才比較有可能、、、、、、 ——妖西(劉敬文)」

   
   
   【編按:《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除了袁紅冰教授的演講之外,與談來賓論述亦均極為精闢。與談來賓論述逐字稿將逐篇刊出,分享讀者。逐字稿務求不失原意,若有不足之處請讀者不吝提出,並請與談來賓指正,俾便修訂。
   
   錄影除全程之外,為方便讀者閱聽,另分割成四段,皆在文末附上連結。——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袁紅冰《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二〇一六台灣大選之後的兩岸關係變化預測」專題演講(2016/1/9)
   
   與談來賓致詞逐字稿〈4〉福爾摩鯊會社社長 妖西(劉敬文) 先生(四千餘字)
   
   
   (錄影全程 1:39:48處開始~1:51:31 或分段第三段 10:51:00處開始~22:34:00)
   
   很榮幸今天來這邊,跟大家談一下,我看完這本袁老師、袁紅冰老師的書,《中華民國祭》的一些感想。
   當然首先我推薦這本書,我認為這本書用很不一樣的角度,來談中華民國。這個是我做為一個獨立建國運動的工作者,我覺得這個書,在這個,尤其是前半部的部分,很值得推薦。
   因為在台灣長大,從小在台灣土生土長的話,很不容易用這樣的一個視角來看中華民國。那麼我覺得袁老師的視角是蠻特別的,他是中國人,所以他應該是用一個中國視角;那中國視角大概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不會以「台灣共和國」做為書的結尾,所以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一個視角──它是中國人的視角,但是它是一個反中共的視角,那也是一個站在台灣人主體這邊,聲援、支持的視角。
   他對中華民國的看法,像我這一輩,包括我在內,其實很多年輕人就一樣,一直大概要到八年級生才可能能夠比較免疫。免疫,但也不是完全免疫。免疫於什麼呢?就是對於中華民國有的認知,整個中華民國歷史的認知。
   那我的認識是這樣,基本上,尤其看了袁老師的書之後,我馬上浮現一個感想:過去我們所認識的中華民國,其實是(以)國民黨跟蔣介石(為)中心的中華民國,其實就是國民黨的黨史,或是一個非常非常國民黨本位主義的,甚至蔣介石本位主義。那這個其實對中華民國的瞭解是不夠全面、不夠客觀的。
   大家從前面的幾章可以看到《中華民國祭》在談中華民國,包括辛亥革命的那個寫法,事實上,我覺得很有趣,而且也確實讓我們這一輩的行動者,也可以說是某種羨慕吧,羨慕中國人在一百年前──應該是,現在是民國,因為我都習慣用西元前,今年是民國幾年──所以是一百零五年前,中國也出了一批這樣有(建國)想法,然後甚至有了更高行動力的一大群人,推翻了滿清、清帝國殖民政權。我覺得這個對我們這樣的行動者來說,是非常的感佩的。
   事實上我的看法啦,這本書貫穿在其中的,其實是袁老師對於先秦、春秋戰國中國思想的一種嚮往,我不知道我的解讀有沒有錯誤。但那是我看到這個東西一直隱隱地貫穿著整本書。基本上我大體來說是可以理解,也認同的。
   確實辛亥革命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情,台灣沒有辦法革命。有很多很多勇敢的前輩,在座也有很多我剛剛有看到,很多都事實上比我們勇敢;因為我們在立法院其實沒有多勇敢,還好,就翻個圍牆,然後把東西堆一堆;前輩不一樣,那個時候是,很多人說是前輩提著頭,在跟蔣介石對幹,這個實在是我們自嘆不如啦。雖然很多前輩對我們的評價很高,但是其實至少我是覺得我們這一輩真的生活相對比較好啦。所以,再更進一步的,可能大家就會有____。
   好,那這是我對這本書大概一個評價,我認為這本書很值得看,尤其是前半部,而不是後半部。因為後半部其實我反而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尤其對於袁老師的樂觀,那我做為一個一線的工作者,我其實不敢這麼樂觀。
   我舉個例子來講,我(剛從羅斯福路)走過來的過程中,看到很可怕的東西,看到很傷眼的東西;一大堆人拿著中華民國國旗,在我面前揮來揮去的。雖然年紀普遍偏大,但還是會看到一些年輕的面孔,讓我尤其憂心──喔,天哪,未來還要繼續跟他們作戰,我們到底要戰到哪一天?還不要講中華民國祭了,講國民黨祭,都恐怕……唉我不知道二零二零年,有沒有辦法把它們從台灣這個政治圈裡面逐出,都還不知道,還未定之天。
   因為像剛剛這樣走過來,仍然(人)這麼多,雖然是花錢買的啦……我有一個記者朋友,剛剛中午跟我吃個飯,就在跟他(一起)碰到(國民黨遊行的時候),有一些朋友建議他「你去訪問啊,你去訪問那些人,那個一台車(要花)多少錢?」就是國民黨幾乎都是用錢來買的那些走狗。但是不管怎麼樣,可見得它還是很有錢,(因為你要讓它,)人真的滿多,真的滿多,你待會出去,也許還是看到一大堆也說不定。
   人那麼多,我就在看,你看其實大家說柯P贏了,柯P不管怎麼樣,不管他代表誰,因為其實柯P演變到現在,能不能代表我,我雖然投他一票,人民代表我,我自己有點question,但是不管怎麼樣,他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台北市,一個象徵國民黨永久統治的地方,國民黨的皇居之所在地,終於可以把它攻陷。可是回頭看,連勝文還是拿了差不多六十萬票,我一想到,噢天哪,還有六十萬人民,走在街上,八十萬分之六十萬,代表一百四十分之六十──也大概十個人裡面,有四個人、三個人會是支持國民黨的。我一想到這個,我就覺得很頭痛哪。所以我是不會像袁老師這麼地樂觀,說中華民國的祭典要來了,二零一六是個祭典。
   我同意,二零一六非常非常重要,非常重要,這是一個第三次政黨輪替,政黨輪替當然對台灣來說,對台灣的民主來說,是個很重要的指標。那麼也是國民黨預期(會敗選),我也希望。預期(會勝選的)蔡英文最近又開始喊告急,因為我們這些(人)小小扯了後腿。在這邊不要批評他們,批評我們自己,不要批評他們。反正,Anyway,局勢就是這樣往前走了,我是覺得不會這麼快啦,而且肯定還會有一些變化,那國民黨可能也會趁機地去分化我們,或者是什麼。這些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我是比較謹慎以待,謹慎以待。
   我當然希望,我也知道執政權肯定可以奪回來,但是你說,你要講國會,能不能真的確定過半,然後能不能夠順利地推動,一些很基礎的……一個正常民主國家應該有的一些基礎的法制建設,我其實是不敢講的。當然不是說不信任民進黨而已啦,而是說還有很多很多的變數,真的還有很多的變數。國民黨事實上,像我們有在跑選舉的都知道,國民黨在最後的兩個禮拜開始狂灑錢──OK啦,告我沒關係,我們這邊也很多人被國民黨告,我就敢這樣講,我們都知道──它就是開始狂灑錢。
   錢很多,開始買票,然後很多地方的選情開始,本來也許六:四,買買買,買到五五波等等。那這個都會讓(這個書名的)《中華民國祭》的後半段的樂觀的一個結尾,可能蒙上一些陰影。
   當然我完全是贊同,我也希望,希望真的就是明年開始,就是一個中華民國祭。但是,我也感謝,其實我對這本書,尤其就是作者袁老師,充滿了感謝。他做為中國人,沒事幹嘛跑來聲援我們台灣,我也覺得這點還滿有趣的,也覺得很感謝。然後他也下了這樣一個標題(中華民國祭),這個標題坦白說台灣人我們自己其實都不見得敢下,不敢下,因為你如果真的有熟悉台灣政局,你們都知道台灣的主流還是維持現狀。
   那什麼是現狀呢?現狀就像馬英九講的,也包括蔡英文講的,就是那個中華民國憲政體制。這個東西對於我來講,對於我們希望推動獨立建國的人來說,那個是最重要被打破的東西。
   我們可以接受維持現狀,是因為它是過渡時期,對我來說這個所謂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絕對不可能是一個永遠的狀態。
   我在這個部分會跟剛剛李酉潭老師有一點點不同的意見,就是說在國內其實真的沒有差,我也同意,那面旗幟雖然它很討厭,跟台灣實在沒有關係,又是一個國民黨黨徽在上面,但是沒有關係,我們可以裝看不見。
   這真的都是小事,國號、國歌、名稱,確實是小事,但是有一點是實實在在的,就是「中華民國」這四個字,是不可能讓台灣走入國際社會。這個東西絕對不是名字的問題。因為就是你宣稱你是繼承一個中華民國的體制,一個國體的話,國際社會就不會接受你。因為國際社會把中華民國逐出是一九七零年代的事情,我那時候才剛出生,年份我常常忘記,反正大概七零年代的事情,那它們已經做了一個這樣的決定,它不可能讓你復活,就國家在國際社會,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已經是dead body,你也沒辦法over the dead body,它就是 dead body。那dead body必須要透過新的一個國家的建造工程,要重新發出一個新的聲音,由台灣人集體向國際社會發出一個新的聲音──你要建立一個新的國家,才比較有可能,而且在此還不考慮中國的因素。
   這是一個很理想化的來講,你勢必要經過這樣一個過程,你才可能、才會有這個機會去加入聯合國。用中華民國名義加入聯合國,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人家就已經……可以是說,當然這例子可能不是很好,但我先暫時用這例子,有點像你已經被退學了,你再求復學,你也許可以重考,可是你重考基本上是以一個新的身分;有點類似這樣啦,你不可能一樣用舊的身分,用一個被開除的身分,再去、再跑到這個國際社會裡。那這一點我覺得這不是單純,絕對不是單純的名字的問題。
   也是這些,至少我們這些,包括我,其實比我晚的比較算,就是天然獨們,所真正希望(……其實天然獨們,你們可以發現),用「台灣」加入國際社會這個東西,作為一個標的是大家非常感興趣的,因為其實想得比較多的人,或他有在跑,或他有留學過──留學過的人不用講,留學過的幾乎啦,很有趣的現象,就是可能他本來也是一個中華民國的擁護者,也是認為中華民國跟台灣不需要作進一步的區分,沒有差,只是個名字而已,反正都是一樣嘛,制度都還是一樣,大家還在這個制度下拿一樣的身分證,拿一樣的護照,這沒有差;但是他一旦出國留學之後,回來後就變台獨了,就不要中華民國了─因為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真的沒有人理你,你講台灣人家會理你,國際社會辨識的符號,雖然台灣還不是一個國家,但是他們是可以辨識「Taiwan」(的)。你講「R.O.C」, 「So you’re Chinese?」,那個嫌惡的表情,「No, no , no, we are Taiwanese, not Chinese. No, definitely not Chinese.」我在英國留學的時候,只有在做壞事的時候會跟老外說我是Chinese,亂丟垃圾的時候,「 Oh, I’m Chinese, sorry.」就跑掉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