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东海一枭(余樟法)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享受生命,笑对一切----答网友
·开生命新境界,创社会新文明---答自由中国网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重翻旧作《与江主席谈心》,对江先生及曾先生的宽宏大量还是不无感激之情。2002年,我如此恶毒攻击他们,还扯上宋女士,他们当时权力仍在巅峰状态,要搞我并不难。拙作发在海外著名“反动刊物”,而且我对中共及江的批判持之以恒,他们不会不知道。应是手下留情了,道一声感谢吧。
   
   学孔子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效东海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何谓轻薄子,看看旧作《与江主席谈心》就知道了。思想、道德、态度、文字无不轻薄,虽不曾取疚当时,难免为大人君子所笑和天下后世所轻也。2016-1-10余东海


   
   附枭眼看世之一六七:与江主席谈心
   
   近日手头无事,腹中有话,借此网络,一吐为快。老枭草莽野人,江湖大豪,口无遮拦,得罪莫怪。
   
   都说主席崇洋上瘾,媚美有方,或以能操西洋鸟语为荣,或在小布什面前又唱又跳,或在香港记者面前炫耀自己与美国记者“谈笑风生”,痛斥他们素质低劣,不如“闷声发大财”…,至于私下里施展了啥子媚功,那是国家机密,小民焉能得知?既然如此,为何西方诸国长治久安的治国方略、民富国强的成功经验,也就是民主政治制度,主席何不好好学习,拿来为我所用?
   
   最近经济学界以谈“科斯定理”为时髦。学术上的定义枯燥难解,咱不理它,通俗而言,含产权界定直接决定效率高低之意,以社会学的眼光看,证出了制度(权力界定)的重要。据卢周来先生说,有一家西方刊物称,科斯及制度学派说出了一个道理,即在即定的制度下面,“每个人不过是一条用绳子拴在树上的狗”。科斯认为,现代经济学研究的重点应该是制度设置,也就是研究“拴狗的绳子”。制度设置尽量合理些,制度建设更好些,人的经济行为达到的效用就更大些,官僚腐败、权力滥用的可能性就会减少些。如果美国总统和官吏们是狗的话,民主制度就是至今为止长短比较合适的一根绳子。
   你和你的同事、下属及各级官僚肯定是不愿被拴的。阿克顿早就说过,“只要条件允许,每个人都喜欢得到更多的权力,并且没有任何人愿意投票赞成通过一项旨在要求个人自我克制的条例。”要求你借鉴西方体制,主动限权,虽利民利国,于你个人却是有弊无益,这对你未免苛求和奢望了。退而求其次,学点小布什平易近人、平等待人的民主作风吧。
   
   曾从煤体上看到,布什在白宫为湖人队举行庆功仪式,以表彰他们连续两年夺到nba总冠军。他们对总统的亲切关怀不但无动于衷,反而一会拿总统当关料开心,一会把白宫当自家后院,如入无人之境…。湖人队教练杰克逊还以教师爷的口吻教导布什:“湖人队向全国和nba展示了如何作为一个集体密切配合工作,我希望总统和政府仪会都能做和这相似的更多事情”。小布什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容可拘,谦虚受教。老枭看到这里,不禁感慨万端。
   
   前几年我的几个小兄弟开了个国际玩笑,给克林顿写了首诗发了个伊妹儿,第二天就收到了白宫回函。99年10月,老枭也开了个国内玩笑,用你的韵写了两首小诗,由名书家陈老写成书法条幅,由某老代呈。拙诗中有一句:丰碑当立千秋口,健臂期回一代春,意谓巍巍丰碑不是自己和臣下吹出来的,而要由历史和人民来竖。
   
   看来当时是高估了你的政治智慧和治国能力了。看看当今中国,百花凋零,百业萧条,百弊丛生,百姓悲怨,就象民谣里说的:向北看,下岗工人连成片;向南看,吃喝嫖赌加妓院;向东看,走私货物堆成山; 向西看,少数民族闹政变;向上看,北约导弹头顶见;向下看,法轮冲破警戒线……。你个人的口碑,可不太好哟。
   
   瞧你,动辄发表“重要讲话”,要下面组织起来“认真学习,深刻领会”,动辄让大家歌功颂德,向你脸上贴金,要你发扬民主作风,建设民主制度,看来也不现实,退而求其次,向古代一些贤明君王学习如何?
   
   原始社会的首领,那真堪谓人民公仆,有书为证:“禹亲自操橐耜而九杂天下之川。腓无囗(“跋”字以“月”代“足”),胫无毛,沐甚雨,栉疾风,置万国。禹大圣也,而形劳天下也如此。”(《庄子杂篇》);“尧之王天下也,茅茨不翦,采椽不斫;粝粢之食,藜藿之羹;冬日鏖裘,夏日葛衣;虽监门之服养,不亏于此矣。禹之王天下也,身执耒锸以为民先,股无ba,胫不生毛,虽臣虏之劳,不苦于此矣。以是言之,夫古之让天子者,是去监门之养,而离臣虏之劳也。”(《韩非子》)。
   
   那时当国家领导人管治天下事不容易呀,是苦差事呀,没有几个人愿意干,所以尧舜都讲禅让,尧不传位儿子而让卡随、让务光、让许由,都不肯接,最后终于由舜把这块烫竽头接了下来…,这你当然做不到,不说也罢。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君王们待遇提高了,威严扩大了,不过大小臣子、诸子百家与君王之间,尊卑尚不离谱,专制尚有限度。《吕氏春秋-应同》写道:“君虽尊,以白为黑,臣不能听。”如孟子见梁惠玉、齐宣王,问答之间,何等生动活泼,绝无一点奴颜婢膝。
   
   小老百姓求见君王谈论家国大事,献计献策,也是常事,如著名的曹刿论战,又如《枭眼看世之九十六》介绍的,东郭草民祖朝,上书晋献公要求听听国家大事和方针大计,献公派人告诉他,国事有我们吃肉的人考虑,关你们这些吃野菜的小民屁事呀。祖朝回话把国家比作车子,把君主比作开车的,把老百姓比作乘客:你万一乱开车把车开到山沟沟里,我们也将一起遭罪,怎么能说与我无关呢?晋献公听了,不但不把他赶出国门或打成右派、反动分子,反而召见他,与他恳谈了三天,并立为国师。
   
   到了小流氓刘邦建立大汉帝国,马屁精叔孙通制订朝礼之后,帝王才一步步走上神坛,既使这样,许多真儒大儒仍然不乏批判精神和独立意识,仍有不少帝王,工作作风还是相当开明的。如汉文帝、唐太宗、宋代历朝圣上都相当仁慈贤明。
   
   唐玄宗召见布衣诗人李太白,对小李就百般纵容忍让,任凭他呼高力士脱鞋、杨贵妃磨墨,任凭他“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后来见这小子闹得实在不象话了,只好“赐金还山”,礼送出京…
   
   顺便说一句,你是世俗领袖,我是诗家天子,他日有缘见面,当叫曾大总管为我洗脚,宋小妹妹向我献歌,如果你身子骨还硬朗,欢迎也露一手,吹拉弹唱,任君自择。那将是一代传奇、千秋佳话也。
   
   明清时家天下专制已是登峰造极,但黎明前的黑暗中,不时有星光闪烁,具体例子就不详举了。严酷阴冷的雍正帝,就曾在一篇《上谕》中批评了部分督抚大员为书生气的偏见,强调书生气的可贵,要求各级领导养就“浩然之气”,行“宽怀惠爱之政”。
   
   这些封建帝王的言行,对你是否略有启发?
   
   到了文革,党权之尊,奴性之烈,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我的一个前辈老乡,开会时喊毛主席万岁,因土音不准,将万岁喊成万死,受到旁人揭发,几乎被折磨至死!那时,多少人由于对伟大领袖有意无意的冒犯,被加以右派帽子和恶毒攻击罪、反革命罪,受尽迫害、丢了性命啊。终于搞得天怒人怨,国民经济频于崩溃的边缘!
   
   现在,不管社会有多少不平,现实有多么龌龊,老百姓有多么不满,毕竟,人民敢发发牢骚了(尽管还局限于私下里、宴席上),老枭敢与主席谈谈心了(尽管还局限于网上),说明时代变了,社会进步了,圣上开明了,如果是希特勒或毛泽东时代,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拿伟大领袖逗趣呀。
   
   万一你限于主观客观、历史现实的种种原因,连古代圣君贤主的民本思想、开明作风也难以效仿,有两件事是你力所能及的:
   
   一是别再为难异议分子,民主人士。无论如何,他们总是为祖国好为人民好,既使言有过激处,行有蛮撞时,你大人大量,请多海涵。其次,那些老头老太愚夫愚妇,练练啥子功讲讲真善忍,既没抱什么野心,又没犯什么罪恶,就别再为难他们了,实在气不过,就怪罪李洪志一人嘛----这小子东抄西袭拼凑了一套破功法,居然弄得满世界鸡飞狗跳,别说你,便是老枭也是又嫉又恨!小子有本事回来呀,让徒子徒孙代你受罪,让老头老太为你受苦,良心何在!
   
   在国际上,咱不当头,不搞霸权主义,但在涉及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的时候,该争不争也不对---当然不是与那些二三流的专制国家勾勾搭搭,那不管用也不必要。打铁还靠自身硬,如果自己的人民能活得有尊严心情舒畅,紧紧抱成团…。
   
   我又在做梦了。现实是自己的人民到处呼吁国外势力反专制,向西方国家求救要民主,在道义上,咱们彻底落在了下风,不断地给美帝和西方国家干涉我国内政、损害民族利益提供堂皇的借口!每念及时,老枭心口好痛哪。
   
   想说的话太多,你未必听,听了也未必管啥鸡巴用,还是省省口水吧。鼓捣悲哀。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议报》和本报网址 http://www.chinaeweekly.com东海一枭2002、4、16
   
   

此文于2016年01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