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腥 闻(小说)]
东方安澜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腥 闻(小说)

          腥 闻

   

   残夏是个鳏夫,没结过婚。残夏父母死得早,家里就三间破平房。二千年的时候,有一个河南女人跟了他,不久,河南女人嫌他穷,不辞而别了。

   残夏就仍然一个人过。

   残夏在牛奶仓库做事。吃住在仓库。一个人好对付。想女人的时候,残夏就去金沙江路找站街女。三十五十的打一炮。晚上,残夏在电脑上看电影,无聊的时候,自己就打手枪解决问题。

   这几天,残夏有点小兴奋,这是残夏的一个小秘密。

   在办公室门口,有两个塑料筐,放置回收的过期牛奶。残夏会偶尔去捡即将过期的牛奶过来吃。前天晚上,残夏打手枪的时候,发现牛奶滴在那儿,比唾沫更逼真、有一重说不清的爽快,所以这几天残夏关起门来一个人的时候,做的乐此不疲。

   残夏已经很久没找站街女了。站街女都是腐肉,把你夹出来收了钱就惦记着下一位顾客。似乎急于要掏光天下男人的钱袋,毫无温存可言。自从换了智能手机,残夏下载了陌陌,经常利用陌陌搜索附近的人,看看有漂亮的美女,就把图片下载了,对着图片打手枪,也是残夏的一乐。其实,男人就那点东西,没出来,心急火燎;出来了,风平浪静。

   最近还有一件事情,令残夏心里心心念念。有一个美女,在陌陌上主动加了残夏。而且蛮聊得来。而且,美女看了残夏头像,对他很心仪,要残夏找时间嘉定去看他。残夏已经很久没女人了,几乎忘了肉味,但牛奶仓库没有休息,赚三千五一个月,也没有社保,残夏在犹豫,怎么样找个借口,请假两天。

   这是残夏甜蜜的烦恼。为了不虚此行,残夏一再要求,美女发图片给他。美女不愿发,只告诉他叫韶韶,老家是浙江嘉兴的,随父母从小生活在嘉定。现在开自己的店,卖化妆品。不管她说什么,残夏对她不发照片,始终有一层怀疑。残夏也是外贸协会的,怕贸贸然去嘉定,见个恐龙,那就惨了。

   九三年,残夏在招商场有一个摊位,赚了钱以后,买了房子,当时意气风发,加上自己颜值高,俊朗潇洒,屁股后女孩一大群。后来开服装厂,盲目扩大,才落败。残夏一直后悔,没在自己最得意的时候,在自家老宅上造一栋楼房。但残夏对自己的颜值始终有信心。自从有了网络以后,残夏在网络上对女人,时有斩获,而且没用过大钱。这是残夏自信的地方。残夏以为,这位嘉定美女,也是自投罗网。残夏心里喜滋滋的。

   这几天,韶韶跟他聊的很投缘。告诉他自己离婚了,女儿前夫带着。自己没负担。父母又退休了,不需要她养。还把电话给了他。残夏打过去,一次韶韶在邻居家玩,没跟她多聊;一次在店里,听声音很忙,又没多聊。但韶韶的声音听起来很美,感觉不错。残夏不敢多打电话,怕韶韶生烦。

   不知为什么,韶韶就是不愿把照片给他。这让残夏很疑虑。但又不好意思催逼得太急,引起韶韶反感,那这么多天培养的感觉就全功尽弃了。残夏对付女人,有点小手段。过手的女人多了,残夏学会了小伎俩,送女人东西,讨好女人。为此,残夏特意花时间,研究过淘宝上买东西的技巧。

   这些年,残夏在女人身上,虽然没花过大钱,但也小钱不断,想想自己年过四十,还没有社保,也该为老来打算了。残夏几次下决心终止这种荒唐的游戏,但敌不过下半身的煎熬,像吃了鸦片,戒不掉。所谓的决心也就在半醒半迷糊之间游荡。残夏在沉溺和放任中寻找快乐。

   残夏在牛奶仓库的活不忙。但几乎是全天候的。早上5点起来开门,帮外勤超市送货的装车,打扫卫生,间或做些不确定的杂事。下午,有厂家的送货车来,残夏要帮着卸货。一个半小时的抢货,强度蛮厉害的,近来残夏常常觉得左臂酸麻,因为没有医保,残夏也只得咬咬牙,忍着,至于挺到什么时候,也只有做一天算一天。

   花钱送物投其所好,忽悠女人不难办到。残夏在淘宝上看中了一套蓝色的内衣,问韶韶要了地址,买了均码,韶韶果然喜欢。残夏乘机问韶韶要照片,果然,韶韶发给他一张海边的照片。照片上的韶韶带着墨镜,吹着海风,一头长发迎风飘着,韶韶回头,对着照相的微笑着,风情万种。残夏好色,嫌一张不过瘾,要求韶韶再发一张。韶韶语气里有些不乐意,残夏能感觉出韶韶在对面边划手机边噘嘴的模样。

   残夏想像中,韶韶很可爱。

   残夏不死心,搜索韶韶的动态,没发现她有发过个人相片。

   残夏和韶韶聊着,保持着温度。残夏几年前,因为植物的事,特意去过嘉定植物园。这次认识残夏,还特意把过去的老照片翻出来,传给韶韶。但韶韶似乎对植物并不感兴趣。残夏试探过,才知道韶韶喜欢麻将。但残夏对麻将不精通,这个话题,就聊不起来。有时,残夏把烧好的菜发过去,引得韶韶一阵惊叹。赞扬残夏的厨艺。并告诉残夏,在家里,也是父亲做菜,母亲吃。韶韶空闲,也会把她店堂里或外面门口马路上的照片发过来,残夏拼命为她点赞。一来二去,热度不减。韶韶有时会嘟起小嘴,问他什么时候去看她。

   女人撒娇,越发可爱,残夏的心都酥了。恨不得立即去嘉定。

   天遂人愿。

   残夏姑父五七,这样,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

   从唐市去嘉定不远,为了大巴上解闷,残夏带了一本《傲慢与偏见》。从大巴望出去,外面天色不好。像要下雨的模样。残夏看书,有些心不在焉。盘算着怎么样忽悠韶韶温存一番,就更无心在书页上。韶韶曾经透露过,说她自己很久没有男人了。这一暗示,更让残夏心猿意马。

   在残夏的一厢情愿中,他和韶韶似乎是干柴烈火,水到渠成。大巴外面的寒冷也阻挡不了残夏想像的热情。残夏似乎触摸到了韶韶温暖的肉体。韶韶的身体很轻柔,很香,一捏就化。残夏鲁莽着,开足马力在韶韶身体上发飙。

   可能现在公路网发达,大巴车一会就到了。这也太闪电侠了,残夏感叹。想着即将的见面,残夏有欲拒还迎的激动。残夏几年没来嘉定了,到了出站口,有些茫然。在嘉定,残夏没有一个认识的,心里质问自己,是不是太盲目了。残夏对自己,突然产生一种游移不定的恍惚。

   残夏在出站口站了十几秒。

   残夏有个脾气,当自己犹豫不决时,总有一股不顾一切的冲劲。当初,和人合办服装厂时,也曾有过犹豫,虽然自己最后输了,但残夏不愿退宿。

   天上开始下麻麻雨。残夏到廊檐下,给韶韶发了个短信,说自己到客运中心了,到哪里碰头。按残夏的心思,是想找一家汉庭或如家先安顿下来。现在是中午时分,车站里闻得到方便面的香味。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怀揣着自己的目标。残夏等着韶韶的短信。方便面的香味虽然诱人,但残夏毫无食欲。

   韶韶似乎在忙。好久,才回过来。在迫不及待的心情中,每一秒都显得很漫长。短短几分钟,让残夏等得心碎,以为韶韶起了什么变化,有一点点不好的感觉。湿濛濛的天气助长着这种感觉。

   但残夏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脾气。

   韶韶回信说,让他去塔山路的莫泰宾馆。说是离家里近一些。残夏不知道,离家里近一些是什么意思。

   残夏上出租车的时候,麻麻雨大了一些,但残夏没有打开伞。到莫泰宾馆,残夏发觉这是一家中档宾馆,最便宜单间要288元。这个价位让残夏有点肉痛。残夏的心思是普通的汉庭,况且残夏还有汉庭的会员卡。但既然来了,怎么的也要充一下面子,不让韶韶觉得自己寒碜。

   开好房间后,韶韶说马上过来。残夏觉得饿了,但想着见韶韶,残夏把饿意压了一压。

   外面的天,开始形成小雨了。街上行人个个打起了伞。

   天地间形成一股忧郁的混沌。

   残夏应韶韶要求,等到前台的大厅。残夏竭力保持着微笑的姿势。一会,外面有两个女生,打着伞,朝着他笑。不用猜,残夏知道,有一个是韶韶。但残夏不高兴,知道韶韶带了女伴,自己的美梦要打折扣了。女人之间小心眼多,互相嫉妒和算计,商量不出好结果的。残夏调整了自己,努力笑了一笑。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灿烂一些。但自己有些紧张,笑的很僵硬。

   韶韶好像怯场,女伴拉了她一把。前台大厅空间不大,女服务员打量着他们。残夏心虚,怕服务员看穿他的贼心思,把她们往房间里带。两个女生也没异议。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往房间里走。房间在三楼,乘电梯上去,残夏乘机摸了一下韶韶的手,韶韶笑了笑。

   进了房间,残夏为了活跃气氛,把电视机打开了。三个人的闲聊还是没能赶走那一丝不自在的存在。好在宾馆有免费的WiFi可以联上。刚才进门,残夏想碰碰韶韶的身体,韶韶灵巧的躲开了。三个人在房间,残夏找不到对韶韶下手的机会。一度,残夏幻想着把两个女的都收了,成全一炮双响的美事。但看情形,没那么便宜。残夏地陌生疏,不敢造次。女伴稍稍打开了窗帘,问残夏是不是开车过来的。残夏看那女伴,样子很江湖,打消了邪念,一本正经的说,自己没车。

   但残夏没有吹牛。说自己昨日的辉煌。虽然有一些吹牛的本钱,但残夏不想吹。自己起家的摊位,是父亲当兵的战友在位置上时,卖了一个交情。现在的世伯也不在了,说出来都是伤心事。残夏不想提起。

   沉默了一阵,女伴提议,开个麻将房吧。

   残夏附和,说好呀,我在边上看。帮你们倒水。

   女伴说,你是主客,你不来怎么行。

   女伴在打电话。

   女伴招朋引友,不多时,她们的女友在底下开好包间上来了。

   残夏对麻将实在提不起兴趣。但韶韶的女伴好像都是麻将迷。两个女人一阵风,把残夏拖到了麻将桌边,似乎残夏是男人,更应该是赌徒一样。

   残夏知道自己是麻将的臭手,说午饭还没吃,转身想逃走,这样既有借口,又不失面子。

   但两个女友拼命拖住他。把他按到座位上。说包间都开了,三缺一,伤人精。

   残夏看了看韶韶,希望能替他解围。但韶韶完全没有解围的意思。残夏怕伤和气,让他很伤脑经。

   残夏站起来说,包间费我来付,我们去喝咖啡吧。找个星巴克坐坐。

   女伴拖着他手臂,不由分说又一次把他按在椅子上。

   残夏一脸苦相。

   但在三个女的看来,残夏似乎在装逼。

   说来可笑,自动麻将机在各地都见烂了,而残夏还第一次摸。

   第一付牌,残夏就输了二百,这里的东南西北中发白都是百搭。基本筑起来就能倒下。残夏发现这不是自己熟悉的套路,站起来,坚决服输。

   告大家,喝咖啡去吧,我请客。

   可是女伴很爽气,把他拉住了一定要他坐下来。

   残夏面子上抹不开,只好勉为其难。残夏筑牌有点慢,也有点钝。

   一圈下来,残夏口袋里的五百现钞就掏空了。

   残夏发觉,这种麻将对他来说开印钞机也不够。

   不得不站起来,跟三位女的打招呼。残夏从没碰到过这种情况,有些激动。头脑也随之发胀。但三个女伴一同拉住了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