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2016年元旦贺词]
陈泱潮文集
·堅持一黨專政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本
·《大變革與新文明》—“書成紫薇(習近平)動”(3圖)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全文)
·陳泱潮談昨天開始的北京首屆政治學圆桌峰会的緊迫任務
◇◇◇◇◇
▲政治救世卷
●历史的检验:同一时空条件下政见之比较
·毛泽东、陈尔晋、华国锋、邓小平对当代中国一系列根本性重大问题的不同立场和观点
·胡耀邦谈陈尔晋(陈泱潮)
·《特權論》作者與毛澤
▲专著:铁幕惊雷——特权论
·《特权论》目录及作者与之相关的文字和实践简介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 第一章 修正主义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第二章 反修防修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三章 根源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四章 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五章 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六章 官僚垄断特权阶级的崛起
·[《特权论》第二篇 现实性] 第七章 危机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八章 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九章 基本方针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章 无产阶级民主制度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一章 无产阶级专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二章 政策与权衡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三章 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纲领
·[《特权论》第四篇 合理性] 第十四章 扬弃论
●有关《特权论》说明
·《特權論》當之無愧是馬克思主義巔峰的經典著作
·陈泱潮《特权论》(中国民主化第一方案)介绍
·就《特权论》写作时代背景等若干问题答研究者
·尼克松破冰之旅与我的《特权论》——尼克松首次访华30周年纪念
·四五论坛编辑部(1979年):《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出版序言
·陈泱潮(陈尔晋):《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重印前言
·陈泱潮(2002-8-26):《特权论·重印前言》上网按语
·关于特权论的几则通讯
·陈泱潮:论中共社会制度之本质
·《特权论》判定中共罪加一等
·《特权论》英文版《CHINA:CROSSROADS SOCIALISM》说明
·致《特权论》英译者等国际友人献词及注(7个附件[图])
·陳泱潮與《特權論》英文翻譯者ROBIN MUNRO先生合影
·6.4血案是抗拒和抹杀《特权论》的必然结果
·《特权论》的真理性和影响将日益彰显!
·《特權論》寫作于極端恐怖的時代
●基调与高峰:中西方人士评述《特权论》的历史地位和意义(1)
·杰克.格雷:陈尔晋的主张实际上成了民主墙运动的基调
·陈尔晋的《特权论》是文革中青年的社会批判思潮的高峰
·郭国汀: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简评陈泱潮《特权论》
●1979民主墙人士有关《特权论》的部分回顾和评述
·刘青: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
·牟传珩79民运回忆录中的陈泱潮(陈尔晋)
·刘山青79民主运动回忆录文摘:鮮明的印象
·陈尔晋和他的《特权论》/胡平
·ZT:陈尔晋的《特权论》和「九号文件」
●网络民主墙时代对《特权论》的部分评述和介绍
·郭国汀: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张伟国:奇士奇书---陈泱潮和他的《特权论》
·ZT郭国汀: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ZT;陈泱潮先生在当代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
·烈雷:从良心救国到智慧救国——诚挚推荐陈泱潮先生著作兼论立宪精神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郭国汀二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 郭国汀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郭国汀四评《特权论》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五评《特权论》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六评《特权论》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七评《特权论》
·论高级无产阶级专政 / 郭国汀九评《特权论》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十评《特权论》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郭国汀11评陈泱潮文章
·郭国汀12评陈泱潮文章: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郭国汀14评陈泱潮文章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郭国汀15评陈泱潮文章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郭国汀16评陈泱潮文章
·共产党官员为什么普遍腐化堕落?/郭国汀17评陈泱潮文章
·“三个代表”是个什么玩意?/ 郭国汀18评陈泱潮文章
·对抗性的社会基本矛盾/郭国汀19评陈泱潮文章
·为何中共官员多具有奴隶主和奴仆的双重人格?/郭国汀20评陈泱潮文章
·共产专制特权等级制/郭国汀21评陈泱潮文章
· 人民“公仆”是如何变成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老爷的?/郭国汀22评陈泱潮文章
·灵本主义是重建中国道德文化的基石
·曾节明/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ZT:难能可贵的大智慧大方略
·天才论/郭国汀八评《特权论》
·ZT:陈尔晋的《特权论》是最自觉最明晰的表述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曾節明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2011- 2012重要指导文论
·替天行道救世救心2012年元旦献词
·陈泱潮就“乌坎转机”致习近平
·陈泱潮就【烏坎事件】致函胡、温、习近平、汪洋(附视频)
·圣诞节祝福暨平安夜礼物:要学会动态观察事物的方法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严正声明
·陈泱潮在纽约辛亥百年大型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
·CDZCYC191-202:“开万世太平”的伟业与机遇
·@CDZCYC: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CDZCYC 176-182:反对派应端正思想路线
·陈泱潮推特70-72对陈炳德率中共军事代表团访美的评论
·陈泱潮推特94-101——有感于“驱逐马列”
·论中国民族问题
·陈泱潮推特48-53寄语全藏代表大会(上)
·陈泱潮推特54-68寄语全藏代表大会(下)
·正直的阿拉伯人狠抽胡锦涛共产党垄断新闻狂搞舆论欺骗的耳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6年元旦贺词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02日 来稿)
   
    陈泱潮更多文章请看陈泱潮专栏
   

    2016元旦

寒流难挡节令,立春就在眼前。谁能够阻挡得住春风浩荡?谁能够禁止得了春天百花齐放?一切都有定时,栽种有时,耕耘有时,收获有时。不到时候花不开,时候到了一夜春风花满枝。我献身中国民主化已近半个世纪,犹凭着这样的信念坚信民主化潮流不可阻挡!喜看以下除旧迎新篇章——

   
    附1

《神洲国魂书——代2016年元旦献词》 2链接: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2/chenyc/29_1.shtml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5/12/201512311405.shtml#.VoZ8J-TSnVI
   
    附2

《中国玫瑰团队2016年元旦献词——正视历史、开启未来》

   
    执笔人:潘露
   
    今天是公元2015年的最后一天,值此新的一年到来之际,以“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全民和解、和平转型”为宗旨的玫瑰团队向全体中国公民致以节日的问候,预祝每一位公民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明天就是2016年元旦,在一百零四年前,我们的先辈们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在晚清3000年未有的历史大变局中,中国的命运并非一帆风顺,在20世纪的历史风云中我们迷失了方向。面对2016年的元旦,我们希望让100多年来为宪政付出生命的先驱,得以安息。
   
    刚刚过去的2015年11月份,缅甸进行了总统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获得多数票。我们可能需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人在追求民主宪政的道路上起了一个大早,连最后的晚餐都没吃上?在先辈们付出鲜血代价后,最后还是走上一党专制的道路?
   
    如果我们翻开历史,可以发现当下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前,也曾信誓旦旦——保证在中华大地实现像美国一样的“民主宪政”。因为有了这些承诺,所以数亿国人才支持他们建立了新的政权。
   
    比如1944年3月30日的《新华日报》这样写道:“民主的潮流正在汹涌,现在是民权的时代,人民应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身体的自由是真理,实现民主政治是真理,真理是要胜利的,所以高举民主的大旗奋斗着的世界和中国人民是一定要胜利的”。
   
    再比如1945年6月29日成都《新中国日报》这样讲到:“言论出版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统制思想,以求安于一尊;箝制言论,以使莫敢予毒,这是中国过去专制时代的愚民政策,这是欧洲中古黑暗时代的现象,这是法西斯主义的办法,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决不适于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适于必须力求进步的中国。”“所以我们的认识是要想在战后不愧为四强之一,必先提高文化;提高文化,必须先有思想言论的自由”。
   
    虽然这些话已经讲了70年,但是今天看起来仍然振聋发聩,其中充满了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的历史、现实和未来的深刻洞察,也证明了该党也相信要让中国变得幸福强大,只有走民主宪政之路。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到了21世纪的今天,这些内容已经逐渐从报纸电视、门户网站上消失,并成为中共各级宣传部门严密审核、封锁的对象,对言论、新闻和思想的控制有变本加厉。我们不禁要问,如果执政党不正视历史的承诺,会带来怎样的严重后果?我们必须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明天就是2016年了,在五十年之前的1966年,中国发生了人类文明史最匪夷所思的大灾难——“文化大革命”。这场由于共产极权和个人崇拜引起的巨大政治、社会和经济灾难,按照叶剑英元帅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所言,“文革十年,一共整了一亿人,整死两千万,浪费八千亿人民币”。由于1976年之后,中国共产党始终没有对文革进行彻底的否定和反思,中国当下始终面临着极左思潮和底层民粹结合重燃“二次文革”的巨大历史陷阱。如果那个“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的全民自残时代再次来临,那将是我们每个人的地狱。
   
    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否定自己历史承诺的执政党,能为当下矛盾冲突剧烈的社会找寻一条相对缓和的变通之路。本团队一直认为,执政党在巨大的历史包袱面前,理应平稳主动启动民主政治改革的程序,以“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为指导方针,为未来中国社会和平民主转型创造出一个相对自由宽松的社会环境。虽然这是我们的美好愿望,但并不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我们必须看到这也是14亿中国公民包括8000万中共党员在内的最大福祉。
   
    相反,如果中国共产党继续利用掌握的国家机器封锁言论、控制舆论、侵犯人权,将暴力维稳坚持到底,将作为“公民社会守护神”的人权律师和理性公民逮捕入狱,将工会领袖、维权人士、信仰团体强失踪,将强行征地、强拆民宅、暴力截访、掠夺资源、污染环境等违法行为坚持到底。那么我们很难想象在一片危机四伏的大环境中实现中国的政治、社会和经济的软着陆。我们也希望今年天津和柳城发生的两次爆炸事件,能够像警世钟一样,唤醒中国共产党沉睡了70年之久的民主意识。
   
    对此,本团队希望当下的执政党正视自己对于历史的庄重承诺,从保障言论、出版、结社、游行自由开始,开放党禁报禁,给整个公民社会松绑,真正拿出1949年之前在野时期的勇气和魄力,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将承诺的“民主宪政”落到实处。而不是继续倒行逆施,在现实中继续挥舞意识形态大棒,大兴文字狱。在多元时代的今天,更啼笑皆非的是当局企图通过加强“网络柏林墙”的封锁,在捍卫“网络主权”的呼声中将境内外“敌对势力“镇压到底。
   
    然而值得欣慰的是,2016年还有很多值得期待的历史时刻。首先,2016年台湾地区将选举产生新的领导人,无论“中华民国”的“总统”花落谁家,这都是民主宪政和中国公民的伟大胜利,我们也希望大陆当局抓住历史机遇,主动寻求和平民主统一中华的历史途径。另外,2016年是奥运之年,在恐怖主义猖獗的时代,我们需要奥林匹克的和平与博爱的精神来开启人类更高层次的精神文明,让我们祈祷远离战争、流血和杀戮,珍惜蓝天下的每一个生灵。
   
    2016年,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将处于巨大的加速失衡当中,经济下行将逐渐透支执政党的现实合法性,以掠夺发展经济的模式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失业率和高速通胀将带来严重的两级分化。在即将来临的社会震荡前,我们希望执政党认真考虑当下严峻的社会危机,不要让当前的政治体制改革永远停留在高压维稳的“雾霾期”中。
   
    也许2016年,我们还面对经过70年“乌托邦“运动后,传统文化被消灭殆尽,我们需要在一片文化荒漠上重建心灵家园。当然有爱就有一切,有梦就有一切,现代政治文明最终将会降临这片苦难的土地。中国梦,宪政梦!
   
    中国玫瑰团队
    2015年12月31日
   
    (来自“我的祖国我建设”邮组)
   
    附3

*年终时评:让我们顶住雾霾的威胁,迎接新年的曙光*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闻社独家】2016年新年的钟声将要响起,2015年最后一天,海外传来香港时政书籍出版商「铜锣湾书店」最后一名股东、香港知名出版人李波失踪的消息;这决不是喜庆的信号,对海外关心中共时政的人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息。而消息显示,李波是被中国大陆神秘人物从香港绑架走的。
   
    李波是继「铜锣湾书店」四名股东桂民海、吕波、张志平和林荣基于2015年10月中下旬分别在泰国、广东的深圳和东莞被不明人士带走失踪后,该书店最后一位股东失踪。
   
    李波失踪,是继2013年10 月香港晨钟出版社出版人姚文田,香港时政杂志《新维月刊》《脸谱》出版人王健民、编辑咼中校后,又一位政治出版人被失踪事件。姚文田已在深圳被以走私罪名判囚10年;王健民、咼中校已开审等待宣判。
   
    我们有理由相信,以上事件不是单一和偶发的,而是背后有一个强大政治集团在进行统一行动的一部份。
   
    如果说,雾霾曾使大半个中国在2015年最后的岁月谈霾变色,那么,上述人士的相继失踪,则使香港和海外中国时政出版人明白,政治的雾霾正向他们逼近,威胁到他们的生存。
   
    其实,只要我们回顾一下新年临近之际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的行迹,我们大概就可以判断出,中共为何对香港的政治出版业如此重视。
   
    2015年12月25日圣诞节,当大半个世界都沉浸在一年一度最重要节日之际,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于一身的习近平,却十分罕见和出乎意料地,突然“现身”中共最高军事刊物《解放军报》报社。
   
    《解放军报》是直属中央军委的第一大报,早在60年前就已创刊,但其60周年的正式纪念日,应该是2016年1月1日;习近平为何提前一周,“代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对《解放军报》创刊60周年表示热烈的祝贺”?
   
    同样令人迷惑不解的是,按照中国传统,新年并非是通常意义的元旦,而是春节;习近平为何又提前一个多月,“兴致勃勃”地在解放军报微博微信平台,向三军将士和全国官兵“拜年”:“值此新年即将到来之际,我代表党中央、中央军委,向全体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祝贺新年”?
   
    习近平之所以如此“反常”,亲率中央军委最高层集体亮相,表面上看“一团和气”,其实凸显军事改革阻力重重和举步维艰;而稳定军心,放缓节奏,控制舆论,才是习近平急于表达的真正“诉求”所在。
   
    关于中国军事改革,自从习近平在今年93大阅兵高调宣布大幅裁军前,早就被中共最高层提到议事日程;随后种种传闻和猜测,甚至“意淫”式的狂想,便甚嚣尘上。迄今为止,即使是中共官方以及官媒,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或者是“只闻脚步声不见下楼人”,最多也只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人心思变,军心不稳。习近平不能等,也等不及,更没时间等下去。 93大阅兵时,只有千挑万选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才能三生有幸“亲聆”他的声音;“习主席”必须尽快向“全体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传递他的“问候和安慰”。
   
    人心思变,军心不稳。但是中共官媒,包括作为中共军方最重要“喉舌”的《解放军报》,都被严令禁止报道任何“不利于军队改革的”和“不和谐的”或者“消极的”甚至“负面的抵抗”声音;而《解放军报》微博微信平台,无疑是擅长通过新媒体进行包装的“习主席”,“最接地气”和“最具亲和力”的最佳选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