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风华正茂、年富力强的刘源为什么选择退休/反共救国报21期副刊]
中国控诉
·常伯阳无罪!常伯阳英雄!
·联合国控诉记(421)
·我们的宅基地被谁送给了谁?——控诉记(422)
·关注南通张l丽艳!
·关注南通张l丽艳!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七)——房屋是被人為毀壞還是被自然毀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3)
·关注围观梁颂基!
·同流者,必合污!——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4)
·联合国控诉记(425)
·立即释放浦志强是全中国公民的心声!
·关注宁波!全国支持宁波!
·各族人民都是独裁政权的受害者——联合国控诉记(426)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两位总级别政治家!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是中国总统级别的政冶家!
·联合国控诉记(427)
·中国民主党不久将来一定是执政党!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8)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轉】中共冤獄受害者群像
·顺民心者则昌,逆民心者则亡!——联合国控诉(430)
·中央巡视组:上海的大老虎韩正是不是该打掉?——控诉记(431)
·打大老虎的同时,不要漏掉闸北区信访办集体分赃的苍蝇!——联合国控诉记(
·联合国控诉记(433)
·拦张高丽车纪实:我们知道!中国政府是流氓、土匪、强盗!
·俄罗斯开创先例,用军队扮志愿人员颠覆政权
·联合国气候峰会召开第四天控诉纪实——【中国控诉】(456)
·共产党到处吹嘘是世界‘强国’,真实无耻之极!——街头控诉记(457)
·声援香港占中,就是声援我们自己!——【中国控诉】控诉记(458)
·中共制造民族矛盾已经瓤括所有的民族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控诉记(459)
·10.1将成为中华民族最可耻的纪念日
·“中国控诉”参加在纽约召开“中共建政六十五周年回顾研讨会”控诉记(460
·游客:共产邪党不亡,世界永远不得和平!——控诉纪实(461)
·香港人的勇敢和坚决是大陆人的榜样——联合国控诉记(462)
·香港战中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香港人民加油!坚持到底就是胜利!——联合国控诉记(463)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 法拉盛控诉记(464)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法拉盛控诉纪实(464)
·联合国门前的贫民声音——联合国控诉记实(465)
·请问中国共产党:中国真的强大了吗?——联合国控诉记实(466—
·關注街頭斗士贾榀!,
·香港战中面临风雨欲来风满楼
·停止迫害,释放江琴!释放所有良心犯!——联合国控诉纪实(467)
·停止迫害,释放江琴!释放所有良心犯!——联合国控诉纪实(467)
·文明的香港人遇上一个流氓政府!
·江琴揭发上海长宁区非法囤地、闲置三年半,被非法关监——控诉记(468)
·驱除鞑虏(中共)恢复中华,国父遗愿未完成,同志仍需努力
·中共以爆台湾地沟油回应马英九挺香港战中
·控诉中共!
·中共灭亡,既顺应人性、也顺应历史、更顺应天理!——街头控诉记(469)
·关于江琴女士被中共当局拘留的声明
·不动用军队同样可以瓦解、镇压香港战中1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共产党)做不到的!——联合国控诉记(470)
·争取自由是天理!
·不动用军队同样可以瓦解、镇压香港战中2
·中国人了解真相的一天,就是中共灭亡的日子!——联合国控诉记(471)
·从云南昆明农民的反抗说:中国人民不会再沉默了!——联合国控诉记(471)
·不动用军队,用黑社会暴力清场,同样是镇压
·李鹏家族凭什么看好谁的财产就可以任意强抢?——联合国控诉记(473)
·李鹏家族应得到清算!也一定会得到清算!联合国控诉记(474)
·中共打虎效仿蒋经国,下场一样!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75)
·四中全会的召开,应该就是韩正的末日!——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76)
·人民需要的是民主权利,不是周永康的死活
·只有将选票送到百姓手上,才能实现依法治国!——联合国控诉记(477)
·集体贪污分赃,怎么个“依法治国”?——联合国控诉(478)
·香港战中把中共逼入低谷
·几百块钱一瓶的‘人免疫球蛋白’,用来浇花!——联合国控诉记(479)
·公然说谎,就是共产党邪教组织的帮凶!——街头控诉记(480)
·橡皮筋拉到一定程度就是断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81)
·上海二中院为掩盖牵出更多腐败官员,将重罪警察改轻判——联合国控诉(482
·没有任何决议的四中全会,是一次全面失败的野兽聚会1
·没有任何决议的四中全会,是一次全面失败的野兽聚会2
·哪怕是李鹏死了,他的子女们也一定会遭到清算的!——联合国控诉记(483)
·中國上下左右高度一致!
·谁占谁的路?谁占路的危害更大
·中共早日灭亡,中国人民才能早日实现民主宪政!——联合国控诉(484)
·让更多的人了解共产党的邪恶,共产党的末日就不长了——联合国控诉记(485
·习近平讲出中国特色的真谛—坚持党的领导
·共产党就是特殊利益集团,李鹏家族抢我家的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86)
·中共是靠谎言、强权来维持政权的!——街头控诉记(487)
·中共是靠谎言、强权来维持政权的!——街头控诉记(487)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坚持到底就一定会胜利!——联合国控诉记(488)
·坚持党的领导的反动性1
·坚持党的领导的反动性2
·中国共产党的体制撑不了几天了,也许就是一夜之间!——控诉记(489)
·每场内斗的内幕暴露都证明共产党里没有好人!
·只有共产党灭亡才是中国人民的出路!——联合国控诉记(490)
·中国农村选举稀乱!
·梁振英不下台,香港就不会实现真正的普选!——联合国控诉记(491)
·中共照这样下去是维持不了多久了!——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92)
·為了APEC 中共面子工程不惜血本
·坚持党的领导的反动性3
·上海帮乱了阵脚,气象预报出现重大失误
·纪念柏林墙倒塌25周年——法拉盛街头控诉(494)
·6.4抗命还有二十八军
·联合国控诉记(495)
·老外叫我们的控诉口号: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Evil 、Robber!
·坚持党的领导的反动性4
·中共不亡,依法治国永远是一句空话!——联合国控诉记(49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华正茂、年富力强的刘源为什么选择退休/反共救国报21期副刊

    中共的潜规则是七上八下,据说习近平准备改一改,变成9上十下,目的有二个。王岐山是习近平的发小,开裆裤时就建立了友谊,现在更是左膀右臂,对习近平是鞠躬尽瘁、唯命是从,做了打虎运动的急先锋。但是年龄已经67岁,2017年的换届就要下台,对习近平而言是巨大的损失,很难找出如此忠心耿耿、任劳任怨、不计后果的打虎英雄。

   据说王岐山曾经遭受二十二次暗杀都逢凶化吉,依然百折不饶坚持为习近平扫清独裁道路上的最大障碍。现在虽然卓见成效,离决定性胜利还是有一大段距离,还需要王岐山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习近平想成就霸业,少不了利用王岐山的冲锋陷阵,将七上八下改成九上十下,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绕开江贼民定下的潜规则,挽留王岐山连任。这是就王岐山个人而言,其实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习家王朝的延续。就习近平的年龄到了2022年,年满69岁,二届执政满后于情于理都必须下台。表面憨厚的习近平其实就是一个恋权狂,上台伊始3年间,除了中共党魁通常拥有的党政军权以外,自己给自己安上了无数的桂冠。其实有这个必要吗,习近平在学王莽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找依据,为到了2022年二十大届满时连任未雨绸缪寻找借口。共产党还有下一届吗?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先生接受神的传谕,预告中国共产党将在2017年被解体、消灭,皮不存在何有毛焉。

   全世界民主潮流势不可挡,决不以任何反动统治阶级的意志为转移,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这条定律,中共的教科书上明确记载,并且在中共党文化的歌词中不断出现。中共独裁体制就是民主的反动,必然会走向死亡,我在不久前的博文中阐述得明明白白,习近平可以当新中国的大总统,不能当共产党的党魁。一定要逆潮流而动,顽固地坚持一党制独裁体制的结果是,被历史车轮碾得粉碎成为殉葬品。

   历史上许多搞复辟倒退的例子数不胜数,远的不说,即使是近代史的20世纪袁世凯复辟当皇帝仅仅83天就呜呼哀哉翘辫子。步其后尘的辫子军张勋一定要逆民心而动,扶植被推翻的满清贵族复辟登基,结果是身败名裂。日本军国主义的力量不谓不强大,扶植的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当傀儡,都是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的下场。

   习近平如果一定不肯与中共毒瘤切割,死抱着一党制体制不放,下场一定是可悲的,这一点习近平肯定比我清楚明白。

   其实中共近百年的演变史经历了由弱至强,由盛至衰的整个周期论的怪圈,最后灭亡是一切反动派的必然下场、共同命运。

   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儿子刘源,是中共体制内比较有远见卓识的人物,经历了父兄惨死的悲惨结局,洞察了中共体制的弊病。在帮助习近平完成军内打虎的任务后身价百倍,入常和主持军队常务的呼声与日俱增。无论是经念还是身体都是同年龄中的佼佼者,正可以协助习近平大展宏图。为什么要急流勇退提出退休,要知道能爬到金字塔的最上层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挖空心思、削尖脑袋都可望不可即,刘源轻易地将到手的荣华富贵放弃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我们从中共诞生伊始至今大多数人物都没有好下场分析,就不难得出结论。当然上了中共贼船,上船容易下船难,能否允许刘源退休进入桃花源还要拭目以待。

   

    控诉人: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2015年12月22日

   

(2015/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