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铁打的信访站,流水的上访潮/反共救国报18期副刊]
中国控诉
·人民政府不解决人民问题,这哪是人民政府!/街头控诉记(594)
·我有勇无谋、无智慧,但我有决心和恒心!/法拉盛街头控诉记(595)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向7
·这就是在世界上吹嘘‘强大’的中国!/联合国控诉记(596)
· 网友真有才!/联合国控诉记(597)
·“十骂美国”的段子/联合国控诉记(598)
·中共必然灭亡的逻辑分析2
·制造无数冤假错案的共产党属不属于恐怖组织?/联合国控诉记(599)
·中共必然灭亡的逻辑分析3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00)
·我的公公婆婆、保佑我们早日要回我们家的财产!/街头控诉记(601)
·联合国又增添一位来自上海闸北区冤民/联合国控诉记(602)
·联合国控诉记实(603)
·反腐不解决切身利益问题,和老百姓没有任何关系/控诉记(604)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向8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05)
·张学兵的腐败是在韩正的带领下/控诉记(606
·改革开放后走出来了才知道,共产党的话都是谎言!/街头控诉记(607)
·反腐就是为坐稳自己的权利!/街头控诉记(608)
·毕福剑事件释放一个明确的信号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09)
·毕福剑事件释放一个明确的信号2
·习近平的反腐只能给老百姓带来灾难的时间更长!……!/控诉记(610)
·回应环球时报
·中国应多建监狱把共产党官员通通关进去!/控诉记(611)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10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12)
·靠反腐来收买人心的体制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控诉记(613)
·魏勤、王扣玛二位英雄再次回归维权队伍/控诉记(614)
·从高瑜的枉判、重判得出:中国的法制已死!/控诉记(615)
·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16)
· 中國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关于香港拒绝熊炎入境的严正声明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17)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向9
·乌克兰战局不会演变成世界大战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实(618)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19)
·中共不能宽恕,习近平吹捧过早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0)
·重提地沟油,探寻殡葬尸体火化后续处置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1)
·明目张胆抢财产就是不讲理的流氓、土匪、强盗!/街头控诉记(62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3)
·风起云涌的群体性抗争是不满中共统治的最强有力的证明!
·朝鲜人喊:打倒中国共产党!/联合国控诉记(624)
·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1
·请网友“人肉”搜索这个老头的背景?/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25)
·中共灭亡的日子就是杀人者偿命的日子!/联合国控诉记(626)
·劉家財無辜!偽政權有罪!
·国家信访局要求不要将上访人员当做维稳对象/控诉记(627)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28)
·给我钱我就来,不给我钱我就不来!/联合国控诉记(629)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1
·台前唱一套,台后做的又是一套/街头控诉记(630)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1)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2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4)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5)
·徐纯合案就是给国内民众的警示——“听党话、跟党走!/街头控诉记(636)”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7)
·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8)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1
·打砸抢越来越严重,请问习近平反腐有用没用?/控诉记(639)
· 打砸抢越来越严重,请问习近平反腐有用没用?/控诉记(639)
·給習近平畫像(論道)
·脱离普世价值的政权,寿命是不会长久的/街头控诉记(640)
·孙峰煸动颠覆国家政权案6月10日开庭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2
·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联合国控诉记 (64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 (642)
·四面出击、八面受敌的习李政权危矣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3)
·这就是正义一定能战胜邪恶的见证!/街头控诉记(644)
·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2
·东方之星船沉是天意暗喻中共沉船
·联合国广场控诉纪实(645)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6)
·不杀周永康是因为狡兔还未尽,留待活证据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7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48)
·近十四亿人口,几个人一起吃顿饭都视为敌对势力/控诉记(649)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0)
·姊妹篇
· 两院受理法轮功学员控江诉状,是习近平打虎运动的升级
·中国有没有自由、人权,联合国门前的访民就是最有力的说明/控诉记(65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2)
·魏勤再次蒙难的启迪
·不管你官员走到世界哪一个角落,都会有我们访民抗议的影子!/控诉记(653)
·我的父亲
·向共产党讨个说法
·人民向往民主,统治者需要专制,不可调和的矛盾必然发展到你死我活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3)
· 毕福剑、白岩松不是第一批,更不是最后一批被下岗的主持人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5)
·中国新闻主持人的潜规则就是:就是不能有自己的语言,思想、行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打的信访站,流水的上访潮/反共救国报18期副刊

    朱镕基当总理时就曾经发表过猫哭老鼠的同情言论,肯定了不断壮大的上访潮是政策失控造成的。温家宝更是为此流下了鳄鱼的眼泪,曾记得在北京南站,温家宝在百忙之中抽空接见过访民代表,倾听过访民们的申诉,据说曾经作过批示,责成地方政府督办,结果也不知是中央批示飞不出中南海,还是文件格式内外有别,地方政府心领神会温家宝的批示仅仅是表面文章,不需要执行,甚至应该反过来执行。温家宝批示的结果是受到中央关注限期解决的人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回到辖地以后被锒铛入狱。这是上海市某访民的真实遭遇,名字暂时不公开。像这样的欺骗中国访民不知经受了多少,但是有多少人会吸取教训。我在2002年遇到一个上访了27年的访民,他的精神确实属于执著,魄力也不能说不大。手中的中央领导人的批示厚厚一沓,有邓小平的、胡耀邦的、赵紫阳的、江贼民的、李鹏的、朱镕基的、、、、、、、、每次到北京上访只到中南海,专门捡100号以下的轿车扑,所以经常能比较准确地找到中央领导人。尽管他手上握有许多王、候显贵的亲笔批文,但是到了地方丝毫不起作用。我遇见他时已经整整27年,开始也是循规蹈矩合理上访,最后在绝望的情绪下一次次扑轿车,以后再也没有遇到他,很大的可能就是被中共地方政权处理了,不是锒铛入狱就是被暗害了。

   其实中共的信访站的欺骗性能超强,它应该具有承上启下的中转作用,但是并不存在解决问题的功能。在江贼民闷声大发财的经济利益驱使下,这种没有任何赚钱效应的临时机构,也成了新兴的产业,高于军费的维稳费也能通过暗流涌动的渠道进入信访办工作人员的口袋中,有一个专司截访的警察就大言不惭地到处宣扬“本人的工资、奖金全部上缴,吃喝嫖赌抽的费用全部来源于来回截访,所以我们不希望你们的问题能够解决,否则我们就要失业了”。所以我们不难得出为什么中国的维权难难于上青天,不仅经济成本高得出奇,而且风险巨大,甚至于需要付出生命财产。在我16年的上访前半段,许许多多的熟悉的面庞,永远消失,倒在京沪二地的上访途中、有被拖累死的、被关押死的、被殴打死的、被下药死的、酷刑折磨死的。

   中共的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黑监狱,包括中共的党政军机关,甚至许多民间的旅馆、都成了信访办收买的折磨访民的场所。许多人的遗体依然长年累月地躺在殡仪馆冰冷的棺墩中,段惠民、陈小明等灵堂香烟缭绕,代表着不屈的冤魂的血泪控诉。信访站成了冷血、虚伪、欺骗、暴力、特(务)工(作)的代名词。许多访民的所谓违法证据,都是在信访办内炮制成功,许多访民直接从信访办抓捕进入遣送站、收容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黑监狱。其实信访办在中共既定方针——年轻人拖到老、老年人拖到死的,一千年不赖、一万年不还的强盗、土匪、流氓、无赖手段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每个信访站都豢养了无数名为海纳百川的黑社会闲散人员,甚至曾经的监狱服刑犯。曾经被媒体曝光的安元鼎就是这样性质打手手,是冲在公检法司警察打手前的第一梯队。往往在行凶以后迅速逃逸,事后在警方的庇护下,找不到踪影。正因为中共所有的违法犯罪、侵权行为都没有受到惩罚,所以愈演愈烈。信访办也成为中共暴力维稳体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了铁打的营盘。

   

    控诉人: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2015年12月1日

(2015/1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