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曾节明文集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兼论中国“拯救”西方的问题
   
    谢选骏先生是海外华人中罕有的一位具有深远眼光的人文思想者,他看出了中华文明的独特优势,提出了:中国可以拯救西方之论。
   


    但是谢选骏先生却认为:中国拯救西方,必要通过基督教。他在《谢选骏读史笔记:中国可以拯救西方》一文中说:
    “也就是说,中国进一步基督教化,然后通过一个全面基督教化了中国,来拯救摇摇欲坠的西方文明。
    这对中国和西方,是一个两全其美的道路。
    相反,如果中国不能完成基督教化的历史过程,那么中国的崛起,必然伴随着与西方的冲突甚至对决;这对中国和西方,是一个两败俱伤的道路。
    谢选骏预言:“一个全面基督教化了的中国,拯救了摇摇欲坠的西方文明,必将使自己成为世界的中心,同时结出第三期中国文明的丰硕果实。”
   
    对于以上谢选骏所论的、“中国拯救西方文明”的方式,笔者无法苟同。笔者以为,谢选骏先生没有看透一个深层次的事实,即:
    大不同于西方文明(欧美文明),中华文明是一个不以宗教为基础的文明,中华文明的几乎一切,包括文字、政治、文化、艺术、技艺、伦理道德、、.都建立在周易阴阳二元论的基础上,共产党短短几十年的统治,只是破坏和扭曲了中华文明,而并未能毁灭她(毛共以拼音字母取代汉字方案的破产,标志着中共毁灭中华文明未能得逞),要毁灭中华文明,必要彻底消灭汉字、进而禁毁中国传统一切典籍才行。
    因此,中华文明具有汲纳和包容宗教的巨大能力,这个优势是欧美文明无法比拟的;由于中华文明非以宗教为本,因此中华文明内的任何宗教,都只是用,而不是本。
   
    历史上,中国早在西汉时就接纳了佛教,后佛教在中国广泛传播,到隋唐时鼎盛,甚至包括武则天在内的多位帝王都信仰佛教,但中华文明并未变身为佛教文明,反倒是佛教中国化了;
    基督教其实早在唐朝时就传入中国,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也在这一时期传入中国。到了明末,基督教大规模地传入中国;在被满洲人的屠刀限禁两百余年后,清末基督教再次更大规模地传入中国,到民国时期鼎盛,直至被共产党的血腥的专政打断。
    中国文明的特质,并未因为这些个宗教的传入而改变:犹太人教因其民族宗教的性质,影响很小,中国的犹太人早就被同化了;基督教与中国文化融为一体,中国的基督徒普遍是同时信仰上帝和尊奉中国传统的基督徒。
    由此可断:中国今后决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现今基督教虽在中国大陆蓬勃发展,但冲顶只能改变中华文明的一些子色彩,而不可能改变其底色;基督教将如历史上传入中国的佛教一样,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华传统文化将从以往的“儒释道”演变成“儒释道耶”。
   
    由于中华文明的非宗教性,她是难以被某一种宗教改造和支配的,这也是中华文明绵延了两千年以上的原因之一(而其他的古文明都灭绝了)。除非大屠杀或者汉族民族自宫剪丁(典型如邓小平开启的“一胎化”计生),否则任何宗教都不可能搞掉中华文明,全面地宗教化中国。
    历史上只有穆斯林差一点局部地改变了中华文明:满清末年,回教徒先后在云南和甘陕宁等地区对汉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大屠杀,屠杀汉人数千万人,许多州县的汉人被杀光,回教徒企图以种族灭绝的方式,在中国土地上建立他们的伊斯兰国,结果他们被左宗棠等人剿灭驱除了。
    但在现今中国生育传统已遭中共严重破坏,中南海仍在坚持计划生育的形势下,高生育率的穆斯林群体,仍然能够以生育战略威胁中华文明。
    (所以说穆斯林是中国未来的头号威胁)
   
   
    其实中国之基督教化,并非“拯救”西方的必要条件。如果基督教能够拯救西方文明,基督教在西方社会就不会衰落了;基督教之所以在西方衰落,是因为西方文化在基督教里面已经找不到出路,因此越来越多的西方人疏离了基督教。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基督教在欧美的衰落,并非极权的强力引发,而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试问:英、法、北欧有什么极权统治?但是基督教在这些国家深度衰落了:基督教堂越来越冷清,而穆斯林的清真寺却越来越多。美国则在步欧洲的后尘。
    基督教在西方衰落进程之自然,反映出西方文明缺乏某种东西,因为此种缺乏,西方人对基督教已厌倦。在此种厌倦的情况下,中国又怎样重新以基督教来“拯救”西方呢?
   
    西方年轻人对基督教的厌倦,我早老家桂林就已经察觉。十多年前的一个爽秋晚上,在阳朔西街的一家酒吧里,我偶遇四个白人小伙子,分属瑞典人、德国人、英国人和荷兰人,他们都不信基督教,对我的基督教话题颇不耐,但对周易、孔子、书法、中餐、茶道、气功、养生等中国传统文化饶有兴趣。
   
    当时我非常吃惊和不解,现在想来,那个晚上其实意味深长,西方文明缺什么?其实尽在那个晚上的偶遇中。
   
    由此可见,谢选骏先生的论断——全面基督教化的中国,将以基督教拯救西方,诚可谓倒错矣!
    真正可以“拯救”西方的,不是西方人已经厌倦的基督教,而是伟大的中华文明中,所包含的某些独特的优点——现今西方文明没有且亟需的优点!
    其实中国不是上帝,谈不上“拯救”西方,要拯救西方,得靠西方人自己,唯有到西方人意识到中华文明的优点,并加以汲纳的时候,西方文明才能获得拯救。
   
    正如西方文明亟需中华文明的优点互补一样,中华文明也亟需西方文明的优点以改进和完善,今天的中国精英们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
    今天拥抱西方宪政文明的人越来越多;在共产党统治下痛苦挣扎的中国民众,张开双臂地拥抱来自西方的基督教;但另一方面,西方的主流却因为傲慢,对中华文明的优点仍然拒而不纳,甚至不屑一顾;西方人缺少失败,更缺少痛苦。
   
    所以,现今中国的大势是上升(共产党统治这一页行将翻过),而西方的大势是下行。
   
   曾节明 悟于民国104年十二月十四日于暖冬纽约上州
(2015/1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