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曾节明文集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过份的福利政策是西方衰败的原因之一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曾节明:姜野飞兄弟二三事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纪念台湾光复暨南京大屠杀38周年发言提纲
·基督教已成为中华文化一部分,排拒态度不可取
·习近平的两难困境
·中共国之亡,必更象满清而不象苏联
·中国民主化的风水难度暨国运前景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央电视台第十三频道播出以新闻特写的方式播出了姜野飞案,新闻中姜野飞被控的罪名是“组织偷渡”。
   但即使是就姜野飞的狱中采访视频和新闻所列举的“事实”来看,姜野飞不过是为某越境出逃者在电话里提供了一些咨询而已,告诉他该怎么走,姜野飞在其中一无资金、二无(偷渡)组织、三无工具、四未牟利、、.距“组织偷渡”何止天壤之别!?
   


   在这里,中共当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流氓作风再一次暴露得淋漓尽致。
   
   但央视的新闻也反映出一个重大的内情:姜野飞案是大案要案,而且此案所涉事情,早早就被中共中央当局盯上了(涉外的事情中共地方当局管不了):
   也就是说,自从姜野飞接受国内某人求助,开始告之逃亡线路、经验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已经被中共中央当局盯上了。
   
   这是姜野飞案非常奇怪的地方。因为从国内越境前往泰国的某某,并非中共当局通缉的要犯——如叛逃特情人员、官员、重大贪污犯、或杀人犯等严重刑事逃犯,其人只是一个对当局并无威胁的维权人士,连名人都算不上,他越境前往泰国的事这么快被中共中央当局盯上,是非常不合常理的。
   由于国家资源有限,所以中共维稳的资源,必须要用在拳头上;对于一般的维权异议人士和法轮功越境逃亡,中共中央当局是不予理会的,一般仅由地方当局对付,而地方当局一旦没拦住,人已逃出国境,即不了了之——因为地方当局无权管涉外事务。
   作为泰国过来人,笔者以经验知道,事实上大部分以偷渡方式来到泰国的反对派人士暨其家属,都得到了旅泰同道的接应,至少是通过电话获取了他们的咨询,其中有鲁德成、余志坚、喻东岳、高智晟夫人和子女、郭飞熊夫人和子女,他们都是名人或名人的家属,名气比某人大得多,但中共当局从没有这么快地侦察这些人的偷渡案。
   一个偷越国境者,并非叛逃特情人员、官员、重大贪污犯、或杀人犯等严重刑事逃犯,一个对当局并无威胁的维权人士,连名人都算不上,这种人的出逃,竟然被中共中央当局早早盯上,这只有一种可能:
   
   就是北京要利用这个普通的出逃者做大文章!
   
   某人越境跑来曼谷仅仅一个多月,中共当局就假手泰国警察抓捕了姜野飞,罪名就是姜野飞对这个人偷渡来泰国提供了帮助——即所谓“组织偷渡”罪;中共中央当局这么快地“侦破”了姜野飞的“组织偷渡案”,这非常清楚地表明:
   中共中央当局从一开始,就在利用这个“出逃者”,以获取让泰国警方务必遣返姜野飞的“充足”理由,即“组织偷渡”控罪!这个“大文章”,就是抓捕和遣返制作讽习网络漫画的姜野飞!
   
   这样的事情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这个“某人”的一举一动及电话通讯,早就被中共中央当局严密地监控了;一是,这个曾经坐过牢的越境“出逃者”,早已被发展成国安线人,他是带着任务“逃”出来找姜野飞的。
   
   那么,到底哪种可能是事实呢?这个问题,需要以某人成功“出逃”曼谷后的奇怪表现来回答:
   某人来到曼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探姜野飞的住址,为之请求姜野飞带他上教堂,并且一定要先去姜野飞的住处与其会合,再同去教堂,通过这个方式,他如愿以偿地知道了姜野飞的住处;(然而到了教堂后人们注意到:他对基督教不屑一顾。)
   更奇怪的是,姜野飞之被抓,是在某人于十月二十八日不明原因造访的几乎同时,姜野飞妻子楚铃向我证实:那天某人突然打电话给姜说要来访,也不说什么事,只是一再问姜:你在不在家?
   十二点多钟某人到后,姜野飞接到电话下楼,泰国警察旋踵而至,在楼下抓住了姜野飞——最奇怪的是:泰国警察明明来抓捕姜野飞,某人却在抓捕过程中一直呆在现场不走,最终几乎是主动投降式地跟泰国警察上了警车;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某人超越了人的逃跑本能?(在楼上房中的姜妻楚铃,因先一步得到时在现场的泰国基督教姐妹电话,紧急逃到别的房间,躲过了抓捕)
   
   某人的奇特表现,除了是在帮助泰国警察指认姜野飞之外,我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别的解释。(如果有,敬请其他高人指教)
   
   迄今有人认为:中共当局抓姜野飞根本无须线人,只要手机定位就行了!这种看法是非常幼稚和无知的,不靠线民指认,只靠技术定位,很容易发生抓错人的事,因为现实至少存在这样的情况:
   
   其一,抓捕对象未带手机,人不在住处;
   其二,抓捕对象的手机被别人使用;
   其三,抓捕对象换了号码,旧号码被他人使用;
   其四,抓捕对象与他人或者多人在一起。。。。。。
   
   在以上情况下,若只靠手机定位,则容易扑空或者抓错人;更何况,泰国警察怎么搞得清中国人谁是谁?因此,中共当局假手外国政府在国外定点抓人,不靠线人引导和指认,是绝对不行的!
   其实即便在国内抓人,也是依靠线人为主,我在桂林当记者时,与公安打交道不少,由此获得了一定的反侦察常识,据我所知:
   对抓人来说,手机定位等技术手段,只是辅助手段,只有在找不到线人帮忙的情况下,才会单纯依靠技术定位。
   中共当局在泰国有大把线人,凭什么会放着线人方便的途径不用,而只依靠容易抓错人的手机定位,你当中共当局是神经病吗?
   
   西彦有云:“魔鬼在细节中。”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的细节,也潜藏于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央电视台第十三频道播出以新闻特写视频中,而且非常生动地流露了出来,明眼人只要看了视频,就不难心中有数。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十二月七日阴天下午
(2015/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