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曾节明文集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央电视台第十三频道播出以新闻特写的方式播出了姜野飞案,新闻中姜野飞被控的罪名是“组织偷渡”。
   但即使是就姜野飞的狱中采访视频和新闻所列举的“事实”来看,姜野飞不过是为某越境出逃者在电话里提供了一些咨询而已,告诉他该怎么走,姜野飞在其中一无资金、二无(偷渡)组织、三无工具、四未牟利、、.距“组织偷渡”何止天壤之别!?
   


   在这里,中共当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流氓作风再一次暴露得淋漓尽致。
   
   但央视的新闻也反映出一个重大的内情:姜野飞案是大案要案,而且此案所涉事情,早早就被中共中央当局盯上了(涉外的事情中共地方当局管不了):
   也就是说,自从姜野飞接受国内某人求助,开始告之逃亡线路、经验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已经被中共中央当局盯上了。
   
   这是姜野飞案非常奇怪的地方。因为从国内越境前往泰国的某某,并非中共当局通缉的要犯——如叛逃特情人员、官员、重大贪污犯、或杀人犯等严重刑事逃犯,其人只是一个对当局并无威胁的维权人士,连名人都算不上,他越境前往泰国的事这么快被中共中央当局盯上,是非常不合常理的。
   由于国家资源有限,所以中共维稳的资源,必须要用在拳头上;对于一般的维权异议人士和法轮功越境逃亡,中共中央当局是不予理会的,一般仅由地方当局对付,而地方当局一旦没拦住,人已逃出国境,即不了了之——因为地方当局无权管涉外事务。
   作为泰国过来人,笔者以经验知道,事实上大部分以偷渡方式来到泰国的反对派人士暨其家属,都得到了旅泰同道的接应,至少是通过电话获取了他们的咨询,其中有鲁德成、余志坚、喻东岳、高智晟夫人和子女、郭飞熊夫人和子女,他们都是名人或名人的家属,名气比某人大得多,但中共当局从没有这么快地侦察这些人的偷渡案。
   一个偷越国境者,并非叛逃特情人员、官员、重大贪污犯、或杀人犯等严重刑事逃犯,一个对当局并无威胁的维权人士,连名人都算不上,这种人的出逃,竟然被中共中央当局早早盯上,这只有一种可能:
   
   就是北京要利用这个普通的出逃者做大文章!
   
   某人越境跑来曼谷仅仅一个多月,中共当局就假手泰国警察抓捕了姜野飞,罪名就是姜野飞对这个人偷渡来泰国提供了帮助——即所谓“组织偷渡”罪;中共中央当局这么快地“侦破”了姜野飞的“组织偷渡案”,这非常清楚地表明:
   中共中央当局从一开始,就在利用这个“出逃者”,以获取让泰国警方务必遣返姜野飞的“充足”理由,即“组织偷渡”控罪!这个“大文章”,就是抓捕和遣返制作讽习网络漫画的姜野飞!
   
   这样的事情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这个“某人”的一举一动及电话通讯,早就被中共中央当局严密地监控了;一是,这个曾经坐过牢的越境“出逃者”,早已被发展成国安线人,他是带着任务“逃”出来找姜野飞的。
   
   那么,到底哪种可能是事实呢?这个问题,需要以某人成功“出逃”曼谷后的奇怪表现来回答:
   某人来到曼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探姜野飞的住址,为之请求姜野飞带他上教堂,并且一定要先去姜野飞的住处与其会合,再同去教堂,通过这个方式,他如愿以偿地知道了姜野飞的住处;(然而到了教堂后人们注意到:他对基督教不屑一顾。)
   更奇怪的是,姜野飞之被抓,是在某人于十月二十八日不明原因造访的几乎同时,姜野飞妻子楚铃向我证实:那天某人突然打电话给姜说要来访,也不说什么事,只是一再问姜:你在不在家?
   十二点多钟某人到后,姜野飞接到电话下楼,泰国警察旋踵而至,在楼下抓住了姜野飞——最奇怪的是:泰国警察明明来抓捕姜野飞,某人却在抓捕过程中一直呆在现场不走,最终几乎是主动投降式地跟泰国警察上了警车;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某人超越了人的逃跑本能?(在楼上房中的姜妻楚铃,因先一步得到时在现场的泰国基督教姐妹电话,紧急逃到别的房间,躲过了抓捕)
   
   某人的奇特表现,除了是在帮助泰国警察指认姜野飞之外,我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别的解释。(如果有,敬请其他高人指教)
   
   迄今有人认为:中共当局抓姜野飞根本无须线人,只要手机定位就行了!这种看法是非常幼稚和无知的,不靠线民指认,只靠技术定位,很容易发生抓错人的事,因为现实至少存在这样的情况:
   
   其一,抓捕对象未带手机,人不在住处;
   其二,抓捕对象的手机被别人使用;
   其三,抓捕对象换了号码,旧号码被他人使用;
   其四,抓捕对象与他人或者多人在一起。。。。。。
   
   在以上情况下,若只靠手机定位,则容易扑空或者抓错人;更何况,泰国警察怎么搞得清中国人谁是谁?因此,中共当局假手外国政府在国外定点抓人,不靠线人引导和指认,是绝对不行的!
   其实即便在国内抓人,也是依靠线人为主,我在桂林当记者时,与公安打交道不少,由此获得了一定的反侦察常识,据我所知:
   对抓人来说,手机定位等技术手段,只是辅助手段,只有在找不到线人帮忙的情况下,才会单纯依靠技术定位。
   中共当局在泰国有大把线人,凭什么会放着线人方便的途径不用,而只依靠容易抓错人的手机定位,你当中共当局是神经病吗?
   
   西彦有云:“魔鬼在细节中。”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的细节,也潜藏于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央电视台第十三频道播出以新闻特写视频中,而且非常生动地流露了出来,明眼人只要看了视频,就不难心中有数。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十二月七日阴天下午
(2015/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