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喻智官
长篇纪实作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目录和代序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二)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四)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五)
·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七)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胡耀邦和王若望
   
   十一月二十日是胡耀邦诞辰一百年,十二月十九日是王若望逝世十四周年。


   在各界人士缅怀胡耀邦时,我不由联想到王若望。胡耀邦和王若望都是中共高干,胡耀邦十四岁加入中共青年团,十八岁转为中共党员,参加过中共的长征;王若望十五岁加入中共青年团,十九岁转为中共党员,红军长征时他在上海搞工运,按中共的论资排辈两人都属红军(时期)老干部。胡耀邦长年担任党团的组织领导工作。王若望则长期从事宣传工作,曾任淮海战场新华通讯支社社长、上海总工会宣传部副部长、中共华东局宣传部文艺处副处长。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改革开放,共同的使命把胡耀邦和王若望连在一起。胡耀邦担任中共的组织、宣传及最高领导期间,深刻反省毛时代的历次政治运动,尤其是文革给中国带来的灾难,秉持道义良知,推动平反冤假错案,解放地富反坏右等无辜民众,主导开展真理大讨论,启动了政治经济的全方位改革。
   王若望以自己被打成右派、因反革命坐牢四年的经历,痛定思痛,在胡耀邦主政的宽松环境下,第一个公开站出来批毛。他到各地的大学工厂文艺单位演讲,斥责毛泽东的恣睢肆虐,启蒙大众认清毛的罪孽和社会主义的弊端,还在各种报刊撰文,强调中国必须补资本主义的课,提倡新闻言论自由和多党民主政治。
   就此,以胡耀邦为首的高层改革派和以王若望等人为主的党内自由派知识分子遥相呼应,上下一心,彼此合力,开创了中共执政后仅有的八十年代小阳春,至今提起仍令人不胜怀念。
   
   胡耀邦保护王若望
   
   尽管八十年代的改革可圈可点,但改革的进程却是一波三折,在排头冲锋陷阵的王若望始终受到保守派的围攻打压,全凭胡耀邦的竭力保护才一次次化险为夷。
   一九七九年,王若望在湖南文联演讲中公开批毛,省文联主席康濯向时任中宣部长的胡耀邦打小报告,说王若望大放厥词,攻击英明领袖毛主席,胡耀邦回答说:王若望是“我党的老近卫军战士”,他说话比较直率,但属于正常批评的范畴。
   同年,面对方兴未艾反思文革的“伤痕文学”,《河北文学》发表《歌德与缺德》,文中质问写伤痕文学的作家,“当今世界上如此美好的社会主义为何不可‘歌’其‘德’?”明言谁指出社会主义阴暗面谁就是“缺德”。王若望撰文《春天里的一股冷风》予以反驳,我们决不容忍“在标榜拥护‘四项基本原则’的大旗下,贩卖极左思潮,反对‘双百’方针!” 文章在《光明日报》刊出后被《人民日报》等报刊转载,广为传扬。《河北文学》主编田间向胡耀邦告状,指责王若望文风刻薄,不注意文艺界的团结。胡耀邦直率地向田间指出“歌德”文章确实不符合三中全会的精神,并又一次称赞王若望是“我党的老近卫军战士。”
   受到胡耀邦鼓励的王若望再接再厉,写了一篇《谈文艺的无为而治》发表在中央机关刊物《红旗》上,尖锐批评中央“对文艺工作干涉太多,管理太细,……百花齐放变成了百花凋零,”呼吁“让作者自由选择他们喜爱的运用自如的(创作)方法。”高层保守派为之责难作者和《红旗》,主编熊复请示胡耀邦如何善后,胡耀邦说:“不必公开批评,不要作者检讨,作为一家争鸣,让他去‘鸣’。”胡耀邦再次保护了王若望。
   一九八六年十一月五日,王若望在《特区工人报》发表《两极分化之我见——与邓小平同志商榷》,十二月十二日,在《深圳青年报》发表《一党专政只能导致专横》,在中国的新闻媒体上,竟有人公开叫板邓小平?公开否定一党专政?如此大胆言论震竦了高层,也得罪了太上皇邓小平。十二月十五日,胡耀邦视察上海回北京,送别他的上海市委书记芮杏文询问:“王若望的问题怎么处理?”尽管胡耀邦成承受着极左派的巨大压力,却一如既往的宽大为怀,指示芮杏文说:“党内批评帮助就行了嘛!”
   
   胡耀邦推进货真价实的政治改革
   
   一九八四年五月,上海区级人代会换届,胡耀邦允许上海试点进行民主竞选,然后推广到全国。选举规定:候选人由各单位或部门选民公举而不是上面指定,候选人公示后发布各自的竞选纲领,最后进行一步到位的直接选举。
   王若望被推举为徐汇区的候选人。他去区属二十三个街道发表竞选演说,满怀信心地表示:“区一级民主选举是建设民主国家的基础,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就能把打击民主害怕民选的家伙赶下台,老百姓在贪官污吏下活受罪的日子就要结束了!”他在接受美国和法国的记者采访时说:“这次的选举只是第一步,离西方民主还有一段路要走,……万一有野心家出来捣乱,民主化的进程就会中断,又恢复过去的专制时代。”结果没出王若望所料,尽管上海区级选举顺利完成,但成功经验并没推向全国,胡耀邦还为此遭王震、胡乔木等左王围攻。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中国作协召开第四次代表大会,胡耀邦亲自出席开幕式,胡启立代表党中央祝辞,强调“创作必须是自由的。……我们的党、政府和文艺团体以至全社会,都应该坚定地保证作家的这种自由。”会议还当场兑现中央的承诺,允许各地代表“自由发言”。王若望也登台发言,痛批此前对《苦恋》等作品的不当批判。会议破天荒地凭选票遴选作协领导,王若望高票当选理事。
   然而,胡耀邦名誉上是中共第一把手,是推进改革开放的主帅,背后却有“西太后”邓小平和“东太后”陈云督政,还受一堆“太妃”老人帮钳制。邓小平等老人帮早就对胡耀邦庇护王若望等人不满了,一九八七年一月,邓小平借八六年底合肥、上海、南京等地发生的学运发难,废黜胡耀邦的总书记职务,同时开除王若望、刘宾雁、方励之三人的党籍。邓小平气势汹汹地说:“上海的王若望猖狂得很,早就说要开除,为什么一直没有办?上海群众传说中央有个保护层……”所谓中央保护层就是指胡耀邦。
   如果说,一九八六年底的学运是一九八九年民运的预演,那么,邓小平罢免胡耀邦处理王若望等人就是六四屠城的前奏。八九年因胡耀邦抑郁而终而引发六四血案,胡耀邦主导的改革也随之落下帷幕,胡耀邦及王若望、刘宾雁、方励之等人的名字也从此成为禁忌。
   
   习近平拿胡耀邦做牌坊
   
   直到二00五年,胡耀邦九十周年诞辰时中央才开禁纪念,今年习近平萧规曹随,举办胡耀邦百年诞辰纪念座谈会,还提高规格七常委悉数出席,习近平作“重要”讲话。
   人们闻讯生疑,习近平拿什么“隆重”纪念胡耀邦?因为他上台后的所作所为与当年的胡耀邦背道而驰。他一主政就恢复毛时代的专政铁腕镇压异见,大力清除网络大V意见领袖,大势抓捕维权律师,甚至疯狂到去外国追捕异议人士。近日,高瑜仅因传送中共的“七不讲”文件被重判五年。尤为恶劣的是,他滥用文革手段,逼迫受害者上电视示众认错,致使目下的中国何止是文革后最黑暗的时期,已经倒退到重演文革的地步了。在此风雨如晦的形势下,哪里有王若望样的人物的生存空间,即便出现那样的人物也是他的严打对象,遑论指望他仿效胡耀邦保护他们。
   正因为习近平明白人心向背,他才借助深孚民望的胡耀邦来粉饰自己。他在讲话中断章取义地推崇胡耀邦,让人觉得他与胡耀邦非但不矛盾还是胡耀邦思想的继承者。他把胡耀邦定性为有共产主义理想,坚持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共产党人,并藉机重申“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他赞扬胡耀邦心系人民,廉洁自律反对腐败,却不敢道明胡耀邦始终践行的“人民性大于党性”的原则,也不提胡耀邦推进的政治改革,不提胡耀邦与邓小平等老人帮的是非冲突,更不提胡耀邦因坚持政改而遭罢黜及与之相关的六四。
   这就是习近平“高规格”纪念胡耀邦的目的,拿胡耀邦来为他所用,为他不得人心的政策站台,由此展露了他伪巧狡黠的实用主义品性,亮出了他自以为得计的“三结合”治国之道——树毛泽东的独裁政治骨子,用邓小平的权贵经济底子,挂胡耀邦的亲民开明牌子。
   可惜,师心自用的习近平忘了胡耀邦的告诫“历史是混不过去的”,无情的历史铁律将证明,自作聪明的最终都逃不了反被聪明误的结局!
   原载香港《动向》2015年第12期
(2015/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