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徐水良文集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网上文章: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前言:根据维基百科,秘密警察也称为政治警察。他们通常以秘密方式执勤,目的不是维持法律秩序,而是维持当政政府免受攻击,并经常被用作政治迫害的工具。
   
   在集权【注:应该是极权】国家,秘密警察常作为国家级恐怖主义的行使人,监控人民思想、未经审判秘密处刑,犯下许多反人性罪行。有显著秘密警察活动的国家,常常被称为“警察国家”。而对于对冷战时期的东欧人来说,反对政府是件危险的事。一旦被打上“异见人士”的标签,无孔不入的秘密警察就会对你严密监视,将你的一言一行记录下来,并对你采取恐吓、威胁、迫害等手段。1989年东欧剧变后,东欧各国的秘密警察系统也随之寿终正寝,一些国家也通过法律对秘密警察进行惩罚,而这一切都在告诫那些仍在行恶的共产国家的秘密警察们,做了什么迟早是要还的。本系列将按国别阐述几个东欧国家秘密警察的罪恶以及它们的结局。
   
   系列一:波兰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系列二:捷克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系列三:罗马尼亚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系列四:东德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系列一:波兰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波兰有一 部名为《三位好友》的记录片,讲述的是共产党统治时期的一个真实故事:具有共同反共理念的瓦兹坦、皮雅斯、梅勒斯卡,在大学时代结为好友。然而,梅勒斯卡 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秘密警察的线人,他不时地将两位好友的言行上报给秘密警察,这导致皮雅斯被警方逼供、殴打。当皮雅斯开始怀疑梅勒斯卡是奸细时,为了保护后者,秘密警察将皮雅斯暗杀。
   
   秘密警察的恐怖统治
   
   这个真实故事揭开了波兰秘密警察黑幕的一角。波兰秘密警察机关称为波兰国家安全部,也是在苏联的帮助下建立的,拥有极为先进的武器装备和通讯设备。大量的史料表明,波兰共产党正是依靠苏联军队和秘密警察对整个国家进行恐怖统治的。在1945年到1948年期间,有8,700名反波兰政府成员被杀死,绝大多数都是由秘密警察干的。在1947年举行的所谓选举中,秘密警察秘密逮捕了反对派著名人士,并雇用11,500名线人渗透到各个地点,以监视民众。据悉选举的前一周,国安部军警和内政部军队总共逮捕了5万到6万名的农民党党员,因为农民党在竞选时势力比较强大。
   
   波兰共产党通过所谓虚假选举上台后,除了取缔一切政党,实行一党专政外,波兰还实行中央计划经济,强行取缔教会,并继续利用秘密警察进行恐怖统治。
   
   秘密警察监控的主要对像有军人、抵抗战士、共产党干部以及二战以前的政府官员等。1953年1月,秘密警察将全国520万人列入了黑名单,而这占整个成年人口的三分之一。这些人随时受到国安部的严密监控,在必要时还被搜查、逮捕,而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与共产党合作或反对共产党。资料显示,仅在1948年就有上万名共产党干部被处死;至1954年,被送入劳改营的富农达84,200人;到1951年全国共有2千名的神职人员被逮捕。
   
   国安部除了通过秘密警察监控社会,还征募线人。截至到1949年夏天,波兰已有7万4千名线人,另外在全国范围内组建了600多 个小型安全组织,每个组织下有几百人到几千人不等。依靠这些线人,秘密警察将迫害延伸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比如,如果工厂发生停工或者发生爆炸,就会被推定 为是反革命所为,导致不少无辜工人被逮捕。二战期间曾拥有独立司法和媒体的波兰陷入一片恐怖之中,司法黑暗,酷刑普遍已是常态。
   
   1953年后,随着非斯大林化,波兰共产党对人民的迫害,才开始逐渐减轻。从1956年到1981年,秘密警察的监控对像集中在法律界、地下反抗运动、天主教会和知识界,并继续对他们采取恐吓、威胁、逮捕等手段。
   
   波兰工人不懈的抗争
   
   但即便在秘密警察的恐怖统治下,波兰工人仍分别在1956年、1970年、1976年和1980年发起了四次大规模罢工。虽然每次罢工都被残酷镇压,都有人遇害和被逮捕,但波兰工人的勇气从没有失去。在1980年的大罢工中,诞生了团结工会,电工瓦文萨成为领导者。团结工会提出了要有自己的报刊、有自由出版权,要“自下而上夺权”。瓦文萨和团结工会很快得到了波兰知识份子的支持,并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在这种情况下,最初想再次动用秘密警察和军队暴力镇压的共产党高层暂时妥协,承认团结工会合法。不过1981年,时任总书记的雅鲁泽尔斯基迫于苏联的压力,将其取缔,瓦文萨被拘禁。团结工会转入地下。
   
   波兰走向民主
   
   1988年,罢工再度爆发。1989年2至4月,波兰共产党与团结工会等反对派举行圆桌会议,同意团结工会合法,并通过了改行总统制和议会民主等重要协议。6月波兰举行全国大选,团结工会获99%的参议院席位。雅鲁泽尔斯基辞去波兰统一工人党总书记职务。9月,团结工会的马佐维耶茨基组成以团结工会为主导,包括统一农民党和民主党的联合政府。雅鲁泽尔斯基出任首任总统,任期6年。12月,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决定改国名为波兰共和国,史称波兰第三共和国。
   
   1990年11月,波兰举行大选,瓦文萨当选总统,他提出了“建设自由、民主、富裕的新共和国”的口号。他决心带领波兰走上一条新的民主转型之路。
   
   妥协协议的危害
   
   不过,1989年团结工会在和波兰共产党谈判时,因担心政权交替发生流血冲突而签署了一项协议,即“同意放弃开放秘密警察档案的要求”。在这一协议的约束下,原共产党秘密警察档案里大量特工、线人和他们迫害民众的罪行没有被公布,而他们遍布全波兰的各阶层各领域,包括社会名流。新政府允许他们继续留任。而这些原共产党人,大多数并非洗心革面,只是改头换面而已。
   
   由于大量原共产党人的存在,他们限制了一些媒体的透明度,即不能公开揭露一些事件背后的历史背景和共产流毒的深层原因,从而减弱了媒体对政府和社会生活的有效监督作用。一些曾在波兰转型过程中发挥作用的知识份子也以“和解”之名,反对追究和清除前共产党高官和线民。
   
   追究秘密警察和线人罪责
   
   1997年,波兰议会通过的宪法明确规定: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在波兰都是非法组织。议会还首次颁布了一项类似捷克《除垢法》的法案,但调查范围只局限在政府和社会高层,涉及人数不超过三万。因此,大部份前秘密警察的情报人员未被公开。
   
   2006年,在法律与正义党的卡钦斯基孪生兄弟分任波兰总统和总理后,对共产党时代的波兰进行一次彻底的透明化调查呼声再起。卡钦斯基兄弟认为,迄今为止,前共产党员、腐败的经济界人士以及曾经为秘密警察提供情报的人共同组成的“灰色网络”,还在掌控着波兰这个国家,从而导致了波兰社会的混乱,因此,清查是必要的。
   
   2007年1月波兰政府宣布将在未来数周内向议会提交法案,立法惩处共产党统治时代的秘密警察成员。3月15日“波兰清算前共党同谋者”法案增补条例开始生效。补条例包括两项主要内容:一是包括议员、国家与地方政府工作人员、律师、学校领导、大学讲师、记者、经济界领导人士必须公开他们与前共产党秘密警察的关系。
   
   二是委托波兰国家回忆研究所(IPN)将秘密档案中记载的所有前波兰秘密警察系统的工作人员、线人和受害人名单整理成册,供今后的历史研究与查证所用。而根据这项法案,波兰70万精英人士要交代清楚自己那段做过秘密警察、特工、线人等不光彩的历史。法案言明:如果有人拒绝填报声明表格,或隐瞒事实,将被革职,十年内不得担任原职或从事原工作。
   
   这部肃清共产主义余毒的法案生效实施,标志着波兰在去共化的道路上大大前行了一步。尽管在实施中,因触及到前共产党官员的既得利益而遭到他们的抵制,但民众要求曝光、清算的呼声甚高。
   
   2008年,大幅度削减前秘密警察,以及当年参预镇压异议人士和反对派的共产党官员的退休金的法律在议会被通过。支持这项法律的人士认为,前秘密警察享受优惠退休金违 反了波兰宪法规定的社会公正原则。但这项法律遭到波兰左翼政治势力的激烈抨击,左翼上诉宪法法院要求取消这项法律,不过最终失败。
   
   2010年1月,波兰开始实施这项法律。这项法律实施后,前秘密警察的退休金会减少1倍,一些当年参预镇压反对派运动的共产党官员和秘密警察将领的退休金甚至会减少两倍。前共产党领导人也不例外。比如雅鲁泽尔斯基的每月的退休金会从过去的2千8百美元左右减少到1千6百美元左右。据悉,这项法律涉及的人数达到了4万人。
   
   显而易见,实施这项法律不仅能提醒人们不应忘记过去历史,更对那些至今迫害异议人士的共产党政权官员敲响警钟,那就是做了什么迟早要还的。
   
   系列二:捷克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上个世纪70至80年代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街道空旷,没有霓虹灯,没有广告,没有商店和餐馆,而那些镜头中的焦点人们,形形色色,男女老少皆有。他们有在路上和熟人聊天的,有推车去超市购物的,有在上班途中的,有在公园游玩的……而那些匆匆走过的背景人物,基本上是脸色忧郁,没有半点笑容。氛围压抑、凝重。
   
   秘密警察的监视行径
   
   是谁为捷克人留下了如此清晰的历史影像?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摄影者们乃是捷克的秘密警察们,当年的他们像空气和影子一样,将所监视的对象——异议者、宗教人士、外国人等,在看不见的瞬间一个个拍下、存档。而他们的“作品”在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垮台十几年后的2009年,在莫斯科展出,摄影展的名称就叫“秘密警察镜头中的布拉格”(Prague Through the Lens of the Secret Police)。
   
   根据展览介绍,1968年捷克发生“布拉格之春”民主运动后,秘密警察们加大了监视范围。一直到1989年 共产党倒台前夕,捷克活跃着众多秘密警察和众多的线人。秘密警察们重点监视对像除了各界知识份子、宗教界人士外,还有西方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外交官员。他们 通常采用的手段是在外国人经常居住的酒店部署、伪装或买通工作人员在房间里安装窃听器,监视外国人行动;而到过西方国家大使馆的所有捷克普通人也都被秘密 警察拍照,每个人的身份都被秘密警察调查过。
   
   而对于异议人士的监视则是重中之重,即由拥有专门的行动代号和至少两组特工大概6-10人轮流执勤。秘密警察们一般都配备了通信器材和交通工具,照相机隐藏在大衣、香烟盒、文件箱里。与苏联东欧其他国家秘密警察一样,秘密警察的职能包括:记录人们所言,向上级汇报;恐吓民众,让民众害怕;制造假象,强迫人们与之合作,从而扩大告密者队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