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徐水良文集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陈女生,你不看他的文章,难怪你对他本质认识不清。他是及到现在为止的九年之间,不断申请人党。请看他最近的自述:
   
   “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本应该成为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策划、产品开发和品牌策划、广告策划、人才策划等);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残疾人的骄傲的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残疾证上被定为肢残二级(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象镰刀型畸形,只有正常左手的二分之一长且没有拇指,手掌手指都小),又因十几年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2009年后又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双腿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严重肢残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农民,在我2000年8月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教释放后至今十二年多来的其中的九年间,一面是我积极申请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向党和政府立下了报国誓言;一面是我长期受到了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
   

   根据我的经验,这样的人,很容易被中共利用。中共现在招募线人很策略,不说要他们当间谍,而是说你要入党,要求进步,那非常好,但你要接受党的考验;或者说,你想去搞民运,搞宗教,也没问题;但请你帮我们党在那里做工作。什么工作,当然是线人工作。但有没有正式的线人头衔。现在民运中许多线人都是没有线人头衔的线人。因为没有正式头衔,我们可以慎用线人称呼,只说他们是中共走狗,即可。
   
   上面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要当党员。而每个党员,几乎都要经受“党的考验”,先做党的耳目。这是必然经历。吕千荣也不可能例外。
   
   徐水良
   
   2015-12-31日
   
   
   在12/31/2015 10:33AM,陈卫珍写道:
   刚刚从外面回来。
   
   徐老先生,我说句公平话,吕千荣弟兄什么时候递交入党申请书献媚中共来着?如果在年轻的时候,大家还不了解中共,那也不说明什么的。我年轻时还递交过入团申请书呢?人在无知的时候做的事,不说明什么的,最最重要的是当下的态度嘛,您说呢?
   
   他其实上次一开始还是很诚恳,希望您能解答一下他的问题,我那个时候感到很好的方式,后来不知怎么,你们就尖锐地对立起来了。他在国内那边,正处在一种高压当中,很容易在文字里会带出一种冲突的情绪或者一种无辜地控诉什么,也很正常,他其实就是希望在平安之地的我们能够给予一份理解、同情和支持,这不能成为他是精神病的证据。您看,对于同样的一种文字表达,我们读出来的就是不一样的。
   
   到现在为止,我真的不认为他是中共走狗,这样的说法是重了,我感到他虽然可能没机会读书很多,但还是有一颗简单而纯净的心灵,只不过就是因为在某些方面很较真,不小心就钻入了一点牛角尖。而在他死钉着您是特务的时候,一不小心又碰到了您在40年反共生涯中所磨砺的犀利锋芒,然后你们就针尖对麦芒了!
   
   徐老先生,您的脾性真的是很倔强,是我碰到的老人中最倔强的一个。不像张三老先生,就带着老者的那种从容,而您呢,简直就是20多岁的愤青!我有时还在想,要是我老爸跟您这么倔,那我跟他抗争了20年,我肯定早就是一个秋瑾!
   
   我还是建议徐老先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真的要让自己好好休息。您对民主和自由事业很执着,这个小女子我真的很欣赏也很佩服。您在抓特务这个方面,我也对您的观察,在某个方面还是很肯定,不怕因此得罪人,因为这就是我最真实的看法。可是,您真的需要休息。因为您老是抓特务,您总是得绷紧神经,还得要火眼金睛,时间长了,肯定会血冲脑门犯糊涂的时候,这个应该没说错吧?您可能抓对了8个,弄错了2个,特线就会充分利用您的这点错误大做文章的,再加上这2个被冤枉的再来几窜鼻涕眼泪的,一下就把您顶在了一个被误解的尴尬处境。您说我这分析得是否有道理?
   
   中国的问题就这么放着,特线们也就那里东游西荡的,他们可很悠闲而快乐的。我们也得要悠闲而快乐啊!不能被他们搞得太精神高度紧张了。呵呵!
   
   好好休息吧。
   上帝祝福您!
   
   
   勿谓言之不预
   
   徐水良
   
   2015-12-30日
   
   
   吕千荣:
   
   我早已一再说过,中共一方面把许多正常人被关进精神病院,另一方面,又特别卑鄙,把不少精神病人放出来,来对付和破坏民运及其他反对派。
   
   你一再满怀仇恨、漫天造谣,以一封又一封邮件长篇大论污言秽语毫无根据地恶毒攻击,不断地纠缠。再加上你那个邮件,带有特别可疑的功能,所以,我高度怀疑你是安徽和霍邱公安特意放出来围攻本人,破坏民运、宗教和反对派团体的精神病人。
   
   因为这段时间来,我揭发曾节明和他的海外上级,与安徽公安、霍邱公安合伙,制造假国民党,所以你安徽和霍邱公安对本人恨之入骨。你有可能是一个他们放出来的一只精神病走狗。
   
   当然,你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声明,一再说你自己被脑控。这也并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即如果这脑控说辞不是指精神病人的幻听幻觉,而暗喻是正常人被中共控制的比喻,以便中共垮台后对自己的罪行有个推脱之辞,那么,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声明你被中共脑控,是预先暗示你的身份,以便今后有个除罪借口。(不知道你长篇大论的自述真是你自己的经历,还是从其他的精神病人那里抄来的?)
   
   但如果真是借喻,真是暗喻被中共真的脑控指挥,那么,中共要脑控你做什么?当然是要你为他们做事,攻击民运人士,丑化宗教形象,要你当他们走狗。因此,你自己天天就在论证你自己是走狗这一点。还用我用辩论来驳斥你吗?
   
   我前面说过:你完全没有中国农民的朴实,总是满怀仇恨造谣污蔑,不断纠缠不休。即使你是精神异常,如果不是内心里被魔鬼灵魂占据,也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表现。我过去心里很有顾忌,怕我的言辞加重你的精神病症状,很怕因此成为我的罪过。但现在看来,即使你是真的精神病,即使加重你的精神病症状,让你和你内心里的魔鬼一起,到精神病院去度过余生,最后进入地狱,也许是防止你危害社会和他人,为社会除害的好事,对你,是让你少作恶。因此,对你,对社会,也许都是好事,也许是功德一件。所以,思来想去,还是听其自然,无需对你特别客气和小心,所以,今后,我对你也就不客气了。
   
   我不想与你这样的人有什么争论,我一般不会理你。为什么不理你,过去已经说清楚了(见楼下的前一封信)。
   
   但我劝你从此停止,不再漫天造谣,不再满怀仇恨恶毒攻击、不断纠缠。如果你不愿停止,那么,必要时,我该怎么做就会怎么做。我想,大家也会理解我不得不作的必要的反击。
   
   勿谓言之不预。
   
   ====
   
   再答吕千荣
   
   徐水良
   
   2015-12-30日
   
   (按时间顺序倒排)
   
   吕千荣,你又是不断谩骂造谣,一封又一封邮件长篇大论污言秽语毫无根据地攻击。鉴于你这个的态度,那我决定在回答你下面这个问题以后,就不再回答你的问题了。否则像我这样为民主事业奋斗四十几年,首先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并且为中国民主运动命名的人,现在倒是要受你这样不断献媚投靠中共,一再写入党申请书乞求加入中共,年纪轻轻,文化素质极低,没有教养的精神病人的气,让你来质疑审查我是中共特务,别人会以为我是在与这样粗俗抵挡的精神病人吵架,那就必然把我看成二百五了。
   
   你完全没有中国农民的朴实,总是满怀仇恨造谣污蔑。虽说你精神异常,但如果没有你自己本来的心地邪恶,即使得了精神分裂症,一般也不会有这种表现。精神分裂症的病人,一般比较温和,不是充满仇恨攻击别人的精神病种类。因此,你由于心地本来就不好,所以一提问题就出丑。你应该忏悔你自己心地不善良的罪。
   
   你下面提出的这些问题,早就许多次回答过了。你文化水平低,读不懂。更是一提问题,就像造谣的上海国保一样出丑。这是回答这些问题的其中的三篇,请你再看一遍: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共5页)
   http://blog.boxun.com/hero/200909/xushuiliang/11_1.shtml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http://blog.boxun.com/hero/200812/xushuiliang/7_1.shtml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1/xushuiliang/29_1.shtml
   
   此外,以下这些文章,供你参考,你自己去读读吧: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1/xushuiliang/7_1.shtml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共2页)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3/xushuiliang/5_1.shtml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http://blog.boxun.com/hero/200812/xushuiliang/7_1.shtml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2/xushuiliang/4_1.shtml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0/xushuiliang/3_1.shtml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1/xushuiliang/11_1.shtml
   
   链接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3/xushuiliang/9_1.shtml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共3页)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1/xushuiliang/21_1.shtml
   
   链接
   
   
   最后,再劝你一句,赶快去看病,别把你自己的病耽误了,这是关系到你自己一辈子的事情。
   
   徐水良
   
   2015-12-30日
   
   附:
   
   吕千荣说道:
   
   徐水良,现在该你回答网上大量揭露你的偷糖浆做牢、骗奸寡妇和诈骗寡妇钱财、儿子是精神病、被中共巨额送到美国后是假反共真特务、配合中共打压、迫害、破坏海内外中国民运组织和人士等以及我揭露你的等大量滔天罪行了!
   
   在 12/29/2015 10:29 PM, xushuiliang01 写道:
   
   而且,你那个文化水平,什么理解能力也没有,竟然把我回答陈卫珍说陈泱潮的话,看成说你的,不用辩论,你自己就先出丑了,你还有辩论能力吗?
   
   你一点都伤害不了我,相反,我如果不小心,到有可能伤害你,加重你的病情。所以我再真心劝你一句,别乱闹了,赶快去看病,那是关系到你一辈子的大事。那才是正事。
   
   徐水良
   
   在 12/29/2015 10:19 PM, xushuiliang01 写道:
   
   吕千荣,我给你讲清楚了:我不需要与你辩论。因为,如果我把你当作正常人辩论,那你自己天天在强调论证你是中共走狗,因为你天天强调中共对你脑控,你被中共脑控了。中共脑控你做什么?当然是要你为他们做事,攻击民运人士,丑化宗教形象,要你当他们走狗。因此,你自己天天就在论证你是走狗这一点。还用我辩论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