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傳珩:中共喉舌主流地位淪陷──中南海最新推出「網站記者證制度」]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走向电脑加谈判的时代
·牟传珩:创造大于问题——有关未来学研究
·牟传珩:历史这样诉说——“6、4”目前的花束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需要崭新的哲学
·牟传珩:枫叶——写在“6、4”纪念日
·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牟传珩: “白脸盆提来的”往事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语话——“双胜都赢圆和说”的由来
·牟传珩: 一掬幽思飘飘
·牟传珩:快餐小炒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牟传珩: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精髓——《太极图》与太极思维
·muchuanheng1: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牟传珩:心圆体和——有关人性的哲学思考
·牟传珩:中国经济发展的负面代价——环境恶化严重
·牟传珩:前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二
·牟传珩:新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三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五
·牟传珩:共同妥协斗争观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牟传珩 :感悟历史——走向人类主义时代
·牟传珩:二合出三新思维—— 一分为二哲学走向末路
·牟传珩:飘散的野槐花(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大喋血后的苏醒——反思国际社会否定战争的历程
·牟传珩:走向“人类主义”新纪元——从阿尔温•托夫勒的观念谈起
·牟传珩: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
·牟传珩:现代社会使用暴力的原则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被遗忘了的历史旧案——简说中共炮击“紫石英”号战舰事件
·牟传珩:风雨里的寻找——写在牢狱的岁月
·牟传珩 :当代谈判之道
·牟传珩:高智晟的渴望
·牟传珩:受伤的苍鹰——高智晟精神之歌
·牟传珩:走向思想燃烧的时代——为祝贺《自由圣火》改版而作
·牟传珩 :命运走向六弦琴(又二首)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就一起人权惨案质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牟传珩:秩序都来自于自由——帕里戈金“消散性结构”理论的启示
·牟传珩:“妥协为你赢来了花篮”
·牟传珩:狱中诗三首
·牟传珩:有关人的精神活动思考
·牟传珩:仲秋回忆何德普
·牟传珩: 聆听春雨
·牟传珩:中国改革论战新解读——对抗哲学、竞争理论与制度主义
·牟传珩:日、蒋代表香港、澳门议和密幕——点评一次可能改写历史的谈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傳珩:中共喉舌主流地位淪陷──中南海最新推出「網站記者證制度」

   
   
     日前,包括人民網、新華網在內的十四個中央政府主管的新聞網站記者,獲發首批新聞網站記者證。中國國家網信辦表示,只有符合規範的「一類網站」,即中央級的媒體、地方重點喉舌媒體和全國性行業新聞網站才有資格獲發記者證,此規定明確排除了其他民間與商業網站的採編權。這一舉措,輿論普遍解讀為中共恐懼互聯網「扳倒中共」的新動作。
   
   


   
     中共患互聯網恐懼症原因
   
   
   
     當下,中共媒體──從報刊到電視,無一不面臨著來自當今中國社會急劇轉型與無國界網絡媒體迅速崛起的雙重壓力。中共媒體管控一向依憑著國家的壟斷性「紅色」話語,理所當然地佔據了社會的主導權,規導著社會的主流輿論與價值觀。在紙媒時代,紙媒是官方信息傳播最主流的形式,傳播以意識形態為內容,以黨政權力為中心。中共始終掌控著紙媒內容的信息與話語的發佈、控制權,因而也必然壟斷著信息話語和公眾的知情內容。中共要社會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完全由喉舌媒體控制機關說了算。
   
   
   
     互聯網時代就不一樣了,網絡創造了一個完全開放的話語平台,成為一個民眾掌握了傳播主導權和話語權的時代,由此也決定了媒體傳播不再是政府主導,而是多中心、非線性的。只有這樣的時代,傳播資源才真正握在每一個網絡參與者手裡,民眾不再只是守株待兔地等著政府發佈信息,他們本身業已成為媒體傳播源頭與主體。這便是中南海深患互聯網「扳倒中共」恐懼症的原因。
   
   
   
     習近平網絡治理新常態舉措
   
   
   
     習近平出任網絡管理小組組長以來,明顯加大了監控互聯網的使用力度,控制內容,限制信息,阻止訪問國內外獨立網站,強制各網站自我審查,並懲罰觸及政治敏感話題的人士。為了加強網絡管控,中共不僅加強新聞發佈管控,更開始重點監管社交網絡、微博、視頻分享網站等工具,導致成千上萬國內外的網站、博客、手機短信、社交網絡服務、網上聊天室、網絡遊戲、電子郵件等等被審查。與此同時,官方正在加緊培養專業「網絡特工」俗稱「五毛」訓練開班。這些人已經滲透於國內各個大小網站,並帶動出一大批「自幹五(自帶乾糧的五毛)」隊伍,一起參與控制、誘導輿論。
   
   
   
     早在去年十月底,中共就宣佈,將在全國新聞網站正式推行新聞記者證制度,把新聞網站採編人員納入統一管理。新聞網站的編輯和記者要想獲得記者證,其所在網站和本人都需通過審查,沒有獲發記者證的網站不得進行新聞採訪工作。如此「網站記者證制度」的實質,就是要壟斷網絡新聞發佈權,封殺民間新聞信息發佈自由。這正是習近平當局為繼續大面積壓制輿論而推出的網絡治理「新常態」舉措。
   
   
   
     官方主流媒體地位正在淪陷
   
   
   
     如今,中國社會的每一根神經都聯通著全球化的網絡世界;我們的所有辦公室和家庭都離不開電腦鍵盤。在這個時代,每個人都是信息與話語發佈的中心。來自四面八方的多元信息與話語的傳播,早已突破了政府話語與信息的壟斷控制。時下,社會上無論什麼醜聞,都難以隱瞞,所有知情網民都有充分的動力與條件,把事實真相隨時上網公佈。今天的網絡傳播是多中心的,誰掌握了信息發佈的先機,誰就能迅速佔據社會輿論「主流」。而那些還想站在喉舌立場、意在封鎖信息和隱瞞真相的官方主流媒體,必然要被不斷邊緣化,甚至淪為被淹沒的命運。現在政府要想捂住信息,也就等於放棄了引導輿論的機會,把主導輿論權拱手讓給網絡多樣化媒體與個人,其最終結果就是因喪失公信力而陷入管治危機。
   
   
   
     每一個在網者,都在從機構向個人過渡,成為「新數字時代網絡媒體」的主體。在這個時代,網絡公民在社會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來越多地從幕後走到了前台,不僅是平民百姓,而且是各類精英都加入了網民博客的行列,逐漸形成了新興的社會媒體力量,由此而致使那些黨報官刊所堅守的陣地,一個一個地淪陷,其「核心價值觀」的灌輸性傳播已是四面楚歌。
   
   
   
     如此網絡新媒體的勃然興起,正在重塑著新文明時代媒介受眾方式乃至生活方式。在這個時代,網絡信息生產過程中的開放性、互動性、個人化發展,在根基上衝擊著中共主流媒體在信息發佈方面的壟斷權,使得多年來形成的傳統新聞傳播格局面臨被解構的危機。可以說,新媒介技術的出現不僅僅只是一種時尚,一個新領域,更重要的是它顛覆了傳統主流媒體長期以來所構建的單一視聽模式與價值觀念,致使中共主流媒體在當今中國現實語境下的地位正在萎縮。
   
   
   
     野蠻扼殺新聞自由的黑手
   
   
   
     當此之時,中共依然要堅持管控新聞發佈權,即「黨管新聞」。最近幾年,這種管控越來越野蠻、武斷,現在包括微信都管得非常厲害,就算是很平常的文章都會把它屏蔽掉,連震驚國內外的天津大爆炸,所有媒體的採訪都要被限制。中國政府去年為全國二十五萬記者換發新版記者證時,就首度要求記者必須與其簽訂保密協議,引發輿論震動、質疑。如此強迫記者簽保密協議的事實表明,當局正在野蠻收緊對所有媒體的輿論鉗制和對信息流通的嚴控。
   
   
   
     十一月七日下午三時,習、馬上演歷史性會面,在握手之後雙方領導人即入席進行了簡短的講話。但令外界驚愕的是,在習近平發表完講話之後,中共喉舌央視的同步直播竟突然將信號掐斷,屏蔽了馬英九的發言,引來網友群起指責中共央視掩蓋真相。當下中國的官辦媒體,不是公民的「喉舌」、「揚聲器」和「眼睛」,而是在權力與金錢的左右下,成為隨意歪曲、閹割民意的剪刀。
   
   
   
     在中共管控輿論的社會生態下,媒體不是反腐敗的工具,而是搞腐敗的工具;不是揭露黑暗的工具,而是遮掩黑暗的工具;不是揭穿謊言的工具,而是製造謊言的工具。而中共最新推出的「網站記者證制度」,正是在官方主流媒體地位已經淪陷的背景下,向網絡媒體伸出的又一隻專制野蠻扼殺新聞自由的黑手。
   
   
   
     在當今的網絡時代誰是記者?「公民記者」和網站人員有沒有新聞信息發佈權?所謂採訪必須出示官方統一簽發的記者證,是不是對網絡時代基本人權的粗暴侵犯?這些最近網絡輿論聚焦的種種追問,正在成為射向「黨管新聞」制度的一枝枝飛箭。
(2015/1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