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傳珩:中共喉舌主流地位淪陷──中南海最新推出「網站記者證制度」]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牟传珩: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牟传珩:现代化盘整进程与中国知识分子成长
·牟传珩:我的儿提时代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牟传珩:难搏被捕事件再启示──兼评中共“三个代表”论
·牟传珩:突破“三八线”的朝韩高峰会晤──力主和解是后对抗时代政治领袖的首要使命
·牟传珩:多佛港移民惨案的警悟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的八点建议
·牟传珩:美式民主比中式「民主」更虚伪吗——写在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大选难产之时
·牟传珩: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献礼”——
· 牟传珩:等待春天
·牟传珩:中国新闻监督纸上谈兵
·牟传珩:今年两会“大部制”议题前瞻——中国行政机构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猖獗的地方缩影 ——谁导演了这桩离奇的诬告陷害案
·牟传珩: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牟传珩:政绩工程造假何时休?——也为《中国法治建设》白皮书“喝彩”
·牟传珩:“三手代表”形象与“橡皮图章”命运——聚焦中国人大制度五大弊端
·牟传珩:给今年中国两会代表、委员出议题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傳珩:中共喉舌主流地位淪陷──中南海最新推出「網站記者證制度」

   
   
     日前,包括人民網、新華網在內的十四個中央政府主管的新聞網站記者,獲發首批新聞網站記者證。中國國家網信辦表示,只有符合規範的「一類網站」,即中央級的媒體、地方重點喉舌媒體和全國性行業新聞網站才有資格獲發記者證,此規定明確排除了其他民間與商業網站的採編權。這一舉措,輿論普遍解讀為中共恐懼互聯網「扳倒中共」的新動作。
   
   


   
     中共患互聯網恐懼症原因
   
   
   
     當下,中共媒體──從報刊到電視,無一不面臨著來自當今中國社會急劇轉型與無國界網絡媒體迅速崛起的雙重壓力。中共媒體管控一向依憑著國家的壟斷性「紅色」話語,理所當然地佔據了社會的主導權,規導著社會的主流輿論與價值觀。在紙媒時代,紙媒是官方信息傳播最主流的形式,傳播以意識形態為內容,以黨政權力為中心。中共始終掌控著紙媒內容的信息與話語的發佈、控制權,因而也必然壟斷著信息話語和公眾的知情內容。中共要社會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完全由喉舌媒體控制機關說了算。
   
   
   
     互聯網時代就不一樣了,網絡創造了一個完全開放的話語平台,成為一個民眾掌握了傳播主導權和話語權的時代,由此也決定了媒體傳播不再是政府主導,而是多中心、非線性的。只有這樣的時代,傳播資源才真正握在每一個網絡參與者手裡,民眾不再只是守株待兔地等著政府發佈信息,他們本身業已成為媒體傳播源頭與主體。這便是中南海深患互聯網「扳倒中共」恐懼症的原因。
   
   
   
     習近平網絡治理新常態舉措
   
   
   
     習近平出任網絡管理小組組長以來,明顯加大了監控互聯網的使用力度,控制內容,限制信息,阻止訪問國內外獨立網站,強制各網站自我審查,並懲罰觸及政治敏感話題的人士。為了加強網絡管控,中共不僅加強新聞發佈管控,更開始重點監管社交網絡、微博、視頻分享網站等工具,導致成千上萬國內外的網站、博客、手機短信、社交網絡服務、網上聊天室、網絡遊戲、電子郵件等等被審查。與此同時,官方正在加緊培養專業「網絡特工」俗稱「五毛」訓練開班。這些人已經滲透於國內各個大小網站,並帶動出一大批「自幹五(自帶乾糧的五毛)」隊伍,一起參與控制、誘導輿論。
   
   
   
     早在去年十月底,中共就宣佈,將在全國新聞網站正式推行新聞記者證制度,把新聞網站採編人員納入統一管理。新聞網站的編輯和記者要想獲得記者證,其所在網站和本人都需通過審查,沒有獲發記者證的網站不得進行新聞採訪工作。如此「網站記者證制度」的實質,就是要壟斷網絡新聞發佈權,封殺民間新聞信息發佈自由。這正是習近平當局為繼續大面積壓制輿論而推出的網絡治理「新常態」舉措。
   
   
   
     官方主流媒體地位正在淪陷
   
   
   
     如今,中國社會的每一根神經都聯通著全球化的網絡世界;我們的所有辦公室和家庭都離不開電腦鍵盤。在這個時代,每個人都是信息與話語發佈的中心。來自四面八方的多元信息與話語的傳播,早已突破了政府話語與信息的壟斷控制。時下,社會上無論什麼醜聞,都難以隱瞞,所有知情網民都有充分的動力與條件,把事實真相隨時上網公佈。今天的網絡傳播是多中心的,誰掌握了信息發佈的先機,誰就能迅速佔據社會輿論「主流」。而那些還想站在喉舌立場、意在封鎖信息和隱瞞真相的官方主流媒體,必然要被不斷邊緣化,甚至淪為被淹沒的命運。現在政府要想捂住信息,也就等於放棄了引導輿論的機會,把主導輿論權拱手讓給網絡多樣化媒體與個人,其最終結果就是因喪失公信力而陷入管治危機。
   
   
   
     每一個在網者,都在從機構向個人過渡,成為「新數字時代網絡媒體」的主體。在這個時代,網絡公民在社會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來越多地從幕後走到了前台,不僅是平民百姓,而且是各類精英都加入了網民博客的行列,逐漸形成了新興的社會媒體力量,由此而致使那些黨報官刊所堅守的陣地,一個一個地淪陷,其「核心價值觀」的灌輸性傳播已是四面楚歌。
   
   
   
     如此網絡新媒體的勃然興起,正在重塑著新文明時代媒介受眾方式乃至生活方式。在這個時代,網絡信息生產過程中的開放性、互動性、個人化發展,在根基上衝擊著中共主流媒體在信息發佈方面的壟斷權,使得多年來形成的傳統新聞傳播格局面臨被解構的危機。可以說,新媒介技術的出現不僅僅只是一種時尚,一個新領域,更重要的是它顛覆了傳統主流媒體長期以來所構建的單一視聽模式與價值觀念,致使中共主流媒體在當今中國現實語境下的地位正在萎縮。
   
   
   
     野蠻扼殺新聞自由的黑手
   
   
   
     當此之時,中共依然要堅持管控新聞發佈權,即「黨管新聞」。最近幾年,這種管控越來越野蠻、武斷,現在包括微信都管得非常厲害,就算是很平常的文章都會把它屏蔽掉,連震驚國內外的天津大爆炸,所有媒體的採訪都要被限制。中國政府去年為全國二十五萬記者換發新版記者證時,就首度要求記者必須與其簽訂保密協議,引發輿論震動、質疑。如此強迫記者簽保密協議的事實表明,當局正在野蠻收緊對所有媒體的輿論鉗制和對信息流通的嚴控。
   
   
   
     十一月七日下午三時,習、馬上演歷史性會面,在握手之後雙方領導人即入席進行了簡短的講話。但令外界驚愕的是,在習近平發表完講話之後,中共喉舌央視的同步直播竟突然將信號掐斷,屏蔽了馬英九的發言,引來網友群起指責中共央視掩蓋真相。當下中國的官辦媒體,不是公民的「喉舌」、「揚聲器」和「眼睛」,而是在權力與金錢的左右下,成為隨意歪曲、閹割民意的剪刀。
   
   
   
     在中共管控輿論的社會生態下,媒體不是反腐敗的工具,而是搞腐敗的工具;不是揭露黑暗的工具,而是遮掩黑暗的工具;不是揭穿謊言的工具,而是製造謊言的工具。而中共最新推出的「網站記者證制度」,正是在官方主流媒體地位已經淪陷的背景下,向網絡媒體伸出的又一隻專制野蠻扼殺新聞自由的黑手。
   
   
   
     在當今的網絡時代誰是記者?「公民記者」和網站人員有沒有新聞信息發佈權?所謂採訪必須出示官方統一簽發的記者證,是不是對網絡時代基本人權的粗暴侵犯?這些最近網絡輿論聚焦的種種追問,正在成為射向「黨管新聞」制度的一枝枝飛箭。
(2015/1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