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图)]
小平头夜话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图)

   
   “盛雪现象”再思考

   
   作者:香港老民运
   


   昨天一桌人吃饭,闲聊间有人提起最近民运圈热门的“盛雪话题”,其中三人就“盛雪究竟是否会辞职”打赌,“辞”者一,“不辞”者二……
   一个生存于社会边缘几十人的民运团体负责,原本连芝麻绿豆官都算不上,从年轻起就和共产党对抗的一些民运人,更是从不屑正眼扫她。遗憾的是,人家本人不这么看,她认为自己正“引领”中国、并且是“全球”民运舵手,如此一个“国际性人物”,令大家不得不“摆正心态”“正眼”刮目,更遗憾的是,仔细了,大家居然看见的是:一个袒胸扭捏女人、多年来撒谎、骗钱、滥性、给自己编故事造光环、拉帮结派、打击异己。
   
   其实,是否辞职是盛雪的事,就像是否要脸是她个人的选择一样,但是如何对待不要脸的却是民运的事。盛雪在2014年收获了几万现金的香港之行中,她多次在饭桌上说:“我和谁上床,董昕都不管,关别人什么事”,如是等于宣告:“我盛雪选择不要脸,这是我自己的事”。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图)

   图:白骨精“……不见眼睛只见牙”——公刘评语
   
   几年来,民运内外站出来直面她的人,被她全部指认成了“特务”,有理有据揭发她的被定位成了“流氓”,有人私下问:“为什么盛雪不把特务们的问题排列汇合,一个一个铿锵回答,还你领袖清白,舵手本色?”,还有人不解:“开口就骂人家流氓,看来那些流氓事是真的…….”。其实那些人不明白,一个宣布了“不要脸”的人,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回答”和“解释”。盛雪对所有揭露和质疑从来都是以“鸵鸟政策”顾左右而言他,或高调如“暴政有期,大爱无疆”等等冠冕堂皇的口号来应对。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图)

   图:达兰萨拉小酒馆盛雪的丑态毕露(裙下持相机偷拍者是盛雪另一面首来自温哥华的小商贩笔名“黄河边”的高冰尘)盛戏子两耳绯红,牛眼充血,七情上面,一口四环素牙,装嗲充嫩以茶杯充当麦克风:“我这一生中,只有两件事做不好,一是游泳,二是唱歌,尽管一百多个男人想教我游泳,我都没学……”民运大佬杨建利“酒是英雄色是胆”地念兹在兹、情迷双眼仰望盛戏子的表情,情深深,雨濛濛,像雾像雨又像风,耐人寻味,惹人遐思……
   
   当然,也有红颜知己老伯出面帮盛雪讨饶的,说:盛雪是“‘只有小学水准’之辈、芸芸众生之一…….且不说‘大人不计小人过’、‘名将不杀无名之卒’,如此力量悬殊的搏杀,胜之不武啊! ”…….如此替她讨饶之辈,相信也会令她咬牙切齿。何况,这个博懵老伯还哪壶不开提哪壶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宣示(等于为彭小明的前几篇相关文章背书):盛雪与妹妹、母亲一同被“大哥”奸淫,已是陈年旧事,在民运圈子内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也不是什么秘密了,甚至盛雪因为“原谅母亲和大哥”而与妹妹交恶也早就是“公开的秘密”……
   
   既然盛雪连引狼入室通奸的母亲和强奸未成年少女自己的色棍“大哥”都能原谅,并且不惜“与妹妹交恶”,好一个“我没有敌人”寬闊的胸懷,真是“大爱无疆”呀!那么,当年自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之后,盛戏子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无敌”都借光揩油——筹办刘晓波作品朗诵会并亲自朗诵,就见怪不怪了。此举可谓一箭双雕,既可借此搏出位,又高姿态不计前嫌“玩无敌”,看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光环令盛大娘幸有荣焉地忘乎所以高呼“我没有敌人!”以致昔日的“狗不理”,今天变成香饽饽了!难怪盛雪也蠢蠢欲动地授意其面首上演乞求“达赖喇嘛尊者提名盛​雪为明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剧。(详见: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剧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1/xiaopingtouyehua/2_1.shtml)
   
   盛雪给自己戴上的那些头衔,较真儿的话,个个露馅。如果一定要给她来个定位,我倒觉得,徐水良先生概括得很是精准:烂货。
   
   ——在张国亭题为“盛戏子在挟持​民阵,你们甘愿被绑吗​?”的邮组通信中,民运前辈徐水良如是说:
   
   中国狭义民运圈的花瓶民运们,没有成为中国民主事业和民主运动的光荣,反而成为中国民主事业和民主运动的耻辱。受盛雪这样的烂货夹持,更加是耻辱中的耻辱。——徐水良
   
   “盛雪现象”无疑有正邪之争、真假之斗,归根结底,表明民运圈终究希望坐在一张桌子后面的人们,各个有脸有面,至于盛雪(臧锡红)本人去留与否,要脸不要,已经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思考了事件,表达了态度,由此给海外民运带来的反思,相信会震荡相当一个阶段。
   
   ----------------------------------------
   
   
   附件:陈汉中在邮组为盛雪鸣冤叫屈

   
   费良勇博士是汉中认识多年的核物理学家,彭小明是二十年前汉中在欧洲时就认识的学者,都是汉中敬重的朋友。这两位朋友最近的表现真是有些让人失望:
   
   首先,盛雪何许人也?据说是“只有小学水准”之辈、芸芸众生之一,费、彭二尊可是学富五车的德高望重学者啊,如此重炮出击,至于吗?值得吗?且不说“大人不计小人过”、“名将不杀无名之卒”,如此力量悬殊的搏杀,胜之不武啊!
   
   其次,盛雪与妹妹、母亲一同被“大哥”奸淫,已是陈年旧事,在民运圈子内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也不是什么秘密了,甚至盛雪因为“原谅母亲和大哥”而与妹妹交恶也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些还仅仅是停留在“传闻”的层面,谁有确凿证据证实或者证伪之?一对学者在自己的檄文中引用“公开的秘密”和“传闻”,实在有些滑稽。何况这些属于个人隐私的资讯用于“公领域”除了展示这一对学者的品味之外还表现出文章选材之不慎。
   
   盛雪是否适合做主席,可以开特别代表大会处理或者等待下一次代表大会进行主席改选。相关讨论争辩是否就可以“到此为止”?不要让广大社会群众再看一次民运内斗的“叹为观止”!!
   
   汉中
   11/22/2015
   

此文于2015年12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