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小平头夜话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中)(图)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下)
·"共特"李震的真实背景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共特"封殺文革資訊阴谋破产记
文革秘档
·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始末——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一
·广西融安大屠杀——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二
·广西“上石农总”冤案始末——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三
·广西军区围剿凤山"造反大军"真相——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四
·广西文革人吃人事件揭密-文革秘档揭密之五
·"七.三"布告出台的来龙去脉――文革秘档揭密之六
·韦国清南宁屠城 "四.二二"全军覆没――文革秘档揭密之七 (上)
·韦国清南宁屠城 "四.二二"全军覆没――文革秘档揭密之七 (下)
·吴若愚:中共机密文件记录的文革广西大屠杀
·造反派与保皇派的政治分野——关于《武汉“文革”两派负责人解冤仇》的讨论
·韦国清在大跃进的罪恶
· 造反派与保皇派、太子党的政治分野(多图)——以此驳张小刚、余杰之流
·骇人听闻的广西文革大屠杀惨案(图)
·韦国清文革杀害了多少人?
·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朱 瑞:推薦《廣西文革機密》系列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连载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下)
·二,小平头单挑广西423文革余孽——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上)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下)
· 三,“两头真”典型王定洞烛其奸——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3)(上)
·三, 再现柳州文攻武卫争锋历史——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3)(下)
·四、大老潘拒炸覃连芳大楼——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上)
·四、刘贵宝亲历河北保卫战——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下)
·五, 廖伟然绝地反击写传奇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上)
·五, “廖胡子”计诱张春峰——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下)
·六、广西民风骠悍的渊源 “钢青近”一纵阿柳之传奇——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
·七,“6.17”“联指”惨遭“滑铁卢”拿“黑五类”开刀泻私愤——广西文革机
·八,采访廖伟然:抗旨造反的悲剧英雄
·九、柳铁狂飙异端思潮 肖普云檄文横空出世
·十、钱文俊铁肩担道义 引领广西异端思潮——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0)
·十一,破解《七.三布告》背后的隐秘棋局 军头设局柳州惊天劫军列抢枪大案
·十二,军方连环计是“融安、里高”事件翻版;毛、林、周三方博弈“援越物资
·十三,病夫治国 毛乱打眼花缭乱的文革“谜宗拳”;高层过招 《七.三布告》是
·十四、苏联插足 一九六八中越交恶援越计划一度停摆;
·大军躲过韦国清“回马枪”一劫;周恩来执刀充当朝廷大祭司
·十六,韦国清种下“大跃进”广西饿殍百万之因 收获京西宾馆被造反派痛殴之
·十七,韦纯束主导广西“处遗”与拨乱反正 毛泽东打压“白区党”的“十六
·十八,盘点广西文革机密“泄密”事件 第一个揭露文革吃人的勇士王祖鉴——
·十九,南宁屠城之《广西文革大事年表》及吕梁遭整肃事件——广西文革机密大
·二十,文革秘档大面积外泄 “4.22”惨遭洪水灭顶之灾
·二十一,“三种人”韩杼滨审判贪官成克杰 “出身论”与“血统论”斗争的继
散文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巴黎公社社员墙前的反思—— 与欧洲历史名人的生死对话(上)(题图)
·巴黎公社社员墙前的反思 —— 与欧洲历史名人的生死对话(下)(题图)
·耻辱柱——一个丹麦艺术家的人权理念
·走出非洲以后--丹麦女作家卡恩·布利克森传奇的一生
·柳州官场现形记、、、、、、、、、、(丹麦)陈默
·广西柳州的贪官、、、、、、、、、、、、(柳州)莫老情
·宝马与大发-丹麦买车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一)
·丹麦炒票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二)
·足球运-我的世界杯之缘 (丹麦轶事系列之三)
·我在丹麦当跑堂 (丹麦轶事系列之四)
·狗权的差异 (丹麦轶事系列之五)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二)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三)(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五)(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地打发日子(多图)(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打发日子(多图)(下)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民运谍影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戳穿盛雪的谎言

   
   我的拙文《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发表后,没有想到她的回应文字竟然是满口谎言的东西,看来盛雪真是要把谎言进行到底了。但是我还是耐心的逐条戳穿这些谎言,不是为了盛雪,而是告诉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我也希望今后盛雪也能像我一样,正面回应问题,说老实话;希望盛雪不要把别人当做傻子,低估别人的智慧一定是愚蠢的。俗话说,公道自在人心。对我的围攻,谩骂,诋毁,这种打群架式的战法,无损于我。
   
   第一,关于说我从她的地下室向平头传送情报,显然是谎话。我住在地下室那会儿,我还同她一起围剿小平头呢。小平头揭露盛雪近十年,我佩服,他比我先知先觉。既然是情报,那么说明小平头揭露的都是真实的了?

   
   第二,盛雪说我前后住在她家十年,这是弥天大谎。我完整住在她家是从2006年10月开始,到2008年8月搬出,住了一年零十个月。2004年我腰伤复发回国前,曾在她家短暂留宿。在2011年之前,我每次往返,都会暂住她家。这就是我住在她家“十年”的真相。
   
   我跟盛雪绝交之后,她对人说,我住在她家白吃白住,分文不收,以至于韩老先生因此询问。我很生气,人不能这么不要脸。但是我还是不予理会。
   
   按照以前朋友在她家借住的标准,我每个月交纳食宿费500加元。去过盛雪家的人都知道,盛雪家地下室有两个房间,一大一小,我住大的。多伦多地下室一个房间共用厨卫,一般的是250—300元,视房间大小光线地段而定。盛雪家在密西沙加市,房价稍贵。假如在华人聚集的士嘉堡市,由于出租的多,房价有所平抑。300元可以租到二层一房。如果350元/月的话,则租到一个套房,内有独用卫生间,厨房则是两人合用。在加拿大,这个房价包水电冷暖气和网络。
   
   盛雪所说的包这包那,实际情况是,饮料,我从不喝软饮料,我只喝茶,自备茶叶,上好的龙井碧螺春。我不抽烟,谁见过我抽烟?我来加拿大就戒烟了,现在完全忍受不了烟味。我也不喝酒,完全没有酒瘾,但是聚会的时候,我会喝一点白酒助兴。
   
   如果每个月的房价300元的话,那么就有200元是每月的伙食费。按照每个人200元的伙食标准,盛雪一家三口是600元,加上地下室还有一位借住的朋友,每个月总共有1000元的伙食支出。大家知道,北美的食品比较便宜,将近十年前,多伦多的食品更便宜,我可以绝对的说,盛雪家每个月伙食费的支出绝对没有1000元,最多不会超过500元。生活在多伦多的人都知道物价。
   
   多伦多有一个朋友对我说,盛雪的家的伙食处在温饱的阶段,你和xx养着他们全家。我不抽烟,这么些年,每次回国,我都会带两条烟和两瓶酒送给她家,从不落空。
   
   盛雪说我住在她家像是收留了我,我得了莫大的恩惠。我说一件往事,大家都会很清楚了。2006年12月圣诞前,也就是我入住盛雪家一个多月某日,我和盛雪董昕包装圣诞礼物,我说,圣诞节过后,我打算搬出去。盛雪一愣,点点头。晚饭后,我说出去散步,盛雪说,我也去,董昕也说,我跟你们去。我们围着盛雪家的小路走着,盛雪忽然停下来说,劭夫,你能不能不搬走?那时还没有人叫我“刘爷”。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愣在那里。盛雪接着说,你是不是嫌我妈说话不好听?她人就是那样,你别介意。我说,也不是,我觉得朋友不能太近,留点空间比较好,这样朋友做的长久。她说,你知道董昕没有工作,我妈也没有收入(其母1997年移民,须住满十年才能领养老金。),就靠我一个人做电台,你们住在我这儿,就等于帮助我。我当时很为难,迟疑了半晌,我终于说,好吧,那我不搬走了。这时,盛雪一激动,抱着我,眼泪流下来,董昕也抱着我们,在寒风中伫立片刻。后来,我还有一次请求搬走,但是盛雪再次挽留。最后,我以工作为理由终于搬离她家。
   
   第三,关于我是特务的问题。盛雪说,“2013年夏天,由于他在四个不同的地方犯了同一个只有他一个人会犯的错误,我豁然发现他的共特身份,我非常震惊。”以这样故弄玄虚的话来陷害人,盛雪无耻到了家了。
   
   赖建平先生的文章我已经回应过了,我很佩服他的目光犀利。我2013年6月26日下午认识他,同车前往渥太华,28日凌晨回到多伦多,相处四十几个小时,就能断定我是特务,他不做侦探做律师真是太可惜了。王玉华女士还是有点客观精神的,她承认了盛雪介绍李学江采访了她,李学江还到抗议现场拍照。这就够了。把这两个人的文章跟我的《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一文对照阅读,可以作出正确的判断。
   
   盛雪说,“需要说明一下,刘邵夫是我在26年来指出的唯一共特,费良勇指我说谁谁谁是共特,都是他们自己编造的。”她怎么就敢于公然撒谎呢?
   
   盛雪这些年亲口对我说过的特务就有以下这些人:小平头,朱瑞,陈毅然,苏君砚,秦晋,汪岷。小平头自不待言,盛雪无数次指控小平头是中共特务。朱瑞,盛雪跟我说,朱瑞带有特殊使命,来破坏汉藏对话。陈毅然,在渥太华,当着大家的面,包括杨建利,她说陈毅然这次回国接受任务,专门来破坏多伦多会议的。苏君砚,2012年12月,在她家的地下室,盛雪对我说,我怀疑苏君砚是特务,我说凭什么?她说,苏君砚编造履历,我托人到北京大学调查他,发现北大历史系历届毕业生里面没有苏君砚,他的社科院的履历也是假的,他在希望之声发表那么多反共言论,回国却没有事,国安没有找他,这是不可能的。秦晋,大约在2007年,盛雪对我说,我怀疑秦晋是特务。我说有什么根据?她说,秦晋去香港了,他怎么能去香港?前几年,有一次盛雪对我说,汪岷是特务,我说,我对他不熟悉,只是知道他是广州七九老民运的。盛雪说,他在炒房地产,他哪有那么多钱?
   
   最近,费良勇和彭小明也上了盛雪的特务榜了。我还听费良勇说,盛雪还怀疑梁友灿也是特务。我感到不可理解的是,为什么盛雪如此疯狂的抓特务?出于什么目的?是不是秉承什么旨意?既然盛雪说我是特务,我也把对盛雪的质疑据实举报了,那么就等待加拿大有关部门的调查吧。
   
   第四,盛雪说,“刘邵夫发出的一系列攻击文章引用的民阵加拿大成员的大多数信息和故事都是编造的,例如,他说民阵加拿大主席逸君在布达佩斯开会期间约在隔壁的他一起喝酒,在房间如何如何辱骂我,绘声绘色,但事实上,他们两人根本不住在同一个酒店。”我奉劝盛雪不要胡言乱语了,这样说谎不难为情吗?你和张小刚不住在我们一个酒店是事实,但是,你凭什么说贺军不跟我们一个酒店呢?
   
   大约是在第二天的晚上,约好了到杨建利住的酒店聊天(也就是盛雪住的,离我的住处大约七八分钟路程。),可是我去之前到了刘国凯的房间,跟他聊了一会儿。刘国凯心情不好,我劝说了一番。到了杨建利住的酒店大堂,一伙人都在说话。有人问我,见到贺军没有?他说去叫你。我说,我没见到。等到散了后,我回到酒店,有人告诉我,看见贺军打车出去了。时间很晚了,贺军还是不见回来,我们就有些慌,生怕他酒醉迷路。不知怎么惊动了费良勇邹海霞,他们俩赶到酒店,跟大堂经理交涉,说要开门看看。经理说,我们有红外线探测,即使是一只老鼠也能探测到。正在说话间,贺军回来了,醉醺醺的。费邹离开后,我还过去看看他有没有事情,关照他早点睡下。
   
   这是一件小事,盛雪也说谎。她不明白说谎如何令人鄙夷。我还要补充的是,在维也纳我跟贺军也是住在同一个酒店,还有陈钊夫妇。晚上贺军还是请我下楼喝酒,我不喝酒,但是下去陪他。他还是说盛雪的坏话,说盛雪跟张小刚苟且之事,还问我知不知道?说盛雪的母亲骂我自私,要吃好的,但是很小气。说边大卫是特务,拿了录像回去拿钱,说他的钱好挣,我们可是血汗钱。这就是贺军的为人。在盛雪将要做民阵主席的时候,贺军对费良勇说,这个人不能做主席,否则民阵必乱。还说,这些年捐给盛雪不下三万。贺军是最早跟我议论盛雪的,现在紧跟盛雪,唉,这人呐!
   
   第五,最后要说一说关于劝说盛雪去缅甸的事情。2012年底,盛雪告诉我,有一个蒙特利尔的朋友叫做杭永健的,说他在缅甸有人脉关系,可以见到昂山素季。盛雪向我介绍杭永健的情况,老杭是泰国获得难民后分配到了加拿大蒙特利尔,是民阵的人,不过以前是王国兴的,盛雪希望到了加拿大就跟她。盛雪说,杭永健要来谈去缅甸拜见昂山素季。我听了,很有兴趣,因为我知道,昂山素季将会登上缅甸的政治舞台,成为亚洲民主转型的榜样。盛雪以前跟我聊起过昂山素季,也有点以中国的昂山素季自居。我说,你没有昂山素季的门第和宗教。这就是盛雪为什么要抬升自己的出身。但是,昂山素季能与你见面,对于中国民运是一个很大的鼓舞,也能提高你在中国民运的分量。
   
   我没见过杭永健,我在中国的时候,杭永健来过多伦多,见了盛雪,贺军,罗乐等人。这次是我跟他第一次见面。老杭很直爽,我们在盛雪家商量,杭永健说,他计划春节回到泰国缅甸,他的儿女都在那边,好像女儿还跟缅甸人联姻,所以认识一些民盟的人,通过这些人,可以递上话,要求会见昂山素季。我记得在场的除了我和老杭还有罗乐盛雪。我说这是一个机会,主张去,还自告奋勇撰写给昂山素季的信件。说定了以后,老杭返回蒙特利尔,在他启程之前把信件翻译成英文。我把中文稿交给了盛雪拿去翻译。但是一直没有翻译好,杭永健打了几次电话催促。我说你最好自己跟盛雪说,你直接打电话给她就行了,免了我从中间传话。但是老杭说,我跟盛雪说话不方便,跟你说话比较随便,大家都是上海人。所以我几次转达了杭永健的意思。最后杭永健收到了盛雪的快递,带走了信件。
   
   到了次年五月,我回到了上海,杭永健从泰国打来电话,说信件托人交上去了。我说有把握见到昂山素季吗?他说正在联系。他还说,泰国的商人王鸿宾愿意负担盛雪等人的所有费用,他是法国老民阵的。杭永健希望我转达给盛雪。我说,没有把握见到昂山素季盛雪是不会启程的。杭永健则说,到了之后可以再努力,见不到走一次也无妨。我记得似乎我曾给盛雪邮件,转达了泰国的情况,希望她自己拿主意。但是我隐隐约约感到盛雪对此事不那么热衷了。最后这件事情就搁下了。2013年回到多伦多,杭永健打电话来,我还责怪杭永健,我说,你让我转达意思,可能造成了盛雪的误会,我感到盛雪不想去了。
   
   盛雪省略主要事实,诬陷我诱捕她,用心可谓恶毒!我是主张盛雪赴缅,能说明什么呢?计划不是我提出来的,执行的人也不是我。盛雪凭什么就说去缅甸就一定被绑架呢?她自己既想攀附昂山素季,抬高自己的身份,又没有足够的政治魄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