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
小平头夜话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2011年2月26日和27日,在旧金山召开了“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这次会议,打着纪念辛亥革命的旗号,主要是纪念盛雪的祖父臧启芳先生。这次会议黑幕重重,盛雪利用这次会议贪钱捞名。鉴于盛雪一惯贪腐说谎、信口开河、颠倒是非、败坏民运,而且盛雪惯于贼喊捉贼,将揭露其问题的人士统统诬陷为造谣中伤者,甚至打成特务,并发动其情夫们、对其有所求者、帮凶和不明真相者进行围攻,狡辩抵赖、威吓谩骂、喊打喊杀、使出恐怖主义手段,流氓至极,这里有必要将盛雪利用这次会议贪钱捞名的黑幕揭露出来,旨在打击歪风邪气,树立民运正气。
   
   1. 臧启芳怎能与辛亥革命扯上关系?
   
   臧启芳出生于1894年,1911年辛亥革命时仅17岁,尚未成年。没有任何史料证明他是年幼先知的神童。根据《臧启芳年谱》,辛亥革命时臧启芳在家乡辽宁盖平县中学读书,作为普通少年,思想理念尚未成熟,甚至对辛亥革命一无所知。盛雪说他祖父剪掉了辫子。大概这是臧启芳受辛亥革命影响而做的第一件事情吧?当时两亿中国男人都剪掉了辫子。这算不上什么作为。不能说剪掉了辫子,就算参加了辛亥革命吧。

   
   不过,盛雪就有这样的逻辑。她曾说,她是七九一代的民运人士,因为她当年16岁,去西单民主墙看过大字报,所以也是民主墙一代的。她根本就没有参加过八九学运,但她自称是六四的幸存者和见证者。按照她的逻辑,全北京人都是幸存者和见证者了。
   
   盛雪的这个歪理逻辑人们不会认同。但是盛雪为了把这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会议弄得师出有名,达到她自抬门第出身的卑俗目的,不惜违反基本常识和逻辑,把一个跟辛亥革命渺不相关的农村少年硬扯上关系,行骗到了不知耻的地步,可见此人品行之一二!
   
   2. 打着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旗号侧重纪念臧启芳是不恰当的
   
   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同时纪念孙中山、黄兴、宋教仁、以及康有为、梁启超、戊戌六君子谭嗣同等,人们一般不会有异议。若同时纪念隆裕太后,可能就有人表示异议。实际上,正如黄兴指出,辛亥革命不过3个月就实现南北统一、五族共和,“全赖隆裕皇 后、皇帝及诸亲贵以国家为前提,不以皇位为私产,远追尧舜揖让之盛心,遂使全国早日统一,以与法、美共和相比并。”孙中山也表示:“孝定景皇后让出政权,以免生 民糜烂,实为女中尧舜,民国当然有优待条件之酬报,永远履行,与民国相终始。”若同时纪念1895年参与公车上书的1200多举人中的某一位,可能许多人都有非议。其实,从公车上书到1911年辛亥革命这16年间,这位举人可能多少发挥过较大范围的影响力。
   
   辛亥革命是改变中国、影响世界的特别重大历史事件。其百年纪念的意义也非同小可。把臧启芳这个与辛亥革命 毫不相关的人士,作为辛亥革命百年大祭的中心人物,显然是极不恰当的,可以说是非常荒唐的。
   
   基于这个想法,我对盛雪将其祖父作为辛亥革命百年大祭的中心人物很反感。考虑到与盛雪的同仁关系(我当时是民阵主席),我虽然表示这样做不恰当,但没有公开极力反对。不过,我最初明确表示不出席2011年2月旧金山会议。为了防止因这件事同盛雪搞僵关系,我同意以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的名义向台湾民主基金会申请经费,我还答应私人捐款1000美元。后来,有同仁力劝我出席旧金山会议,以彰显同仁之间相互支持。无奈之下,我最后很不情愿地参加 了旧金山会议。其实,许多出席会议的人,都是在盛雪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旗号下蒙蔽与会,也有一些人是在盛雪以朋友关系的胁迫之下无奈参会。
   
   3. 臧启芳决非辛亥百年来突出人物
   
   盛雪知道其祖父臧启芳与辛亥革命挂不上钩,就绞尽心机设计出“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这个名称,如果有人质疑,她就说,这次会议不仅是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而是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年以来的风云人物。这样,臧其芳就与辛亥革命沾上边了,而且成为辛亥革命以来的风云人物里面的中心人物。这实际上也是名不符实的。因为臧启芳只是出任过天津市代理市长(任期仅三个月)和东北大学校长等职务,虽然可以列为民国时期的知名人士,但是毕竟仍是地区性人物,并非影响政局的风云人物。臧启芳与辛亥革命“风云人物”相去十万八千里,而盛雪对辛亥历史所知甚少,硬把她的祖父扯进了辛亥革命风云人物,无知且无耻,可谓贻笑大方。将臧启芳作为辛亥百年的重要人物之一来纪念,题名为“辛亥百年风云人物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明显有僭越和炒作之嫌。国民党系统中臧启芳这种层次的知识分子官员数量很大。盛雪名为纪念其祖父,实际上借机抬高自己。我曾经私下表示,如果盛雪及其臧氏家 族举办家祭式的纪念会议,无可厚非。但如此炒作后,让人误以为臧启芳是辛亥革命元勋,或者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盛雪也就成了名门之后。不说是伪造了历史,也是歪曲了历史。这就很荒唐了。
   
   4. 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议主要是盛雪的家族会议
   
   旧金山会议虽然打着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旗号,但至少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和议题都是纪念和宣扬臧启芳的内容。盛雪事后出了两本书,一本书《千古人传颂,辛亥革命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先贤臧启芳纪念文集》,另一本是《百年不风流,辛亥革命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论文集》。从这两本书的书名、封面封底和内容来看,主要是突出和宣扬臧启芳。挂辛亥革命的名也是为了更好地突出和宣扬臧启芳。前一本书(总共39篇文章)的内容百分之百是纪念臧启芳的,后一本书的内容也有三分之一是纪念臧启芳的(该书27篇文章中,纪念臧启芳的文章占9篇,还有一篇也有相当内容是纪念臧启芳的)。从文章篇数来看,两本书共66篇文章,纪念和宣传臧启芳的超过48篇,占73%以上。与臧启芳无关的重要发言在会议上大都被限制到15分钟以下,而关于臧启芳的发言,拉家常也长达半小时至一小时。此外,全体与会人员,多次被迫对一个不甚了解甚至陌生的民国人物臧启芳鞠躬如仪,顶礼敬仰,这也是不恰当的。
   
   5. 盛雪利用2011年旧金山会议派捐捞钱内幕
   
   盛雪所申报的旧金山会议开支,总计34555 美元(姑且不论有没有水分)。
   
   盛雪在会后出书所公布的捐款名单共有23人 (不包含其亲属):桂民海,张小刚,杨建利,贺军,刘达文,边大卫,梁 友灿,鲁之璠,潘永忠,桂君,洛桑尼玛,费良勇,李震,唐元隽,王丹(女),脱立新,邢铮,林霖,方仲宁,顾明,吴量福,吴倩,金秀红。据我所知,绝大部分人士每人被派捐1000美元。
   
   盛雪向民运界的派捐收入,大约21000美元,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从台湾民主基金会为这次会议申请到资助 5000美元,这两项合计26000美元。外地参加会议者大约60多人(有一部分 捐款人没有出席会议)。凡捐款者不再交纳会费。估计有40人交纳会务费, 每人交纳200美元,会费收入8000美元。这三项合计收入34000美元。
   
   盛雪的亲属有九家人(14人)捐款,捐款数额不祥。盛雪自己在会上宣称,臧家人为会议的费用出了大头。什么叫大头,至少应该是60%以上吧。按照盛雪所申报的费用34555美元,假设盛雪家族出了60%,即至少应当出资20733美元。那么,会议总收入至少是54733美元。
   
   收入 – 开支 = 54733 – 34555 = 20178 美元。
   
   此外,盛雪所申报的某些费用,明显偏高,例如,会议文件的费用 400 美元(一般说来不应该超过200美元),会议横幅 1500 美元(我们主办的国际会议的横幅从来没有超过200美元)。
   
   所以,盛雪主办旧金山会议,从中贪钱至少两万美元以上。
   
   大家知道,很多民运人士被迫流亡海外,生活非常不易。即便境遇较好的人士,挣一千美元也要花费许多辛苦劳动。向海外民运人士以千计派捐,中饱私囊,这是民运史上史无前例的。
   
   盛雪曾经以自己夫妻俩无工作没收入,要为民运工作为由,向因工伤而提前退休的加拿大民运人士苏君砚先生派捐说:“一千、五百,随你。”苏先生因收入有限,只捐了500加元。盛雪低头数钱后扬长而去,竟然没有一句感谢话。盛雪显然嫌少,希望至少1000以上。苏先生感叹道:“为此蝇头之利,而曝光人格本质。”
   
   
   6. 盛雪忘恩负义排挤出钱出力的论坛和基金会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为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活动向台湾民主基金会申请到5000美元,全部交给了盛雪。但盛雪却全面排挤了论坛和民主基金会。在整个会议上和会后出版的文集上,闭口没有提到论坛和台湾民主基金会。我和潘永忠采取了极为宽容的态度。但基金会认为,盛雪这样做违背了基金会的项目运作规则,这笔钱应当退回给基金会。盛雪坚持要这笔钱(要钱不要脸),借口说国内有人来,担心打论坛旗号会影响国内来人安全。其实,辛亥革命是在中共成立之前发生的历史事件。中共从来没有否定过辛亥革命的积极意义,也从来没有否定过孙中山,而且中共也每年纪念辛亥革命。这个说辞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国内有多位人士参加过论坛的会议。为了帮助盛雪,我和潘永忠只好向基金会写了检讨。盛雪虽然也在检讨上签了名,但从来没有向我和潘永忠表示过任何歉意,还私下责怪基金会及其负责人和办事人员官僚。后来,盛雪竟然在民阵网络会议上撒谎说,是论坛想沾她的光,硬要坚持为旧金山会议申请5000美元经费。这真是无耻至极!
   
   我和潘永忠为旧金山会议申请了经费5000美元,各自还掏腰包捐给盛雪1000美元,还要为盛雪写检讨。我们都极为宽容地对待这件事,没有同盛雪计较。可是,后来盛雪及其面首之一张小刚还恶毒攻击我“忘恩负义”。到底谁忘恩负义?
   
   7. 盛雪宣扬祖父伪造历史源于她满脑子反动的“血统论”
   
   2015年12月15日盛雪发文谩骂我说,“我的家族比你的家庭高贵千倍,你再怎么哀叹嘶鸣也是徒劳。” 之前还多次叫嚣,她的家族多么高贵,我再怎样努力也改变不了我卑微的出生。读到盛雪如此歇斯底里的吼叫让我感到震惊。原来盛雪宣扬祖父伪造历史是因为她满脑子极为反动的“血统论”,想把自己打造成名门望族之后。相信大家对遇罗克被中共杀害依然记忆犹新。可悲的是,在文革过去半个世纪以后, 一个生活在自由民主社会二十多年的 “民运领军人物”竟然公开宣扬“血统论”,头脑冬烘,本质败坏。如果盛雪大权在握,不知有多少出生寒门惨遭嫉妒的优秀人才被踩在脚下,不知有多少遇罗克人头落地。
   
   臧其芳先生在民国时期所作的贡献值得肯定,但跟辛亥革命的历史转折没关系,贡献都在他成年以后。盛雪在利用祖父抬高自己的同时,没有努力去提高自己的学识和修养。盛雪自吹为“著名作家和记者”,竟然没有读过中国四大古典名著。有一位朋友在她家做客时,读了盛雪书架上的一些书,但当他问起盛雪读过哪本书时,盛雪竟然都没有读过,还说读这些有什么用。
   
   由于不学无术,盛雪对中国历史知之甚少,甚至很多常识都不懂,所以才会在伪造家史时出现那么多荒唐无知的说辞。例如,盛雪胡诌其外祖父拥有大片土地果园,雇佣数十名长工短打,是十里八乡知名的富裕乡绅。由于民众的保护和拥戴,未能划为地主富农,幸免被镇压的命运。盛雪对中共土改一无所知,美化中共的血腥土改。载入《毛选》的开明富绅牛友兰先生被穿鼻游街,受尽凌辱,最后绝食而死。连赵紫阳都不能挽救自己的地主父亲被残酷处决的命运,假设盛雪的外祖父真是富甲一方,又怎能逃脱被镇压的命运?盛雪吹嘘其外祖父的目的是将其母亲美化成“大家闺秀”和“民运圣母”,最终目的是抬高自己。又例如,盛雪说自己的父亲臧鹏年“获得政治、历史、英语三科大学学位,纵横自然和社会科学领域 ”。三个学位都属文科,怎么纵横到自然科学?完全是外行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