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小平头夜话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平头按:自打陈毅然推出雄文《从多伦多 “十元计划”看盛雪的“作为”》,盛雪多伦多团伙炸了窝,一片喊打喊杀尽显“门后舞板斧”之能事:罗乐、燕子等纷纷现身口诛笔伐,李菲菲口爆“三字经”粉墨登场,盛雪打手丁叫兽(丁一夫,真名丁鸿富)亦手摇蒲扇出谋划策。关键时刻,这幕戏的高潮部分出现,一阵密锣紧鼓,聚光灯下,兽医李天明闪亮登场,口出狂言: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李天明这厮有何来头?盛雪男宠,盛雪多伦多团伙的骨干分子,自称"法大国际法出来的高端人才",当年这厮与盛雪唱双簧,策划由达赖喇嘛出面提议让盛雪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详见: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1/xiaopingtouyehua/2_1.shtml),(陈毅然文中也涉及此猫腻)被平头网上揭露搅局后,此闹剧才就此偃旗息鼓。这个曾经策划提名盛雪诺贝尔和平奖的“法律学者”,如此赤裸裸地使用语言暴力威胁他人,这口气不像个土匪地痞吗?这样动不动就杀了这个,骟了那个,在加拿大是不是可以报警——有兽医疯了!立此存照,作为呈堂证供,保留恐吓证据非常必要。我想,费良勇没勇气再去多伦多,因为那里的兽医“磨刀霍霍向猪羊”说“不打麻药的……先预订你身上一重要器官”——要给他做手术,骟了他。此番李男宠跳出来充当盛雪的马前卒、急先锋,应验了中国民间俗语“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想起以前平头揭露李天明盛雪男宠之身份,李天明曾经“很黄很暴力”地诘问平头:难道只许阉人参加民运吗?难道要象洪秀全一样,把民运的男女隔开,男女授受不亲,你心里就平衡了?!……看来李天明阉人的念头由来已久,兽医之名绝非浪得虚名。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图:自称兽医的李天明为盛雪捧场表演行为艺术
   
   
   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

   
   
   李天明语言暴力贴

   ----------------------------------------
   Datum: Thu, 17 Dec 2015 21:04:52 +0000 (UTC)
   Von: Tianming Li
   
   费良勇婆婆,你要敢惹我,就别再在我面前出现, 你要是再来加拿大串访,那我就先预订你身上一重要器官,咱也练习一次活摘玩儿玩儿。
   
   注:本人兽医学得不好,解剖学不及格,受农民伯伯影响,俺劁猪从不消毒我那生锈的破剪刀,也从不打麻药,你忍着点儿,30分钟之内,肯定废了你。
   
   要你命,不值得浪费俺的子弹;要废你,那窍门儿 多得是。
   
   Tianming Li
   
   My Int'l Standard Mahjong Blog
   http://tomlastman.bokee.com/
   
   ----------------------------------------
   
   Tianming Li 于 2015年12月17日, 星期四, 下午 2:40 写道:
   费老,你这样轻信一个满口谎言或夸大其词的疯婆子的所谓“证据”,你彻底毁灭了你在我心中尚存的高贵形象。
   
   为何?因为我并非是“十元”理事会现任理事。
   
   明白了?!你咋就堕落到如此下流的地步呢?你还算个独立知识分子吗?整天婆婆妈妈的,跟个祥林嫂似的,你不觉得自己面目很可憎吗?你真令人恶心!
   
   请滚出我们的视野!越远越好!你要再涉及到我,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
   
   Tianming Li
   
   My Int'l Standard Mahjong Blog
   http://tomlastman.bokee.com/
   ----------------------------------------
   
   
   附件(1):盛雪团伙马前卒罗乐的回应

   
   -------- Weitergeleitete Nachricht --------
   Betreff: [民阵理监事:1121] 请理监事会制止费良勇继续造谣、传谣
   Datum: Wed, 16 Dec 2015 11:11:43 -0800 (PST)
   Von: Rollor
   Antwort an: [email protected]
   An: 民阵理监事
   费良勇写了一封给民阵 理监事会的投诉信,却不发到民阵理监事会组群,而是向外大范围散发。显然,他无意遵守民阵纪律,无意维护民阵声誉。民阵理监 事会必须阻止这种行为。
   
   关于他的投诉信的内容, 我写了如下一些回应:
   
   1. 关于所谓贪污,费良勇使用的数据 是错误的,并且,费良勇从未向有关人员进行核实。
   
   a. 2013年多伦多会议财务负责人是边大卫夫妻和顾明。如果真的有贪污,那么首先怀疑的应该是这三人,而不是盛 雪。费良勇从未试图调查是否有贪污、贪污者是谁,而直接指责是盛雪贪污,显然是有意打击盛雪。
   
   由于边大卫长期病重,一直想等病 好些后针对费良勇编造的数据写个回应。可惜,天妒英才,他于十几天前与世长辞。(老边生前潜心学佛,入葬时阴雨天中突现明日,一 道完美的彩虹挂在天边,直到诵经结束。令人感动。)老边逝世前仍然关心民阵工作。10月20日,当老边听说费良勇到多伦多进 行“调查”时,坚决要求开会,并积极要求出席会议。后因会场离医院太远,老边便躺在病床上,用电话远程参加会议。他多么希望能当 面向费良勇说情多伦多大会的帐户情况!(费良勇拒绝参加该会议。也拒绝参加次日安排的在盛雪家的会面。我们只能认为,费良勇并不 想了解真相。)
   
   b. 关于我(罗乐)所开发票的所谓 “高价”,完全来源于他自己编造的数据。他的附件 2 说他们在多伦多找了两家华人印刷铺所获得报价,是基于“同样质量和数量”,这是明目张胆 的撒谎。因为,费良勇压根不知道那些印刷品质量和数量的细节。我两次对费良勇说:我愿用我个人的 2600加元作抵押,打赌费良勇在得到具 体的质量和数量之后,不可能获得那么低的报价。费良勇至今不敢接受这个挑战。这就说明,他不敢对自己的数据负责。
   
   2. 关于所谓“造谣中伤实例”中我所 知道的几件事。
   
   (1a) 陈毅然是否打了盛雪,我多次向费 良勇解释过:在二人发生矛盾之后,陈毅然确实在盛雪不注意时从背后用手以一定的力量碰触了盛雪。陈毅然解释说自己是在打招呼,而 盛雪则感觉自己被打了一下。任何有逻辑的人都能够理解,两人从不同角度对同一行为会有不同感受。所以,陈毅然说自己没有打人,可 以相信;盛雪说自己被打了一下,也可以相信。对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理解不了的人,不是真傻,就是故意装傻。
   
   (1b) 陈毅然是否有抑郁症,需要医生诊 断。但是,自2013年春夏之际开始,民阵加拿大成员普遍感觉到她可能患有抑郁症。大家(包括盛雪)互相提醒,要保护她, 避免过度刺激而对她造成伤害。直到后来事情越闹越大,她不仅不看心理医生,反而把自己幻想出来的情节大范围散发,在只能二选其一 的情况下,我们才不得不决定,停止保护陈毅然,而选择保护盛雪和民运。而费良勇现在却用陈毅然的这些臆想作为攻击盛雪的工具。
   
   (4) 2014年慕尼黑会议的主题公布之后,在 民运圈引起了很大震动。很多人认为这是与中共维稳相呼应。在费良勇闯到我的工作地点与我谈话时,我说我反对慕尼黑会议,而费良勇 不问青红皂白,直截了当地说“你是被盛雪鼓动的”,好像我自己不会思考一样。当我告诉费良勇兄弟民族团体也来信表达了对会议主题 所表达的意思的担忧,费良勇又不问青红皂白,甚至没有问具体哪个兄弟团体,直接说“那些是极端组织”。
   
   (7) 费良勇和小平头是否有私下联系和 协调,我们是外人,当然无从知晓。仅从事实上看,费良勇在编造谣言并且满世界传谣,与小平头并无二致。费良勇的造谣文章,小平头 积极传播。民运有个共识,费良勇于2013年多伦多大会期间也表示过:无论一个人是不是特务,只要他把应该内部解决的事情拿到网上去说,他即使不是特务也是在做特务行为。费良勇现在自己的特务行为,用不着别人去诬蔑。
   
   4. 所谓“乱打特务”。到目前为止,我只知道盛雪公开说,她相信刘劭夫是特务。我从未听她说过别人是特务。(不过,按照上文所述,现在很多人觉得费良勇是特务,因为他在从 事特务所做的事。)事实上,盛雪并不是完人,也会犯错误。前两天开会,我还公开批评了她的一个错误,因为她在谈论某人时使用了错 误的言辞。我反对她,并未被她打为特务;那个被她错误描述的人也反对她,也未被打为特务;民阵多伦多还有很多其他人在不同场合批 评过盛雪,也都没有被打为特务。
   
   (要去工作了。先写这些。)
   
   ----------------------------------------
   
   
   附件(2):盛雪多伦多团伙的反响

   
   2015-12-18 0:44 GMT-05:00 Lie809 :
   
   毅然姐:你一直也是我尊敬的一个大姐,之前伱为十元计划做的工作大家也都记得你的功劳,但为什么你现在退出了后为什么变了一个人一样?不管怎么样你和盛雪大家共事了这么多年,是什么原因导致你的这么大的仇恨?我真的想不明白。如果盛雪真要贪污这点小钱的话,她去干点什么工作都会比这赚得多,用得着被那些个可怜的人骂吗?
   
   我现在是十元计划的成员之一,我们的帐都是经过至少两个人以上来核实的,上次有不清楚的地方我们五个一起来共同核对,一直到找出原因为止,盛雪根本不在我们管帐的里面,即使有人寄支票到她家那支票的名字都是写的十元,她拿着这个支票也存不了她自己帐户,为什么要总是说那么难听诬陷人贪污。
   
   毅然姐,我还是叫你一声姐,你也是有信仰的人,说话还是实事求是点好,免得会有报应的。祝一切安好!
   
   燕子
   
   发自我的 iPad
   
   在 2015年12月17日,下午1:23,SHENG Xue 写道:
   看到费良勇发出的攻击文章,我立即用手机登陆了十元人道援助网站,我这里能够打开,也能够完好地看到每一年的捐助清单,做了几张截图在附件里。
   
   不只是这一点,文章中大量谣言和诽谤,包括现任十元人道援助理事会成员名单等。
   
   费良勇为什么不在乎这些显而易见的谣言随时会被揭穿呢?因为他目的非常清楚,就像他发出的数十篇谎言充斥的攻击文章一样,他可能发送到数十个电邮群(我本人能够接到十五个),有的群上千人,电邮群中大部分人在国内,如果不会翻墙就无法看到真相,就很难知道攻击文章中基本都是谎言,只要有百分之十的人相信,他们破坏人道救援的目的就达到了。
   
   就像救援姜野飞、董广平,是费良勇、彭小明先发难攻击,而且是如那么赤裸裸的无耻,有知情者看不下去而出面说明,于是费良勇就连续撰写长篇攻击文章,指责我是在做人道救援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