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图)]
小平头夜话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图)


   
   
   
   平头按:自从彭小明的猛文横空出世,近期,民运圈跳出一群特线宵小,疯狂为盛雪保驾护航,把书生抹黑为流氓,把流氓打扮成英雄。民运前辈徐水良火眼金星,一针见血地指出:“即使从赖昌星事件算起,中共江系阵营出动地下势力,以争取赖昌星金钱捐款做诱饵,蒙蔽一些异议人士,力保赖昌星,实际上是力保贾庆林,力保江泽民。从而在民运内部引起巨大争论,相关的斗争,早已经是两个阵营甚至多个阵营的恶斗……此次海内外一起出动,力保流氓,与赖昌星事件一样,民运圈两个或多个阵营之间的内战烽火激烈,把书生抹黑为流氓,把流氓打扮成英雄,那颠倒黑白的劲头,与当年通过保赖昌星去保贾庆林保江泽民,一个劲头,一个手法。可以看出,其背后当然有很重要的原因。” 徐老前辈并敲打告诫费、彭:“你们把这种争论幼稚地定性为“民阵内部爆发的重大纷争,并非争权夺利的内斗,也非路线策略的争辩、更非个人恩怨的纠缠,而是正邪是非之争。”就相当可笑。这种争论,毫无疑问,是两个甚至多个阵营的争论,当然包含着其他方面的争论。你们这个定位和你们选择的对付重点,毫无疑问就是挨打。”徐老前辈一席话醍醐灌顶,平头有必要转帖在此。以飨读者。小标题是平头所加。

   

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
   
   2015-10-22~11-22日
   

(1)关于盛雪团伙以及独吞赖昌星五万美元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千万不要忘记民运内部的争论,往往包含两个阵营甚至多个阵营的较量。
   
   我觉得小明,老费与盛雪这群人用这种办法争论,实在有点自贬身份,非常不值。
   
   记得我有一次以不屑的口气讲盛雪,马上就有国内对盛雪和海外情况完全不了解的人来污蔑攻击,我就知道背后有强大背景支撑。我不想与这群这类人物做不值得的辩论,所以索性不讲了。反正海外大家都知道情况,调动国内这些完全不了解情况的人出手,聪明一点的,马上能判断怎么回事。
   
   你们一定要较真,当然也未尚不可。但不带感情色彩纯粹客观地陈述盛雪的历史和作为,例如政治上对赖昌星问题的作为,大家揭发的她政治上的疑点,以及其他各方面的情况,就可以了。即使要讲她的经济问题,那众所周知的赖昌星捐助魏京生五万美元,魏京生没有拿到的问题,就比你们这区区千把美元大多了,何必讲这点小钱。
   
   徐水良
   
   2015年10月22日
   
   声名狼藉的盛雪和他的团伙,以及神棍骗子陈泱潮这一类人,竟然能够在狭义民运圈风光一时,并且有那么一大帮特线人物和可疑分子颠倒黑白大肆吹捧,确实是个奇迹。其背后力量不可忽视。现在虽然几乎所有民阵大佬,都与盛雪划清界线。但我也要同时对费良勇和民阵大佬批评一句,这些人的猖獗,与老费及民阵大佬过去对他们的捧抬大有关系。
   
   徐水良
   
   2015-11-15
   

(2)关于狭义民运圈和广义的民主运动

   
   中国民运,中国广义的民主运动,是中华民族的伟大运动,包括参与者数以千万计的伟大的八九民运和一系列运动,它虽然遭到暂时的失败,但它必将取得伟大的胜利。你陈女士一再攻击革命,但中国民主运动,就是要用革命来推翻中共的残暴统治,在中国建立自由民主社会。中国民主运动,毫无疑问,将以中华民族历史上无比伟大而光辉的运动,名垂青史。中国民主运动的先烈们,包括八九民运那些无英雄忘我的烈士们,将永远铭记在中华民族的心坎里,将永远是中华民族的光荣和骄傲。
   
   这个伟大的民主运动,绝不会像陈女士所说的:“中国的民运,将会如中共的遗臭万年,既作为对立也作为陪衬,成为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嘲讽和污点,载入史册!”
   
   未来的历史将会证明,仇恨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尤其是无数中共特线人物,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恶毒污蔑,将无损于中国民运的一跟毫毛。
   
   作为文革后,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最早开创者和命名者,本人为规模早已远超苏联东欧总和的中国民主运动,感到骄傲。并且将永远为维护并捍卫它的伟大名誉而奋斗。
   
   是的,中国的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一个沦陷区,已经是一个黑暗污秽的沦陷区。但是,狭义民运圈和中国广义的民主运动,是两回事。这个狭义民运圈,早已不再是中国民运的真正代表。
   
   那些不得不在狭义民运圈中异常艰难的情况下继续奋战的人们,才是中国民主运动真正标志和脊梁。
   
   徐水良
   
   2015-10-25日
   
   $*$*$*$*$*$*$*$*$*$*$*$*$*$*$*$*$*$*$*$*$*$*$*$*$*$*$*$*$*$*$*$
   附:以下邮件原标题:中国民运的悲催与可怜
   
   在10/25/201509:41AM,陈卫珍写道:
   
   中国的民运,在今后的历史书写中,将是一个吊诡而讽刺的角色!
   
   中国的民运,将会恰如中共暗暗地感谢日本的侵略,因为是日本的邪恶,成就了中共的厚黑。同理,也是因为中共的厚黑,让丑陋的民运中的绝大部分人暂时显出低劣的存在价值。
   
   中国的民运,将会如中共的遗臭万年,既作为对立也作为陪衬,成为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嘲讽和污点,载入史册!
   
   我真诚地相信也期待,还是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们,将在历史的星空闪烁,但是他们现在还沉默在人们的视线外。
   
   那些招摇、聒噪,吃着人血馒头的民运之星们有祸了!
   
   赶紧悔改认罪吧!唯一的出路,悔改认罪吧!
   
   $*$*$*$*$*$*$*$*$*$*$*$*$*$*$*$*$*$*$*$*$*$*$*$*$*$*$*$*$*$*$*$
   在2015年10月25日上午9:23,陈卫珍写道:
   
   徐水良先生,你对基督教的认识,让我感到你是一个糊涂的糟老头!
   
   您对民运圈的认识,让我认为您确实是一个精明的老者!
   
   我为您祷告,希望您把自身中糊涂和精明之间的地带打通。
   
   上帝祝福您!
   
   陈卫珍
   
   $*$*$*$*$*$*$*$*$*$*$*$*$*$*$*$*$*$*$*$*$*$*$*$*$*$*$*$*$*$*$*$
   
   在2015年10月25日上午9:15,xushuiliang01徐水良写道:
   
   郭永丰和这个邮件组的人,绝大部分对狭义民运圈很不了解。相当幼稚。
   
   其实,狭义民运圈,比你们想像的还要污秽一百倍,包括被许多人吹捧、被这里的人赞扬的名人,大多数是坏蛋,属于一批最坏的坏蛋。我这一辈子碰到的坏人,尤其是这辈子碰到的那些最坏的坏蛋,绝大多数,百分之八九十以上,是在狭义民运圈中碰到的,尽管我碰到的人成千上万,狭义民运圈的人只占我碰到的很小一部分。
   
   但是,狭义民运圈,又比你们想像赞扬的高尚一百倍。一些人忍受贫穷和痛苦,忍受特线们的造谣诬蔑,忍辱负重,埋头苦干,为中国民主事业奉献自己的生命和一切。
   
   因为,狭义民运圈不是一个统一的阵营。按胡锦涛的说法,中共控制了民运人士的80%以上,提供了民运经费的80%以上。被中共控制的80%,按过去的说法,这些叛徒特务,大多变成流氓无赖,失去做人底线。但是,他们却由有组织的强大的国家力量在支持,被以各种手法,包括唱双簧的手法等大力捧抬和吹捧。
   
   但是,没有受中共控制的另外的百分之十几,他们却是在极其艰难的、可以说是历史上罕见的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坚定不移地坚持着,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在奋斗。但是,他们却被中共强大的国家力量及其在民运中的占绝大多数的特线所打压、封杀,造谣,污蔑。却得不到什么支持。他们是分散的,甚至很难相互支持。
   
   徐水良
   
   2015-10-25日
   
   $*$*$*$*$*$*$*$*$*$*$*$*$*$*$*$*$*$*$*$*$*$*$*$*$*$*$*$*$*$*$*$
   附:
   
   在10/24/201504:48PM,陈卫珍写道:
   
   哎,民运,尤其是海外民运,不仅仅成了名利场,还成了淫乱窟。
   
   $*$*$*$*$*$*$*$*$*$*$*$*$*$*$*$*$*$*$*$*$*$*$*$*$*$*$*$*$*$*$*$
   

(3)关于特线问题及盛雪团伙的无耻

   
   徐水良写道:
   
   民阵这个事闹得很久了。过去我不介入,近几天顺便讲几句。这里索性再讲两句。
   
   我想,这件事请对于彭小明费良勇及民阵大佬这些书生们,也是一个很好的教育。让他们领略什么叫无耻,什么叫颠倒黑白,知道对流氓、对中共特线,是不能用一般规律来衡量的。那众所周知的事情,在特线和流氓的操作下,事情竟然能变成截然相反的样子。今后,他们可以少一点书生气。
   
   十来年前,费良勇反对讲特线问题,反对讲提高警惕,要搞真民运和特线的大融合、大包容,我就知道老费非栽跟斗不可。后来我婉谢老费等几个大佬邀请我参与民阵会议,第一就是我对老费这个思想指导的民阵不看好,而且怕被卷入后来必然的那些纠纷。第二就是民阵捧抬盛雪陈尔晋这些人。
   
   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想彭小明和老费,现在应该对此深有感受了。
   
   有些人拼命为盛雪的狼藉的名声辩护,把事情反过来说成特线污蔑。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民阵大佬们也不必在意,众所周知的事情,不是靠几个特线和几个众所周知的面首,就能完全颠倒的。盛雪和这些人越是这么做,就越是提供你们说清问题的机会。越是让她自己更加名声扫地。
   
   这里对李一平说一句,你搞小圈子策略,我和张国亭等决定帮你,但看你与特线混一起,赶快离开。但我还是很谅解你的,以为你大概不了解民运情况。现在你竟然与盛雪站到一起,你在海外,难道你对盛雪情况,对海外情况,一点都不了解吗?
   
   徐水良
   
   2015-11-17日
   
   在不涉及宗教问题上,陈卫珍女士还是比较理性的。但我要再提醒一句,陈女士你别对民运一概而论。第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不等于中国民主运动。中国民主运动是全中国全民族的空前伟大事业,高尚的事业,它必将取得胜利并将永垂青史。第二、狭义民运圈中划分为非常不同的群体。大体上分为两个阵营。一般说来,人数众多的特线阵营往往污言秽语、非常不理性,因为他们就是要抹黑民运,把民运形象搞得越黑越好。非特线阵营的污言秽语也有,但相对要少很多。第三,盛雪这个人和他做的事情,已经争论许多次了。海外大家了解情况,包括你们认为是匿名的那些人,其实海外大家都知道是谁。包括用图片恶搞的,大家也都清楚那个人是谁。本人也多次严厉批评他恶搞和污言秽语。但除了特线以及与盛雪有特殊关系的,较少故意颠倒黑白曲意偏袒的。因为那样没有市场。因此,每次都有国内完全不了解情况的出来为之辩护,赞美。既然不了解情况,不认识,你辩护什么,赞美什么呀?其实,什么原因?大家都清楚,那就是出来保驾护航的特殊势力。海外不能这样做,一做,名声就没了。只好调国内的出来。当然,我不是说辩护赞美的都是特殊势力,但特殊势力在运作,包括蒙蔽不明真相的人出来说话,是肯定的。所以,连我们民运中了解情况的人们,都很少发言,大家冷眼旁观看各方面的表现,不是没有看法,而是要看某势力如何运作。本人倚老卖老卖老资格偶然出来说几句,事后往往都觉得多余。陈女士你不太了解情况的,我觉得还是少说几句。当然,各方愿意认真争论,那也好。我不反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