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
小平头夜话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给民阵理监事会的提案
   
   

   民阵监事会主席陈联昆先生、民阵副主席唐元隽先生、民阵副主席梁友灿先生、民阵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以及全体民阵理监事:
   
   民阵主席盛雪贪腐说谎、专横跋扈、沽名钓誉、乱打特务、乱扣帽子、生活放荡、出言污秽,以人划线,导致民阵无法正常运作,在民阵内部以及海内外华人中造成了 极其恶劣的影响。我们早就提出,盛雪必须引咎辞职。但盛雪坚持赖在主席位置上,对于揭露出来的各种问题从不正面回答,而是一概指责为“造谣攻击”,并转移目标,诬指他人破坏救援工作。还欺骗和怂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采用谩骂和喊打喊杀的流氓手段恶毒攻击揭露和批评她的人士。为了拯救民阵,为了维护公义,为了树立民运正气,也给盛雪保留一份体面,我们再次提出,盛雪应该立即引咎辞职。若盛雪不提出辞职,民阵理监事会应当讨论对盛雪进行弹劾。盛雪胡作非为,语无诚信,早已失信于天下。这里我们仅举几例。
   
   1. 贪污腐败实例:盛雪2013年利用多伦多会议贪污金额至少7000多美元(见附件1),罗乐所开的高价发票欺骗论坛和基金会,涉贪金额2000多加元(见附件2),2011年利用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会议到处派捐,中饱私囊20000美元以 上(见附件3)。数千乃至数万美元的金额相对于中共贪官的贪腐是小钱,但是对于经费十分拮据的民运而言,就是大钱了。民运还未掌握政权,盛雪就如此贪腐。如果盛雪手握大权,那么必然是周永康第二。
   
   2. 造谣中伤实例:(1)陈毅然是十元捐助行动多年的实际操作人。盛雪陷害说陈毅然打了她;又造谣说陈毅然有忧郁症和精神病;(2)苏君砚是加拿大民运的批评家,担任过重要职务。盛雪造谣说苏君砚所写的揭露盛雪向他索要500美元等澄清事实的文章是费良勇隔洋捉刀代笔所写;(3) 盛雪造谣说陈联昆和钱跃君是由费良勇2010年在斯特拉斯堡会议上临时拉入民阵,还信口编造了问话、填表等圆谎细节;谎言被揭穿后还拿上帝来搪塞,赌咒发誓;(4)盛雪在网上造谣说2014年11月的慕尼黑会议是黑会,是帮助中共维稳的会议,是中共的人大政协会议;(5)盛雪造谣说费良勇对2015年3月悉尼民运会议进行逆向运作(费良勇鼓励和支持韩文光老先生参加悉尼会议,却被盛雪说成是费良勇阻碍韩老先生参会);(6)盛雪曾建议费良勇向自由亚洲电台控告仲维光,费良勇并没有听从盛雪的建议,盛雪却造谣说费良勇向自由亚洲电台控告了仲维光;(7)盛雪 造谣说费良勇与彭小明同小平头和朱瑞沆瀣一气(迄今为止,我们同小平头没有任何联系,和朱瑞女士也没有任何交往。但多位重要民运人士 和作家都认为,朱瑞是一位严谨正直的作家。读过朱瑞的文章后,人们会赞同这种观点。)
   
   3. 伪造历史实例:盛雪编谎说自己是六四见证人和幸存者,到处招摇撞骗。盛雪还伪造自己外祖父和母亲的历史,百般美化以抬高自己,欺骗了所有的读者。例如,盛雪胡诌其外祖父拥有大片土地果园,雇佣数十名长工短打,是十里八乡知名的富裕乡绅。由于民众的保护和拥戴,未能划为地主富农,幸免被镇压的命运。盛雪对中共土改一无所知,美化中共的血腥土改。载入《毛选》的开明富绅牛友兰先生被穿鼻游街,受尽凌辱,最后绝食而死。连赵紫阳都不能挽救自己的地主父亲被残酷处决的命运, 假设盛雪的外祖父真是富甲一方,又怎能逃脱被镇压的命运?
   
   盛雪今天(2015年12月15日)发文谩骂费良勇说,“我的家族比你的家庭高贵千倍,你再怎么哀叹嘶鸣也是徒劳。” 读到民阵主席这样歇斯底里的吼叫让我们感到震惊。原来盛雪伪造历史是因为她满脑子极为反动的“血统论”,想把自己打造成名门望族之后。相信大家对遇罗克被中共杀害依然记忆犹新。可悲的是,在文革过去半个世纪以后,一个生活在自由民主社会二十多年的 “民运领军人物”竟然公开宣扬“血统论”,头脑冬烘,本质败坏。如果盛雪大权在握,不知有多少出生寒门惨遭嫉妒的优秀人才被踩在脚下,不知有多少遇罗克人头落地。
   
   4. 乱打特务实例:盛雪还惯于把不同意见者打成中共特务,如把陈毅然、陈育国、苏君砚、刘劭夫和朱瑞等人打成特务。盛雪还把梁友灿、王进忠和汪岷说成特务,如今又把费良勇和彭小明打成特务。盛雪前几天又改口说,她二十多年来,只是将刘劭夫打成了特务。听见她乱咬的人个个都在,盛雪竟然还敢狡辩抵赖。盛雪今天(2015年12月15日)还发文说,费良勇“混进中共第三梯队,被送到海外镀金”。大家显而易见,盛雪打特务的逻辑其实很简单,谁反对我,谁就是特务。
   
   5. 沽名钓誉实例:盛雪借 用辛亥革命百年大祭这样的时机,表面上为祖父挣名,实际上为自己脸上贴金。辛亥革命时,其祖父才17岁尚未成年,同辛亥革命并无关系。盛雪乘人之危要挟病笃弥留、出书心切的黄河清,让盛雪挂名为历史巨著的“主编”。盛雪自以为青史留名,实际上浊世留丑。盛雪最近搬出黄河清先生过誉她的旧文,妄图为自己正名。但这并不能证明盛雪有学识和能力担任这部历史巨著的主编。盛雪的情夫之一张小刚甚至撰文说,黄河清先生“想借重盛雪的声望和人脉,帮他为这本书的出版、发行和销售杀出一条路。”照此说来,不是盛雪沾了黄河清先生的光,而是黄河清先生沾了盛雪的光。这不是黑白颠倒吗?再过一段时间,恐怕会出现“盛雪是主编、黄河清只不过是一个写手而已”的说法。黄河清至死头脑清醒,他的著作开宗明义,就痛骂中共“以运动愚民祸国,六十年一以贯之”(《自序》),他会寄望该书在中共未倒之时畅销?他知道绝无可能,他希望的是临终前可以成书,便死而无憾。如果黄河清先生还在世,更可能像我们许多先遭蒙蔽后来醒悟的正直人士一样,已经识破盛雪的真面目,而不耻于盛雪的作为。盛雪拿逝去的人给自己当垫脚石,给自己脸上贴金,是对死者最大的不敬和辱没。
   
   6. 人身攻击实例:盛雪缺乏女性的贤淑,更缺乏作为民运组织负责人的气度,常常骂人是“东西”、“坏家伙”,“流氓”、“人渣”,甚至辱骂未成年儿童。盛雪今天(2015年12月15日)在电邮里以自己家族无一人乞食于中共而荣耀,认为13亿生活在中共暴政下的人都是“在中共屁股下舔食”,这是对所有流亡海外而被迫与国内家人分离的民运人士和他们家人的侮辱,是对在国内坚持抗争的民运人士的侮辱,是对被专制胁迫的13亿中国人的侮辱。如此恶毒之人担任民阵主席,是民运的极大耻辱。
   
   7. 公器私用实例:盛雪借用民运网络发布了大量她母 亲生病去世的消息和图片,大大超过了任何一位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生病去世所发布的消息,甚至将情夫们照顾其母亲的照片也拿到网上去晒,社会影响极坏。再说,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病容作为宣传品。如果盛雪的母亲在病床上能够为自己做主,她一定不会同意盛雪这么做。
   
   8. 生活放荡实例:盛雪的通奸性乱问题,早就众所周知。才貌不及汤灿,性腐超越汤灿。我们本来不想过问她的私生活,但是如今盛雪公开和情夫之一张小刚一唱一和操纵民阵,诬陷不同意见者,一个造谣中伤,一个作伪证,把民阵办成了非夫妻的夫妻店,这成何体统?一个淫荡女人公开伙同情夫合力操控政治组织这种丑事,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没有发生过,民阵却发生了,这是民阵组织的大不幸。盛雪还公然把她自己的通奸淫乱与自由世界的重组家庭等同,可见盛雪的道德观何等混乱、人妖颠倒。盛雪自己没有子女,恶毒地把重组家庭后出生的孩子辱骂为“孽子”,这是一种对儿童的仇恨心理。如此民阵主席,何以服人?
   
   9. 自我膨胀实例:盛雪仅因参与了一些人权救援工作,就自诩为“民运领军人物”。盛雪将2013年 多伦多论坛会议的主题定为“我们共同引领变革”, 我们建议将“引领”改为“推动”,但盛雪一意孤行,拒绝更改,致使这一说法成为许多人的笑料。其实,中国民运的主战场在国内,国内民运人士冒着随时坐牢和家破人亡的风险从事民主运动,他们才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力和中坚。海外民运做一些人权救援和后援工作是职责所在,理应低调、谨慎、严肃,时时为国内人士的安危着想,绝不能高调作秀,趁机为自己捞取名利好处。盛雪在国内没有参与过民运,没有坐过牢、不仅没有受过高等教育,连中等教育都不甚完整(因赴远郊躲避打击刑事犯罪)、也完全没有什么民主理论,居然高调作秀,处处自我拉抬,还到处拉人为她抬轿造势,把自己凌驾于那么多为民运坐过牢、被迫流亡、为民运付出惨重代价、有崇高民主理念的海内外资深民运人士之上,比如正在坐牢的刘晓波、王炳章、高瑜、杨天水、浦志强、郭飞雄、于世文、许永志等,又比如,曾经坐牢,现流亡海外的魏京生、王丹、王军涛、徐文立、王有才、陈破空、杨建利、薛伟、汪岷、徐水良、周峰锁、唐元隽、吕京花、张菁等,还有比如胡平、严家祺、万润南、封从德等人士,虽然没有坐过牢,却作出重要的民运和理论贡献。毫无学识修养、也没有在国内领导民运和坐牢体验的盛雪,竟然目中无人,自我膨胀,把自己抬高到所有这些重要民运人士之上,自封“民运领军人物”,究竟何德何能?只能说,盛雪狂妄自大,毫无自知之明。
   
   无论盛雪如何造忙遮丑、张扬作秀,掩盖不住这样的事实:盛雪在学识、能力、道德、涵养和民运贡献等各个方面,都不能胜任民阵主席。民运界的重要人士,各兄弟民运团体的负责人,包括藏维蒙族民运负责人,港台支持民运的贤达志士,大都已经看出盛雪的各种问题。加拿大有关机构也正在调查盛雪的问题。让盛雪这种贪腐说谎、不知改悔的人占据民阵主席的位置是中国民运的耻辱。中共乐于看到这种周永康汤灿式的人物长期盘踞民阵主席的位置,让民阵瘫痪,让民运失去道德的感召力。如果我们对盛雪的劣迹熟视无睹,那就正中共产党的下怀。我们并不否认盛雪为民阵和民运做了一些工作,但盛雪担任民阵主席是绝对不够资格的。盛雪不当民阵主席以后,可以担任其它职务,继续为民阵和民运工作。
   
   此外,我们必须强调,民阵理监事会是民阵的常设机构。民阵理监事开会时,不是每个民阵会员都能参加的。盛雪知道自己劣迹斑斑,为了给自己壮胆,每次民阵理监事开会时,都拉一些对自己有所求的难民会员、或者支持自己的会员参加,这严重干扰理监事的决策。这是滥用会员权利,也是对民阵理监事的亵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