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小平头夜话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赵岩造谣张口就来却对妹子盛雪忌讳莫深
·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下)(5图)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立此存照:放冷箭的"黑函门" 事件——费良勇给澳洲议员的一封信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与丁一夫先生商榷
   
   (加拿大)朱 瑞


   
   
     在最近结束的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凶相毕露,居然把「达赖集团」定性为「分裂势力」,把「中间道路」定性为「分裂主义的政治要求」。习近平甚至顽固地宣称:「坚持对达赖集团斗争的方针政策不动摇」。
   
     曾几何时,善良的人们对习近平的西藏政策有着幻想。但是自习近平上台三年来,西藏形势却日趋严峻。三年前,在国际声援西藏特别会议上,我采访邵江先生时他就直言:习近平上台后,西藏问题只能更加恶化。原因有三:一,从习近平个人历史看,他一直都是维护专制的官僚,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的所有反人类罪行,他都参与并执行了。他直接对浙江民主党和异议人士进行迫害,对浙江民营经济和地下经济进行了摧毁。二,中共内部已经制定了一个关于对西藏的框架,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正在不断地从这个框架里得到好处,所以,一般来说,任何人上台,都不会变动这个框架。三,像习近平这批在位的太子党,接受的完全是中国共产党的权贵教育,崇尚利益、崇尚暴力,迷恋权力和等级,而且十分贪婪,因此,他们自己不会主动改变。唯一的变化只能依靠藏人自己的努力,以及中国民间的反省。
   
   
     习遭「吃藏独饭」集团反对?
   
   
     然而,丁先生却在最近撰文《中央统战小组与西藏问题僵局》,从清朝的驻藏大臣谈到中共治藏干部,声称当今「驻藏干部颇有点『臣在藏,君命有所不受』的特殊性」。他把当今汉藏冲突都归结于地方上的利益集团,一切都是下面的治藏干部不好,而中共中央并不信任他们,因此现在「习总书记要亲自抓西藏」。丁一夫先生为中共中央开脱责任,说:「中国的治藏政策被治藏利益集团劫持了」,「任何改变都会第一时间遭到『吃藏独饭』的集团强力反对」,「他们出于个人和集团私利,需要藏区局势紧张,经常故意激起藏人对中国政府的怨愤,挑起中央对藏人的怀疑和敌视。」「就是这些人,最反对中央对藏区采温和政策,最反对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对话。」丁一夫还说:习近平「要成立一个统战领导小组,这说明体制内有人在抵制总书记的统战思路。」
   
     不知有什么根据,让丁先生这样乐观地预言:「习总书记要亲自干预治藏政策,并且将用他特有的风格来扫除障碍。」现在,习近平终于在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明确表态了。习遭到了「吃藏独饭」集团的反对了吗?他扫除了利益集团的障碍了吗?事实证明,在西藏问题上,中共并没有如丁一夫所说,有「疯狂」的地方集团和「温和理性」的中央之分。中国共产党在民族问题上只有一派,即大汉族派。丁先生还总结出「后来的历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多半遭到中央批评,或在『出事』后黯然调离西藏。从任荣、阴法唐、伍精华、胡锦涛、陈奎元到张庆黎,可以说一个比一个左。仕途顺利的只有胡锦涛……」。这倒让我想起了议员格桑坚赞与著名西藏作家唯色的推特对话:「中共说,张庆黎同志在西藏辛勤工作五年多时间,下一步将另有任用。看来是镇压西藏同胞有功,又要高升了!」、「历届除了彝族伍精华,都高升了。」
   
   
     自焚藏人的要求是「自治」吗?
   
   
     丁先生还在他的《中央统战小组与西藏问题的僵局》中写道:「近年来竟有一百四十多藏人自焚,成为人类史上罕见的惨剧。他们要的仅仅是藏区的政策有所改变,能够让藏人有一定的自治权。」
   
     这让我想到唯色新书《西藏火凤凰》中「自焚者的遗言」一章,其中专门有个小标题「关于西藏独立」:「在遗言中明确要求西藏独立,或者间接认定西藏是独立国家的自焚者有十位,占留遗言人数的百分之二十一点七……如果再加上八位虽未留下遗言,但在自焚时呼喊西藏独立的口号,另有四人自焚时手持西藏国旗,关于西藏独立诉求所占的比例则会增加,反映出自二○○八年以来,西藏独立的意识在境内西藏人中增长扩散的态势。」
   
     到目前为止,一百四十七位自焚抗议藏人的要求,概括出来就是两点:一,西藏要自由!二,让达赖喇嘛尊者回家!那么,丁一夫宣称自焚藏人的要求仅仅是「政策有所改变」「一定的自治权」,不知他的出处在哪里,依据是什么。
   
     西藏的独立事实,早已为国际藏学家定论,为联合国谘询机构、国际法律人协会等承认,但丁先生一口咬定,历史上,西藏是处于「自治」状态的:「西藏和内地路途遥远,交通不便,历史上,朝廷采取的是让西藏自治的帝国政策,历世达赖喇嘛就是西藏的国王,中土朝廷只要求西藏保持对朝廷的藩属国或朝贡国的名份。」
   
     然而,这个「历史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西藏历史有赞普时期、分裂时期、萨迦政权时期、帕竹政权时期、甘丹颇章政权时期,在这些西藏历史的纪元中,哪个时期属于被「朝廷」允许「自治」了?「朝廷」又是指哪个朝廷?倒是张博树先生在他的《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一书中,发明了一个「中土政权」,用来说明「西藏『臣属』于元朝、西藏『臣属』于明朝、西藏『臣属』于满清,西藏的事实独立没有得到中华民国的承认,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后占领图伯特,不是侵略而是『行使主权』」,因此,被唐丹鸿女士精辟地称为「一口通吃」的「中士政权」。
   
     在该文中丁先生还指称「历世达赖喇嘛就是西藏的国王」,这是缺乏常识的说法。从一世达赖喇嘛到四世达赖喇嘛,虽然都深得藏人的敬仰,但他们都没有担任西藏的「国王」。只是从五世达赖喇嘛建立甘丹颇章王朝起,西藏才开始了由达赖喇嘛执撑西藏政教大权的历史。丁先生似乎相信习近平会有「思考的空间」,这就有误导读者之嫌。
   
    身為漢人,丁一夫先生缺少對中共集體專製本質的認識,他似乎相信習近平會有“思考的空間”,這就有誤導讀者之嫌。另外,丁一夫先生對自己提供的信息也毫不負責,對西藏歷史缺乏應有的了解,其觀點完全與事實相佐,這種學風實在需要改進一下了。
   
   ――――――――――
   原载香港《动向》杂志2015年十二月号
(2015/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