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小平头夜话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盛雪最近为救援姜野飞和董广平一事做了许多“救援秀”,好像全世界就她一个人在进行人道救援。盛雪宣称“人道救援人命关天”,其实姜董二人已经被中共抓回中国,盛雪这样在网上炒作,根本救不了人。盛雪以此造忙遮丑,同时造谣攻击揭露其贪腐说谎行为的人士破坏其救人。其实盛雪说谎由来已久,对盛雪的揭露早在救援姜董二位人士之前,两者之间没有关系。盛雪自以为这一招骗术极灵,可以蒙骗天下人士。但盛雪的骗术再高明,骗得了部分人,骗不了全部人,骗得了今天,骗不了明天。
   

许多人道救援者是无名英雄


   
   真正搞救援的人士,大多是无名英雄,绝不会像盛雪这样搞“救援秀”, 拼命虚张声势为自己扬名。据我所知,薛伟先生、杨建利先生等和加拿大其他人士都参与了救援姜野飞和董广平的实际工作,但他们没有一位像盛雪那样张扬作秀。民阵副主席和全德学联主席彭小明先生早就致函德国政府有关机构,要求他们高度关注和救援姜野飞和董广平。彭小明之后还致电德国议会人权与人道援助委员会,再次敦请他们关注。彭小明也从来没有高调宣扬过此事。

   
   盛雪把自己扮成“大救星”,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加拿大地广人稀,是移民国家,人权接纳工作不像欧洲这样受到多方制肘,相对容易。加拿大港加联人才济济,人权外交工作做得踏踏实实,对加拿大政府的对港对华政策发挥了很大影响力。但港加联人士从来不高调造势宣传自己。相反,盛雪常常摘桃子,贪天之功为己有。例如,转发加拿大政府支持香港人民争取真普选的消息,只字未提港加联。于是乎很多人称赞盛雪干得棒。盛雪竟然不觉受之有愧。当然,盛雪也做了一些人权工作,但盛雪做工作一分,要为自己造势十分,甚至许多高端的人权联络工作她根本就没有参与,她也没有这个英文水平去参与,却偏要弄假张扬。事成之日,她出面感谢这个,感谢那个,俨然一副“领导”姿态。好像忙得不得了。说白了,接待姜董两位的家眷,也无须如此张扬。有几位民阵同人帮助安顿就可以了(外交部社会局一般都有专人负责,但是官员一看,有中国同胞来接待,当然乐观其成、乐得清闲),犯得着“领导”忙得这样马不停蹄喘息不定吗?说谎作秀以便贪钱捞名,盛雪在这方面是天才。盛雪的确为一些国内异议人士家眷花了一些时间和精力。这可是她的生意经!这里赔一点,却是最好的活广告。她曾经从其他难民身上每人数万元地往回赚。这叫一本万利。盛雪帮助难民拿居留身份,都是收取相当高费用的。难怪多伦多当地许多人士说,盛雪是把民阵当成商业公司来运作赚钱。而且盛雪挣的都是黑钱,一点税都不交。
   
   香港的道上朋友曾经出力救援天安门学运人士,但是他们以高风险换取酬劳,客观上做了善事,而且从不大肆张扬。反观盛雪名为人道人权,实为难民生意,名利双收,既要拿好处,还要树牌坊。远不如道上朋友的江湖义气和笃实本份。民阵毕竟不是江湖帮派,而是不盈利的政治社团。主旨根本不是难民事务,而是政治理论研究和政治运作操演。
   

德国同仁的人权救助工作点滴


   
   如果不是为了戳穿盛雪的“救援秀”,我根本不想在此提及德国同仁的人权人道救助工作。我这里仅举几例。
   
   高瑜女士在失踪两周以后,2014年5月8日,中国央视播出了“高瑜泄露国家机密认罪伏法”的镜头。德国同仁商议,于2014年5月10日就中共当局非法拘捕关押高瑜之事致函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欧盟人权委员会、欧洲理事会人权委员会、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等,希望他们敦促中国政府释放高瑜女士。今年初,我们筹划为高瑜争取2015年欧盟萨哈罗夫人权奖。当今年5月高瑜被判刑7年后,我们同科隆世界艺术学院合作,随即展开了对欧盟议会的游说活动。我们广泛征集了世界各地重要人士的联署支持,并得到了德国笔会、荷兰笔会、美国笔会、港加联、香港人民力量乃至欧盟议会议长的积极支持。在半年多繁忙的征求联署、收集整理翻译资料和游说期间,我们并没有对外宣扬过一个字。直到我们获得高瑜未能入围(其它一些国家的杰出人士处境更艰难,为自由民主付出的代价更为惨重)的消息后,才于2015年10月25日向外界发布了有关信息,感谢各界朋友的支持。虽然高瑜未能获奖,但我们的工作大大提高了德国和欧盟政治家对高瑜的关注程度。德国总理梅克尔访华期间,再次提出高瑜案,中共政府示好,对高瑜改判减刑。这说明我们的工作取得了成效,但这并不值得大肆宣扬。人权救援工作的核心是被救援者的安危,救援过程中就大肆宣扬,有时反倒会对他们造成不利。
   
   阿海(桂民海)今年10月 中旬在泰国失踪后,我们随即同他的家人取得了联系。潘永忠和我都同他太太通过电话。潘永忠同阿海太太随时保持着联络。我们同独立中文笔会会长黄贝岭和作家孟浪多次在网上讨论救援阿海事宜。我们搜集整理了阿海的资料,翻译成德文和英文,发送给德国外交部、瑞典外交部和欧盟有关人权机构。德国外交部回函说,他们与瑞典驻泰国大使馆取得联系,瑞典方面正在通过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进行交涉。因为阿海的太太表示暂不希望外界直接介入这件事,所以事情进展缓慢。
   
   二十多年来,德国同仁参与过许多异议人士的救援工作,包括整理翻译资料,与有关外交人权机构联络,甚至登门游说。很多救援工作我们从来没有向外界公布过。例如,多年前,王丹第二次被判刑后,我们向德国总统和议会发函,请求他们向中共施压释放王丹,让王丹来德国继续学业。德国总统回函说,他们会尽力而为。如果王丹愿意来德国学习,他们会提供王丹的学习和生活费用。后来王丹选择去了美国,这件事我们就再也没有提起过。
   
   联合国指派日内瓦大学法学系教授纽瓦克出任人权委员会反酷刑专员之后,彭小明就与纽瓦克教授取得了联系,并将国内因组党被逮捕的异议人士情况用德文直接发给教授的秘书(包括名单)。并告诉纽瓦克教授,所有中国的监狱都会在专员到达前收到通知,装修打扫,培训犯人来对付问话,甚至制造多种假象,以迷惑外宾。纽瓦克教授到达后就直接指名要会见胡石根江棋生等政治犯。并且绝不轻信公安部和监狱的种种说词,公安部非常尴尬。政治犯一旦得到海外关注,酷刑和虐待多少会有所减缓。这类工作我们做过很多。对我们来说,实际的效果远比在网上炒作重要。
   
   有人吹嘘说,盛雪的一个10元计划就超过一万个民阵。我认为这是对各地民阵同仁工作的诋毁。经过实地了解,盛雪只是提出了10元计划的想法,10元计划的实施是陈毅然等人士做起来的。10元计划总共获得几万美元,这里面浸透了陈毅然等人的许多心血。若非陈毅然等人坚持坚守,十元计划早就夭折了。而且,仅从金额的大小上比较,全德学联前主席钱跃君以及学联同仁经手的给中国六四难属的人道捐款金额则远远超过十元计划。但钱跃君、彭小明及德国同仁从来没有高调宣扬过此事。
   
   人道救援,安全优先。若送人道捐款,安全送到才算成功。若要中共释放被关押人士,需要借助于民主国家的力量,通过一定的渠道做工作,并不是作秀就行。
   

盛雪的声东击西计


   
   盛雪贪腐说谎、专横跋扈、沽名钓誉、乱打特务、乱扣帽子、生活放荡、出言污秽,以人划线,导致民阵无法正常运作。民阵对盛雪的宽容已经到了纵容的地步。为了拯救民阵,为了维护公义,为了树立民运正气,也给盛雪一份体面,我们早就提出,盛雪必须立即引咎辞职。但盛雪坚持赖在主席位置上,反而公开大肆造谣攻击异见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迫不得已公开揭露盛雪的一些问题。
   
   盛雪从来不正面回应异见者所揭露的贪腐说谎等问题,而是一味无端指责为造谣中伤,并转移目标,造忙遮丑,张扬 作秀,彰显自己在干“实事”,忙得一塌糊涂,同时指责异见者在破坏她的民运工作。盛雪同其情人之一张小刚一唱一和,一个造谣,一个做伪证,配合得天衣无 缝,令人叹为观止!在造谣攻击朱瑞女士、陈毅然女士、苏君砚先生、刘劭夫先生、彭小明先生和我等人中,盛雪和张小刚都采用了这种声东击西计,并采用了匿名发函、冒名犯众、假装可怜、巧扮蒙冤等多种手段,居然一度蒙骗了许多人。揭露盛雪是为民运正本清源,是民运自身建设的一部分。但是我们其它的民运活动并未因为盛雪问题而停顿。倒是盛雪恶毒攻击慕尼黑大会为黑会,是为中国维稳的会议,最近还千方百计阻挠我们的蒙汉对话会议,甚至不惜动用威胁的手段。令人鄙视!
   
   利用救援姜野飞和董广平作秀遮丑,正是盛雪的一贯把戏。其实,盛雪贪腐说谎由来已久,人们对盛雪的揭露早在救援 姜野飞和董广平之前。盛雪声称,对她的揭露是为了破坏救援工作,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对盛雪贪腐说谎的揭露同救援姜董及其家人没有关系。难道参与一次救援工作,就可以掩盖所有的贪腐说谎劣迹吗?德国教育部长在任上成绩卓著,但仅因博士论文未注明引文出处而辞职。功是功,过是过,政治人物有错就要下台。盛雪既然把自己标榜为“中国民运的领军人物”,那就应该引咎辞职。多年来,盛雪的确为民阵和民运做过一些工作,但绝不是像她标榜的那样,她和舍生取义的秋瑾有天壤之别。
   

盛雪乱打“特务团”


   
   盛雪和张小刚一再造谣说我与彭小明同小平头和朱瑞沆瀣一气。其实,我们同小平头没有任何联系,和朱瑞女士也没有任何交往。数位重要民运人士和作家都认为,朱瑞是一位严谨正直的作家。我们读过朱瑞的文章后,也赞同他们的观点。
   
   朱瑞指出,2011年7月17日早晨,盛雪盗用朱瑞的名义、冒用朱瑞的信箱,群发电邮给一百多位华盛顿汉藏会议与会代表,旨在让朱瑞激起众怒。朱瑞立刻澄清了这封信不是她发出的,但盛雪及其一批吹捧者咬定是朱瑞发的,蒙骗了绝大部分人士,由此产生了一场围攻朱瑞的行动。大量事实证明,盛雪和张小刚完全能够干得出来这种无中生有、栽赃陷害的坏事来。
   
   朱瑞只不过看不惯盛雪作风轻浮,性乱淫荡,不适合汉藏对话这种严肃的场合。盛雪就对朱瑞发起了野蛮的攻击。盛雪当时曾向我和多位民阵同仁说过,朱瑞嫉妒她的才貌,所以攻击她。还说朱瑞是中共特务。盛雪私下对很多人说过,男人反对她,就是想沾她的边没沾着。女人反对她,就是嫉妒她的美貌。我虽然不相信朱瑞是特务,但是因为当时没有看清盛雪的本性,曾误以为是朱瑞在攻击盛雪。现在帮盛雪说话的人,除了和盛雪有特殊关系的少许人和有求于盛雪的难民以外,大都是不知情者,像我当初一样被盛雪的假象蒙蔽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在朱瑞之前被盛雪打成特务的有:(民主党主席)汪岷、(民阵理事)王进忠和(民阵副主席)梁友灿等人。之后有民阵理事苏君砚、10元计划负责人陈毅然、六四屠杀时最后一批撤出天安门广场的北大讲师陈育国、民阵发言人刘劭夫等人。现在,民阵副主席彭小明和我这个民阵前主席也被打成了特务。盛雪前几天又改口说,她二十年来,只是将刘劭夫打成了特务。人证物证都在,盛雪竟然还敢狡辩抵赖。可见盛雪撒谎之多,连自己都忘记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