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米的部落格
[主页]->[新会员区]->[小米的部落格]->[习李王能破掉美国给中国做了30 年的“局”吗? ]
小米的部落格
·习近平创两纪录:仅隔半年再访美 中国领导人首访捷克
·美国专家:期待中国在峰会上发挥更大作用
·习主席首访中东欧为何选捷克
·以色列反邪教新举措 通过涉邪教刑法修正案
·法轮功把愚弄人当职业
·加艺术家:神韵网站售票具有欺骗性且表演毫无艺术性可言
·谁把李洪志打回了原形
·师徒的小船说翻就翻(图)
·李洪志父亲李丹身世之谜(组图)
·吉林省查证李洪志购房偷逃大量税款
·吉林省查证李洪志购房偷逃大量税款
·李洪志吹破牛皮的简历
·李洪志早期合作者揭发其偷税
·骗钱有术的李洪志
·潘玉芳老人指证李洪志伪造出生日期
·为逝者点烛献花,“邪教受害者纪念馆”正式上线
·法轮功演化史:从邪教到反华势力急先锋
·何祚庥:李洪志归天法轮功就完了(图)
·俄日加强反邪教情报信息国际合作
·世界各国是如何打击邪教的
·司马南:法轮功帮了我一个大忙(图)
·李洪志父亲李丹年谱
·李洪志父母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神仙”其实是常人凡胎
·李洪志函授高中毕业证
·李洪志不择手段敛取不义之财
·公主岭的家乡人说李洪志
·原总后内蒙古八一军马场领导戳穿李洪志的老底
·还其本来面目———见证人评说李洪志(1999年07月29日)
·我与“偶像”李洪志的“亲密接触”(图)
·“神仙”为何钟情于气功(图)
·李洪志办班赚钱传“法”后见钱眼开
·昔日邻居揭穿李洪志老底
·我经历的法轮功郑州培训班(图)
·“纸上神佛”终可笑
·李洪志的吹嘘神功大揭底
·让李洪志认怂的那些事
·俄罗斯执法部门关闭宣扬法轮功的网站
·港人骂李洪志是卖国贼(图)
·广东阳春监狱服刑人员郭飞雄体检正常 监管部门指网传郭病情严重不实
·李洪志学历造假(图)
·香港市民送给李洪志的生日“贺礼”(图)
·李伪佛现形记(图)
·李洪志家庭秘史(组图)
·李洪志难念生日经
·图解法轮功出笼真相(图)
·8年前法轮功阻止海外华人为汶川地震募捐
·Falun Gong was Frustrated in its Attack to Wikipedia
·令计划一审被判无期 庭审画面曝光(图)
·“人权观察”是个什么鬼?
·美国前特工葛特曼炮制活摘谣言背后鬼影幢幢
·国际器官移植专家驳斥“法轮功”散布谣言
·世卫官员等国际专家驳斥“法轮功”邪教散布谣言
·“活摘器官”谣言荒唐可笑 中外专家肯定中国器官移植改革
·社评:造中国“活摘器官”谣,倒像丢心缺肺
·中外专家肯定中国器官移植改革成就 “活摘器官”谣言侮辱捐献者奉献精神
·国际器官移植大会首次在华举行 中外专家共赞中国成就
· 中国专家介绍中国器官移植改革成果 有力驳斥造谣与抹黑
·“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亚甫泉被土耳其警方逮捕
·何为“东伊运”
·Leader of ETIM Terrorist Group Arrested by Turkish Police
·什么是东伊运?
·网传李洪志母亲芦淑珍8月病逝纽约
·正念对待一切
·李大师为什么要送母亲去医院救治
·“佛母”真是太悲惨
·骨干死亡统计表揭穿李洪志谎言
·卢淑珍病亡对弟子的警示
·干政乱政是邪教的本质
·天下邪教都是一样的
·从“邪二代”干政看韩国邪教
·芦淑珍的“家”在哪里?
·俄犹太自治州取缔“耶和华见证人”
·俄犹太自治州取缔“耶和华见证人”
·“血水圣灵”将魔爪伸向青少年
·活摘”谣言漏洞多
·李洪志对母亲态度所凸显的人格障碍
·李洪志对母亲态度所凸显的人格障碍
·从“剁手族”看邪教敛财术
·加拿大一法轮功成员抢劫被警方击毙
·俄犹太自治州取缔“耶和华见证人”
·从瑞陶尔抢枪被击毙想到的
·李洪志缺席美西法会的四个原因
·兰州一男子在省道悬挂法轮功横幅获刑
·美媒:互联网是科学教的噩梦
·美媒:CNN关于中国活摘器官的说法不可信
·法轮功悲剧之瑞陶尔
·俄新社报道网友博文,称法轮功是邪教
·俄电视台推出记录片“幕后世界之邪教”
·信邪教妹妹抢走了姐夫
·邪教门徒会发展的新特点
·天使业会“它毁了我们的女儿”
·台湾“心灵成长佛教会”头目害命被诉
·李洪志最近有点烦有点急
·“7台手机、11张手机卡”,他是哪样?
·【现在开庭】江天勇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林耶凡落选世界小姐属意料之中
·美国法轮功骨干杨森之妻患癌症病亡
·法轮功“神韵晚会”真相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李王能破掉美国给中国做了30 年的“局”吗?

   

    【导读】本文危机感很强,但也不必过于担忧,西方的中国崩溃论喊了几十年,我们反而越发展越好,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调整、纠错,回归、前行,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谁能阻挡中华民族崛起的脚步!

    点评:这篇文章是相当深刻和到位的,是我想写而没有时间写的。过去30 年来,美国一直在布局,从经济、金融、货币、政治和社会舆论等各方面,给中国做了一个“欲取先予,先捧后杀”的局,这个局的目标是将中国变成其货币、金融和经济殖民地后,颠覆中国政权,再扶持傀儡政府,而后令中国四分五裂,再利用内战、饥荒、瘟疫和基因武器等大规模减少中国人口,使得中国人不再能与他们争夺地球资源。这种战略在前苏联曾经成功实施过。此策略的实施,有两个关键,一是扶持纵容官员贪腐,激化官民矛盾,贪腐官员为避免被追惩而卖力颠覆政权;二是黑中华文明,摧毁民族自信,从而为取消中国人球籍创造舆论条件。即贪腐官员和文化汉奸是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这个局本来已近成收尾,然而习总的横空出世打破了这个格局,对外进行战争准备,对内反贪腐反抹黑,已经开始破局。尽管金融危机仍难以避免,但政权颠覆,国家四分五裂的惨剧可以避免了。从长期而言,中国来一场金融大危机是件好事,这才能使中国当今经济发展模式和生活方式来个“凤凰涅槃”!

    正 文

    如果,我有文学天赋,我一定会将中国三十年来的历史变迁写成一部小说,名字就叫《局》。一个伟大的民族,之所以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在于这个民族的自觉、自主、自立、自强。一个民族,一旦失去自觉,就一定会失去自主。

   

    一个不能自主的民族,大事小事去看别人的脸色,它还有什麽资格谈自立?一个不能自立的国家,就算GDP 天下第二,仍然要向列强们纳贡,它有什麽颜面说自强!

    什麽是局?用游戏来解释最为恰当,局就是一场多方博弈的游戏。

    站在主局人的角度,可以将局分为四个阶段:设局、布局、做局、胜局。站在入居人的角度,可以将局分为四个阶段:观局、入局、定局、败局。

    笔者春节无聊,复读香港三十年预算案,心头不免一惊。却原来,人家在一九八三年就开始设局了。如此说来,九十年代是布局,零零年代是做局,一零年代该有结局了。对中国人而言,八十年代是观局,九十年代是入局,零零年代是定局,一零年代正在演结局啊!再细一点儿看:九十年代,汇率改革和WTO是入局的关键两步;零零年代,四万亿刺激经济计划是定局的经济标志,至于中美战略对话则是定局的政治标志;到了一零年代,从形式上看,似乎大势已去。

    这个局,明面上赌的是财富,本质上是在赌国运。那么,能不能计算一下本局的胜负呢?

    可以的,计算一下一个国家的国民财富结余状况就知道了。请注意,不要去看 GDP,那玩意儿,是局幕啊!请不要惊讶,有的国家貌似“负债累累”,却聚集了全世界的人才、资本和优质资产;有的国家热火朝天地膨胀 GDP,光彩照人的泡沫背后,人才和财富竟然被掏空了,只留下了污染和贫困。

    先富的中国人,很多开始变成外国人了,继续计算下去还有意思吗?就要看到结局了,还有什麽动人的理论可以解释残酷的现实吗?况且,很多搞理论的家伙们,以及这些家伙们的家属,已经悄然变成外国人了,他们的理论还有多少可信度呢?

    先放下中国,我们去看看俄国。在前苏联,戈尔乔夫玩出来一个惨痛的败局。好在,这个国家仍然存留了一些精神上的贵族,他们虽然未能在定局的时候破局,创造出反败为胜的崭新局面。但是,他们终于成全了普京,普京也确实不负众望,终于收拾了前苏联的残局,开创了俄罗斯民族的一盘新局。

    回到中国,习李一代似有所悟,他们在煌煌定局之中感觉到了危机,他们果敢地发出了不走“两路”政治宣誓。习李一代确实异常艰困,他们背负盛世荣耀却伫立在悬崖的边缘,历史仅仅留给他们最后一丝破局的希望。如能破局,就不需要收拾残局了。

    如果能够反败为胜,就可以争取一个辉煌的结局。是啊,结局就在眼前了,还能“其惟春秋乎”?有些人非要用GDP 完成对自己的历史定位,用人家的口水做面膜,岂不是很可笑吗!然而,破局何其艰难!要知道,人家从设局、布局、做局到现在,历时三十载,倾尽了两代人的心血。人家培养的代理人早已是水银泻地,无所不在了。最可怕的是,人家已经进入到了制度和政策层面最后的博弈了,就剩下改旗易帜这最后的一搏了。

    不信,你就去听听,是谁在高喊普世价值?!不要懵懂了,“最后几步”和“死路一条”,是主局者在赤裸裸地逼宫了!不过,有些人并不真正理解中国,特别是不理解经历过大革命洗礼的中国人。请相信,中国还存在一批真正的精神贵族,那是一批金融资本永远无法收买的爱国人士。

    正是他们推动了十八大关于道路问题的深刻反思。这次深刻的反思,已经开始影响制度和政策的走向了,也必将逐步深化为对前三十年错误的历史性修正。确实,我们已经站在悬崖的边缘,我们已经非常接近一次历史性的大败局了。但是,毕竟我们还没有跌进万丈深渊,毕竟我们还没有陷入彻底的失败。一句话,我们仍然有机会破局!

    破局,当然不仅仅是习李的工作。更准确地说,能否破局,取决于中国全体国民的觉悟水平。回到本文主题,一个不能自觉和自主的民族,当然没有自立和自强的希望。我们要促成中华民族的自觉,就必须重新对国民进行启蒙。

    所谓民族自觉,就是一个民族的方位感,就是建立中华民族清晰的政治坐标和经济坐标。当我们重新掌控我们的意识形态,将“普世”邪教扔进太平洋的时候,我们就可以重建中华民族的政治坐标和经济坐标了。

    我们知道我们在哪里,我们也知道我们将要到哪里,我们自然知道我们如何选择正确的道路。简言之,就是不要继续在别人框定的坐标里爬行了,我们必须毅然决然地冲出别人布设的局。笔者还要重复过去的观点:我国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哲学问题,就是一定要解决中华民族主体性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了,我国人民才能够真正掌握共和国的政治主权和经济主权。

    现实地说,我们必须夺回被国际金融资本蚕食的政治主权和经济主权。有了这份自觉,就有了人民主体性,共和国就可以自立和自强。笔者春节思考香港问题的时候,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我们在一九八三年之后,没有充分理解主权的含义。所以,我们只是在形式上收回了香港的领土主权,我们并未收回香港经济管理主权,我们也并未完全收回香港政治管理主权。

    如果,不需要顾及脸面的话,我们应该承认现在是国际金融资本在行使香港的主权。所以,短短的三十年时间,香港就被彻底掏空了,即将变成一个需要救济的废都了。历史的经验教训不值得全体中国人深思吗?难道中国大陆的政治主权和经济主权不值得忧虑吗?

    当人家用钓鱼岛等敏感的领土主权问题遮蔽我们的视线的时候,当人家用所谓“五毒”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的时候,我们是否还能警觉已经岌岌可危的政治主权和经济主权呢?亲爱的同胞们,你们是否注意到,共和国最可怕的敌人,不是局外横刀立马的敌人,而是隐藏在局内打着改革旗号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那帮局外人(身在曹营的徐庶们)。

    从国际金融资本的角度观察,在八十年代末期,美国用持续强美元(坚挺的石油价格)的政策完成了对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财富清剿。既然是清剿,当然会有枪声,车臣和格鲁吉亚的枪声将卢布一路打残,连带朝鲜这样的边缘小国都无法幸免。于是,卢布一泻千里,前苏联东欧的人、财、物滚滚西去。

    谁说过故计不能重施?从九十年代开始,美国再次转入持续弱美元的历史周期,持续弱美元使得美元资本持续进入中国,国际金融资本迅速资本化并市场化了中国的财富,为下一步清剿中国的财富做好了技术准备。随着美国完成经济结构调整,美元持续转强的历史周期即将开始了,另一次的大规模财富清剿就要重新上演了。

    美国人精通障眼法,将中国人送进云里雾里,完全忽略了另一次强美元的现实威胁。有些天真的中国人,被铺天盖地的抗日闹剧泡烂了脑袋,今天的日本人充其量也就是当年的伪军,安倍不过是国际金融资本布局中的一枚弃子(炮灰而已),钓鱼岛仅仅是用于引发败局的导火索罢了。

    有人正在期待,钓鱼岛的一声枪响,打爆人民币汇率,用强美元席卷中国财富。仔细想一想看,难道不是吗?

    毋庸置疑,这是一个跨越时空的布局,作为一场宏大的游戏,需要本民族最有智慧的思想家去博弈。很遗憾,我们民族最优秀的思想家被系统地边缘化了。 人家玩的还是老套路,从常青藤上顺下来几只猴子,在金融资本的强势加持下,巧妙地占领了我们的意识形态,几乎成为了我们民族的精神主宰。

    不巧的是,猴子们总是沉不住气,既得利益者们急于套现走人(率先出局),移民潮和资本外逃提前爆发了。看到人财物滚滚西去,我们的人民终于开始觉醒了,老百姓现在已经知道了,有一些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几乎都是骗子。

    老百姓很快就要完全明白了,骗子绝不仅仅止于主流经济学家。当骗子们不能招摇过市了,这个局就快要破了。有些人以为,关几个网站,限制几个人说话,就能保住一个骗局,那可真是幼稚得可笑啊!

    我一直很佩服布局人的胆识。将十三亿人装进一个局里,这个局你们真的能控制得了吗?就凭那几个隐藏在局内的局外人吗?用一本《旧制度与大革命》可以糊弄几个酸秀才,难道可以蒙蔽读过《国家与革命》的历史唯物主义者吗?

    别逗了,中国既不是苏东,中国也不是中东,北京更不是鹅城,我们不需要用走上街头的方式,我们也不急于现在就去钓鱼岛插五星红旗。

    是的,捍卫人民币的防线不在钓鱼岛,能够摧毁人民币的当然不是“五毒”,人民币的防线只能构筑于十三亿人的心里。人民币的信用,取决于十三亿人的信念;十三亿人的信念,来源于中华民族主体性回归。

    值得欣慰的是,这个主体性的回归已经开始了。中华民族主体性的回归,必然形成人民当家作主的崭新格局。中国尚有能够俯瞰全局的优秀思想家,他们不会坐视共和国陷入历史性的败局。当我们的人民认清了骗子,我们就有办法戳破骗子们布设的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