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自由空间
[主页]->[新会员区]->[自由空间]->[“论语”、“轮语”、“伦语”]
自由空间
·清明时节叹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冤魂们
·清明节到了,李洪志凭吊母亲了吗?
·躲过了为母亲操办丧事,再躲清明节里祭祖扫墓!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冤有头债有主,在亡灵的追逐下李大师的清明节不好过!
·听说过吗?母亲是自己造的怎么给她过清明节!
·试问李大师,身边这么多亡灵该给谁过清明节?
·谁是“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谣言的幕后推手
·新唐人电视台太离谱,造谣不问青红皂白
·海外反华组织谣言再肆虐,最终也掩盖不了真相
·唯恐天下不乱,他在“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中粉墨登场了
·揭开造谣“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神秘人的面纱
·躲在“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角落里无事生非的身影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从“度人”到“救度众生”说明了什么
·从“神”走到“鬼”之路(图)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李洪志弥天大谎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看看法轮功宣扬的“修炼人”
·法轮功谎言不断
·邪教宣扬不劳而获
·“李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李洪志在“哭孝堂”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李洪志坑害的人
·芦淑珍的悲哀人生
·李洪志的坑母经历
·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李
·李洪志对母亲芦淑珍的精神伤害
·“宇宙主佛”李洪志母亲芦淑珍竟会病逝
·信誓旦旦的"主佛",生日确是伪造的!
·“朋友圈”点了李洪志的死穴
·写给“大师”一封信
·“生日”不过是李洪志的工具
·李洪志改生日“改”了什么?
·这个“生日”,李洪志会有啥愿望?
·李洪志为什么一再封锁弟子的死讯?
·揭秘李洪志的谎言和野心
·美国法轮功骨干赖善桃病亡
·海航集团创办人陈峰现身 驳斥郭文贵抹黑王歧山
·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   当年竟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 曾被搞笑地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近期被诊断患有肝癌
·刘晓波偏激的言论,曾被搞笑地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刘晓波以撰写并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煽动性文章
·刘晓波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经检察机关批准后依法逮捕
·刘晓波曾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完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
·开封中院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审理直播
·youtube 直播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
·审判长宣布庭前会议已明确的事项。
·郭文贵实际控制又一公司及高管职员骗贷等案开庭
·债主到郭文贵纽约住处讨债 高呼“郭文贵还钱”
·谢建生在郭文贵楼下:高呼“郭文贵还钱”示威(视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轮语”、“伦语”

     有一篇箴言,跨越千年,无需修饰便可被口口传颂;它叫做“论语”。有一种邪论,千变万化,搽脂抹粉却难掩黔驴技穷;它叫做“轮语”。

     2015年5月14日的纽约法会上,李洪志对其弟子宣布要修改《转法轮》开篇的“论语”;寄希望用各种不断花样翻新的文字游戏来为其歪理邪说延续生命。而李洪志本人则继续以一种居高临下的“主佛”姿态侃侃而谈:“大家知道《转法轮》一打开之后就是《论语》。我一直对这个《论语》不满意,因为当时写这个《论语》的时候是为了叫那些不知道什么是法的人明白法,起点不高,而且用科学证实法的意识比较强。这个法这么大,他是未来的一切,把科学摆的太高、太大了,所以我就一直想修改它。”只言片语间,看似是为了帮其弟子“提起点”,“上层次”;而实际上则依旧是在其蛊惑人心的“迷魂汤”里继续添油加醋,换汤不换药的拙劣伎俩。如此“轮语”,在他李洪志转了多年法轮后也开始需要不断修改了;这种求“进步”的态度让我不禁想起了从几千年前流传至今的儒家经典——《论语》;“论语”和“轮语”,仅仅一字之差,却可从中看出多少正与邪、对与错、善与恶的清晰辩证。

     翻翻法轮功坐大成势的老账,我们会很容易看出其不断变更名目的主线:从最初打着祛病健身旗号的气功组织,到后来标榜佛家文化的“合法”教派,再到之后号称全国一家独大的“法轮大法”,直至今日教主从“佛”到“神”的自我升级。这其中无不贯穿着李洪志本人狂傲自大,目中无人的自我意识。在他修改的“轮语”中继续自我“神化”,“超宇宙化”的言论;无疑是与真正“论语”的精髓背道而驰。

     真正的《论语》,只从它的成文和表述形式来看,就可看出这是一部主要记录孔子与其弟子交流探讨为人德行,集中反映其儒家思想的著作。仅从“子曰”、“问曰”、“答曰”这些描述中,我们就不难感受到那种温和谦逊,平易近人的交流谈吐。《论语》正是以这样的形式,让无数读书人为之信服。从弟子提出问题,到孔子表达观点,弟子或有追问,孔子与之交流,最终总结思想,教会弟子行事为人的道理。这个过程中,孔子既无教训的口吻,又无师长的架子,当然也更不会有我们后人眼中“圣人”的光环;有的只是平等的交谈,真诚的授业,带给人的却是润物无声般的帮助和启迪。

     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毫无疑问,被我们称为“圣人”的孔子是敢于说出这种话的。他从不为自己的身份、位置宣扬什么;在他眼里,人人都是自己的老师,都有可以学习借鉴之处;这种谦逊的态度表现在他的为学、为人和整部《论语》当中。

     那么,反观李洪志的“轮语”呢,你全然不会看到半点谦逊的意思。他在自己改的“轮语”中不断自封的各种至高无上的头衔,往往都会加上一些不容争辩的词句。比如:“必须”、“绝对”、“独一无二”等等;其目的无非是让弟子们对自己更加死心塌地,顶礼膜拜。当然,这种手段是他当年还在国内时就很善用的;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随着法轮功势力的不断衰减,一批批原本对法轮功、对李洪志狂热追随的弟子陆续脱离了“大法”的束缚,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即便是那些仍追随他到国外的弟子,也开始对他的“大法”心生怀疑。显然,这种情况是李洪志不愿看到的。他想继续笼络住人心,就必须不断给弟子们堆砌新的信仰高度和目标,于是就有了他要修改的新“轮语”。然而,各种吹破天际的华丽外衣都最终包裹不住法轮功和李洪志本人的邪恶本质。原因也很简单,你李洪志当年从创立法轮功就以“真善忍”为口号吸收弟子,名为教人向善,实则欺世盗名;在短短数十年间就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弟子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剧。弟子们的行为于人于己都毫无善举可言,而李洪志却在这一次又一次悲剧发生后继续将自己的形象高大化,要求弟子一意孤行的追随自己。他丝毫找不出任何办法为弟子的悲惨命运自圆其说,只是一味的将这些归结为“心不诚”、“层级不够”、“消业免灾”。他修改的,发布的,鼓吹的新言论,新头衔;信徒们就必须无条件的追随,因为那是“给你们提升层次,否则就保护不了你们”。这赤裸裸的威逼利诱的口吻,哪里还有半点合乎《论语》的地方呢?完全就是李洪志一手炮制,不断升级的自吹天书罢了。在铁的事实面前,李洪志的所谓“论语”无论再修改也始终只是“轮语”,一来是因为它始终是为法轮功粉饰鼓吹的言语,毫无“他论”可言。二来是因为它就像李洪志推崇“转法轮”,无论怎么“转”,都是歪理邪说改头换面的轮回。

     当我们对比着看过儒家的“论语”和李洪志的“轮语”,便可在其中找到衡量它们的一把标尺,我认为可以归纳为一个“伦”字,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伦理道德。如果把它们统称为“伦语”,那么从儒家的《论语》中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关于孝敬父母,立身做人,勤奋为学,待人接物等方面的问答。我们用《论语.学而》中讲到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概括它们,并沿着中华民族数千年来的发展历程去看:这些思想和观点经过时间的检验和人们的实践,到今天为止都是很多家庭约定俗成的“家规”,无形之中规范着大家的伦理道德。它不需要刻意的宣讲传扬,却可以在人人心中生根发芽,成为大家自觉去努力遵守和达到的道德准则,促进着家庭和社会的安定和谐。当然,这样一种“伦”若是不复存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无疑会非常可怕。就像李洪志定的那个“伦语”,因为他也同样在其中加入了自己为弟子定下的“伦理”,我们姑且也称之“伦语”。但他所定制的“伦”,所倡导的“理”;经过法轮功数十年发展的印证,展现在公众眼前的却是练功者一幕幕怪诞的,有悖伦理的行为;偏执的,自暴自弃的言语,和他们混乱的,支离破碎的家庭。在这些令人心痛的事实面前,这个“伦语”的前面毫无疑问是要加上一个“不”字。一篇丧失了“伦理”的言论,就好比失去了根基的高楼;不管李洪志再怎样抬高它的“层次”,也终究免不了轰然倒塌,夷为平地的命运。

     透过“论语”看“轮语”,在一面伦理道德的镜子下,李洪志和他的法轮功在一次次惶恐不安的“推陈出新”中走向末路的命运已昭然若揭。正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当你明白了“轮语”的荒谬,重读过一遍真正的《论语》;想必都会识破李洪志在“长戚戚”中的“巧言令色”,撕破其“鲜仁矣”的神佛面纱。 

(2015/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