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刘逸明文集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外交部女发言人为什么能比男人更强硬?
·强奸犯宋山木上诉的真实原因
·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儿子未出来,母亲便进去,天理何在?
·为狗下跪,穷人难道连狗都不如?
·央视春晚的敲钟时间怎能一错再错?
·钱云会案真相大白还需要多久?
·女子为参加考试两次下跪是谁的悲哀?
·公安局微博为何只关注美女苍井空?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质问央行,烧毁假钞违了哪条法?
·把精液当“药引子”的教授是个强奸惯犯
·刘志军和新《红楼梦》中哪个女演员有染?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12月10日,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称,河北省大名县委原书记边飞在受贿一亿元赃款过后,曾请高人念咒画符,以求平安无事。不过,符咒最终未能成为边飞的丹书铁券,他的违纪违法行为败露之后,经过多个法律程序,仍然被法院判处死缓和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时至今日,中国各级官僚仍然在口头上高举马列主义的大旗,马列主义与有神论格格不入,然而,在偌大一个官场,不信马列信鬼神的中共党员干部比比皆是。在公开场合,没有哪名官员会公开承认自己信神信鬼以及相信命理、八卦、风水之类的传统学术。但在私下里,相信这些的官员不在少数,官越大越信,官员信这些的比例绝对比平民要高得多。
   
   毛泽东作为红朝的开国之君,虽然在上位后力主破“四旧”,但是,他自己却对命理深信不疑。他生前常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清自己去”,就是因为他在73到84岁之间“岁运并临”,命理当中认为“岁运并临”不死自己就会死亲人,因此,他才推断自己可能寿不过84岁。


   
   另外,在中共尚未夺取政权之时,毛泽东甚至还派人去挖开蒋介石家的祖坟,为的就是破坏其祖坟风水从而方便取而代之。毛泽东的表里不一特征被其后的官员们纷纷继承,到了信仰相对自由的改革开放时期,很多官员都开始对传统学术情有独钟。有的还时常出入庙宇烧香拜佛,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名山古刹总是冠盖云集。以往对公车管制不严厉,官员们都是堂而皇之地开着公车出入寺庙。
   
   在改革开放过后,信仰相对毛泽东时代要自由得多。正因为如此,平民百姓信神信鬼才不被视为“封建余孽”,研究传统学术也不再被他人视为另类。不过,对于中共党员和官员而言,一面高举马列主义的大旗,一面烧香拜佛、算命算卦看风水,总让人觉得别扭,舆论之所以对这类官员大加挞伐,不是因为不尊重其信仰自由,而是因为这类官员在信仰上的表里不一、自相矛盾。
   
   从最近这些年所曝光的腐败案例看,贪官污吏往往更喜欢求神拜佛。他们并未深读佛家书籍,只是肤浅地认为通过求神拜佛可以让自己平平安安、升官发财。事实上,佛教的的书籍里说得很清楚,一边贪污受贿、作恶行坏,一边求神拜佛毫无益处,烧再多的香纸也无济于事,最终仍然会遭到报应。
   
   前铁道部长刘志军,世代笃信风水。在其弟刘志祥被判处死缓过后,他认为祖坟风水不好,于是,花钱雇请一方术士为其把脉。术士看过其养父的坟墓过后,称风水的确不佳,需要迁葬到吉地,并断言棺材里面进了水。于是,选在大寒时节迁葬。其养父并未火化,乡亲们用了省力工具葫芦才将棺材拉起来,果然棺材里有一棺材水。按照术士的要求,于深夜1点24分在新址下葬,让乡亲们叫苦不迭。
   
   刘志祥虽然雇凶杀人,但最终免于一死,不能不说是刘志军的能量所致。很多人原以为刘志军会紧接着刘志祥之后下课,可他却撑了很多年,一度被人称之为“政坛不倒翁”。刘志军比较讲兄弟义气,再则想升任国务院副总理,所以,才会想到为养父迁葬。其实,以风水理论看,祖坟风水即使再好,也不一定对每一个子孙后代都有利,出现一人走运一人倒霉的情况再正常不过。另外,《葬经》当中谈到,风水宝地,如果为君子所得,则可以发福发贵,如果为小人所占,则适得其反。历史上,皇家的陵墓风水应该都是极佳的,之所以王朝也会灭亡,也是因为在末代君王昏聩,导致民不聊生。为父迁葬以及找“大师”王林弄靠山石,都未能改变刘志军倒台的命运,印证了一句古语:“多行不义必自毙”。
   
   刘志军信风水,还谈不上对社会有多大的危害性。而河南镇平县原政协副主席吴天喜的信仰则变态到了极点。他经“高人”指点,说需要多跟处女发生性关系,才能让他官运亨通、财源广进,他于是到处托人为他寻找处女。他总共奸淫24名女学生,其中幼女6人。吴天喜最终被判死刑,可以说是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武汉市中级法院原院长周文轩,在落马之前,与笔者父亲的一位精通相术的朋友见过面。当时,他直言不讳地告诉周文轩如果不改恶从善会出事,周文轩当时大权在握,风光无限,自认为可以安枕无忧。但是,最终东窗事发。在得到纪检部门在调查他的风声时,他请人专程开小车去接这位相师为他指点迷津,相师告诉他没有办法改变,周文轩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在已经落马的中共高官当中,一边相信传统学术,一边又在民众头上作威作福的也不在少数。如周永康,所作所为堪称政治流氓,但是,他却傍上“大师”曹永正,让曹永正为他指点迷津,一起合影时甚至甘心情愿地靠边站,甚至将绝密文件都让曹永正过目,跟王林打得火热的在位和退休高官更是不计其数。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任时,一心想晋升政治局常委,请人算卦得“火地晋”,以为仕途畅通无阻,殊不知,山西省简称“晋”,按照易学理论,他测得此卦未必是好卦。
   
   因为文革时期的十年浩劫,中国的文化出现了断裂,尤其是传统文化被彻底抛弃,改革开放之后,传统文化有所复苏,但是还很不够。国人普遍的信仰缺失导致社会道德沦丧,权贵阶层的信仰往往又不纯正,甚至变态,这更让他们在滥用权力时无所顾忌。
   
   虽然在传统文化看来,很多事情,包括人的命运都冥冥之中已经注定,但是,传统文化又认为“相由心生,命由心转”,因此,奉劝中国各级官员,实在是要信神信鬼和相信传统学术的话,就应该以民为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而不是神佛面前装正人君子,民众面前做贪官污吏、卑鄙小人。
   
   中国有着几千年灿烂的历史文化,可时至今日,中国的各级官僚仍然没有抛弃其它国家早就被弃之如敝屐的马列主义,这是中国的悲哀,更是中共这个政党的悲哀。只要宪政民主制度一天没有在中国实现,各级官员的变态信仰就不会终止,而中国的社会道德体系以及文化也不可能得到重建。
   
   2015年12月10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5/1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