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之四(下)]
李咏胜文集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之四(下)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之四(下)
   ——兼论习近平反腐的末路与中国模式的末路
   李咏胜
   
   善良的人若是对政治冷漠,就要给比自己差的人来管治,作为惩罚。

   ——柏拉图
   
   (接上期)
   
   四、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C、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产生的经济学原因和根源
   
   话题说到经济学问题,特别是中国的经济学问题,不免变得沉重起来。因为按照已故经济学家杨小凯的说法,在中国是没有经济学存在的。但由于他得出的这个认识,是在70年代之初。也就是在那个政治统帅一切,计划经济一统天下的政治中国时期。这个时期的经济学,就是处于独尊正统地位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说到底,就是以《资本论》的主要观点为核心,以剩余价值理论为依据而建立起来的理论科学。它的主要核心价值和目的,就是试图以公有制形式出现的计划经济,去取代和消灭以私有制形式出现的市场经济。实质上,就是否定和扼杀商品生产、市场自由、资本流通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的合理性。而西方由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所开创的古典经济学,正是以研究、探索、总结人类在市场经济活动中的客观规律而产生的经验科学。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不是追求效益最大化和劳动分工合理化的经济学,而是以规范人和社会关系为目标的政治学,也是言之成理的。或者说,这个时期的中国没有经济学,只有政治学,也是言之成理的。
   而80年代后期的中国社会,尤其是邓小平92南巡之后的中国社会,情况则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而这一时期,正是计划经济开始被市场经济所取代,商品生产、自由市场、资本流通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逐渐形成的时期。因此,经济学这个以研究价值的创造、转化与实现价值,满足人类物质文化生活需要的科学,才真正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藩篱中解脱出来,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学科。或者说,直到此时,经济学这个市场经济的产物,才真正走进了中国的学术殿堂。当然,笔者在此并不否定和抹杀马寅初、顾准、孙冶方、杨小凯、刘国光、董辅礽、吴敬琏、厉以宁、王珏、茅于轼等一大批经济学家,在此之前为改革、开放时代的到来,为市场经济的兴起和建立,而勇于探索、披荆斩棘的开路搭桥之功。
   
   自此之后,各大高等院校才相继有了经济学这个专业学科。而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这个学科很快成了社会科学各门学科中,学习和研究人数最多的一门学科,并一跃成为一门耀眼夺目的“显学”。以致连许多在欧美名校留学,并取得优异成绩的“海龟”们,也争相进入到了其中。再随之而后,一个以分析、研究、指导中国市场经济活动为方向和目标的经济学家群体,便开始应运而生了。据《经济市场》2012年的调查显示,在全国各大高等院校和学术研究机构中,经济学家已经超过10500人。但由于经济学本身,是市场经济的产物。而中国的市场经济,并不是由自由市场自发孕育而形成的,而是在上层建筑的主导和左右之下,围着权力的运转而被形成的。由此而使经济学这个新生的学科,从起步开始就走人了邪路歧途。因而,使整个经济学家群体,自他们登台露面之时起,也像被他们分析、研究、指导的经济体和经济人一样,是随着权力腐败的兴起而兴起,发展而发展的。因此,从他们至今展示出来的群体形象进行考量的话,可以说这个群体,也不是一个健康、文明的群体。
   
   而究其原因,是经济学成为热门学科之后,经济学家便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躁动,而身价金贵起来,变成了社会争相捧爱的“香饽饽”。尤其是那些庙堂高,名气大的经济学家,更是成了新闻媒介成天关注和追捧的明星级人物。此时,似乎整个社会好像都成了需要他们传经布道的大讲台:各级地方政府,需要他们提供快速发展经济的规划建议和决策咨询、指导;各类企业需要他们为实现效应最大化而“支招”、“把脉”,献计献策;各类媒体需要他们提供的经济文章撑持版面,招揽人气。于是,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经济学家,都变成了为政府部门和经济人迎来送往的大贵人,大忙人。他们成天到处作报告、讲学,开演讲会,不时对经济生活中各个方面的问题,自由发表言论和看法。因而,此时的经济学家已经俨然成了指导政府如何进行经济规划和决策,企业如何实现资本的原始积累和最大扩张,百姓如何尽快发财致富的风水先生和教师爷。有的,甚至直接进入到了经济实体之中,变身成了为企业发展“支招”、“献计”的军师和谋士。
   
   以上这些,都是他们参与市场经济活动之后,所扮演的角色性表演。倘若仅此而已,也并不特别为过。但越往后发展,就越见出了他们的真本性:这个群体自产生以来,能够像前几代经济学家那样那样为国为民探索经济发展之路,而忍辱负重,保持学术研究本色的人,已经所剩无多,几近绝迹。因此,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走到了正常学术研究的对立面,而纯粹变成了权力集团和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和卫道士。以致他们在其中的所作所为,都不过是利用自己拥有的知识话语权,利用社会给他们提供的讲台和媒介,拼命为自己谋幸福而已。故而,与中国传统中的知识分子精神,一点关系都没有,说不上有任何一点儿形似的地方。
   
   现今,根据大量的事实证明,这个群体产生以来所作出的“社会贡献”,不外乎就这么两个:一是竭力为政府的各种所谓经济转型政策,进行评功摆好,吆喝卖唱;二是竭力为权力的“自腐败”和“积极腐败”,公开撑腰打气,,张目辩护,进而不断为之制造出之一系“腐败兴邦”的腐败经济学理论。由此而把中国社会,一步步往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上引领。于是乎,在他们的金口玉牙之下,今天这个贫富悬殊已经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基尼系数明显超过世界上最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已经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制度了”(张五常语)。显然,这个经济学家辈出、胜出的状况,就与杨小凯早年所说的没有经济学的状况,更为滑稽荒诞了。——我们所处的时代,仍然是一个有经济学家而无经济学的时代。或者说,就是一个被政治家和经济学家绑架入歧途的时代。
   
   当然,或许有人会对此表示质疑。倘如是,如果按照《百度搜索》搜索“经济学家”词条的话,问题就比较清楚了。其搜索后的结果大致如下:“经济学家”词条之下,显示的是“中国10大著名经济学家”。再照此搜索下去,接着显示的是“中国最无耻的10大经济学家”、“中国最不要脸的9大经济学家”、“无耻、无良经济学家名录”。随后,如果再把些词条汇集起来,就会大致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中国现有的10大著名经济学家中,除了吴敬琏、茅于轼、郎咸平3人之外,其余都被网民们列入了“最无耻的经济学家”、“最不要脸的经济学家”、“ 无耻、无良经济学家”之中。其中包括所谓“中国学派”和“中国模式论”的主要领军人物,也未能幸免。虽然这个结论,并不就是客观和公允的,但它至少是代表着一种民声众议,反映出社会对这个群体的鄙视和厌恶之情。
   
   那么,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是缘何产生和形成的呢?
   
   关于中国经济崛起过程中的权力腐败问题,笔者在前文“中国经济崛起的前因后果”一章中,已经作了较为详实的叙述。其中的主要观点是:1989年在北京发生而后遍及全国的“89民主运动”,是中国近代史史上第二次变法图强运动归于失败的标志性事件,而邓小平的92南巡讲话,则是中国由理论上的社会主义变为实质上的权贵资本主义的重大转折点。随之而后,一个由权力集团与利益集团携手联盟,共同侵吞和掳掠国家资产的狂潮兴起,日趋兴盛。而作为知识精英代表者之一的经济学家群体,也正是在这个“打土豪分田地”的关键时刻,积极参与和涌入到了其中,并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具体而言,这个权力精英、利益精英与知识精英“三英战吕布”的局面,是在90年代中期才开始形成的。当时的情况是,邓小平的南巡讲话,虽然使人们重新燃起了对改革的期待,但由于64悲剧带来的巨大阴影,并没有完全消失。因而无论是当权者还是普遍老百姓,对“89民运”中那个“反官倒、反腐败”的呼声和阵势,多少还是有些记忆和触动的。再加上当时的政策与前几年相比,不仅没有任何改革,反而将胡耀邦、赵紫阳时代推出的改革措施:“党政分开”,“简政放权”,给彻底否定了。实际上,也就是收回了地方和企业的自主权,进一步加强了中央政府的权力。因而,此时各方面的政治环境和条件,都比前一时期显得艰难和严峻,也更不利于改革。
   
   但这种对政府的所谓深化改革,还普遍持观望、犹豫态度的局面,又很快就被“海南开发热”、“北海开发热”、“深圳证券热”的浪潮所打破。而使整个神州大地,到处呈现出一个全民经商,满街炒股,到处倒爷的时代风景线。仅仅一、二年时间,几乎全国所有地、市一级的城市,都掀起了“开发区热”、“红灯区热”。而中国的国企改革,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拉开帷幕的。同时,中国的经济学家群体,也是在这个全民向钱看的社会氛围之下,纷纷走出书斋和讲台,踊跃参与到其中去分享改革红利的。
   
   在这其中,最先登上社会舆论大舞台,公开为腐败张目,鸣锣开道的当数香港大学教授张五常。因为他是第一个在国内外媒体上和各种讲台上,竭力鼓吹“以资产换特权,促进私有化”(1)的著名经济学家。紧随其后,张维迎、张曙光、厉以宁、林毅夫、樊纲、萧灼基等被称为国内的主流经济学家,也相继开始在各种讲台和媒体上,大肆宣扬和鼓吹“改革要利用腐败和贿赂”,(2)“腐败和贿赂成为权力和利益转移及再分配的一个可行的途径和桥梁,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3)直至公然宣称,腐败不仅能“调动官员的积极性”,“腐败的存在,对社会经济发展来说即使不是最好的,也是次优的,是第二好的。”(4)甚至,还高声向政府呼吁:“反腐败力度要把握适当、要非常适度,如果力度把握不适当,间接带来的负效应非常大!”(5)概而言之,由以上经济学家“创新”出来的腐败经济学理论,就这样形成了。这即是:腐败是权力集团与利益集团在发展过程中,实现“帕累托改进效应”,达到交易成本最小化,利益最大化的唯一最佳途径。同时,也是中国经济崛起的最佳途径。
   
   显然,他们这些理论抛向社会之后,不仅为那些在“89民运”之后,想要腐败而心有余悸的政府官员,打入了鸡血和强心针,也为那些想要勾结和买通权贵而犹豫不决的私营企业家,壮了胆提了神,并指明了今后的发展的方向和奋斗目标。从而,纷纷由此放心大胆地迈开了“闷声发大财”的脚步,一个劲地朝着大腐败大发展,全面腐败全面发展的道路狂奔迅跑。以致完全可以断言说:在中国后来的国企改革和城市化建设过程中,之所以会出现那么多的“腐败症候群”,无一不与经济学家的腐败经济学理论,在其中的鼓动与教唆紧密相连。甚至,中国社会之所以会溃败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无一不与他们的腐败经济学理论,在其中的鼓动和教唆紧密相连。以此进一步折射出这样一个问题:自5.4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之所以对国家和民族的贡献甚微,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一旦把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之后,就会露出封建士人从势弃道的劣根性来,而自觉成为社会阵痛和进步的呕吐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