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五) ]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五)


   
   
   
     赵县长现在是卫生局的干部了,一身灰布制服,跨一个黄背包,挺神气。他中等身裁,一脸严肃,从不与院子里的人打招呼,跟自己的子女说话也板脸,还将他的川北老腔拐一拐,卷起舌头,拉长来说,带点北方味,“这个、这个问题儿嘛…咱们、咱们研究研究…”显示出干部身份。他青年时代喜欢普罗文学,热切地探索解救人间苦难的真理。抗战初期曾在云南宝山筹建军用机场,其后从政,在大土县当县长时和盘云区游击队拉上了关系,开始接受马列主义教育,很快成为共产主义战士,做了共产党的内应,要为“英特纳雄奈尔”奋斗终身。临解放时,他成功策动大土县驻军起义,立了功,获得嘉奖。随后被委任为卫生局副局长,该是不小的干部了。

   
     东厢房楼上几套房子都是朱太太的,赵家便是朱太太的房客,住在楼上南屋。赵太太姓撒,是云南的回民,抗日战争时被赵先生看上了,结为夫妻。她有一张娇美的脸,举止文雅,对人态度也随和,乡音未改,“格是、格是”地轻声说话。夫妻恩爱,婚后便密密地生孩子,八、九年光景就生下五男一女,最小的儿子刚两个月。她每天便只在家带孩子,看老大世祯做功课,高兴的时候会牵孩子们围个圆圈唱起她的云南小调。
   
     从一九五零年底开始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惩治反革命,大开杀戒,一直干到五三年都没罢手。五二年初,将近农历年的时候赵先生几天没回家。
   
     年三十晚上,么哥家依老家的习惯准备祭祖宗、吃团年饭,七、八点钟了还没弄停当。么哥在院子里滚了一会铁环,打了一阵陀螺,看别家的孩子都回去吃年饭,自己也没劲了,又冷又饿,便回家看看。他父亲在灯下用放大镜费力地查俄文字典,不时往手上呵口热气暖一暖冻僵的指头。母亲戴上眼镜在一张张红纸条上写下显考李老太君、显妣李老太夫人、显妣李夫人…预备给祖宗烧冥镪。元慧在用冥纸折元宝,已经满满地堆了几簸箕,一见么哥进来便道:“过来,帮我折,我折了一个下午,手好酸痛。”么哥道:“不,我饿死了,我要吃东西。”便往厨房去。只见他外婆跪在板凳上切菜、配菜,她已经忙了几天了,年二十九就熬了一夜,那双小脚肿得站不住,只好跪做。按老家的习惯一定要做十香菜,这素菜一做几十斤,要吃上个把月的。有雪里蕻、黄豆芽、千张皮、胡萝卜、木耳、黄花…十几种菜,得细细地拣,细细地洗,细细地切,分开炮制,最后用素油炒做一道,只这味菜就够她累的了。么哥走到他外婆跟前道:“外婆,我饿了,别家早都吃饭了。”外婆道:“早啦,孩子,还没上供呢,祖宗没吃你就能吃啦?贵人吃饭二三更,小人吃饭不点灯。去、去、去,帮你姐姐折元宝去。”么哥赖不走,他外婆没办法,拎起块草绳拴住的盐给他,“汤里没放盐,去锅里涮两涮。”回过头朝他笑笑,“过来,砧板馋,”塞片咸肉到么哥嘴里,“滚罢。”
   
     待到摆好供品才焚香烛,烧冥纸、寒衣…外婆、李太太絮絮叨叨地祈祷亡灵,祈求家人平安。上完供,元刚、元慧、元愚给去世的爷爷、奶奶、娘、外公磕头,再给外婆、父母磕头方才开始吃年饭。么哥正跪在地上,外婆朝他笑笑,“噢,祖宗保佑你聪明、伶俐。”李先生看了么哥一眼淡淡地补一句,“不是甚么聪明不聪明,是有用无用。”吃罢团年饭,已经好晚了,外面的爆竹声震天价响。
   
     小春秀坐在后院石鼓上一边嗑爪子一边同邻居闲聊,津津有味地看孩子们放鞭炮、摔硫磺弹、打陀螺、舞刀弄剑…围个圈儿耍,一会来“老鹰叼小鸡”,一会又是“我们要请一个人”,新歌唱完来老调,“大姐粉粉白、二姐桃花色、三姐逗人爱…”“扯么妹,我的妻,你妈打你我不管…”“…一出门来狗汪汪呃,啷格里啷,格里格啷当。”走街串巷的小贩不放过挣钱的机会,一会花生,一会瓜子吆喝个不停…“炒米糖开水!”孩子们齐声喊道,“老板娘歪嘴!”一个个笑得直不起腰来。硝烟、闪光、歌声、笑声混成的辞岁欢乐把这古老的庭院胀得满满的。小春秀不理天寒地冻,直到夜深了也不回家,说是心烧得很,睡不,不如陪孩子们一起守岁。她丈夫张有元则坐在大门口的石鼓上不停地抽烟,不去跟那些汉子们赌钱,来两把七添八拿九端锅。将近一点钟,十几个便衣公安端枪押赵先生回来,呯呯呯捶开赵家的门进去搜查,大头和弟弟、妹妹被赶到院子里吓得直哭,小春秀便搂哄。搜了一阵,便衣们拿走了一大包东西撤离了。
   
     院子里一下子站满了邻居,大家都没睡,议论纷纷,么哥外婆也出来瞧个究竟。人们七嘴八舌地猜赵先生犯了甚么事,有人说是匪特,有人说是贪污…只有小春秀悠闲地嗑瓜子,这里张张,那里望望。陈太太捧起个茶壶,用他的湖南话战战兢兢地道:“喔唷,我说怪嘛,几天都冇见到赵先生嗒。喔事要拣今天勒,年都过不成嗒。阎王老爷三十晚上勾魂叫急拿,个个共产党三十晚上抓人也叫做急拿啰…个喔事得了嘛,一群牙子、一个妹子…”这妇人虽然其貌不扬却决非易与之辈,年轻的时候在上海一副外乡阔太太打扮,珠光宝气。有一天,坐黄包车上街兜风,“叭布…叮当…”一路震响,却被几个阿飞连人带车堵在弄堂里抢,陈太太从容不迫下车来,操起她的湘沪腔,“希奇么子啰,“大世界”多来西,五只铜板买来,笑话!”随手将戒指、项链、耳环统统扯下来使劲摔在地上,几个小流氓以为是假货,走了,陈太太施施然拾起首饰赶回家…陈军需戴顶黑紫羔帽子,紫羔袍子外罩件藏青哔叽长衫,慢条斯理地道:“哦,不是这样说,是抓不是杀,有道是冥冥之中有主宰啰,该背时就躲不脱,世上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不过这缧绁之苦就断不能免喽。”文绉绉地来上一段,话中却隐隐地含幸灾乐祸。他儿子昭斌着身新棉袍还怕冷,裆里夹了个烘笼,站在人堆边上竖起耳朵听。俊贤抱手,没好气,老嘎嘎地说:“哼,三十夜的公鸡,是浪多喽注。”这湖北小伙子出去做事才没几天,斩川味圆子就如此溜刷。
   
     夜深了,只有零星的爆竹声哔剥在响。大门外,渔鼓、简板声近了、远了,哦,疯道士今晚一定喝醉了…么哥回到屋里,他外婆一把将他拽过去道:“小少爷,以后陶阿姨带你出去玩你别去,她不是个好东西,你看她目灼灼似贼,外婆七十几年来甚么把戏没见过?一眼就能把她看个对过穿,不会错的,听见吗?”么哥点点头,却觉得莫名其妙。么哥母亲过来关会道:“赵家有事,你不许在这院子裹放炮仗,要玩拿到外头去,啊?”
   
     后来在一次宣判大会上才知道赵先生是反革命罪犯,审判长宣布,“判处反革命犯赵匪延年无期徒刑,强制劳动,以观后效…”赵太太在会场上闻判,脸无人色,长叹一声,“兔死狗烹,这便是革命的下场了?”还算好,夫妻尚有团圆的一天吧。原来那支自己竖杆子的盘云区游击队有许多说不清楚的地方,并不被视为红军的、并不被当作共产党的,还想尝鼎一脔?毛泽东的江山,休想!没
   
     注:浪,方言,即这样,是浪多喽即是这样多喽。
   
     被当匪剿便属万幸,清洗只是早晚、轻重罢了。赵先生在伪县长任上为防止学生上街闹事曾经抓过几个进步学生,现在当然可以轻而易举地以反革命罪论处了,幸得解放前夕策反国民党军队有功才保住条性命。巴蜀能活下来的几个国民党县太爷,他也算一个吧。
   
     赵家的财产充公了,一家的生活担子便落在赵太太一个人身上,一窝小孩子怎么活?幸好她在云南念过师范,被一间小学聘用当幼儿园老师,生活才多少有点落,只是工资微薄难于维持,最困扰她的问题当然是六个小孩子,特别是只有两个月大的世祥,离不得人的,如何奶孩子?怎么上班?赵太太家没有亲戚在巴城,又请不起人带孩子,没计奈何,唯有咬牙将世祥送人。她像一般旧家庭主妇那样贤淑、温良、端庄,任谁也想不到她是抗日勇士,当年在台儿庄战场上能不顾日本人炮火从死人堆里抢救伤员,在她心里,以性命报效国家只是尽一个中国女子的本份罢了,她正是著名的六十军“南蛮女兵”、国民党陆军中尉撒腾娜,四二年婚后才离开军队的。夜深沉,孩子们横七竖八睡得烂熟,她抱世祥独自坐在灯下,阵阵心酸往上涌,“长清(赵先生号),我得把世祥送人了,没得办法,我们的一块肉啊…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唉,这半辈子遭的甚么罪啊…国难当头,南京沦陷那天我走出校门去参加战地服务团,几千学生争夺六十个名额,哦,是的,三七年底我才十五岁…坐车、行军三个月才到台儿庄,演戏、宣传、学做护士救伤员…四年后我从长沙回昆明招兵才见到你,唉,十年啦,为抗战、为革命你却成了反革命、牢犯…我的命里到底惹了谁?”“…日本人的炸弹、炮火、毒气,中国士兵像割韭菜那样倒下去…国民党军人是够格的汉子,可中国人的命不值钱…哦,那个伤兵的血弄得我一背都是,腿炸碎了,要锯,没有麻药,硬给他锯下来,我的天哪!疼得他揪住我浑身打抖,妈妈、娘娘地乱叫…他姓哪样?格是姓袁?不,不是,晓不得啰,是同乡,不会错。哦,那些伤兵,那些伤口让芥子气弄得流血不止、淌浓,全烂掉了,生好多蛆,我只好跪在地上一条一条挑出来…”“我打摆子了,发冷、发烧,骨瘦如柴,支都支不起,身上长好多虱子…战事危急,看守日本俘虏的士兵都顶上去了,要我去守住,十六岁的丫头一个人面对几十个鬼子,我抓枪的手发抖,嘴里不停地用现学的日本话叫喊,不许动,我开枪…天哪,心都要从嘴里蹦出来了…”“哦,还记得六十军军歌,那是猛士之歌,也是烈士的挽歌,我为多少弥留中的战士唱过,为他们阖上眼皮…不能任敌人横行在我们的国土,不能任敌机在我们领空翱翔。云南是六十军的故乡,六十军是保卫中华的武装!唉,还有甚么用?我们都成匪类啰。”“妈,你哭?”大头惊醒了,跑出来迷迷糊糊扑进母亲怀里。“孩子,乖,睡吧。中国人的命不值钱…”“妈,啥子?”
   
     幼儿园开学前一天黄昏,一位老太太来到赵家,赵太太含泪水双手发抖将襁褓中的世祥交给了她,再塞上一点钱,随手便将门扣上,抱住余下的五个孩子哭成一团。她心如刀绞却不想让人知道,憋紧气,泪如涌泉默默饮泣,只有透不过气时五脏六腑里的郁结才挤出一声呜咽…
   
     第二天清早赵太太便锁上家门,先送世祯上学自己再去上班,锁在家中的孩子便交给六岁大的二儿子世礼照看。小萝卜头照顾小萝卜头会是甚么光景?大哭小叫、屎尿弄得一屋子便是经常的事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