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雷声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二战中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龙灿:中共,你们哪来的资格纪念南京大屠杀?
·没收刘铁男合法财产有违反宪法的重大嫌疑/刘大生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未普:2014,习近平走在极权路上/张伟国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凯珞:香港从不缺机会,只是机会从不属于我们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张鹤慈:有关失独,计生,独生子女政策的讨论
·毛贼诞121周年:最大的国贼!
·学习犹太人,追杀文革刽子手
·蒋公并没喊毛贼万岁
·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双橡园
·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童大焕
·江青两小时法庭陈词曝光
·我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 大陆人从小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为地主正名/应克复
·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向宪诤
·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从来佞幸覆乾坤(下)——拥毛派所思所为/茆家升
·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胡星斗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蒋中正的战略眼光:抗战期间的一项伟大决策
·梁慕娴:中共已进入崩溃期?
·12岁女孩因父母生二胎跳楼自杀
·印度式乘法口诀 秒杀中国乘法口诀
·张玉凤曝料毛泽东钦点接班人是毛远新
·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胡锦涛亲笔题词“高风亮节”被黄山博物馆收藏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转贴者按语:北风说:“我以前一直以为土共那个镰刀锤子代表农民工人,刚才发现这两件家伙的真实含义——镰刀用来收割民众创造的财富,锤子用来镇压敢反抗的人。”
   
   其实,中共的锤子并不单单镇压敢反抗的人,连拍马奉承甜菊的,也会一并镇压。
   
   这不,张东荪为毛贼东搞兵运,“和平解放北平”。毛泽东赞誉张为“北平和平解放,张先生第一功”。但是却为了毛贼东“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选票少了一张赞成票,而一直被毛贼怀疑猜忌,被搞得死在秦城监狱。其全家三代共七人坐牢,四死一疯,两个被判重刑。

   
   在张东荪倒霉的时候,翦伯赞是落井下石者。他揭发批判张东荪那个狠啊,上纲上线啊。结果呢?翦伯赞自己也落得个夫妻二人结伴自杀的下场.
   
   转贴网文: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后自作自受
   
   
      落井下石这个词,按道理应该远离翦伯赞这样的学者,但是,确确实实他这么做了。这也是他的悲哀。如果说,文革中,翦伯赞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饱受折磨,最后选择自杀以离开人世;那么,在他对井中的张东荪扔下石头的时候,他对自己的灵魂,也不啻是一种自杀的行为。悲哀往往在向别人投出石头的时候,就像幽灵一样缠上了自己。本文摘自周志兴微信公众号“周说”,原题为《最高领袖面前曾不吭不卑,落井下石却终害自己:悲剧翦伯赞》。
   
   自杀悲剧:他的口袋里装着“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上来就说悲剧,不只是说翦伯赞夫妇双双自杀离世,主要是说他在自己的一生里曾经在自己的学术领域里颇有建树,也曾积极参与政治,在学术和政治上地位都很高。但是,如果说,学术上走了弯路,还可以说是研究的创新和路径的多样决定的,那么,政治上的歧途却不可避免地在他的人生投下了阴影。尽管后人可以在他的脸上打上马赛克,但是,他的内心呢?
   
      1968年的12月18日,夜晚,寒冷的北京,未名湖畔,70岁的翦伯赞和夫人戴淑婉双双服下安眠药睡去。这一睡,就再也没有醒。其实,这些安眠药,是他们积攒了很久的成果。为了这一天,他们准备了很久。
      现在很难揣测翦伯赞离世前的心境。
   
      虽然他揣在中山装的两个下衣袋各放着一张二指宽的纸条,一张写着“我实在交代不出什么问题,所以走了这条绝路,杜师傅完全不知道。”杜师傅,是指负责看管他的工人杜铨;另一张上写着“毛主席万岁,万万岁!”但是,这并不能完全概括他的想法。他肯定会检讨自己的一生,但是,他已经没有了倾诉的对象。
   
      已经两年多的折磨了,人生的这盏灯,似乎灯油已经耗尽,他只得选择逃避。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翦就作为“反共老手”、“反动学术‘权威’”被揪出,批斗传审,天天不断;拳打脚踢,坐飞机,每天被斗十几小时。在6、7、8三个月中,被斗一百多次。他有一次被从厕所揪出,有人将粪纸篓扣在他的头上,几乎被揍死。聂元梓、孙蓬一几次开万人大会斗翦。翦卧床不起,就用平板车将翦拖到会场,不许坐下。翦站立不稳,就让双手扶着竖起的长凳腿站着,一斗几个小时。这个斗翦镜头已印入法国画册,传遍全世界。1966年8月26日,北京大学保卫组《情况反映》(第4号)说:“(8月23日)有些红卫兵把翦拉出来批斗了4次,有的揪头发,有的扳脖子。”“据翦的老婆说:‘翦的心脏病又厉害了,现已不能起床,两天没吃东西。学生经常往外拉他,怕活不长’。”
   
      1968年夏,翦氏夫妇被赶出家门,关押到蒋家胡同的一间小黑屋中,街道上不懂事的小孩天天斗翦,一群未走,一群又来。翦有时支撑不住,晕倒在地,小孩们还打斗不止。
   
      这样的日子,对于70岁的知识分子来说,就是在火上煎熬。
   
      曾经风光:毛泽东很看重这位马列新史学“五名家”之一
   
      翦伯赞曾经很风光。
   
      他1898年4月14日出生在湖南常德桃源县,那个村子叫翦旗营。很奇怪的是,这个村子里居然全是维吾尔族。当然,也有人怀疑过,认为翦姓人氏应当是回族,因为他们都不会说维语。但是,也许是十几代生活在内地汉族聚居区,忘掉了母语很正常。不管怎么说,一个维族后裔,成为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社会活动家、教育家、中国马克思主义历史科学的重要奠基人之一,在中国也是一个奇迹。
   
      翦伯赞早年参加过“五四运动”,北伐战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的地位也很显赫,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燕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兼系主任、副校长以及中央民族学院教授,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史学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翦伯赞是马列主义新史学“五名家”(郭沫若、范文澜、翦伯赞、吕振羽、侯外庐)之一,主要著作有《历史哲学教程》《中国史纲》(第一、二卷)《中国史论集》《历史问题论丛》等,并主编了《中国史纲要》。
   
      应当说,毛泽东是很看重翦伯赞的。据说,听到这位湖南同乡夫妇自杀的消息,毛泽东曾经大发雷霆。毛泽东是看重他的学问的,他曾经告诉身边的人:“翦伯赞是讲帝王将相的,我们要想知道一点帝王将相的事,也得去找他。”而且,毛泽东也是打算保翦伯赞的,1964年9月下旬,毛泽东对“文化革命五人小组”的组长彭真说,学术批判也要有个界限,不能乱批一气,我看郭沫若、茅盾、范文澜这三个人不准批,此外再加上一个翦伯赞。
   
      然而“最高指示”常常有变化的,接下来的时间里,毛泽东也对翦伯赞有了严厉的语气,当然,他的想法还是一批二保,并没有想置翦伯赞于死地。但是,到了底层,到了如火如荼的运动中,就不会那么精确地执行最高指示了。
   
      翦伯赞的悲剧人生折射出他的矛盾人生。
   
      他的一生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前期作为一个知名历史学家享誉民国;而后投身革命,为中共的事业不遗余力;最后被打为右派,与其妻双双自杀。这样看起来,翦伯赞的人生几乎是当时那一代很多最终自杀的知识分子的“标准模式”。
   
      也许,作为我们后来者,根本不可能走进翦伯赞的心里,甚至设身处地也非常难,因而,如今在和平安宁中臧否逝者,心有戚戚也心有不安。但是,历史就是这样残酷,后来者要拨开迷雾看清楚前行者,实在是难上加难但又不得不为的事情。
   
      学者风范:直言毛泽东、冷落蒋介石
   
      翦伯赞曾经是一个既有学问又光明磊落的君子。
   
      五十年代的一天,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约见了翦伯赞,因为他刚刚读了翦伯赞的《论曹操》,而曹操这个人是毛泽东一直怀有情感的。当时中共准备开展一次整风运动,所以毛泽东特意问他:“你在高等学校担任系主任有些什么问题和意见?”
   
      翦伯赞说:“现在是重理轻文”。
   
      毛泽东说:“从我们的历史和现状来看,重理有道理,但轻文就不对了。”
   
      于是,翦伯赞回到北京大学,在主持历史系工作和担任副校长分管文科几个系的工作中,提出和采取了加强文科教学和科学研究的建议和措施。
   
      在毛泽东面前,翦伯赞是敢于发表看法的。
   
      1965年11月,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发表,翦伯赞读后说:“为什么要对吴晗同志那么粗暴?乱打棍子,乱扣帽子,这样搞,以后没有人敢写历史剧了!”他还说:“吴晗和我是朋友,我了解他。难道吴晗要退田?思想批评要联系个人历史,要看他是什么样人。吴晗早在抗日时期就参加了民主革命。如果整吴晗,所有的进步知识分子都会寒心。”
   
      如果把时光倒转,还可以看到一段翦伯赞对那时的最高领袖不卑不亢的故事。
   
      那是1940年,翦伯赞刚来到重庆,任“中苏文化协会”总会理事兼《中苏文化》副主编,同时担任冯玉祥的《中国通史》教师,并经常到陶行知的“育才学校”授课。冯玉祥便不时请翦伯赞来上上历史课。一次上课时,蒋介石不期到了冯玉祥的住处,看见客厅内聚集了不少人,便从后面悄悄走进来,冯玉祥察觉后,连忙站起来对蒋介石说:“今天是我请翦伯赞教授给我们讲历史课。”蒋介石连声说:“好,好,好,你继续讲,今天我也是来听你讲课的。”翦伯赞却慢吞吞地说:“对不起,现在已经到了下课时间。”在座的人听了这话,纷纷夹着笔记本走出了客厅。蒋介石颇为尴尬。
   
      这段故事,也许有演绎的成分在里面,但那时的翦伯赞,确实身上有着真正的学者风范。
   
      落井下石:在他向别人大加批判之时悲剧已定
   
      但是,说来可悲,不少大学者都会被“但是”这两个字带到另外一个舆论评价中。翦伯赞也未能幸免。
   
      如果对待张东荪的批判算是一次考试的话,翦伯赞交出的答卷是不及格的。
   
      张东荪正好比翦伯赞大一轮,是著名哲学家和政治活动家?也是著名报人。张东荪很早就成为中国共产党争取的民主人士,曾任中国民盟中央常委、秘书长。1949年1月初,解放军围困北京的时候,张东荪参加了解放军与傅作义的和谈,被毛泽东赞誉为“北平和平解放,张先生第一功”。
   
      新中国建立后,张东荪对中国共产党执政后的政策产生了意见,特别在对外政策上,张东荪不赞成“一边倒”的对外政策,认为不能忽视西方,特别是美国,应与美苏保持同等关系。这和中共当时的政策是截然不同的。再加上建国后在新政协选举国家主席时,毛泽东少得了一票,很多人猜测是张东荪没有投这一票。当然,现在看,这和张东荪无关,但是,在很长时间里,当事人心里是很不舒服的。于是,在合适的时候,张东荪就理所当然的“挨整”了。
   
      让很多人大跌眼镜的是,翦伯赞居然冲在了前面。
   
      那是1952年2月,张东荪被要求做检查。张东荪是硬骨头,但不弯腰的结果是被重火力批判。推出的这门大炮叫翦伯赞,射出的火力之猛,彻底打垮了张东荪。
   
      和民盟有着深厚渊源的章诒和记录下这段历史。章诒和写道:“他(翦伯赞)的讲话辞锋凌厉,暗含杀机,指认张东荪所谓的‘中间路线’完全是幌子,思想上是‘一贯反苏、反共、反人民’的。翦伯赞列举了以下事实作例证:1.张东荪在1931年出版的《道德哲学》一书里,就说‘资本主义不会灭亡,共产主义不能实现。如实现则劳动者就会饿死’。又说‘把马克思主义列为学说,乃人类之奇辱,是思想史上的大污点’。2.在1934年出版的《唯物辩证法论战》一书里,张东荪说‘马克思派的企图不但不会成功,其结果只弄成既非科学又非哲学的东西,终谓四不像而已’。3.在1946年出版的《思想与社会》一书里,张东荪说‘无产阶级专政是不民主的,结果必变成少数人的专政,而决不是无产阶级专政’。”翦伯赞的发言给张东荪的历史问题定了性--反苏、反共、反马列主义。会场群情激奋,振臂高呼“彻底肃清反动亲美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万岁!”等口号。这时一个揭发者走上台,展示张东荪在《唯物辩证法论战》一书上的亲笔题词:“如有人要我在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二者当中选择其一,我就会觉得这无异于选择枪毙还是绞刑。”会场哗然,仿佛爆炸了一颗炸弹。其实这句话不是张东荪说的,而是英国政治理论家柯亨的话,张东荪抄录了,说明他赞成柯亨的看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