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雷声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民国的国会议员是如何监督政府的?
   
   
   
   民国的国会议员,还是非常敢于讲话、敢于监督政府的。


   
   当年的国会议员曹汝霖,记录了他参加国会开会的一次见闻,借此可见一斑。
   
   当时,陆征祥刚刚上任内阁总理,到国会演讲施政方针。陆征祥说:“我在国外当外交官多年,刚回国不久,对国内的情形不太熟悉,要请各位多多指教。外交官最讲礼节。”议员们听到这里,突然嘘声大起,纷纷起立,并指责陆征祥:“今天请总理你过来,是要你给我们讲你的施政方针,而不是要你给我们讲外交礼节!”另有议员起立说:“快把你的施政方针给我拿出来!”陆征祥说:“弱国外交难办,请国会诸君,与政府方针要一致。”此时又有议员站起来指责:“你的施政方针都没讲明白,你叫我们如何与你一致?”当时,国会和政府,时常有冲突,而当时的国会拥有国家最高权力,例如,总理陆征祥曾经制定的对俄和约六款,就被国会否决了,这件事造成陆征祥愤而辞职。(参香港春秋杂志社,曹汝霖《一生之回忆》1966年1月初版,第100-102页)
   
   当年的参议院议长吴景濂,也有以下一些当时国会开会的片段,相当有趣,特摘录至此,与读者共享:
   
   “……1913年6月20日下午两点钟,代理财政总长梁士诒出席报告政府预算案,王葆真议员首先提出质问:“财政总长应该知道什么叫预算吧?现在已经是六月底了,钱都花了半年多了,现在才提出上半年的预算案?国家财政支出,由人民负担,未经国会议决,谁来负责?”当时梁士诒没有作答。继而李根源、邱冠棻等议员也起立,指责梁士诒预算不正当,进步党的议员王敬芳、胡汝霖、刘崇佑也提出了质询。梁士诒无法作答。于是,本预算案告吹,决定下次开会须段祺瑞出席,届时再议。
   
   6月25日下午四点钟,段祺瑞等一行出席众议院,议员褚辅成质问段祺瑞:“下半年的预算案,到底何时交来?”段祺瑞答:“有五个省份的预算案,至今仍未寄到北京。”一个议员则站起来追问:“上次梁士诒明明说是有三个省的预算案没到,怎么今天又成了五个省?”梁士诒站起来说:“上次我说三个省,是指三个省的预算案电报未到,今天说五个省,是指预算案的会计册子尚未送到。”
   
   议员胡海鳞则批评道:“政府现在疯狂借外债,长期以往,迟早有一天无可抵押,到底政府有没有什么财政方针?出入能否相抵?如果不开源节流,民国前途何在?”有议员则追问:“下半年的预算案,可否在下个礼拜之内交来审议?”段祺瑞说:“恐怕要等到七月份。”
   
   议员何雯则质问段祺瑞:“军官学校校长蒋方震自杀一案,查得怎样了?”段祺瑞答:“仍在等待侦查人员的报告。”议员谷钟秀则质问段祺瑞向奥匈帝国借款一事。褚辅成则进一步质问:“政府为何不依照临时约法、先经众议院同意再签字?!”
   
   7月16日,众议院开会,工商总长刘揆一出席。议员刘恩格质问:“向英国借款500万英镑,以奉天全省矿产抵押,为何不事先经过国会讨论通过?!”刘揆一答:“我国石油、丝绵等产业,有待开发,没有借款,什么事都办不了。所以,我们未经贵院同意、冒昧借了这笔款,现在有草约,请贵院通过。”
   
   议员张嗣良则质问:“我听说连交款日期都已经确定了!你们是明着违法!”刘揆一这样回答:“总长办理政务,没有依照法律手续的必要。”一言已出,议员大哗。不久,刘揆一辞去了工商总长的职务。
   
   当年5-6月间,参众两院向国务员提出的质询书,有56件没有得到国务员的答复,质询书的内容涵盖政治、外交、财政、经济、文化、军事等各方面。这还不算,袁世凯有两次还向两院提出反质问,要求答复。
   
   例如,对于善后大借款,袁世凯是这样质问两院的:“1、这项借款,是否要认定为政府违法?2、民国现在情形如此,难道不该借款吗?3、如果这次借款泡汤,另向他国借,条件能保证比现在优越吗?”
   
   紧接着,袁世凯又来电参议院:“1、既然参议长通电外国财团阻止交款,则废约一事,请参议长担任交涉;2、取消借款之后,所有发还洋款及垫款,请议院妥为计划。”
   
   由于国务院习惯于忽视两院的质询,议员的质询于是开始变少了……”(参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袁世凯》2004年1月第1版第153-156页,参议院议长吴景濂回忆)
   
   1913年7月14日下午两点钟,众议院常会,议员张华澜要求就以下两点弹劾政府:1、不上交预算案;2、私借奥款(向奥匈帝国借款)。何雯要求弹劾财政总长,理由是“私借奥款”。议员李国珍不但要弹劾财政总长,而且还要弹劾国务总理,两者一并弹劾。议员邹鲁则主张弹劾全体国务员。议员马小进则提案弹劾海军总长种种违法案件。(参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袁世凯》2004年1月第1版第163页,参议院议长吴景濂回忆)
   
   值得一提的是河南籍参议员段世垣弹劾河南都督张镇芳(袁世凯的表弟)一案,弹劾的理由是张镇芳违法渎职、轰击议会、枪伤议员、蹂躏约法、逮捕记者等罪状,要求查办。弹劾案发之后,袁世凯派人找该议员(段世垣)疏通,希望段世垣撤掉弹劾案,袁世凯说:可以让张镇芳辞职。段世垣不肯撤销,袁世凯也没有让张镇芳辞职。此事只好另寻办法。(参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袁世凯》2004年1月第1版第165页,参议院议长吴景濂回忆)
   
   可见,当时的议员,连大总统的表弟(张镇芳)都敢弹劾,确实还是有那么一点民主新气象的。
   
   本文摘自《亲历北洋》,冯学荣|文
(2015/1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