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雷声
·痛悼遇罗克:遇罗克被害40年祭
·人权捍卫者遇罗克殉难四十周年祭
·遇罗文:罗克就义40周年祭
·学雷锋:胡锦涛式的自慰
·3月5日,不学雷锋精神,要学微风轻拂。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食物链最末端的宿命——纪念遇罗克烈士殉难40周年
·农民要求天安门撤毛像被喝茶
·学雷锋,一出上演了近半个世纪的荒诞剧 /李钟琴
·李大钊的供词原来是这样的
·地震时救毛像和朝鲜女孩儿
·点击权力高层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袁腾飞试图还原历史
·红色延安为国际友人找性伴侣做“临时夫人”
·毛泽东真的没有特权吗?
·外援110多国,中国慷慨了多少钱?
·毛的一句胡话,堪与晋惠帝媲美
·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敏一鴻
·六个流氓国家不参加和平奖颁奖礼
·最窩囊的納粹中國
·国人49年后被中共夺走的权利
·反右派—大跃进—大饥荒,毛独夫制造的三连祸
·毛贼洞大跃进导致人吃人现象之一瞥
·梁振英江湖饭局还有一黑道人士 加深黑金政治疑雲
·梁慕娴:地下党已经杀到身边
·余杰:飞越疯人院
·候选人梁振英被指是地下党员
·2008金融海啸祸首是中国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四大家族”成员宋美龄死后留下多少遗产?
·1942河南旱灾和中共谣言
·俄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戳破冯小刚《1942》伪历史
·四川宜宾白毛女真相
·鲜为人知的蒋公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部分投共人士的结局
·南周事件:措手不及的豪赌 整不好血流成河
·裆滋补 (和谐新诗-党支部)
·周恩来下令销毁饥荒死人数据
·毛泽东吸引日本侵略中国
·马恩列斯的腐朽生活
·周恩来塞给毛泽东黄色电影
·潘汉年冤案终于揭露了毛泽东
·有人总想掩盖回避文革的本质
·毛贼洞残杀地主真相
·袁世凯遗书的忏悔
·甲午战争,日本赢在军官“懂政治”
·毛泽东点头主张冲绳归日本
·“七不讲”可能危及中共生存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躐艳史
·屠夫陈希同虽死,罪不能免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民国的国会议员是如何监督政府的?
   
   
   
   民国的国会议员,还是非常敢于讲话、敢于监督政府的。


   
   当年的国会议员曹汝霖,记录了他参加国会开会的一次见闻,借此可见一斑。
   
   当时,陆征祥刚刚上任内阁总理,到国会演讲施政方针。陆征祥说:“我在国外当外交官多年,刚回国不久,对国内的情形不太熟悉,要请各位多多指教。外交官最讲礼节。”议员们听到这里,突然嘘声大起,纷纷起立,并指责陆征祥:“今天请总理你过来,是要你给我们讲你的施政方针,而不是要你给我们讲外交礼节!”另有议员起立说:“快把你的施政方针给我拿出来!”陆征祥说:“弱国外交难办,请国会诸君,与政府方针要一致。”此时又有议员站起来指责:“你的施政方针都没讲明白,你叫我们如何与你一致?”当时,国会和政府,时常有冲突,而当时的国会拥有国家最高权力,例如,总理陆征祥曾经制定的对俄和约六款,就被国会否决了,这件事造成陆征祥愤而辞职。(参香港春秋杂志社,曹汝霖《一生之回忆》1966年1月初版,第100-102页)
   
   当年的参议院议长吴景濂,也有以下一些当时国会开会的片段,相当有趣,特摘录至此,与读者共享:
   
   “……1913年6月20日下午两点钟,代理财政总长梁士诒出席报告政府预算案,王葆真议员首先提出质问:“财政总长应该知道什么叫预算吧?现在已经是六月底了,钱都花了半年多了,现在才提出上半年的预算案?国家财政支出,由人民负担,未经国会议决,谁来负责?”当时梁士诒没有作答。继而李根源、邱冠棻等议员也起立,指责梁士诒预算不正当,进步党的议员王敬芳、胡汝霖、刘崇佑也提出了质询。梁士诒无法作答。于是,本预算案告吹,决定下次开会须段祺瑞出席,届时再议。
   
   6月25日下午四点钟,段祺瑞等一行出席众议院,议员褚辅成质问段祺瑞:“下半年的预算案,到底何时交来?”段祺瑞答:“有五个省份的预算案,至今仍未寄到北京。”一个议员则站起来追问:“上次梁士诒明明说是有三个省的预算案没到,怎么今天又成了五个省?”梁士诒站起来说:“上次我说三个省,是指三个省的预算案电报未到,今天说五个省,是指预算案的会计册子尚未送到。”
   
   议员胡海鳞则批评道:“政府现在疯狂借外债,长期以往,迟早有一天无可抵押,到底政府有没有什么财政方针?出入能否相抵?如果不开源节流,民国前途何在?”有议员则追问:“下半年的预算案,可否在下个礼拜之内交来审议?”段祺瑞说:“恐怕要等到七月份。”
   
   议员何雯则质问段祺瑞:“军官学校校长蒋方震自杀一案,查得怎样了?”段祺瑞答:“仍在等待侦查人员的报告。”议员谷钟秀则质问段祺瑞向奥匈帝国借款一事。褚辅成则进一步质问:“政府为何不依照临时约法、先经众议院同意再签字?!”
   
   7月16日,众议院开会,工商总长刘揆一出席。议员刘恩格质问:“向英国借款500万英镑,以奉天全省矿产抵押,为何不事先经过国会讨论通过?!”刘揆一答:“我国石油、丝绵等产业,有待开发,没有借款,什么事都办不了。所以,我们未经贵院同意、冒昧借了这笔款,现在有草约,请贵院通过。”
   
   议员张嗣良则质问:“我听说连交款日期都已经确定了!你们是明着违法!”刘揆一这样回答:“总长办理政务,没有依照法律手续的必要。”一言已出,议员大哗。不久,刘揆一辞去了工商总长的职务。
   
   当年5-6月间,参众两院向国务员提出的质询书,有56件没有得到国务员的答复,质询书的内容涵盖政治、外交、财政、经济、文化、军事等各方面。这还不算,袁世凯有两次还向两院提出反质问,要求答复。
   
   例如,对于善后大借款,袁世凯是这样质问两院的:“1、这项借款,是否要认定为政府违法?2、民国现在情形如此,难道不该借款吗?3、如果这次借款泡汤,另向他国借,条件能保证比现在优越吗?”
   
   紧接着,袁世凯又来电参议院:“1、既然参议长通电外国财团阻止交款,则废约一事,请参议长担任交涉;2、取消借款之后,所有发还洋款及垫款,请议院妥为计划。”
   
   由于国务院习惯于忽视两院的质询,议员的质询于是开始变少了……”(参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袁世凯》2004年1月第1版第153-156页,参议院议长吴景濂回忆)
   
   1913年7月14日下午两点钟,众议院常会,议员张华澜要求就以下两点弹劾政府:1、不上交预算案;2、私借奥款(向奥匈帝国借款)。何雯要求弹劾财政总长,理由是“私借奥款”。议员李国珍不但要弹劾财政总长,而且还要弹劾国务总理,两者一并弹劾。议员邹鲁则主张弹劾全体国务员。议员马小进则提案弹劾海军总长种种违法案件。(参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袁世凯》2004年1月第1版第163页,参议院议长吴景濂回忆)
   
   值得一提的是河南籍参议员段世垣弹劾河南都督张镇芳(袁世凯的表弟)一案,弹劾的理由是张镇芳违法渎职、轰击议会、枪伤议员、蹂躏约法、逮捕记者等罪状,要求查办。弹劾案发之后,袁世凯派人找该议员(段世垣)疏通,希望段世垣撤掉弹劾案,袁世凯说:可以让张镇芳辞职。段世垣不肯撤销,袁世凯也没有让张镇芳辞职。此事只好另寻办法。(参中国文史出版社《我所知道的袁世凯》2004年1月第1版第165页,参议院议长吴景濂回忆)
   
   可见,当时的议员,连大总统的表弟(张镇芳)都敢弹劾,确实还是有那么一点民主新气象的。
   
   本文摘自《亲历北洋》,冯学荣|文
(2015/1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