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惜叹福山掉链子]
江棋生文集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惜叹福山掉链子

    我第一次读福山,是在1998年。那年七月,福山《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一书中译本问世。一个月后,我手持贵宾卡,在北京月坛北街的“翰林阁书屋”将其购之。而书屋的老板,就是当时的“曾粉”、现在的“习粉”:吴稼祥先生。在1992年出版的《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这部著作中,时年39岁的福山先生所提出的重大命题:“自由与民主的理念已无可匹敌”和“历史的演进过程已走向完成”,以及他所展开的宏阔而又厚重的论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近来再读福山,是因为刘瑜女士的推介。在“评《政治秩序的起源》”一文中,她对福山和《起源》进行了精当的解读和得体的点赞。刘瑜十分贴谱地指出:如果说触动福山写作《历史的终结》的,根本上而言是“为什么自由民主制最终能够征服世界”,那么触动他写作《政治秩序的起源》的,则是“为什么自由民主制尚未能够征服世界”。
   福山先生很是关注并多次到过中国,在福山“为什么自由民主制尚未能够征服世界”的问题意识中,居于核心部位的一个重要内容,乃是:为什么自由民主制尚未能够征服中国。在《起源》一书中,福山对此给出的相关论断是,中国的政治传统一向是“国家能力过强”,“法治与问责不足”。而正是国家建构与法治、问责之间的这种不平衡,导致中国找不到一条制度适应性变迁的和平途径。于是,在中国的王朝阶段,政治体系始终无法解决不出现“坏皇帝”的问题;在对上而不是对下负责的当代中国,这个问题依然至关重要。
    最近,福山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商学院所作的讲座中,又一次着重提到了中国。他指出,在国家能力、法治和问责制(其当代形式则是民主)三个维度中,中国有强国家能力,但法治和民主这两个支柱始终没有出现。因此,当代中国实际上还是一种王朝运行模式。现在所擅长的,也是过去2000年中所擅长的,即官僚集权、快速决策、大量投资基础设施。但是,政权的合法性危机在日益加重;当局把合法性都押宝在经济上,但经济也在严重滑坡。
    显然,福山先生在认真把脉中国政治发展后,他的政治主张已然成竹在胸:中国改变王朝运行模式的关键,在于将法治和民主这两块短板解决掉。


    到此为止,我虽然还不至于会去吟唱一句深情的叹语——但得学者如福山,但是我想,我把他引为共识多多的同道,应该是相当靠谱的。这时,如果有人向福山进一步发问:中国该如何加长法治和民主这两块短板呢?我会信心满满地断言,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福山先生给出的答案必定是这样的:我认为中国要先实现民主转型,随后法治紧紧跟上。这不仅因为民主和法治理念所内蕴的逻辑关系,还因为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所展示的基本事实。像葡萄牙、西班牙、土耳其、波兰、匈牙利、捷克、罗马尼亚、墨西哥、韩国和中国的台湾等,都是选择这样的途经,先民主转型,再法治宪政,中国也可以仿效。
    然而,大大出乎我意外的奇葩之事发生了。不久前,凤凰评论《高见》栏目记者还真就这样问过福山:你认为中国的制度会发展成什么形式?孰料这位福山先生,居然淡定地给出了使我大跌眼镜的答复:向前看,我认为中国要从法治开始,而不是从民主开始。我不认为多党制民主会在中国行得通,因为共产党在中国的势力非常强大。……像德国等很多欧洲国家也是选择这样的途径,从建立法治社会开始,然后再过渡到民主制度,中国也可以仿效。
    福山的回答是口误吗?不是。是不经意间的失误吗?也不是。是什么新的创见吗?更不是。学者福山先生所做的,只是在郑重其事地重弹季卫东们“先法治、后民主”的老调。而那样的老调,早已被王天成先生驳得体无完肤了。
    在《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思考框架》一书中,天成列举了三种流行的伪渐进主义中国政治变革主张:“先法治、后民主”,“先宪政、后民主”和“先党内民主、再人民民主”,并对它们一一作出了富有真知灼见的检视、剖析和批判。在说清了民主是法治的前提,民主为法治举行奠基礼、颁发准生证的道理;交待了法治会对民主起保洁、保健和保障作用的机制;批驳了专制制度下民主行不通、法治却能行得通的谬见后,天成对季卫东们说: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你走遍全世界,也找不到一个没有一定民主却有法治的国家,找不到一个法治国家不是民主国家,找不到一个威权国家同时也是法治国家。
    那么,在先前的世界上,可曾有过“没有一定民主却有法治的国家”?可曾有过“从建立法治社会开始,然后再过渡到民主制度”的国家?
    让我们先考察近代民主政治的发祥地——英国。天成在书中专门辟有“英国道路的迷雾”一节,论述了英国政治现代化的演进过程,是一种“革命、改革,再革命、再改革,直至革命不需要了,然后深化改革”的进程;同时也是一定程度的民主与相应的法治相伴相生的进程:英国从无民主、无法治,走向弱民主、弱法治,最后达于强民主与强法治。在英国的政治发展路径中,并没有什么法治先行、民主随后的历史事实。
    那么德国呢?民主化进程十分艰难的德国,果真如福山所言,是“从建立法治社会开始,然后再过渡到民主制度”的吗?
    概而言之,近代以来的德国,由于路德宗教思想对德国人顺民心态的型塑和普鲁士专制主义对民众权利的剥夺,以及市民阶层对贵族的长期依附,使得不问政治、听从世俗权力成为德国民众的特性。在那样的政治生态下,将君主或皇帝关到笼子里去的法治理念,委实难以萌生和传播,更遑论法治社会的建立了。众所周知,二战之前,德国除了有过一个短暂的民主时期——魏玛共和国时期之外,其它创建民主制度的努力均告失败。现在良性运行的德国民主制度,当然并不是由法治社会过渡而来,而是在美、英、法等国强力推动下建立起来的。
    不用再去说法国、荷兰等欧洲国家了吧?到那里去找“先法治、后民主”的史实,同样将是徒劳的。
    总之,无论是依凭理性和逻辑,还是征诸历史和现实,都得不出什么可以“先法治、后民主”的结论来。季卫东、顾肃、潘维们偏要那么说,我淡然视之,一笑了之。然而,写出《历史的终结》和《政治秩序的起源》的福山先生,却真的不应该关键时刻掉链子,开出那样使其跌份的方子来。
   我想,总不会是福山对民主转型的性质和过程缺乏基本认知吧?那么,抑或是他对中国民主转型的过程太缺乏信心,以致于脑子意外进水,提出了这种想当然的路径设想?……不管怎样,对这位福山先生,我是边吐槽,边惜叹——倘若天成有便见到福山,不妨跟他提一下我的闹心和纠结。
    2015.12.10世界人权日 于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12月11日播出)
(2015/1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