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刘佳音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我在罪恶之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一个狂徒的转变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神的亏欠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很實用(安卓應用宣傳視頻)
·全能神把我从沉睡中唤醒
·赴天國筵席《衝破網羅》出爐了
·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我在罪恶之中听到了神的声音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我是1987年蒙恩归主的,归主后我十分追求,经常与一些爱主的弟兄姊妹一起到各地传福音,共同热心服事主,还参加各种培训。我们都追求为主受苦,为主殉道,我也曾在主面前立下心志:把自己的一切都交在祭坛上焚烧,一生事奉主。后来,我成了“老地方”教会的主要同工,作工的范围是黑龙江省,后又扩大到吉林、辽宁、山东、河北等地。

   1992年,我接触了南方(浙江省、福建省)的弟兄们,通过他们交通教会历史和中国教会的发展,我知道了李弟兄也是主所使用的人,知道了他和倪弟兄在旧中国的那段经历,解除了对李弟兄的误解,接受了李弟兄的带领,从“老地方教会”转到了“召会”。为了追求做得胜者,我全时间投入到主恢复里。当时有很多人都跟上了圣灵的水流,在召会里我成了扶持南北方召会的主要同工之一。

   1997年李弟兄去世了。我特别悲痛,也感到前途一片迷茫:召会的前途会如何呢?神会兴起谁呢?李弟兄是被神大用的人,这样的人都没能活着被提,我会怎样呢?得胜者要在主恢复里产生,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得胜者活着被提呢?我茫然了。后来召会有个说法:由调合的弟兄们(国际同工长老)一年召开七次特会,把倪弟兄、李弟兄多年事奉主所写的书籍整理成信息发至国内外各处召会,说只要看这些信息就有得胜的路途。可事实上这些信息都是换汤不换药,跟以往的内容一样,只是加强,加强,再加强,结晶,结晶,再结晶,只是让人明白了一些字句道理,学会了一些新名词、名句,根本不能给人带来享受,没有生命的供应,对人的变化、模成更没有效力。信息是这样,同工们也开始腐败了,出门就打车,集调坐卧铺、坐飞机,有的男女关系不清,有的还将弟兄姊妹奉献的钱存入银行霸为己有,争权夺利的事更是比比皆是,最后竟要与政府联合办证。看到这一切我心灰意冷:这哪是事奉主,哪有基督仆人的样式呢?得胜者的路在哪呢?这哪是变化了,简直就是“变质”了。凄凉软弱的我生发了回家打工的念头,可因对“得胜者”还存有一丝的盼望,不敢离开身体,万般无奈,只好是宁可“错在身体里,也不对在自己里”,顺服吧!

   在我极度软弱的时候,召会发了一本名叫《谨防“东方闪电”邪教》的书。看完我认为“东方闪电”只不过是一个派别,知道就行了,召会最高,谁也不会出去。可后来听说“闪电”的人专门上主恢复里拉人,破坏主恢复,搅扰得胜者产生,并声称主恢复是门外,他们(“闪电”的人)才是门里;还听说他们传一个人给多少钱,现在召会已有很多人进了“东方闪电”。我心想这些糊涂信的肯定是为钱去的。这事发生后,同工们通知各处召会祷告咒诅“东方闪电”,还告诉弟兄姊妹:不许接待生人,是主恢复的都有来往,六大洲都有联系,亲属不常来往的也要注意,如果亲属接受了“东方闪电”,要断绝与他们的一切联系,亲爹亲妈也不行。如果他们来传就赶走,不走就打“110”。我认为这样的派别就该受咒诅,就该这样被对待,因为他们是搅扰人的撒但。为了保护召会的弟兄姊妹,我大发热心,凡所到之处都告诉肢体们防备“东方闪电”,每天祷告聚会,我都带头祷告咒诅“东方闪电”。后来,这一项内容成了我们祷告中的重要内容。

   2000年9月,我被差到辽宁省作工,在那里我听说某同工家的亲属接触了“东方闪电”,并得知“东方闪电”那伙人今天还要上他家去,我们五个弟兄姊妹就急忙坐车赶到他家。进到他家里真见有两个生人在那,看她俩穿着打扮一般,我从心里就没瞧起:看你俩这样还能讲什么高道?!弟兄与她们交通时,我在一边等待“机会”抓把柄,当她俩说她们得到了神的亲口发声……我一听这话马上接上话茬,带着藐视的口气说:“神跟你们说话?!是大声还是小声?高声还是低声?历代圣徒听见神说话的人很少,能听见的人都是神所大用的人,像摩西、大卫、保罗、彼得那样的人,你们是什么人物,能听见神亲口跟你们说话?真是太可笑了。”然后我们仗着人多势众,不容她俩再说话。在我们的威逼之下,她俩无奈地走了。经过这场“争战”,我更觉得自己信的对、信得好,对“东方闪电”根本不放在眼里,认为他们不过如此。回去后我们便大肆宣扬这场“战斗”的过程,此后召会被封锁得更严了。

   2002年我被差到关内作工。主奇妙的安排使我遇见了本派别的一个弟兄,他也是个主要同工。初次见面我对他也有防备之心,但出于礼貌便与他作了交通。弟兄先交通了国内国外各处召会的复兴与堕落,这也正是我所困惑的。接着弟兄交通了圣灵的水流:从创世到末世,谈到主恢复的一条线,又说到历世历代主所使用的人,到新约职事的一条线,说神在不同的时期兴起不同的人,这都是人的需要。可李弟兄去世后,再没兴起任何人……因此召会现在停止了发展进入了荒凉。弟兄又问我现在是不是末世,我说从圣经预言的应验和外界所有的迹象都能证明是末世。说到这,我隐约感到弟兄话里有话,还要引出更关键的内容,我一面担心他是“东方闪电”的人,一面又巴望是他们,这时我还真想听听他接下来还会讲些什么。弟兄倒也无所顾忌,接着便细细地与我交通了神在各时代作工的转折点,又谈到了三个时代、三步作工及神作工的原则、作工的宗旨,神每个时代拯救什么样的人、淘汰什么样的人,真假基督的实质,小书卷的打开等等。并说从神所作的这些工作来看,末世的工作不是李弟兄能作的,也不是调合的弟兄们能作的,更不是各宗各派的带领人能作的。李弟兄是神所使用的人,为神铺路40年,就如施洗约翰为神铺路一样。因人作工太有限了,不能将人带到永远的归宿之中,人不能决定人的命运,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与以后的归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了,他既造人就带领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彻底,将人完全得着,更对人的命运前途负责,他既开工也必完工,这是造物主作的工作。今天全能神开辟了国度时代,那些已过的说话都已陈旧,只能供应那个时代、那个时期的需要,人按那时的实行,实行得再好再多也没法达到末世神对人的要求。神是常新不旧的,不作重复的工作,只有神现时的说话、现时的作工才能使人认识神,认识神的性情,只有接受末世全能神的作工,人才能被洁净成全,成为得胜者进入新耶路撒冷。听到这里我的心亮了,明白了为什么我装备了那么多信息并没有变化,明白了自己光景不好、召会堕落就是因为没跟上圣灵的水流——神现时的作工。神现在作了合一的工作,使各宗各派的人都归到了全能神的名下(弗1:10;赛2:2-4;启11:15),这正应验了启示录14章4节所说: “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 猛然间我一下醒悟过来,我的心激动万分,多年的压抑全都释放了出来。我跪在主前,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今天,我多年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是重返肉身的全能神亲自带领,使我真正有了得胜的路途,我真是太有福了!我打开神话,看到神说: “有一部分人不喜欢真理,更不喜欢审判,而是喜欢势力、喜欢钱财,这样的人称为势力派。他们专门找那些在世上有势力的派别,专门寻找从神学院出来的牧师、教师,即使是接受了真理的道也是半信半疑,不能全身心投入,口里说着为神花费的字句,眼睛却专注着大牧师、大教师,对基督则是不屑一顾。他们的心里充满了名利、荣誉,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就能将这么多人征服,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能将人成全,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些尘土粪堆中的小人物就是神的选民。他们认为若是这些人是神拯救的对象,那天地就颠倒了,那人就都笑掉大牙了。他们认为若是神拣选这些人来成全,那么那些大人物就都成了神自己了。他们的观点中掺杂着不信的成份,岂止是不信,他们简直是不可理喻的禽兽。因为他们只看重地位、名望,看重势力,他们看重的是庞大的集团、派别,对于基督所带领的人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们根本就是那些与基督、与真理、与生命背道而驰的背叛者。”“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显赫的假牧人;你并不喜爱基督的可爱、基督的智慧,而是喜欢那些与世界同流合污的淫荡之人;你只是嗤笑基督无枕头之地的痛苦,而佩服那些猎取祭物的在花天酒地中生活的死尸;你并不愿意与基督同受苦难,而是愿意投入那些任意妄为的敌基督的怀中,尽管他们供应你的只是肉体,只是字句,只是管制。就现在你的心仍然向着他们,向着他们的名誉,向着他们在所有撒但心目中的地位,向着他们的势力,向着他们的权柄,对基督的作工你仍是采取难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态度。这样我才说你并没有承认基督的‘信’。你能跟随到今天完全是被迫无奈,在你的心中一个个高大的形象永远屹立着,你忘不掉他们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们那带有权势的言语、带有权势的双手,他们在你们心中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永远是英雄。而今天的基督就不然了,他永远是你心中的渺小者,永远是你心中并不值得敬畏的人,因为他太普通了,因为他的权势太小了,因为他太不高大了。” 神的话句句扎到了我的心上,让我明白了这么多年我不是事奉神,而是抵挡、悖逆了神。思想以往的所作所为,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在神话的揭示下我的丑相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不就是真理、道理不分,人云亦云的人吗?我不就是专门找那些在世上有势力的派别的人吗?我看重的是那些有口才有素质的,仰慕的是大学生、博士生,还有李弟兄身边的人,崇拜这些大人物,欣赏自己派别的庞大。因自己狂妄自大、自高自是,不仅不认识基督的卑微,还嗤笑基督无枕头之地,定罪亵渎全能神,讥笑跟随全能神的人,我不正是抵挡神的敌基督、假冒为善的恶仆吗?想起自己把那两个传神末世工作的姊妹撵走的那一幕,我更是懊悔,本以为自己是在为神作工、服事召会,没想到却是抵挡神,我真是该死该灭亡。我不由仆倒在神前向神祷告:神啊!这么多年我不是在事奉你,而是在事奉人,听信人的话,不仅自己不寻求你,还拦阻弟兄姊妹到你面前,我真是个千古罪人!神啊!我不再求什么,只愿将那些被我牢笼、控制的弟兄姊妹带到你面前来弥补我对你的亏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