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刘佳音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六部分
·全能神的发表《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粤语
·全能神的发表《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义的人生》粤语
·全能神的發表《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別》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全能神的發表《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粵語
·全能神的发表《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粤语
·全能神的發表《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全能神的发表《对被成全之人的应许》
——国度福音见证问答——
·人类为什么要信神呢?
·神在末世為什麼還要作潔凈的工作?
·耶穌再來的預言是怎樣應驗的?
·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为什么神不把恶人都灭了呢?
·如果不信神只积德行善不作恶到底能不能蒙拯救?
·世界为什么黑暗邪恶,人类败坏到顶点是不是就该被毁灭了?
·我看哪个教都让人学好,无论信哪个教只要有诚心不作恶就能蒙拯救吗?
·關於性情變化達到聖潔的真理辯論 問題一
·關於性情變化達到聖潔的真理辯論 問題二
·都说“天塌大家死”,那信神的人灾难临到时真的就能不死吗?
·信神为什么还得祷告、聚会、看神话才能得着新生命?
·神既然爱人,为什么还要降灾毁灭所有抵挡神的恶人呢?
·人没法看见神怎么能确定神的存在呢?神到底怎么作工拯救人?
·信佛教、道教的人脱离红尘修行、修炼能不能蒙拯救呢?
·全能神既然是耶稣的再来,那为什么不显神迹奇事呢?
·请问信耶稣与信神有什么区别?
·神为什么隐秘降临、作工在中国?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英国媒体BBC——
·英国媒体BBC已失去往日“公正”媒体的光环
·英国BBC 你为何变了
·英国BBC充当了中共打压地下教会的急先锋
·英国著名媒体BBC究竟怎么了
·英国媒体大亨BBC真会沦为中共的宣传工具吗
·英国媒体大亨BBC前途堪忧
·英國著名媒體BBC為什麼成了中共的發聲筒
·英国媒体巨头BBC一意孤行必遭唾弃
·英国媒体大亨BBC为利折腰向中共献媚
·英國媒體巨頭BBC也向中共討飯吃
——山东招远案揭秘——
·天下奇闻:看中国法院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与精神病人携手再创“辉煌”,真是走投无路了
·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中共再创历史奇迹:高调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高调审判一伙精神病患者震惊世界
·中共利用精神病人创造奇迹
·震惊世界:揭秘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患者的内幕
·中国人哪!你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邪恶统治的牺牲品
·在中共的魔掌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会成为牺牲品
·从招远案看中共杀人魔性
·中共邪党高调公审精神病人险恶用心之大起底
·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透过山东招远凶案看事实真相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叫郭玉梅,原是真理教的一名片长,负责以沈阳市为中心分布在周边几个市和地区的一百五十多处教会,同工三百多名,信徒过万。几年来我一直来往穿梭于各教会,作治理、牧养、浇灌、培训、联络等工作。

   大约在94-95年之间,我就听沈阳教会总头提到过“东方闪电”,说他们是“异端”、“邪教”,现在已进入家庭教会掳掠小羊,要注意防范。96年沈阳地区总属第三片教会的几个老同工先后接受了“东方闪电”,教会总头便召开片长紧急会议,布置抵挡“东方闪电”的工作,在会上教头说:“‘东方闪电’称主耶稣又二次道成肉身来在了中国,他们不信耶稣的名,不再讲十字架的救恩,也不看圣经了,看另外一本书,说是‘小书卷’,这‘小书卷’不能沾……现在他们已经围攻到我们教会了,各片片长一定要把好教会大门,决不能叫‘东方闪电’掳走主的羊。”那时我非常仰望教头,他怎么说我就怎么信,他的这番鼓动人心的话使我对“东方闪电”恨得咬牙切齿,暗下决心要与“东方闪电”势不两立,为保护主的羊群持守主的道,为捍卫真理而斗争到底。

   随即,我召集同工聚会,把上面教头的话传达给同工:“‘东方闪电’是邪教,他们的错谬在于脱离了救恩的中心,否认圣经,不信耶稣的名,另信一位神,他们说耶稣已经回来了,都是一派胡言!现在‘东方闪电’猖狂已极,在疯狂地攻击教会,专门掳信耶稣之人。特别是同工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别被‘东方闪电’闪进去。”为了不让弟兄姊妹受“迷惑”,我故意用一些叫人听了毛骨悚然的话来恐吓弟兄姊妹:“‘东方闪电’是一个非法组织,带有黑社会性质,进去就不容易出来,若不服就上刑,打伤致残,甚至是走着进去,抬着出来……”为了达到牢笼他们的目的,我甚至还编造说:“‘东方闪电’编印了许多书,那哪是书啊,分明就是毒药,这书人一看就死,它既是毒蛇,又是瘟疫,还是拍花的,以后谁若拿到‘小书卷’就统统毁掉!”并亲自下令:“今后任何人不许接待外来人、陌生人,谁若私自接待信‘东方闪电’的人,谁必受咒诅!”与此同时我又让主要同工聚在一起研究抵制“东方闪电”的方案,嘱咐他们发动教会的信徒人人都行动起来,要求弟兄姊妹之间互相“监督”,决不允许“东方闪电”的人混进教会。一次,我拿到一本《谨防“东方闪电”》的小册子,就亲手安排印了一千多册,供各片教会使用,并且每人一本发给本片的所有同工,告诉他们自己先看一遍,然后照小册子上的内容再给信徒讲,做到让每个信徒都恨‘东方闪电’,与‘东方闪电’势不两立。就这样,我传给同工,同工传给信徒,一层传一层,掰皮说馅,从上到下铸成了一个“铜墙铁壁”……

   尽管我不知疲倦地四处奔走着,使尽招术作着防备工作,但还是有很多信徒接受了“东方闪电”,教会光景更是每况愈下,同工同行不同心,嫉妒纷争、争权夺势,信徒回世界的、被鬼附的、软弱的比比皆是,一片荒凉。我虽然外面跑着、喊着,但里面却也空空荡荡,没道可讲,讲悔改也是光悔不改,灵里越来越下沉,整天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认罪的光景中。面对这一切,我心中愁苦纳闷: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什么地方错了吗?为什么我如此尽职尽责,对主如此忠心,教会光景还是一蹶不振,而“东方闪电”却越来越兴旺呢?我怎么也想不通。

   正当我迷茫之时,全能神的拯救之恩临到了我。2001年7月份,神奇妙地把我和两名主要同工带到河北听交通。讲道的弟兄从圣经的产生、人类的堕落,谈到神的拯救,从律法时代神的心意谈到恩典时代神的工作,谈得非常好,信主这么多年我从未听过这样的交通。但当弟兄交通到基督已二次降临的话题时,我猛地反应过来:他们是“东方闪电”!我立刻紧张起来,开始进入戒备状态并在心里祷告着:“主啊,求你一定要保守我们,给我们分辨的能力,千万别让‘东方闪电’将我们掳走……”祷完告之后,我便劈头盖脸质问:“你们说神来了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你们背离了圣经,有什么资格跟我交通……”我越说越生气。弟兄却温和地对我说:“姊妹,我们可以一起查考圣经!”我狂妄地拒绝了,并搅扰其他两个同工继续听交通。弟兄姊妹见状都痛哭流泪为我祷告,但我丝毫不为他们的诚恳所动。后来弟兄继续交通,我就干脆把头扭向一边不予理睬,偶尔用一种轻蔑的目光翻他一眼,然后撇撇嘴,用鼻子“哼”一声,有时故意提些刁钻古怪的问题刁难他们,或说些难听的话挖苦他们。一次,姊妹念神话给我听,我粗暴地打断她:“住口!愿意念你默念,别让我听见,我不想听!”无论我怎么耍脾气,说中伤的话,弟兄姊妹都不生气,仍是以诚相待,并且对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但因我受着狂妄自是本性的驱使,刚硬的心如同当年的法老王,丝毫不得软化。弟兄含着眼泪恳切地对我说:“姊妹,或许你也听到很多关于这步工作的反面宣传,但那都不是你亲眼所见,只是谣传,事实胜于雄辩。今天我们只想把神的新工作传给你,若你听着对就接受,你若认为不对,我们决不勉强。”

   其实,他们的交通的确让我挑不出毛病来,他们的行为也不像我们所传的那样,这时我又在心里祷告呼求主:“主啊!这几天发生的事是否是出于你的安排,难道你真的回来了吗?求你开启引导我让我明白。”祷告后,我拿定主意要听听他们到底都讲些什么。弟兄接着交通说:“神的作工不合人的观念想象,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如今,神的作工已经转了,他已把全宇的灵收回作在跟上他脚踪的人身上。”我大声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弟兄耐心地说:姊妹啊,看看教会的光景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气氛,信徒信心爱心冷淡,嫉妒纷争、勾心斗角,讲道的也没道可讲,同工之间争权夺势,教会一片荒凉,正应验圣经阿摩司书4章6-8节: “‘我使你们在一切城中牙齿干净,在你们各处粮食缺乏,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这样,两三城的人凑到一城去找水,却喝不足;你们仍不归向我。’ 这是耶和华说的。”8章11节说:“主耶和华说: ‘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 从这些经文中我们看到,没有圣灵作工我们只能是‘牙齿干净’、‘粮食缺乏’、‘这城没雨’,供应不了弟兄姊妹的需要,原因在什么地方?就是因为圣灵工作转了,人不寻求没跟上。正如耶稣开始作工时,圣殿荒凉成了贼窝,真信神的人从圣殿里出来跟从了耶稣,获得了圣灵作工,有了新的可行之路;而法利赛人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仍在圣殿里持守耶和华的律法,但神不作人根本持守不住,只能献残疾牛羊。今天教会的光景不正和当初的圣殿一样荒凉吗?全能神作了新的工作,跟上就能获得圣灵作工有路可行;没跟上的自然就枯干、没劲,人想守住诫命却守不住,只能犯罪认罪,不能自拔……听到这里,我暗自揣摩:对呀!我们教会就是这个光景,难道神的工作真的转了?接着,弟兄又交通了三步作工,每步作工神发表的性情、神的名、作工地点及作工方式等许多方面真理,又给我们查看圣经(亚10:1;诗97:4,18:14;亚9:14;路17:24;启4:5),我这才知道“闪电”原来是指神自己。我非常吃惊,讲这么多年道竟没注意这些经文。我有些动心了,禁不住问道:那你们为什么离开了圣经?弟兄笑着说:“末后的工作是话语的工作(诗50:3;启2:17),是应验圣经‘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启2:7)这话就是神亲自打开的圣经中预言的小书卷。(启5:1-5)”弟兄边说边把神话递给我。我接过书翻开目录,一眼就看到《圣经的说法(一)》,从中看到这样一段话:“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的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的权柄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作过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的合或与他的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