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刘佳音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全能神救我脫離險境
·萬物都在彰顯神的權柄
·我终于解脱了
·举世瞩目——天津塘沽大爆炸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经历灾难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你關注全能神教會了嗎?
·「东方闪电」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不再錯下去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灾难中看到神对我的奇妙保守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災難中神話作了我的後盾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棄假歸真
·《純真無瑕的愛》把我帶到全能神面前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六千年的呼喚:「你在哪裡?」
·彩虹背后的忧伤
·神的作为不可估量
·人为什么会生病呢?
·主耶穌還會以猶太人的形像再來嗎?
·聖經真是神所默示的嗎?
·生命中的過客
·找到真愛
·小草的生命力真不小!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一)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二)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三)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一)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二)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擺脫「地位」的捆綁 ——(二)
·擺脫「地位」的捆綁 ——(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四)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一)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二)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一)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二)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四)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一)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二)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三)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四)
·「东方闪电」——救主再現(一)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二)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三)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四)
·父母如何给孩子释放心灵的空间呢?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一)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二)
·相信小冊子上的謠言使我悔恨終生
·解禁(一)
·解禁(二)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上)
·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下)
·何为“真爱”?“真情”何在?蛻變(一)
·平凡小事
· 到底怎樣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呢?
·神真是用「烈火」來燒滅一切嗎?
·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黑手已經伸向韓國——剖析「8·28示威抗議」的真相
·中國母子「示威」鬧劇背後的真相 ——中共政府在韓國干涉信仰自由
·中共政府才是破壞人家庭的罪魁禍首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系列採訪紀實——基督徒張斌的經歷
· G20峰會背後的哭泣
·生命需要扎根
·[ 启示录7徵兆 ] 海水变血 ! 江河变血 ! 血雨 !
·生命的起點
·七年上訪之路
·讓悲劇不再重演
·是誰給我活著的勇氣
——【MV】——
·拯救之音《神寶愛聽他話、順服他的人》 【MV】
·歷經坎坷路《鐵心跟隨神》【MV】
·思念神的愛《良人啊 求你等著我》【MV】
·活在神的光中 《我已看見神的可愛》【MV】
·甘願為神獻身心《神啊 可知我在想念你》【MV】
·為神獻上讚美的歌《全心只愛實際神》【MV】
·《神真實的愛》【MV】【A Cappella】
·《前進在愛神的路上》【MV】
·愛神真幸福《心相印歌》【MV】
·蒙神拯救之人的心聲《我願忠心盡本分》【MV】
·末後基督已顯現《神來在肉身中作工的主要目的》【MV】
·《讚美新生活》走上人生光明路【MV】
·不離不棄跟隨神《我願看見神得榮日》【MV】
·拯救之音《神寶愛聽他話、順服他的人》 【MV】
·《若不是神拯救我》走上光明的歷程 【MV】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重新做人還報神恩【MV】
·重新做人满足神《将爱给神》【MV】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叫郭玉梅,原是真理教的一名片长,负责以沈阳市为中心分布在周边几个市和地区的一百五十多处教会,同工三百多名,信徒过万。几年来我一直来往穿梭于各教会,作治理、牧养、浇灌、培训、联络等工作。

   大约在94-95年之间,我就听沈阳教会总头提到过“东方闪电”,说他们是“异端”、“邪教”,现在已进入家庭教会掳掠小羊,要注意防范。96年沈阳地区总属第三片教会的几个老同工先后接受了“东方闪电”,教会总头便召开片长紧急会议,布置抵挡“东方闪电”的工作,在会上教头说:“‘东方闪电’称主耶稣又二次道成肉身来在了中国,他们不信耶稣的名,不再讲十字架的救恩,也不看圣经了,看另外一本书,说是‘小书卷’,这‘小书卷’不能沾……现在他们已经围攻到我们教会了,各片片长一定要把好教会大门,决不能叫‘东方闪电’掳走主的羊。”那时我非常仰望教头,他怎么说我就怎么信,他的这番鼓动人心的话使我对“东方闪电”恨得咬牙切齿,暗下决心要与“东方闪电”势不两立,为保护主的羊群持守主的道,为捍卫真理而斗争到底。

   随即,我召集同工聚会,把上面教头的话传达给同工:“‘东方闪电’是邪教,他们的错谬在于脱离了救恩的中心,否认圣经,不信耶稣的名,另信一位神,他们说耶稣已经回来了,都是一派胡言!现在‘东方闪电’猖狂已极,在疯狂地攻击教会,专门掳信耶稣之人。特别是同工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别被‘东方闪电’闪进去。”为了不让弟兄姊妹受“迷惑”,我故意用一些叫人听了毛骨悚然的话来恐吓弟兄姊妹:“‘东方闪电’是一个非法组织,带有黑社会性质,进去就不容易出来,若不服就上刑,打伤致残,甚至是走着进去,抬着出来……”为了达到牢笼他们的目的,我甚至还编造说:“‘东方闪电’编印了许多书,那哪是书啊,分明就是毒药,这书人一看就死,它既是毒蛇,又是瘟疫,还是拍花的,以后谁若拿到‘小书卷’就统统毁掉!”并亲自下令:“今后任何人不许接待外来人、陌生人,谁若私自接待信‘东方闪电’的人,谁必受咒诅!”与此同时我又让主要同工聚在一起研究抵制“东方闪电”的方案,嘱咐他们发动教会的信徒人人都行动起来,要求弟兄姊妹之间互相“监督”,决不允许“东方闪电”的人混进教会。一次,我拿到一本《谨防“东方闪电”》的小册子,就亲手安排印了一千多册,供各片教会使用,并且每人一本发给本片的所有同工,告诉他们自己先看一遍,然后照小册子上的内容再给信徒讲,做到让每个信徒都恨‘东方闪电’,与‘东方闪电’势不两立。就这样,我传给同工,同工传给信徒,一层传一层,掰皮说馅,从上到下铸成了一个“铜墙铁壁”……

   尽管我不知疲倦地四处奔走着,使尽招术作着防备工作,但还是有很多信徒接受了“东方闪电”,教会光景更是每况愈下,同工同行不同心,嫉妒纷争、争权夺势,信徒回世界的、被鬼附的、软弱的比比皆是,一片荒凉。我虽然外面跑着、喊着,但里面却也空空荡荡,没道可讲,讲悔改也是光悔不改,灵里越来越下沉,整天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认罪的光景中。面对这一切,我心中愁苦纳闷: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什么地方错了吗?为什么我如此尽职尽责,对主如此忠心,教会光景还是一蹶不振,而“东方闪电”却越来越兴旺呢?我怎么也想不通。

   正当我迷茫之时,全能神的拯救之恩临到了我。2001年7月份,神奇妙地把我和两名主要同工带到河北听交通。讲道的弟兄从圣经的产生、人类的堕落,谈到神的拯救,从律法时代神的心意谈到恩典时代神的工作,谈得非常好,信主这么多年我从未听过这样的交通。但当弟兄交通到基督已二次降临的话题时,我猛地反应过来:他们是“东方闪电”!我立刻紧张起来,开始进入戒备状态并在心里祷告着:“主啊,求你一定要保守我们,给我们分辨的能力,千万别让‘东方闪电’将我们掳走……”祷完告之后,我便劈头盖脸质问:“你们说神来了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你们背离了圣经,有什么资格跟我交通……”我越说越生气。弟兄却温和地对我说:“姊妹,我们可以一起查考圣经!”我狂妄地拒绝了,并搅扰其他两个同工继续听交通。弟兄姊妹见状都痛哭流泪为我祷告,但我丝毫不为他们的诚恳所动。后来弟兄继续交通,我就干脆把头扭向一边不予理睬,偶尔用一种轻蔑的目光翻他一眼,然后撇撇嘴,用鼻子“哼”一声,有时故意提些刁钻古怪的问题刁难他们,或说些难听的话挖苦他们。一次,姊妹念神话给我听,我粗暴地打断她:“住口!愿意念你默念,别让我听见,我不想听!”无论我怎么耍脾气,说中伤的话,弟兄姊妹都不生气,仍是以诚相待,并且对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但因我受着狂妄自是本性的驱使,刚硬的心如同当年的法老王,丝毫不得软化。弟兄含着眼泪恳切地对我说:“姊妹,或许你也听到很多关于这步工作的反面宣传,但那都不是你亲眼所见,只是谣传,事实胜于雄辩。今天我们只想把神的新工作传给你,若你听着对就接受,你若认为不对,我们决不勉强。”

   其实,他们的交通的确让我挑不出毛病来,他们的行为也不像我们所传的那样,这时我又在心里祷告呼求主:“主啊!这几天发生的事是否是出于你的安排,难道你真的回来了吗?求你开启引导我让我明白。”祷告后,我拿定主意要听听他们到底都讲些什么。弟兄接着交通说:“神的作工不合人的观念想象,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如今,神的作工已经转了,他已把全宇的灵收回作在跟上他脚踪的人身上。”我大声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弟兄耐心地说:姊妹啊,看看教会的光景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气氛,信徒信心爱心冷淡,嫉妒纷争、勾心斗角,讲道的也没道可讲,同工之间争权夺势,教会一片荒凉,正应验圣经阿摩司书4章6-8节: “‘我使你们在一切城中牙齿干净,在你们各处粮食缺乏,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这样,两三城的人凑到一城去找水,却喝不足;你们仍不归向我。’ 这是耶和华说的。”8章11节说:“主耶和华说: ‘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 从这些经文中我们看到,没有圣灵作工我们只能是‘牙齿干净’、‘粮食缺乏’、‘这城没雨’,供应不了弟兄姊妹的需要,原因在什么地方?就是因为圣灵工作转了,人不寻求没跟上。正如耶稣开始作工时,圣殿荒凉成了贼窝,真信神的人从圣殿里出来跟从了耶稣,获得了圣灵作工,有了新的可行之路;而法利赛人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仍在圣殿里持守耶和华的律法,但神不作人根本持守不住,只能献残疾牛羊。今天教会的光景不正和当初的圣殿一样荒凉吗?全能神作了新的工作,跟上就能获得圣灵作工有路可行;没跟上的自然就枯干、没劲,人想守住诫命却守不住,只能犯罪认罪,不能自拔……听到这里,我暗自揣摩:对呀!我们教会就是这个光景,难道神的工作真的转了?接着,弟兄又交通了三步作工,每步作工神发表的性情、神的名、作工地点及作工方式等许多方面真理,又给我们查看圣经(亚10:1;诗97:4,18:14;亚9:14;路17:24;启4:5),我这才知道“闪电”原来是指神自己。我非常吃惊,讲这么多年道竟没注意这些经文。我有些动心了,禁不住问道:那你们为什么离开了圣经?弟兄笑着说:“末后的工作是话语的工作(诗50:3;启2:17),是应验圣经‘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启2:7)这话就是神亲自打开的圣经中预言的小书卷。(启5:1-5)”弟兄边说边把神话递给我。我接过书翻开目录,一眼就看到《圣经的说法(一)》,从中看到这样一段话:“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的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的权柄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作过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的合或与他的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