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刘佳音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當瘟疫來襲,我們能做什麼?
·主耶穌再來還會叫耶穌嗎?
·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
·聖經究竟是一本什麼書?
·我們應該怎麽迎接耶穌的重歸?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清心的人必得见神
·如何對待聖經
·聖經上關於主耶穌再來的預言怎样應驗呢
·回家的路
·順服造物主的安排 我心歡喜
·她,回家了……
·耶穌到底是誰
·命 運
·宿命
·你真認識造物主的愛嗎?
·原来人的婚姻都是造物主的命定
· 告別自卑,找回自信
·追求有意義的人生
·單純順服的人有福了
·조물주의 음성에 마3
·主耶穌走出聖殿在安息日作工有什麼寓意?
· 好成績等於好命運嗎?
·神拯救了我的婚姻
·“潮流”带给人的是什么?
·有一雙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全能神救我脫離險境
·萬物都在彰顯神的權柄
·我终于解脱了
·举世瞩目——天津塘沽大爆炸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经历灾难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你關注全能神教會了嗎?
·「东方闪电」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不再錯下去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灾难中看到神对我的奇妙保守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災難中神話作了我的後盾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棄假歸真
·《純真無瑕的愛》把我帶到全能神面前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六千年的呼喚:「你在哪裡?」
·彩虹背后的忧伤
·神的作为不可估量
·人为什么会生病呢?
·主耶穌還會以猶太人的形像再來嗎?
·聖經真是神所默示的嗎?
·生命中的過客
·找到真愛
·小草的生命力真不小!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一)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二)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三)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一)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二)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擺脫「地位」的捆綁 ——(二)
·擺脫「地位」的捆綁 ——(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四)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一)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二)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一)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二)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四)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一)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二)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三)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四)
·「东方闪电」——救主再現(一)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二)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三)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四)
·父母如何给孩子释放心灵的空间呢?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一)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二)
·相信小冊子上的謠言使我悔恨終生
·解禁(一)
·解禁(二)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上)
·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下)
·何为“真爱”?“真情”何在?蛻變(一)
·平凡小事
· 到底怎樣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呢?
·神真是用「烈火」來燒滅一切嗎?
·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黑手已經伸向韓國——剖析「8·28示威抗議」的真相
·中國母子「示威」鬧劇背後的真相 ——中共政府在韓國干涉信仰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1993年冬,因母亲去世,家庭变故,我失去了升学的机会。迷茫惆怅中,我走进了校园附近的聚会点信了耶稣,在那里我体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关心与爱护,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便开始看圣经,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会聚会。由于我热心,追求不久就做了带领,后来成为一名享受工资待遇的专职事奉人员。从此,我和几位长辈各处奔走传福音、牧养扶持教会,我们还联接了全国所有的安息日教会,我也成了东北三省联会同工、东北三省事工。名誉、地位、钱财的获得使我春风得意,立志献身给主,并要在属灵的道路上大展宏图。

   2001年元旦,我去辽阳参加培灵会,讲道的是一位弟兄。起初,我不肯降卑,这么多年来我都是走到哪讲到哪,养成了独尊自傲的癖性,这次让我坐下来听,实在不是滋味,听20分钟,我就出去转10分钟,来回折腾。在听的过程中,我时不时地瞟讲道的弟兄几眼,每次看他,他都是一副温和、友善的表情,好像根本就没看出我瞧不起他,还在耐心地交通。虽然我出来进去断断续续地听,但也感到弟兄交通得比较好,很有圣经根据。他交通了圣经的形成;预言和预言应验的区别;神作的工作是人想不到的,神作到哪人才能认识到哪等等。这些内容都是我从没听过的,也是我参加过这么多同工会、培灵会遇到的讲道最深的一次。于是我稍稍放下了自己所谓的“架子”静下来听交通。弟兄说:“神是常新不旧的神,不作重复的工作,他的工作一直向前发展,新的工作开展了,旧的工作就废去了。旧约神借摩西颁布了律法,带领人生活,让人敬拜神。到耶稣作工时,那些跟上神的作工步伐,从律法里走出来,接受耶稣救赎工作的人,就获得了圣灵的作工,得到耶稣的救恩,得到了神的看顾与保守。而那些顽固持守律法,坚持在圣殿里献祭的人失去了圣灵作工,失去了神的看顾与保守,致使圣殿变成了卖牛羊鸽子、兑换银钱的‘贼窝’。现在已是末世,‘只因不法的事增多,人的爱心渐渐冷淡’,教会荒凉,人都消极软弱陷入犯罪认罪、认罪犯罪的情形之中,甚至活在罪中也无管教……”

   这道讲得太好了,正是我们教会目前的光景:最近几年尽管我致力于教会改革,尽所能地探望、帮扶农村教会,开办同工会、培灵会、学习班,甚至每年从南方请人来办班培训,从北方找人帮助治理,但教会光景依然如故,荒凉得一发不可收拾。安息日聚会时信徒顾自个儿睡觉,讲道人翻来覆去就讲那些“基本要道”和“怀氏著作”;被鬼附的怎么也赶不出去,竟然还在聚会的时候打砸教会;讲道人嫉妒纷争、争工资、讲享受,讲道挑好聚会点。原来盼望各宗各派都合一在我们安息日里,非但别派没归向我们,全国的安息日家庭教会反而分裂成好几伙,都各立山头。面对这些,我心灰意冷,起初为主献身的心志已消失得踪影皆无,便于97年秋结婚成了家,从那以后我由雄心勃勃变得一蹶不振,只是为着那600元的工资还在硬撑着、应付着讲道。但对教会的光景我无能为力,也查不出原因所在。如今看看眼前弟兄的活出,听听他们的交通,真是相形见绌。正想着,弟兄又说:“现在的教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神又作了一步新工作,圣灵不再维护恩典救赎的工作了,这步工作就是经上预言的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神来要发表新的说话,借着他的话语彻底把人洁净,这话语就是启示录预言的小书卷……”弟兄边说边拿出一本书。这时我才知道弟兄传的就是现在教会中抵制的“东方闪电”,我神经质地站了起来,要离开那里。弟兄谦和地说:“弟兄,主来了,这么大的信息临到你,你怎么要走啊?”我没好气地说:“我得为教会1000多信徒的灵魂负责!”弟兄诚恳地说:“我们若真为这么多灵魂负责的话,神来了我们就应该好好考察考察,这样才能对得起弟兄姊妹呀?”听到这话我怔住了:是啊,我吃教会的,花教会的,弟兄姊妹养活我全家,面对神来的信息,是真是假,我应该考察明白,不应盲目定罪,不然怎么对得起他们呢?可反面宣传说的“挖眼睛、割鼻子”等也确实吓人。弟兄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弟兄,不管你听到过什么传言,希望你都能冷静下来考察,若考察完认为不是真道你再走也不迟,否则将来你会后悔的!”我静下心来回想这些天与他们的接触,他们的人格、品行都高我一筹,他们有理智、有见识、讲礼貌;交通、食宿有规矩,男女界限特别分明;他们每天都有灵修,尤其是他们的祷告恳切感人,赞美扣人心弦,对神有真实的敬畏。从他们的活出可以肯定他们确实是有圣灵作工的人,是虔诚的基督徒。多年的事奉生活也告诉我:他们的表现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内在生命的自然流露,他们的活出在我所见过的信神之人中是最好的,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神的荣耀、神的见证,他们绝不是能挖人眼睛、割人鼻子的黑社会,于是我决定留下来考察。

   交通时,我向弟兄提出两个问题:“末后工作应验圣经的哪章哪节了?启示录的预言怎么解释?”弟兄打开神话念道:“耶稣当时说话、作工并不守规条,不是按圣经旧约律法工作作的,乃是按恩典时代该作的工作而作的,他是按着他所带来的工作作的,按着他自己的计划作的,按着他的职分作工,并不是按旧约律法作工的。他作每一件事都没按旧约律法作,他来作工不是为了应验先知的话而作工,神在每一步工作中,并不是来专门应验古先知的预言,他不是来守规条或是来有意成就古先知的预言的,但他所作的又并不打岔古先知的预言,也并不搅扰他以往的工作,他作工的突出点就是不守任何规条,作他自己该作的工作。……当然,耶稣来了作工作也应验了不少旧约古先知说的话,那现在作的工作也应验了旧约古先知的预言……因为有更多的工作需我作,有更多的话需对你们讲,这些工作、这些说话比起解释那些圣经章节重要多了,因为那工作对你们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多大的价值,不能帮助你们、变化你们,我要作新的工作,并不是为了应验圣经的任何一个章节。假如神来在地上作工单是为了应验圣经古先知的话,那你说到底道成肉身的神大还是古先知大?到底是古先知支配神,还是神支配古先知呢?这话你当怎样解释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神话使我服了下来,认识到神的作工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圣经不能束缚神的作工,是神作工带领人,不是圣经预言、先知带领神作工。我越琢磨越感觉对,捧起神话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神句句审判的话语就如两刃利剑刺透我的骨节与骨髓,把我灵魂深处的丑陋无一不揭示出来,叫我心悦诚服。通过交通、考察、聚会,我知道了这是真道,认清了反面宣传全是谣言,后悔以往不该听信谣言封锁教会,拦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

   但当想到接受新工作以后将要失去财源、地位,我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更不愿忍受被人弃绝、诽谤之苦,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更为了每个月的工资,我徘徊了!偏偏在这时,我又刚刚被选为教会的教务负责人,并且有分管一部分经济的权力,大权在握,一边是真神,一边是我肉体的利益,怎么办?若不接受,将失去真道、失去真神;若接受了,弟兄姊妹的前呼后拥,出门就坐车,走到哪儿都受人崇拜、恭敬,吃用不愁,家里活儿有教会出人干,帝王般的生活将全部失去而不再复返。我反复思想,夜不能眠,食不甘味,真是备受煎熬、痛苦不堪。几经争战、“权衡利弊”之后我做出了“两全其美”的选择:不能公开承认这是真道,只在暗中接受,两面都不受亏损。但事实上,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钱财,我已滑入了抵挡全能神的深渊。

   2001年5月,一个姊妹接受了全能神并说我也接受了,我听后十分恐慌,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我打车去了她家,矢口否认我接受之事,并把那个姊妹开除了教会,又和另外两名负责人把这个姊妹发下去的七本神话书和录音带搜上来。因着受不了良心的谴责与控告,我提出不要毁坏书和录音带,让信徒自己归还。但为了维护自己,我又散布谣言诽谤说:“那些人我们惹不起,是黑社会!”回到教会我立即制定了6条防范措施:1、凡是信徒出门传福音或者出门探望,必须通知教会,教会掌握行踪并派人负责;2、凡是发现有传全能神的人立即上报,各地负责人打车去撵……我用这些规定辖制、捆绑信徒,使其不能接受真道。因我知道“东方闪电”传的是真道,交通的是真理,无论是谁只要用心听听交通肯定接受,但人若都接受了,我们从哪来钱开支生活呢?谁还来围着我们转呢?为了把羊攥在我手里,保住自己的名誉、地位、钱财,我昧着良心捕风捉影地毁谤全能神,不惜说谎、造谣,在各处定罪、亵渎、逼迫、诽谤神的新工作。就这样,我明知故犯,在抵挡神的歧途上越走越远,所属辽宁省范围内的各处安息日教会无不留下我罪恶的行踪。

   7月,教会又有一个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经多次劝说无效,我就宣布开除她,在开除她时我又对弟兄姊妹恐吓了一番:“他们是有组织的,不要接触他们,有人来传躲得越远越好。”不仅如此,我还亲自到从不来往的新宾大教堂借来100多本《“东方闪电”的错谬》和几十份“谨防‘东方闪电’”的传单给负责人分发。当发到70多本的时候,我不敢再发了,因我心灵中有一种莫名的惶恐……为了肉体钱财、地位、名誉,我泯灭了良心,公开与神为敌,每次犯罪后,我的心都如刀绞般地疼痛,晚上久久不能入睡,即使勉强睡着,在半夜也会被噩梦惊醒。每当这时我都在想:我是不是一个信神的人?这样下去我能得着什么?恐怕是神更大的烈怒临到我……看看熟睡中两岁的女儿和体弱的妻子,心里一阵阵恐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