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刘佳音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唯有全能神的话语才能拯救我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内 容 简 介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写 在 前 面 的 话
·附篇一: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附篇二: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附篇三: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第一章 必须认识唯有全能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
·1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2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3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1)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1)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1)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2)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3)
·第五章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第五章( 5)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1 如何分辨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第六章 2 如何分辨圣灵作工与邪灵作工?
·第六章 3 如何分辨真假基督?
·第六章 4 如何分辨真假道与真假教会?
·第六章 5 跟随神与跟随人的区别
·第六章 6 如何分辨真假带领与真假牧人?
·第六章 7 外表的好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
·第七章 1 必须认识人信神抵挡神新作工的根源
·第七章 2 寻求真道当具备的理智
·第七章 3 信神应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
·第七章 4 信神之人该具备的圣徒体统
·第七章 5 信神不应只求平安、得福
·第七章 6 信神必须该受哪些苦以及受苦的意义
·第七章 7 信神应为自己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第八章 各类人的结局与神对人的应许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全 能 者 的 叹 息
·对 神 现 时 作 工 的 认 识
·律 法 时 代 的 工 作
·救 赎 时 代 的 工 作 内 幕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话 语 成 就 一 切
·作 工 异 象 (一)
·作 工 异 象 (二)
·作 工 异 象 (三)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人 信 神 当 存 什 么 观 点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真正的“人”指什么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圣灵的作工与撒但的作工
·关 于 祷 告 的 实 行
·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
·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
·关 乎 神 使 用 人 的 说 法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七条诫命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當瘟疫來襲,我們能做什麼?
·主耶穌再來還會叫耶穌嗎?
·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
·聖經究竟是一本什麼書?
·我們應該怎麽迎接耶穌的重歸?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手捧着神话我泪如雨下

   ——棺材前的懊悔

   我转脸看到外面的棺材、寿衣都操办齐了,只等我一口气上不来就装进棺材里,绝望、凄凉之感一齐袭上心头:完了!完了!我才四十多岁,我不甘心这样死去呀!我眼巴巴地望着窗外蓝蓝的天空,泪水早已浸透了枕头……就在我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之时,全能神向我伸出慈爱的双手,用他那带有威力权柄的话语将我征服,使我的身心都得以复苏,获得了新生。面对神的特大洪恩,我痛恨自己悖逆太深、抵挡太严重,纵有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我对神的万般亏欠,感谢全能神今天赐给我这个机会,我愿把自己抵挡神、遭神惩罚,又蒙神拯救的亲身经历交通出来,希望弟兄姊妹都能从我的经历中吸取教训,不要再步我的后尘……

   我原是“因信称义派”的一名牧养工人。早在1996年3月,上面带领就告诉我:现在有个异端“东方闪电”派,他们传说“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发表了数百万字的话语,不用再看圣经了,还说他们是黑组织,有枪、有炮、有刑具,并且还搞淫乱等等。当时我心想:人信神就得看圣经,离开圣经就是异端!说啥也不能信这邪道!从此,我便极端仇视信全能神的人,大肆散布带领的话,到处封锁教会:以后任何人都不许与“东方闪电”的人接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们听后都怵目惊心,不敢与信全能神的人接触,使神的末世福音在我们当地受到了极大拦阻。

   1999年2月上旬的一天,邻居叫我到他家听道。一个弟兄谈了神在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的作工内幕,我感觉讲得特别好,但当他谈到神末世又作了新的工作,不用再看圣经了,要看神的末世发声时,我猛然想起带领的话,心中一惊:今天听的不正是“东方闪电”的道吗?想到这里我不禁毛骨悚然,慌忙离去。不久一个弟兄又来给我传神的末世福音,并让我听神话磁带,我怒气冲天,恶狠狠地说:“我绝对不会接受你们的道!快滚!”说着一把将他推出了门外,又到教会里趾高气扬地讲:“如果以后有人再来传‘东方闪电’,就来找我,我来对付他们!”期间我一共搅掉了五个接受全能神作工的弟兄姊妹,还在主面前发誓:决不让信全能神的人再从我教会中拉走一人。此后,我抵挡神的气焰更加嚣张了,并吃住在教会里,四处奔波封锁教会,散布谣言、传播谬论、迷惑信徒,还振振有词地说:“你们没有圣经知识,没有一点分辨,不知不觉就上当受骗了,看圣经上保罗怎么说的:‘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1:9)‘东方闪电’不让看圣经,是标准的异端!你们是听保罗的,还是听他们的?”众信徒纷纷表态:“听保罗的,决不接受‘东方闪电’!”就这样我将弟兄姊妹牢牢地笼络在自己的权下,凡是我走过的教会,没有一个接受新工作的。当我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时,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便更加肆无忌惮地封锁教会。那时的我并不知自己早已触犯了神的性情,还以为自己是主忠实的仆人。

   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2001年11月份,我突然患病,开始还以为是感冒,谁知后来越来越严重,跑遍大小医院治疗都无效,最后医生诊断说是“心肌缺氧”,于是我便恳切地祷告求主医治,一连打了半个月的吊针,药也没少吃,可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一天天恶化,医生见状无可奈何地直摇头,也不愿在我身上花费“心血代价”了。我只好回家专等着死亡之期的到来。回家后,我便感到呼吸困难,常常用头顶着墙,脖子下面垫得很高,憋得我张着嘴、瞪着眼、双手直拍胸口、双脚直蹬,难受得几次都昏死过去。仅仅一个多月,我就瘦骨嶙峋,躺在床上再也起不来了,在极度的痛苦中我向主哭诉:主啊!难道是我对你不够忠心吗?难道是我没把弟兄姊妹带好吗?……主啊!我已到了人见人烦、医生不给治的地步,我实在受不了!……当时我悲痛欲绝、泣不成声,转脸看到外面的棺材、寿衣都操办齐了,绝望、凄凉之感一齐袭上心头,泪水浸透了枕头,正在这时,突然有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神能加给你力量!”顿时,我心头一振,又惊又喜,犹如在黑暗里发现了大光,使我看到了一丝生还的希望:难道神还没有离开我?此时我心中有股力量很想起来,但身子却不能动弹。

   第二天,我的弟弟(已接受新工作,曾多次给我传)来看望我,我气喘吁吁地说:“弟弟,我死了有点亏!你看我在世上都是凭着良心待人,又信了二十多年的主,一直忠心耿耿地跑教会、牧养群羊,今天却落得这样的下场!”我越说越伤心:“我……我是……得罪谁了?”“二哥,你不是得罪哪个人了,而是得罪神了呀!因为神在末世发表的性情不再是以怜悯慈爱为主,而是以公义、威严、烈怒、咒诅为主的狮子性情,触犯即死!你好好想想,这几年来神差多少人给你传神的新工作,你不但不接受,还拦阻那么多弟兄姊妹都不能接受真道,害了多少条人命啊!现在落成这样,不正是神对你的惩罚吗?但神的心意仍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你若能迷途知返接受神的末世救恩,或许神还能饶恕你,你的病还能好!”一语唤醒梦中人!我心里既紧张又害怕:难道“东方闪电”就是真道?难道真是我抵挡了全能神才遭到这样的惩罚?若不然,我一直为主忠心护教、看顾群羊,主应该称许才对呀,怎会落得个这般下场呢?这时神开启我想起经文中记载:“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罗11:33-34)是啊!神是奇妙、难测的神,我一个小小的人怎能随意定规神呢?又怎能做神的谋士呢?又想起昨天所听到的那个声音:只有神能加给你力量!我有所醒悟,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便哭着问弟弟:“那我……我还有机会信……信全能神吗?”他拿出神话书给我读道: “不管人以前如何抵挡神,但当人明白神作工的宗旨而且能努力去满足神的时候,神就将人以往的罪一笔勾销。只要人能去寻求真理……那人所做的一切神都不记念……”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当人在悖逆我时,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认识我,因着人的旧性,也因着我的怜悯,我并不将人置于死地,而是让人悔过自新;当人在饥荒之中时,即使人有一口气,我也将人从死亡之中夺过来,不让其中了撒但的诡计。”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四篇说话》)我默默地听着神话,真切感受到了神那颗善良仁慈的心,神真是爱人至极!立时我心中燃起了希望之火,抹去眼泪继续聆听神的话语,弟弟针对我的“出圣经就是异端”这一观念又读了一段神话:“圣经属于历史书籍,你如果把圣经的旧约拿到恩典时代吃喝,你拿着旧约时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时代实行,耶稣要弃绝你,耶稣要定你的罪,你用旧约来套耶稣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赛人。你如果现在把新约和旧约套在一块儿吃喝、实行,今天的神要定你为罪,你跟不上今天圣灵的作工!你吃旧约,还吃新约,你是属于圣灵的流以外的人!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的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的权柄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作过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的合或与他的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一)》)听后我心里更亮堂了:以前自己把神定规在圣经中,总认为信神不能离开圣经,离开圣经就是异端,却不知神的作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圣经只不过是神前两步作工的记载,末世神又根据人的需要,带来了审判、洁净人的新工作,这一步又新又奇的工作怎么会记载在圣经里呢?怪不得主说“你们查考圣经(或作‘应当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5:39-40)这时神又开启我想起了当初的法利赛人死守旧约圣经,将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最后遭到神的咒诅、惩罚,而我今天不也是死守圣经、疯狂抵挡神的新工作,将神重钉“十字架”吗?我岂不充当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