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刘佳音
·赴天國筵席《衝破網羅》出爐了
·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我在罪恶之中听到了神的声音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唯有全能神的话语才能拯救我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内 容 简 介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写 在 前 面 的 话
·附篇一: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附篇二: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附篇三: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第一章 必须认识唯有全能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
·1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2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3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1)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1)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1)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2)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3)
·第五章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第五章( 5)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1 如何分辨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第六章 2 如何分辨圣灵作工与邪灵作工?
·第六章 3 如何分辨真假基督?
·第六章 4 如何分辨真假道与真假教会?
·第六章 5 跟随神与跟随人的区别
·第六章 6 如何分辨真假带领与真假牧人?
·第六章 7 外表的好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
·第七章 1 必须认识人信神抵挡神新作工的根源
·第七章 2 寻求真道当具备的理智
·第七章 3 信神应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
·第七章 4 信神之人该具备的圣徒体统
·第七章 5 信神不应只求平安、得福
·第七章 6 信神必须该受哪些苦以及受苦的意义
·第七章 7 信神应为自己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第八章 各类人的结局与神对人的应许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全 能 者 的 叹 息
·对 神 现 时 作 工 的 认 识
·律 法 时 代 的 工 作
·救 赎 时 代 的 工 作 内 幕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话 语 成 就 一 切
·作 工 异 象 (一)
·作 工 异 象 (二)
·作 工 异 象 (三)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人 信 神 当 存 什 么 观 点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真正的“人”指什么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圣灵的作工与撒但的作工
·关 于 祷 告 的 实 行
·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
·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
·关 乎 神 使 用 人 的 说 法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七条诫命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當瘟疫來襲,我們能做什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一个悖逆之子的真实经历

   我叫梁艳丽,家住肇东市,原是灵恩派的讲道带领同工,也曾是极力抵挡全能神末后工作的悖逆之子之一。

   1990年7月,我因丈夫有外遇心灵备受打击而开始信主。半年后我开始讲道,特别是从91年8月9日受洗后,我的信心爱心越来越大,对圣经爱不释手,每天必背5节经文。一想起约翰福音3章16节的经文: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我就倍受激励。一年以后我就辞掉了工作为神全时间奉献,负责牧养本片各教会,参加各种特会培训,常接待国外的牧师和国内的弟兄姊妹,也常和浙江温州、河南、安徽等地同工彼此交通联络。从97年开始,我和各地同工交通最多的就是如何抵制“东方闪电”,并且到各处教会宣讲:“‘东方闪电’是异端、邪教,他们说圣经过时了,要看小书卷,说神来了,你若不接受,就会被割鼻子、割耳朵、挖眼睛、打断腿,而且他们传一个人能得不少钱,他们纯属离道反教,所以我们必须守住圣经,只有守住圣经才是守住真道,除圣经以外什么书都不能看,和自己信的不一样的绝对不能交通。”从此我开始抵挡全能神的工作,长达五年之久。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痛心切骨,悔不当初。在此我把自己的抵挡经过写出来,希望弟兄姊妹引以为戒,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辙。

   97年秋天,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传到我们教会,这时整个东北的各处教会都一片混乱,各处教会都有人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面对这种情景,我和其他几位同工极力封锁各教会,并让全教会所有弟兄姊妹禁食祷告,求主拦阻“东方闪电”的人进入教会偷主的羊。我起早贪黑多次去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家“挽救”他们,劝他们别接受,并告诉他们“东方闪电”是异端、邪教,可无论我怎样劝说都无济于事,我气急败坏又无计可施,于是我无论在哪只要碰见他们,就定罪、亵渎全能神的工作,攻击、诽谤他们,最后把他们开除出教会。可令我纳闷的是,无论我怎样对待他们,他们都是笑脸相迎,从不动血气。我想:莫非那书里真有迷魂药,人看了就变了,血气就出不来了?后来有个姊妹要来我家给我传,我说:“你可别来,来了也得把你赶出去,我死都不会接受的。”97年10月末,五站聚会点(40多人)有一个讲道的姊妹接受了神末后的新工作,然后教会20多人也都跟着接受了。我听说后,肺都要气炸了,急忙赶到那里,为他们禁食祷告,一连七天挨家去“挽救”他们,流着泪说:“‘东方闪电’是假基督迷惑人的,他们这些人胡说主来了,你们不懂圣经不会分辨上当了,那道绝对是假道,快回来吧,求主赦免你们的罪。”无论我怎样劝说,他们都没有回转的意思,反而劝我接受。我气极了,恨恨地说:“我宁肯下地狱下火湖也不接受。”最后看他们都不回来,我就把他们都开除出教会,并告诉其他聚会点不许任何人和他们来往。我带着恨、带着伤心和失望离开了五站,从此变本加厉地封锁教会,还派人专门负责看守各处教会,若发现有人和“东方闪电”的人接触,就让其停工停餐。

   不久,和我在一起事奉的主日差派同工高姐也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她曾在我的影响下天天讲如何防备“东方闪电”,可今天在同工中却第一个接受“东方闪电”,我气得找到她质问道:“你为什么进异端?”“不是异端,我已经看七天神话了,是真道,你也看看吧!”“你就是把死人说活了我也不看。”我气愤地说。后来这个姊妹又去山东把那里的很多弟兄姊妹(大约100多人)带进了“东方闪电”。我听说后对“东方闪电”愈发恨之入骨了,以致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家里孩子也不管了,眼睛都急红了,我越想越气,又找到高姊妹家咬牙切齿地冲她大吼:“你为什么这么做呢?难道你下地狱还要让那些不明白真理的人去陪葬吗?你是不是人,你懂不懂圣经?!”

   9月份,我听说邱弟兄夫妻也接受了,赶忙和其他四位同工一起去他家。到他家时,他俩正在专心致志地听歌带,连我们进屋也没发现,我眼疾手快“嗖”地一下就把歌带抢到手藏在怀里,要以此作为他们夫妻接受“东方闪电”的罪证。没等他们说什么,我就气愤地嚷道:“什么破歌,鬼哭狼嚎上坟哭死人的调,你们是信神的人吗?主给你们那么多恩典全忘了吗?真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不算人,你们进去还拉别人。”当时我恨“东方闪电”的心情难以控制,不知说什么才能解心头之恨。我接着又逼问弟兄:“东方闪电”的人什么时候来?弟兄说星期三。当时我想:要是让我抓住他们非得把他们一揪两节、碎尸万段不可。可一连几天我也没抓住,气得我对他们二人说:“你们接受的是撒但魔鬼的道,你说他们到底给你们多少钱?”他们说:“给永生,给真理,不给钱。”后来无论我们软硬兼施怎么劝,他们二人还是不肯回转。

   万般无奈之下,我就拿着有关“东方闪电”的反面宣传材料在同工聚会、各主日讲道,在乡下同工聚会上大讲特讲,用材料上的谎言来欺骗、恐吓弟兄姊妹,使他们放弃寻求真道。然后又和其他派别联手对付“东方闪电”。为了把“东方闪电”的人赶出肇东市,骑自行车我嫌太慢,竟乘出租车满市撵“东方闪电”的人。当时我还认为这是捍卫真道、保护群羊,哪怕献身舍命也值得。

   可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我越是拼命抵挡“异端”保护教会,教会越是出现重重危机,不幸的事一件接一件。99年8月份受洗时不少信徒被抓进公安局;2000年8月份受洗时,我和四位主要负责同工被公安局抓进去拘留了7天。等等这些事儿使我的心情再也无法平静了,默默地回想这几年来教会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教会的奉献款被公安局全部没收,因怕被抓,同工各奔东西躲藏起来,教会乱作一团;还有,我的属灵前辈高姊妹、吴姊妹,她们曾带我到各处讲道传福音,虽然后来从本教会分出去了,但她们为保护群羊抵制“东方闪电”也是忠心耿耿,可如今,高姊妹得了小脑萎缩、直肠癌在医院痛苦地死去,吴姊妹为主作工十年竟也得了癌症(胃癌),头发掉得精光,在医院治疗花了不少钱也没能保住性命;还有一个讲道同工李姊妹因煤气中毒命丧黄泉;特别是98年,来自各地的大约有200多名主要同工举行的一次大聚会中,有一个同工在聚会时被鬼附上,讲道的是南方一个有名的大同工,由他带着大家同心合意地祷告,鬼也不走,后来把被附的同工带到接待家,三四个人禁食轮流祷告,鬼仍不出去,最后她丈夫把她接回家,请巫师跳了大鬼,她才好了,就这样,信耶稣的人转去供上了魔鬼……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在我脑海里翻腾着,我感到不可思议,我的心都要碎了,我来到主前哭诉着:“主啊!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教会是你宝血买回来的,你怎么不管了?主啊!我好苦,不知怎样做才能挽回这一切,主啊,求你回到教会吧,这是你用宝血买回的弟兄姊妹呀,主啊,我真的无能为力了,羊群越看越散,越抵挡‘东方闪电’教会越乱,求你快点给我开出路吧!”可是,无论我怎样求主,教会仍像一盘散沙,讲道的同工因怕被抓也不讲道了,来聚会的人数越来越少,我也感觉讲道没啥可讲,祷告也没话了。面对这些情景,麻木的我也没意识到是自己抵挡了真神,茫然地落在了极度的痛苦之中受煎熬。此时,我的信心更是无处可寻了,什么“谁不信主我得信主,谁不爱主我得爱主”都成了过眼烟云,成了空中楼阁。我渐渐堕落了,整天看电视、看录像,还学会了打麻将、玩扑克,无所事事,品味着罪中之乐,没有一点爱主的力量。我彻底绝望了,内心深处在挣扎、呼喊:“主耶稣啊,你在哪里?我要死了,主啊,求你救救我吧,我快没命了……”

   正当我在痛苦的深渊里挣扎时,2002年3月24日,温州弟兄姊妹打来电话让我去那里灵修调整,我心里非常感恩,心想:一定要借这个机会让自己刚强起来。于是3月28日,我南下去了温州。两年不见了,弟兄姊妹的信心、爱心比以往更大了,热情接待,安慰我,问长问短,亲如一家。他们真诚的爱温暖了我这颗冰冷的心。我想:这一次一定不会白来,弟兄姊妹肯定会把我的劲带起来。

   第二天,他们把我带到一个接待家,姊妹真诚的接待让我很感动。在这里我遇见了四个弟兄,他们来自四个省、四个派别。当时我想不是一个派的怎么能在一起事奉呢?我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可别是异端邪教的人。只见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个包,看见包我不由得就想起反面宣传材料上写的“他们有枪有炮,有照相机,有绳子”,这时我更加紧张了,莫非他们是“东方闪电”的人?我心里赶紧默祷:“主啊,既然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求你保守我,加给我分辨的灵。”祷告完之后,心稍稍安静下来一些。这时,我仔细观察四位弟兄,怎么看他们也不像黑社会的人,他们说话有分寸,一举一动稳重大方,也不像材料里说的那样。他们分别从包里拿出圣经、笔记本、笔,而后,我们一起交通起来。一天,弟兄问我:“姊妹,你现在的光景怎样?”这一问可问到了我的痛处,我强忍着眼泪说:“都是我不忠心,我有罪呀,教会被我带散了,很多弟兄姊妹都被‘东方闪电’掳去了,拦也拦不住,我的信心也没了,支撑不住了。”于是我就把教会发生的一连串的事和弟兄们说了一遍,我边说边控制不住地流泪。弟兄见我这样,急忙安慰我说:“姊妹,你也不要太伤心了,相信神不会丢弃我们,人的尽头,正是神的起头。其实现在不单是你们那里的教会荒凉了,全世界的众教会都不同程度地处在这种光景之中,正如阿摩司书8章11节主耶和华说: ‘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 从这节经文我们能看出末后教会的荒凉也在神的手中,是神的命定。面对这种荒凉的光景,真有认识的人就会谦卑寻求,因教会有圣灵作工就不会是这种光景,所以这些人就会寻找神的脚踪。神说: ‘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当他们跟上神新的作工时,就会重新获得圣灵作工,恢复起初的信心爱心,对于这些人来说荒凉是暂时的。就如迦南地荒凉是因为神要在埃及作事,神在埃及兴起了合神心意的约瑟,而雅各并不因‘美地’而自居,及时放下自己,谦卑寻求,打发儿子们去那曾遭神咒诅的埃及籴粮,所以跟上了神的脚踪,重新获得了神的祝福,使以色列十二支派得以发展壮大。同样面临荒凉,还有一种人则是狂妄、顽固、守旧,认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变停滞不前的,所以只是持守着神作过的工作,不认识神现时的作工,这些人就被圣灵流远远地抛在后面,落入永久的荒凉之中。就如律法时代末期,圣殿荒凉了,成了兑换银钱、倒卖牛羊鸽子的贼窝,这是因为圣灵工作转移向前了,神已不在圣殿作工,而是道成肉身在圣殿以外作了恩典时代的工作。试想:如果耶和华还在圣殿作工,能允许那些人在圣殿胡作非为吗?神不早就把那些人击杀了吗?可那些祭司、长老、文士、法利赛人目睹这一切却没有丝毫醒悟,仍然按照律法遗留下来的规条在圣殿里糊涂事奉,同时又极力抵挡耶稣新时代的作工,最后非但没使圣殿恢复以往的光景,反而被主定了七祸。同样,今天教会荒凉也是因为神又作了新的工作,他把全宇的灵的工作都收回给了跟随他新工作的人,此时那些跟上神脚踪的人已重新获得了圣灵的作工,进入了有‘雨’的城,只有那些如同法利赛人一样悖逆抵挡的人还留在无‘雨’的城里枯干着,这‘雨’就是指圣灵工作,也正应验了阿摩司书4章6-7节所说: ‘我使你们在一切城中牙齿干净,在你们各处粮食缺乏,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听了弟兄的交通我心里越来越亮堂,我曾听过不少国内外牧师讲道,但从没有听过像今天这样透亮的交通,能这么供应灵里的需要。想到这我忙问弟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怎么才能跟上羔羊的脚踪?”这时,弟兄拿出一本书说:“这就是神再来的亲口发声,也就是神作的新工作,用话语审判洁净人的工作,这应验了启示录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姊妹,你看完这书,什么都明白了。”一看书,我就傻眼了,搞了半天他们是“东方闪电”的人。顿时,反面宣传材料上那些恐怖的话又一股脑地涌进了我的脑子里:“黑社会、有枪有炮……”此时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狂跳个不停,暗自在心里不住地向神呼求:“主啊,求你千万保守我呀,信你这么多年,我真怕受迷惑离开你的道,你知道我的心,求你引导我,作我随时的帮助。”祷告完我心里平静了一些,心想:不管怎样这里还有我认识的姊妹,还有主呢!于是我问:“这本书是哪来的?怎么能是神的话呢?神的话都在圣经里,离开圣经就不对。”他们看出我里面的抵触特别大,就一起跪下来祷告。他们每个人都流泪为我祷告,求神开启我早日明白神的心意。看着他们的表现一点都不像是装的,再回想这些天他们所交通的真理,我的恐惧感减少了许多。祷告完,一个弟兄谦和地说:“姊妹,你的心情我们理解,当初我们不明白的时候也是这样,都曾极力地抵挡过神的新工作,我还曾亲手编造反面宣传材料,威胁恐吓弟兄姊妹,不许他们接受‘东方闪电’,像我这样一个罪孽深重、刚硬自是的人,若不是真神奇妙的作工和这带着权柄震撼人心的话语,我是不会低头服气的。姊妹,人并没有真理,只有神才是真理的源头,对你提的问题我们共同看看神话中关于圣经内幕方面的真理,就会明白了。”说着,弟兄便翻开神话念道: “创世是在有人类以先的工作,但《创世记》是在有了人类之后才有的书,是在律法时代摩西记载下来的书。像今天在你们中间发生的事,这事发生以后,你们将这些事记载下来以供后人观看,在后人来看,你所记载的只是在已过的时代发生的事,只能当作历史来看。旧约记载的是耶和华在以色列作的工作,新约记载的是恩典时代耶稣所作的工作,这些记载是两个不同时代神作的工作的纪实。”“圣经属于历史书籍,你如果把圣经的旧约拿到恩典时代吃喝,你拿着旧约时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时代实行,耶稣要弃绝你,耶稣要定你的罪,你用旧约来套耶稣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赛人。你如果现在把新约和旧约套在一块儿吃喝、实行,今天的神要定你为罪,你跟不上今天圣灵的作工!你吃旧约,还吃新约,你是属于圣灵的流以外的人!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的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的权柄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作过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 读完神的话,弟兄接着说:“从神话里我们可以知道,并不是先有圣经之后,神再根据圣经作工,在圣经未形成以先神不是照样用话语创世,用话语带领挪亚、带领亚伯拉罕吗?神作工不受圣经的限制,同样,今天神要向众教会说话,也不会受圣经的限制,圣经只是神作过工作的记载,而今天的说话是神现时的作工,正如诗篇50篇3节所说:‘我们的神要来,决不闭口。’由此可见,神再来要说的话,即今天神的现时的作工说话,我们根本无法在圣经中找到,在圣经里我们能看到的只有部分预言。就如耶稣在恩典时代教训人的‘八福十论’,我们根本无法在旧约中找到一样。姊妹,今天是末世,神的作工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境地,他揭开了七印,亲自展开了启示录5章1-5节中预言的小书卷,作了用话语审判洁净的新工作,虽然他的作工不合人的观念,遭到人的疯狂抵挡,但任何黑暗势力也拦阻不了神作工的步伐。两千年前,以色列绝大多数人都弃绝耶稣,但耶稣救赎人类的工作还是传遍了宇宙地极。没有耶稣的十字架救恩,人不能从十字架上下来;没有今天神话语的工作,从十字架上下来的人永远不可能得到洁净,不接受神现实的作工,人只有陷在白天犯罪、晚上认罪的光景里干枯而死。所以说,神末后的话语工作对人类至关重要,也应验了但以理书12章9-10节:他说:‘但以理啊,你只管去,因为这话已经隐藏封闭,直到末时。必有许多人使自己清净洁白,且被熬炼,但恶人仍必行恶,一切恶人都不明白,惟独智慧人能明白。’ 姊妹,面对神今天的作工,你是做一个像雅各一样的智慧人谦卑寻求跟上神的脚踪,还是像法利赛人一样拒绝接受神的作工成为抵挡神的恶人呢?”听了神话和弟兄的交通,我这个悖逆抵挡、麻木痴呆的人终于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接着弟兄又给我读了《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边读边交通,让我明白了三步工作即律法时代的工作、恩典时代的工作和国度时代的工作,是神经营人类的核心。律法时代的工作是带领人生活,通过颁布律法让人知罪;恩典时代的工作是钉十字架担当人的罪;末了国度时代的工作是用话语除掉人的罪。三步工作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是一位神作的,作工宗旨就是为了彻底打败撒但拯救人类。通过这篇神话我更加定真了“东方闪电”就是真道,也更加认识了自己的贫穷、可怜、瞎眼,竟然把又真又活的神定规在了圣经里面,而且还口出狂言——“死都不接受,下地狱都不接受。”回想自己的种种恶行,我简直无地自容,无脸见神,我泪流满面,双膝跪地,捧起神话抱在怀里,万语千言难以表达自己对神的亏欠。五年来我抵挡定罪的就是这本书,今天才如梦方醒,认识到这本书才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是神的亲口发声。恨只恨自己瞎眼愚昧醒悟太迟,恨自己盲目定罪、拦阻神的工作,该遭千刀万剐,就是死一百次也难抵我所犯下的罪过。全能神啊,你对我宽容、忍耐到一个地步,我真不知该如何才能报答你的怜悯之恩,只求用余生来还报你的爱,竭尽所能把那些五年来被我拦阻至今还没有回到你面前的弟兄姊妹带回你的家中,让你的心得点安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