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刘佳音
·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往事不堪回首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全能神挽救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抵挡之中蒙神拯救的我
·全能神挽救了我
·狂傲的我仆倒在全能神话语面前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拯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良苦的用心 末日的忠告 唤醒沉睡多年的人

   难补的污迹 痛苦的回忆 在敲打着我的良心

   不知所措中 颤抖着祈祷 扪心自问深深地忏悔

   ……

   每当听到《忏悔》这首诗歌时,我都禁不住泪如泉涌,痛苦、悔恨、自责的心情难以言表,痛恨自己瞎眼愚昧不认识神的作工,成了拦阻小羊进入国度的恶狼,成了抵挡全能神作工的罪魁祸首,痛恨自己麻木痴呆,虽多次遭神管教,还不反省,反而变本加厉地抵挡全能神。若不是全能神极大的怜悯与拯救,我早就死于非命。在此,我只有将自己的污迹、罪恶行径暴露在弟兄姊妹面前,让弟兄姊妹引以为戒,从而能冲出谣言的牢笼早日来到全能神面前,以弥补我给神带来的伤痛与对神的亏欠。

   我原是灵恩派有名的同工之一,负责管理大庆地区三厂、七厂等多处教会。1999年初,上面带领把我们几个有名的同工召集在一起说:“你们赶快查找圣经,写出反驳‘东方闪电’的材料,写得越厉害越吓人越好。只要能拦住大家信全能神,咋编都行,说什么也不能让大家进‘东方闪电’,因为‘东方闪电’的人离开圣经了,是异端、邪教,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主尽忠保护群羊。你们要抓紧一切时间赶快编印出反面宣传材料,然后发放给各教会。”

   为了防止弟兄姊妹被“异端”掳去,我大发热心,和几个同工不分昼夜地查找圣经,一句句一条条地编造起来,经过七天七夜煞费苦心的精心炮制,一本关于“论东方闪电是邪教”的反面宣传材料终于出炉了。我们遵照带领的话在材料里加入了大量危言耸听的话,如:那些“东方闪电”的人可厉害了,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他们是黑社会,有刀有枪,你一进到他们那里就别想出来,你要出来他们就整瞎你眼睛、割掉你耳朵、打断你的腿、砍断你的胳膊……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谣言、谬论迅速在弟兄姊妹中间传播开来,弟兄姊妹信以为真,都不敢接触“东方闪电”的人了。反面宣传材料很快地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我也像立了大功似的高兴得不得了。虽然为打印这些材料(包括路费、电话费)花掉了我个人一千多元积蓄,但我认为这钱花得值,主会纪念我的“功劳”的。从那以后,我便不知疲倦地奔波忙碌在抵挡全能神的路上。

   一天,我听说附近一个教会来了两个信全能神的人,便急忙拿起反面宣传材料,骑上自行车前去拦阻。正过一段马路时,突然车子不知怎么一歪,失去了平衡,我一下子就从车子上摔了下来,自行车也压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胳膊当时就磕青了,右腿肚子被车蹬子划掉了一块皮,渗出血来。“主啊,我是为你作工啊,是怕小羊被‘东方闪电’掳去才急急忙忙往那赶的,你怎么还让我摔跟头呢?哦,一定是撒但的搅扰,主绝不会这样待我。”我边想边站起来。由于车链子摔断了,我只好推着车子一瘸一拐地赶到了目的地。一进屋,看见其中一个姊妹正在讲着呢,我气得大声吼道:“谁让你们来的?真不要脸,竟敢公开偷羊,太大胆了!今天非给你点颜色看看!”我一边骂着一边拽起那个讲道的姊妹的上衣,照着她的左脸就是一巴掌,另一个姊妹见我动手打人,赶紧上前护着,此时我已失去理智,又照着她的前胸猛击一拳,只见这个姊妹一个趔趄撞到了门上,差点栽倒,没等她站稳,我就连推带扯将她们二人赶出了门。尽管这样我还不解气,又冲她们吼道:“下次敢再来就打断你们的腿!”看着她们眼里流着泪凄然离去,我没有产生丝毫的恻隐之心,也没感到自己做得过分,而是暗自庆幸:终于保住了主的羊。

   几天后,我又带着反面宣传材料去七厂宣传,正在路边走着,突然一辆夏利车直奔我而来,吓得我不知所措,脚一滑一下子掉进了路边的坑里,摔了个四脚朝天,那辆车擦着坑边撞在路边的树上停了下来。我虽没伤着,但已被吓得魂飞魄散,新买的羽绒服也被树枝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我又心疼又生气,但对自己所做的事却丝毫没有悔悟之心,反倒认为:都是“东方闪电”这帮人闹的,害得我差点丢了命,以后不管在哪见到这帮人就狠狠地打他们,一定要好好出这口气!七厂没去成,我只好回家了。回到家,沮丧的我惊魂未定,一头栽倒在床上痛哭起来,心里喊着:“主啊,我是为你的缘故才去看守群羊的,为什么总有不测发生,让我整天提心吊胆?主啊,难道是我信心不够吗?主啊,你知道我对你是忠心的,求你保守我,加给我力量。”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听说三厂教会有二十多个人被“东方闪电”的人“掳”去了,我又赶紧带着反面宣传材料急急忙忙地赶到了三厂教会。经过我一番宣传、恐吓、威逼,终于把这二十多人抢回来了。这次我非常高兴,心想一定是主垂听了我的祷告,帮助了我。于是我哼着主歌,坐上了回家的岗田三轮车。“当跑的路我已跑尽,当打的仗我已打完,从此以后必有公义的冠冕……”我正高兴地唱着,突然一辆大卡车发了疯似的向我乘坐的三轮车直冲过来,只听“哐”的一声,我乘坐的三轮车被撞出了七八米远,我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就从车里摔了出去。等过路人把我扶起来时,我真不知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像个木鸡似的呆呆地戳在那里。“还好没伤着,真是拣了一条命,老天爷真是有眼哪!”过路的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这时我慢慢才回过神来,一步三挪地回到了家。失去了主的看顾保守,我心里空荡荡的,瘫倒在主前哭诉着:“主啊,你在哪里?你为什么离我而去?主啊,求你告诉我,为什么祸患总是不离开我,我该怎么办呢?”这次祸患过后,我心里很茫然,也很失落,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主了,抵挡全能神也不像以往那么积极了,我陷入极度的软弱之中,心里巴望主能给我个清晰的引导。

   一转眼到了深秋,我在本教会接待家认识了一个弟兄和两个姊妹,因他们都是这个接待家的亲戚,我也没在意就自然地和他们攀谈起来。我发现他们说话谦和,举止大方,不但人性好,而且生命经历也很丰富,对神的认识也深刻,我从心里生发出一丝羡慕,就决定和他们多交通几天,多得点,回去好供应弟兄姊妹。

   在这样的心态下,我和他们在一起交通得很融洽,他们交通了人信神得认识神、明白神心意等方面的真理,使我特别得供应。就这样,五六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当他们讲到旧约记载的是耶和华作过的律法时代的工作,新约记载的是耶稣作的恩典时代的工作时,我隐约感觉到他们好像是“东方闪电”的人,因为我早就听说过“东方闪电”专讲三步作工的事,我立刻警觉起来,心想:他们可千万别是“东方闪电”的人,若是的话,那还有一步没说出来,等他们说完再作打算,如果他们不说第三步工作就不是闪电派。

   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我的担心不幸被言中了,他们还是说出了神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就是第三步工作——用话语审判洁净人的工作,还说这是应验启示录。听到这里我一下瘫软了,“完了,我怎么送上门来了呢?原来这么多天我一直在虎口里呀,咋一点也不知道呢?他们就是‘闪电’派的,这可咋办?”此时我腿也抖,手也哆嗦了,心想:“这次我是非死这儿不可了,他们肯定不能放过我,因我前些日子还打过他们的人,他们本来就是邪教,能不报复吗?可是此时天色已晚,想走也没车了。主啊,我几次没死在车下,却要死在这伙人手上了,难道这是你的意思吗?我真要因此而殉道了吗?”正在我惊恐未定时,弟兄建议休息一下。“这下有机会跑了,现在不跑等待何时!”我想借着上厕所找机会跑,可两个姊妹要陪我一块儿去,我想:“这下完了,这是看着我的,如果跑不成被追回来,后果会更惨。还是先装老实点,等熬到天亮再想办法坐出租车跑。”

   回到屋里,我说啥也不坐在里边,坚持坐在门口,目的是观察他们的行动,一旦对我不利,拼死也得跑。我心里盘算着,眼睛还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只见弟兄从厨房拿来一个半尺来长的水果刀,这下我脸都白了,“完了,完了,莫非知道了我给他们编黑材料真要割我的耳朵?也许他们这会儿发现我听道不如前几天精力集中了,想给我个下马威。主啊,求你救我脱离这虎口吧!”没想到弟兄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削起苹果皮来,这下我的心才稍稍放松一些。“姊妹,吃个苹果吧!”弟兄笑着对我说。看着弟兄的举动,我心里想:“他们也不像是那么残暴的人呀!”可又转念一想:“不行,还得警惕,这伙人狡猾着呢,也许是伪装,可别上当。”我小心地把苹果放在桌子上,但眼睛还是没离开弟兄的手,这时弟兄又把手伸进了衣袋里,我又紧张起来,“哎呀,要掏枪了,这下真要动手了,主啊,我今天真要为你殉道了!”此时我恐惧紧张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只见弟兄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手帕来擦着手。我的心又从嗓子眼落到了肚子里。“看样子今天晚上他们不会动手了,因我没反驳他们呀,装得挺听话的,哼哈地答应着,也许能逃过这一遭。”正在我坐立不安时,姊妹递给我一杯水,我刚有点松弛的神经又紧张起来了,“又完了,用刀子戳怕我喊,用枪打会有声音,干脆用药毒死没动静,这伙人可真黑!不能喝,这水里肯定有毒,不能上当。”想到这,我坚定地说:“我不喝。”姊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说:“哦,太热了,我给你凉一凉。”说着就用两个杯子对倒了几下,并在另一个杯子里留下一点水,轻轻啜了一口,说:“不热了,你喝吧,姊妹。”这回我倒是把水杯接过来了,但没马上喝,想看看这个姊妹能不能死,她要不死我再喝,黑社会的人心狠手辣,也许搭上一个陪葬的也不足为奇。我心里边思量边观察着姊妹,等了一会儿也没什么反应,我这才放心,三口两口地把水喝干了。其实我早就口干舌燥了,因为刚才吓得老是一个劲地淌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