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刘佳音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我再也不受大红龙蒙蔽了
·高铁——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在大红龙国家里警匪是一家
·在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中我得的太多了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呼求的力量
·没有神的世界是多么可怕
·我找到了最有意义的人生
·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一个村支书的“隐私”
·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进化论”
·一个机关职员的心灵蜕变
·识破谎言 寻求真光
·当我山穷水尽时 柳岸花明神赐给
·背叛弃绝恶魔 堂堂正正做人
·几经逼迫患难,我终于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只有全能神才能带给我真正的人生
·目睹教育界的黑暗邪恶 回归神前寻得真正人生
·谎言蒙蔽将我心挫伤 神爱拯救将我心抚平
·大红龙就是个欺骗人的旷世高手
·一个公务员的控诉
·全能神让我看清学校背后的故事
·从教18年让我看清了“高等学府”的真实面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1997年因我母亲有病我们一家人都信了主耶稣(大光派),信主后母亲的病奇迹般地好了。因此我们在主爱的激励下,四处传福音,见证主耶稣的奇妙作为,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因着我的积极追求,后来我被教会立为执事,开始到各教会讲道、牧养。

   1998年听说我们这一带有传“东方闪电”的,为此上层执事特别强调所有聚会点和信徒都不准接待生人,如果谁接待了陌生人必受惩罚。同时,上执让我们众执下到各个教点,将抵制防范工作落到实处,圈好篱笆,因为圣经早已预言末世必有假基督出现,上执说:“‘东方闪电’就是冒名偷羊的,他们手段恶劣,用女色、用各种手段引诱人上钩,骗人钱财,最后使人倾家荡产,一旦加入他们那个‘黑社会’组织,人进去就难以自拔。”对上执的话我确信不疑,赶紧下到教点宣传落实,挨家挨户警戒,吓唬弟兄姊妹,大肆宣讲说谁若违背了教会要求必遭惩罚,必在神给人的恩典上夺去他的那一份。

   就这样,我们极力地抵挡、防范“东方闪电”的“掳掠”,满以为这样做是在捍卫真道,教会的光景能更好一些。可没想到自2001年以后,教会光景一天不如一天,全会上下众执、众人信心减退,爱心冷淡,失去了以往的火热,变得死气沉沉、冷落不堪,信徒日渐减少,有病的不得医治,遭遇环境,出现意外事故的,死人的事屡有发生。到2002年7月核查人数时教会里仅剩在册信徒的三分之一。不但信徒软弱,同工之间也是勾心斗角,争名夺利,讲台变成了“炮台”,地位、信徒成了同工们争夺的对象。对教会的这般光景,我们也曾多次查找原因,在神前禁食祷告,满以为这样教会会复兴,事与愿违,教会不但没有复兴,反而越发荒凉。为此我心灰意冷不知所措,只好无可奈何地等待着,企盼突然有一天教会能出现大复兴,使我们与神一同进入荣耀之中。

   2003年3月,神的“末世福音”临到了我们教会,有许多同工和各层执事相继接受。为此全会上下再次进入紧急状态,上边要求全体会众同心合意,各层执事严把关口,不准放进一个可疑人,不准丢失一只羊。为了表现我对神的忠心,更为了维护我在教会中的地位,我在此事上特别热心,起早贪黑地奔走在我负责的各会点之间。

   自从防“闪电”开始,我们教会中的每次同工聚会都是以防“闪电”为主要话题。在弟兄姊妹中间,我们这些执事也是以看住人、笼住人为原则,经常不顾事实真相对弟兄姊妹进行恐吓,使他们不敢挪动脚窝。对那些不守“本位”接受“东方闪电”之人,我们先是极力地劝,实在“死心塌地”的我们就“臭”,让他们在人前、在弟兄姊妹心目中彻底名誉扫地。

   2003年8月,我听说一个与我最要好的弟兄(教会主执)接受了“东方闪电”,并拉走了许多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以为凭着我们以往的关系一定能把他劝回来,但事实完全出乎我的预料,那个弟兄不但不听我的劝说,反而劝上了我。他说:“弟兄啊!神实在是来在了我们中间,亲自作工说话,在带领着信他的人,你看那些信全能神的人爱心多大!那才是神亲自牧养的羊呢!”听到这些我非常反感,带着忿怒斥责他:“你纯牌是基督的叛徒!尽向着假基督说话,他们对你好,那是他们诱惑你的一种方式,他们传一个人赚500元钱,你知道吗?”对我毫无根据的编造、诬蔑,弟兄一点不生气,最后反把我气得七窍生烟,一怒之下甩袖跑了出来。从那以后,我们采取了许多制裁他的办法,封锁了他牧养过的教会,目的是不让弟兄姊妹再接待他。两天后,我接受了上执的特派,到那个弟兄牧养过的教会去往回拉人。为了完成好这个“大使命”,我调动几个非常听我话的得力“干将”进入了那个教会,在那里只要听说谁听过“闪电”的交通,我都要亲自登门拜访,用各种骇人听闻的“见证”恐吓,以大话要挟说:“我们是带着神的托付,神的使命,来为神寻找‘迷羊’的,我们不忍心眼睁睁地瞅着你们落入虎口进入火坑啊!你们都该仔细想想,信主后,主耶稣给了你们多少恩典?你们不思报答反而还背叛他,你们这样做不是太没良心了吗?这多叫主伤心啊!如果主一旦发怒,你们都得受咒诅、遭惩罚……”在我的威逼、恐吓、搅扰下,有10多个已经接受新工作的弟兄姊妹被搅了回来,有二三十人因不知哪真哪假什么也不信了,也有几个人死守不归不买我的帐。因有许多书和磁带落入我的手中,我带着“缴获”来的神话书和磁带,到处炫耀我的“功绩”,向众人卖关子说:“这书我都看了(实际我根本没看),纯属是人的话,是人编造出来的。”我还大肆宣传:只有圣经才是神的话,在圣经以外不可能还有神的说话。我不但否认神的道成肉身,对神末后的新工作胡乱定罪亵渎,我还烧毁了收上来的神话书和诗歌磁带,我满以为自己这样做是对主忠心。

   2003年9月的一天,又得知我们教会中的一个教会执事接受了全能神,拉过去30多人。我带着满腔的怒火马上带人去姊妹家“问罪”,我当面训斥她:“你自己走偏了,不要命了,为什么还要拉那些人来垫背呢?你也信过一回神,你与神抢人,就不怕神咒诅你?”我还用命令的口气,限她在短期内赶紧把人给还回来,否则一切后果自负,惹急了我还要采取别的措施。我以为这样一吓唬姊妹,她一定能服软交人,可出乎我的意料,姊妹非但不惧怕,还不生气,反倒乐呵呵地对我说:“弟兄,咱们信神这么些年,天天期盼主的归来,但主怎么来我们并不知道,如今人说主来了,正在作收割的工作,咱们不接受还抵挡,这事可不是一般的小事呀!”听她这么一说,我更是火冒三丈,对于一个被“东方闪电”蒙蔽的人,竟敢来教训我,我感到太没面子了。我在理屈词穷之际仍强词夺理,边吓唬边挖苦,在众人面前觉得争回面子后就赶紧带人离开了。

   2003年10月,我们同工聚会,我便提前一天去了接待家,正好我们同层的一个教会主执也在,按年龄我习惯管她叫大姨。当我们谈论到“东方闪电”时,她说:“‘闪电’并不像我们传说的那样坏,他们比我们各宗各派的人爱心都大,他们传的是神现时的作工,接受的是神现时的说话,在教会生活中,他们人与人和睦相处,男女界限分明,根本不像咱们传的那样破烂不堪,他们追求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活出神话实际,他们走的才是正道啊!”对姊妹的这番话我特别吃惊。我所敬重的、仰望的姊妹怎么变得这么快呢?一个教会的主执,怎么能向着“东方闪电”说话呢?是不是吃了人家的迷魂药还没有过劲啊?我试着问:“材料上说信‘东方闪电’的人淫乱不堪,你怎么说他们男女界限分明呢?”姊妹回答说:“材料所讲的我们谁都没见过,圣经上要求我们 ‘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 ,(出20:16)所以我们对没有事实根据的传言不能信,更不能传,今天我们信神,外邦人还说我们男女混杂不清白呢?清白不清白不只有咱信神的人自己知道吗?‘东方闪电’是不是神亲自作工,并不是你我能定规的,而是决定于神自己。我们要想跟上神的脚踪,得借着我们多方寻求,神的作工奇妙莫测,绝不是人所能猜测出来的。”此时我心有些活动了,觉得很有道理,等我们散会回到教会接待家,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我这也太没主见了,被人几句话说得就动摇了,这么轻易上当,岂能成大器,多亏欠神呀,神这些年对我不薄,太没良心了。不行!说啥也不能上当,等我再见到大姨得好好劝劝她,这是跟我说,要是跟别人说,到上边把你告了,你立马就被打发了,几年工就白费了。

   几天后,我与大姨又见面了,我劝她要好好省察自己,赶快回过头来一心一意地跟随主耶稣,至于“闪电”,我们说什么也不能信。我的话音刚落,姊妹便说:“你不信‘闪电’你信谁呀?‘闪电’就是神哪!”她接着列举圣经马太福音24章27节:“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 诗篇97篇4节:“他的闪电光照世界,大地看见便震动。”她说:“圣经中多处所提到的‘闪电’都是指神自己说的,人信神不能把自己定在一个点上,就像井底之蛙一样,不跳出井外,看天就巴掌那么大,永远也不知道井外的天有多大。信神老抱着这儿也‘不对’,那儿也‘不可能’的观点不放,只能充当新时代的法利赛人。”姊妹的话击中了我的要害,使我再次陷入了沉思。姊妹打破沉寂对我说:“如果弟兄不介意,我们到××(就是先前和我一直很要好,后来接受全能神的那个弟兄)家去与他探讨探讨,如果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我们就考察考察,如果我们觉得他讲得没道理,我们一个是不信、不接受,再一个我们也有责任挽救他呀!”我不假思索地说:“我可不去,他们书里有药,我可怕被迷住。”姊妹笑着说:弟兄,咱可不能人说啥就信啥呀!你都把书摸了多少遍了?如果书里真有药,你不早就被迷住了!再说咱们没钱又没势,他们迷咱有啥用啊?如果一迷一片,那电视上不早就曝光了吗?再说咱信的是神,怎么还能怕这怕那呢?经上说:“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罗8:15)听完姊妹这么一说,我觉得句句在理,心想:可不是嘛!收书烧书,那书我真的没少摸,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没发现书里有药。我们都是神的儿女,怎么能怕人怕邪灵呢?想弄清真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于是,我便答应与姊妹一同去寻求。

   第二天,我们来到弟兄家,弟兄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当我们说明了来意后,弟兄高兴地说:“神太爱我们了,又把我们差到了一起,这就是神的心意呀!不过我接受的时间短,许多真理我还说不太明白,不过我可以给你们找两个朋友,请他们给你们交通交通,你们就什么都明白了。”当弟兄出去找人时,我的心又紧张起来,因在我的想象中,“东方闪电”的人一定与电影、电视剧中的黑社会一样凶残恐怖,对不肯接受的又挖眼睛又割耳朵(上边下发的材料就是那么写的),想到这些我心里非常恐惧,后悔、害怕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可当两个弟兄走进屋的一瞬间就完全打破了我的想象,只见他们穿着朴素,面带笑容,尤其是与我握手的一刹那,给我的感觉是那么温柔可亲,说出话来既谦卑又柔和。我心中的惧怕、担心一下子就消失了,因为他们根本不像我想象中的“黑社会”,不像能残害人的恶人。坐下后,一位弟兄先问我们教会的情况:“弟兄,你现在信神感觉怎样?教会里还能感觉到圣灵作工吗?”我傲气地说:“当然感觉到。”弟兄接着说:“弟兄,那我们既然能感觉到圣灵作工那为什么现在教会这么荒凉呢?弟兄姊妹失去信心、爱心,病人不得平安,教会一片散沙,失去了起初的兴旺景象。”一句话问得我张口结舌回答不出来了,弟兄接着说:“既然教会荒凉,那就肯定是没有圣灵作工,那我们为何不寻求寻求圣灵作工的方向呢?神究竟在什么地方作工呢?信神不是简单的事,可不能糊里糊涂。”我把话抢过来说:“弟兄,那你说我们教会荒凉,没圣灵作工为什么呢?”弟兄说:“恩典的教会荒凉是普遍现象,这也是神的命定,阿摩司书4章6-7节说:‘我使你们在一切城中牙齿干净,在你们各处粮食缺乏;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 弟兄问我:“这‘雨’指的是什么呢?这‘城’又指的是什么呢?”我说:“‘雨’可能指‘圣灵工作’,‘城’应该指教会。”弟兄说:“神是公义的,为什么在这个教会作工,不在那个教会作工呢?为什么原来在每个教会都作,现在却挑拣着作呢?这就是神已‘收割’的缘故。阿摩司书8章11节说:‘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 如今神在末世二次道成肉身来作收割的工作,跟上神脚踪的就有圣灵的工作,跟不上的就没有圣灵工作,人虽仍捧着那本圣经,但却又饥又渴,讲道干巴,听道得不到滋润,不正是‘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 的写照吗?神已作了新的工作,带来了新时代神的心意、神的说话,人却悖逆抵挡,不就是不听耶和华的话吗?”一听到弟兄说“收割”两个字,我问他:“听说你们是收割的?别人传的福音撒的种为什么要让你们收割呢?”弟兄把圣经翻到约翰福音4章36-38节读道:“收割的人得工价,积蓄五谷到永生,叫撒种的和收割的一同快乐。俗语说:‘那人撒种,这人收割,’这话可见是真的。我差你们去收你们所没有劳苦的;别人劳苦,你们享受他们所劳苦的。” 弟兄解释这节经文说:“这节经文让人不难看出撒种的是神,收割的也是神,因‘那人’指耶稣,‘这人’指末世的基督全能神,人谁也不配做收割人,因为人都是庄稼,是受造之物,谁也救不了谁,谁也不能给谁生命。”随后弟兄详细地交通了神对律法、恩典、国度三步作工的论述,从神对三步作工的论述中使我明白了,神是常新不旧的神,他在不同时期作不同的工作,神三步作工的时代虽不相同,神作工的地点虽不相同,神的名虽不相同,显现的方式虽不相同,但都是一位神所作,都是一位独一真神所为。我们今天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不但不是背叛主耶稣,相反正是跟上了神作工的脚踪。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才是背叛神的人,是将神重钉十字架的人。弟兄的交通思路清晰、有根有据、实实在在,使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神?什么是神的作工?人为什么要信神?人应该怎样信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